如何用王家卫的方式写三国

2017-06-13 14:22  阅读 4 次 评论 0 条

如何用王家卫的方式写三国 爆笑恶搞 第1张

故事一

六日,大寒。

许久未来的翼德今日匆匆赶来,因为天气的原因,他那张白质的脸被冻的漆黑!

小镇、酒馆、烛灯,配上他那张脸!

我们许久没有开口说话,酒煮的发烫,我为何不开口是因为:我知道,翼德总会比我先开口的!

时间过去二十三分又四十秒,我知道,在五秒后,翼德要开口了!

张翼德:我遇见一个人!

我:是吗?你……想跟他走!

张翼德:你不问我原因?

我:不想,所以不问!

一个人想做一件事,往往是因为喜欢,喜欢,仅此而已!

但我知道,翼德才不会因为喜欢,而是因为跟着这个人能够吃饱饭,这年头,杀猪的都吃不上猪肉,还有王法吗?

翼德把手中的酒一饮而尽,没有来得及好好告别,便转身离去,我看到了他拿起了门外的长矛,想说些什么,但是终究没有能够开口。

在他离去的第二天,我搬到了卧龙山,企图忘掉这座小镇的一切,本以为江湖与我远绝,谁又能够想到不知那个好事者称我为卧龙先生。

从有这个称号后,我便知道,虽然我想远离江湖,但是江湖却不愿远离我。

与翼德相别已经数年,到底是一年、两年、或是三年,我没能够去数,我只知道是那是一万零九百五十个小时,或者可以说是六十五万零七千分钟!

飞雪古道,我站门口,尽管天寒地冻,无烈酒暖身!

小童问:先生,你经常在这里看什么?

我微笑,我的目光望向长坂坡方向,但我却绝对不会告诉小童,我在看什么!

关于翼德的消息不断传来,一时说他跟着能够给他饭吃的那个人投靠诗人曹孟德,一时又说他跟着能够给他饭吃的那个人投靠了其表兄弟。

翼德有时候就是这么傻,为什么就是不肯换一张饭票呢?

只不过翼德这两年的确声名远播,长坂坡上横刀立马,一句:我乃张翼德,谁敢前来与我一战!

吓倒一片!

每当我听人讲起这一段,心里不免窃笑,从一个文雅之士流落为一个杀猪汉,翼德长坂坡的怒喝,只不过从一句我来杀此猪转换成了谁敢与我一战而已!

我了解他,是的,至少我认为我了解他!

但是了解一个人并不能代表什么,人都是会变的,就像翼德一样,昨日还是一个杀猪汉,而今日早已威震天下!

现实远远比想象来的更加透彻,就是这一年寒冬末。

这个名叫张翼德的人回来了,但是却不是他一个人。

我看着我面前这个曾经卖草鞋的人,我想我这辈子都会与之牵连不休,终其缘由,莫非只是因为他与张翼德的名字中同样带了个德字?

他说:我是刘玄德,大汉景帝之子中山靖王的后代!

我答:时间这么久远!谁知道呢?

刘玄德身后一个头戴绿帽的男子想要说什么,却被刘玄德喝止,于是他只能憋着不说话!

刘玄德继续说:我想匡复汉室!

我答:就凭你这卖草鞋的?

他身后的绿帽男又要发作,但是又被刘玄德喝止,于是他只能继续憋着不说话!

刘玄德最后说:我想让大家都有饭吃!

在他说完这句话后,在他身后站着的张翼德跟绿帽男肚子一阵咕咕叫!

我笑:世人无饭吃,与我有和关系?

绿帽男眼睛一横,想要掀桌,却又被刘玄德阻止!

我望向张翼德,但是却是对着刘玄德说:他日你们若无饭可吃,那就来我这里吧!我会给你们留一碗饭!

我以前觉得一分钟很短,但没有想到,其实一分钟还可以这么长!

事实上,人都是口是心非的,我最终还是跟着刘玄德走了,原因很多,或许是因为我的米缸已空,或许是因为别的!

临行的清晨,那个绿帽男突发疾病,但是这个疾病无关痒痛,只是脸色发红,别的倒是没有什么。

据说他叫云长,以前是个卖红枣的。

我说:你这胡子真美!

云长冷着他那张红脸不理我。

我没有告诉刘玄德,其实我与张翼德早已相识,而张翼德也同样如此!

多年以后,张翼德早已不再称我为亮,只叫我做丞相!

而我也不再称他为翼德,而是把他唤作车骑将军!

一年煮酒共饮,他喝的断片,无意间对我说:亮,建宁二月时,一次对饮你对我说:你有管仲、乐毅之才,何奈只能做山野村夫,别人不信你,但我张翼德信,我知你迟早会离那山村生活而去,我早就知道了!

我木然醒悟,原来我所了解的张翼德远非真正的张翼德,他杀猪杀的太久了,久到我已经忘记他也曾饱读诗书且心思细腻!

那日过后,翼德性情大变,对其手下非打即骂!

后来,一名来自渭南水乡的人告诉我:曾经有一个人,他尽了一切的努力就是为了能够离你近一些,那一年,那个卖草鞋的忽悠他能够给他饭吃,而且管饱,他跟你一样,根本特码就不相信!

故事二

素日,夏至。

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梦想这个东西其实是可有可无的,但是对于我来说,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当然,这些话都是骗人的!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吃饱饭,仅仅只是为了吃饱饭。

那一年冬,世人还不知道刘玄德这个人,他们都叫我做刘草鞋,也许是因为我是一个卖草鞋的,也许是因为我张了一张鞋拔子脸,具体原因,我也不从得知。

但是,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我曾经遇见一个富二代,这个富二代与平常所见的富二代有所不同,他与我相同,有梦想有抱负!

但是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些许不一样的地方,而我跟他只有两点不同。

一是:他有钱,而我没钱。

二是:他是近视眼,而我不是。

这样说来,也算扯平!

大寒,北风萧萧!

酒馆,暖酒,昏暗的烛灯!

他喝醉后,站在木桌上,他那两百多斤的身躯完全不顾及木桌的感受,一边大笑一边怒斥道:我乃孟德也,酒是我的,都是我的!

他非常小气,我只过多喝了他一壶酒而已,就大发脾气!他没有想过,其实是他先拿我的酒喝在前的!

乃至于很多年以后,他还念念不忘说,我多喝别人的酒可以,但是,别人不准多喝我的!

我问:为什么?

曹孟德回答:没有答案!

也是,当你年轻时,以为什么都有答案,可是老了的时候,你可能又觉得其实人生并没有所谓的答案。

一句我喜欢,便胜过人间无数!

虽然酒足,但是饭未饱,但是有些事情就是那么刚刚好,肚饿出门遇卖枣!

曹孟德与我总是这么心有灵犀,原因我不知道,也许吃货都会有着吃货的共鸣!

曹孟德:卖枣的,你的枣我全买了!

卖枣的是个大汉,身穿绿袍,头戴绿帽,脸色黝黑,还留着一撮大胡子!

绿帽大汉回答曹孟德:这么多枣你全买去,你吃完吗?

曹孟德大怒:我吃你家枣了?你管我?

绿帽大汉回答:这的确是我家的枣!

曹孟德:我……。

一个人可以伪装情绪,但是却很难伪装声音,我知道曹孟德此时此刻的情绪,他这种如此脆弱的人,怎么受得住这样的打击!

我对着绿帽大汉说:你的胡子好美!

绿帽大汉不语!

我继续说到:我们没吃饭呢!要不给我们点枣子怎样?

绿帽大汉听我如此说,眼睛死死的盯着我,一时把我盯得面红耳赤。

但是最终,那一包枣子还是递到了我的手上,不是施舍,不是怜悯,答案后来我才知道!

我把那包枣递给了曹孟德,并且说到:诺!枣都给你吃!

有的人就是这么奇怪,很多东西得不到时却偏偏死活要得到,但是一旦得到了却又不想要了!

就比如曹孟德,我把枣给他,他却不要了!

“我乃孟德也,我才不需要别人的怜悯!”

他的性格如此,我迫切地希望别人可怜我,因为,一旦有人可怜,至少在这个世道上我就不会饿死。而他,却偏偏想要去做英雄,英雄……不需要别人可怜,不用别人可怜的前提是他得有钱,正好他有。

而这也注定了,我们此生无缘,江湖无法再见!

临走时,他对着绿帽大汉说了一句:你的胡子真的好美!

然后转身离去,很多年之后,他在江湖有个绰号,叫做“负尽天下人”。

其实任何人都可以变得狠毒,只要你尝试过甚么叫“忌妒”。我想他不会介意别人怎样看他,他只不过不想别人比他活的更开心而已。

其实那天在他转身离去的那一刻,我多想叫住他,因为……我想跟他说!

能不能把你手上的枣还给我,因为,我的肚子真的好饿!

不过幸好,绿帽大汉并没有问我要钱,并且还约我去吃饭,我一想,今晚不用饿肚子了,甚好甚好!

我没有告诉他,我身上的钱只够买两个大饼,而他也没有告诉我,他今天唯一卖出去的一份枣就是被曹孟德拿走的那一份,而且还没有给钱!

在饭馆洗盘子的时间让人觉得十分的漫长,还好有绿帽大汉陪我!

他说他叫云长,天上的云都没有他长!

曹孟德没有再回来,以他的性格我不去找他,他绝不会回来找我。

多年以后,我走投无路,前去投靠他,他早已不是曾经那个富二代,摇身一变成为了北方的主宰!

我问:换做是你走投无路,你回来投靠我吗?

曹孟德大笑:当然不会,因为……走投无路这种事绝对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他比我厉害的多,我知道,只是一直不愿意承认。

他的近视眼更加厉害了,盯着云长看了好久,慢慢才吐出一句:你咋又黑了这么多?

云长自从在卧龙先生那里得了一场疾病后,脸色便一直发红没能够退散,我知道云长的脸是红色的,云长自己也知道他脸是红色的,乃至于旁边站岗的路人甲都知道!

但偏偏曹孟德不知道!

一个人想念另外一个人,往往会想念他在他记忆中的样子,而云长在曹孟德记忆中的样子还是那张黑脸,而非如今这张红脸。

一个人不喜欢说别人变了,只是怕被别人发现,其实是自己变了!

曹孟德是这样,而我也是这样!

七日,秋末!

这是一个离别的季节,我在曹孟德这里一待就待了好几月,我想,我是时候走了!

西风,古道,断肠人在天涯!

为了避免云长跟着我吃不饱饭,我把他留在了曹孟德哪里!

临走前,曹孟德问我:他日你与我各自为阵,会与我兵戎相见吗?

我回答:不……会!

每个人都会经历这个阶段: 看见一座山,就想知道山后面是什么。 有人很想告诉他, 可能翻过去山后面,你会发觉没有什么特别。 回头看,会觉得这一边更好。 但以我的性格,听到有人这样说,我早就放弃了,但是,看到云长对我依依不舍的眼神,我告诉自己,不试过,又怎么会甘心?

在混乱江湖的日子,我四处流浪,去了很多亲戚家,但是却并不受待见!

在流浪的日子里,我遇见一个官二代,他说他叫仲谋,世代为吴郡当家人,言语之中很是傲娇,但是其人却非常正直,且面容极其好看,与我相处非常愉快!

那日我们对饮,酒醉的我捧起他的脸说道:你若是个女人,我刘玄德这辈子非你不娶!

他面红耳赤!

他告诉我,曾经有一个叫曹孟德的人,也曾经这样对他说过同样的话!

多年以后,我与曹操势同水火,可惜我无他般才智,与其争锋每每都处于下风,丞相告诉我去找吴郡仲谋帮忙,我想起多年前与他对饮的场景,不由大喜,毕竟人熟好办事!

可惜的是事与愿违,我连他面都没有见着,手下回报说仲谋根本不认识我刘玄德这个人,无奈丞相出马才大功告成。

我一直不愿意相信,他怎么就不认识我了呢?明明与我酒馆对饮时,我们要有多开心就有多开心不是吗?

仲谋大骂我是骗子,我无可奈何,虽然我很讨厌他这样骂我,但是我们又彼此需要对方!

因为我们都身在一场赌局当中,而赌局的输赢关乎到我们的未来!

庆幸的是,这场赌局曹孟德输了,而我跟仲谋赢了,我相约仲谋共饮,仲谋说他这辈子就没有沾过半滴酒。

他这样说,让我很失望!

这种失望的情绪一直维持到了我迎娶了第二任夫人!

自从曹孟德在那场赌局中输掉以后,他非常的恨我,特别是在我迎娶第二任夫人的时候,每每说起我都咬牙切齿!

多年以后,一个养马为生的人不远万里赶来蜀地告诉我,说曹孟德给我留下一句话。

他说:当年那份枣,我一直放在大魏皇宫,一颗也没有吃,我一直在等你来拿!

听完他这句话后,我久久不语,因为……我知道,那份枣,不管放多久,它都从来不会变!

故事三

七日,谷水!

我住在南湘,人送外号,歌圣公瑾!

每年这个时节,都会有一个人从那遥远的吴郡之地赶来,不为别的,只为了能够对我说一句话!

公瑾,得你我便能够得天下!

他从来没有说让我给他唱一首歌,如果唱歌能够得到天下的话,我想——我已经拥有了整个宇宙!

我不了解他!或者说我从未想过要去了解他!

他说他名叫伯符,江东吴郡人士,他说他有一个小小的梦想,这个小小的梦想就是有那么一天能够主宰这片大地!

我想:这件事情与我何干呢?

而这次他来却不是一个人,他和一个女人一同前来!

不可否认,我面前这位女子是我这辈子见过长得最好看的女人!可惜的是,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对女人从来都不感“兴趣”!

这女人冷若冰霜,不喜言笑,而她的目光一直都停留在伯符身上,这让我很是失望!

毕竟伯符长的这么挫,而我长的这么帅!

伯符带着女人离去,我想:我敢保证,女人在离去时一定会回头看我一眼。

可惜我还是失望了,她并没有!

以前,我总是觉得,这世上没有一个女人能够抵挡我帅!

对,以前我是肯定的!

他们走后,我在门口坐了两天两夜,看着蓝天中游浮的白云,看着漆黑的夜空中一闪一闪的星星,他们不断的变化,不断的闪烁着光辉,我这才发现,原来我到这里这么久,却从来没有看清楚这片天空。

雪日,大寒!

我记忆中的女人再次到来,而且是孤身一人!

外面的天气把她那小脸冻的通红,看起来十分迷人,我告诉自己,女人最擅长的就是以自己的可怜模样迷惑男人,但是我不是一个普通的男人,我是一个帅男人,所以我是绝对不会妥协的!

除非————她真的非要迷惑我!

女人:听说你很会唱歌?

我:那是音乐!

女人:音乐不就是唱歌咯!

我:差别很大!

女人:那你唱首音乐给我听听!

这个女人或许是个很好的听众,但是,我却从未把自己当成是一个戏子!

我有——自己的原则!

女人失望而去,同样,她的失望情绪在她走后似乎传染给了我!

她走后的一百三十五天,或者说是一千六百二十个小时,又或者说是九万七千零两百分钟,我在被窝里数了二十九万只绵羊!

她走后每天晚上,我做的是同一个梦,我梦见吴郡的鱼一个个长的跟我一样帅。但我忽然间想起,原来我根本没有见过吴郡的鱼。

你越想忘记一个人时,其实你越会记得她,人的所有烦恼就是因为记性太好,如果可以把所有事都忘掉,那么以后的每一天都是个新开始,你说多好。

一百三十五天后,女人再次来了。

她说:我爹把我许配给别人了!

我:是吗!那……然后呢?

他说:你能为我……唱一首歌吗?

小乔丢给我一张纸,纸上面写了一首词!

我:我唱歌……是需要理由的!

很多时候,你觉得很多事情都需要理由,就比如:马吃草是因为肚子饿,人吃饭也是因为肚子饿!但在一些特定的时刻,需要理由的事情其实并没有什么理由,因为这要看谁站在你的面前。

世人都说我公瑾唱歌需要理由,但却不知,我只是因为喜欢,想唱就唱,才能唱的响亮!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

看一看世界的繁华

年少的心总有些轻狂

如今你四海为家

曾让你心疼的姑娘

如今已悄然无踪影

爱情总让你渴望又感到烦恼

曾让你遍体鳞伤

…………

一曲过后,我收起我的琵琶!

女人说:你的歌很好听!

听她这么说,我很失望,我的帅她视而不见,却只关注到我的歌!

我问她叫什么名字!

她说:想知道我的名字,到吴郡来找我,我会告诉你的!

她策马而去,临走前转身对着我笑了一笑,我知道——她已经无法自拔地喜欢上了我,因为小的时候,我妈妈曾经告诉我,当一个女孩子对着你笑的时候,说明她很喜欢你!

我这一辈子,每去一处,便留下许多情,无数的女孩子都很喜欢我,这是长的帅带来的麻烦,我多想祈求老天让我别这么帅!

多年以后,世人都不再称呼我为歌圣公瑾,而叫我做大都督!

比起大都督,我更喜欢被叫做歌圣!

而我也终于知道了那个女人的名字,原来他叫做小乔。

从前,我总是认为,小乔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女人,但是我错了!我没想到这世界上还有跟她一样漂亮的人,而那个人就是她双胞胎姐姐!

可惜,她姐姐早已经嫁给了伯符,成为了王的女人!

我知道,人,不能够太贪心,不然就会大祸临头,这个道理我一直都懂!

在与小乔成亲那晚,小乔对我说:我曾经见过一个诗人!

我问:流浪诗人吗?

小乔说:不是,是一个富二代诗人!

我说:然后呢!

小乔回答:他给我写过一首情诗!

我笑:怎么,富二代也用这么白痴的手段逗小姑娘?

小乔也笑:他还说要给我建一座城堡呢!

我问:然后呢!

小乔撅着嘴巴说:本来我收到情诗还蛮感动的,但是没有想到他这么喜欢吹牛!

多年以后,我曾经唱给小乔的那首歌,在北方盛行,成为了大魏的国歌。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

看一看世界的繁华

年少的心总有些轻狂

如今你四海为家

曾让你心疼的姑娘

如今已悄然无踪影

爱情总让你渴望又感到烦恼

曾让你遍体鳞伤

…………

那一年一个叫做曹孟德的人,叫宫廷歌姬在他的耳边,把这首歌单曲循环的一千遍。

我知道,他一定很爱我!

关注我们: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公众号:g52sims
版权声明:文章来自网络,由我们的三国整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告知!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