祢衡:一个古代屌丝的买房悲剧

2017-06-19 15:21  阅读 3 次 评论 0 条

在浩瀚的《三国》历史人物中,有一位极具后现代主义的悲剧人物,他就是屌丝之王祢衡

《后汉书》里是这么评他:“祢衡字正平,平原般人也”。

平原般人也,已然说明一切。

比起孔融之孔子世家、杨修之政治世家,乃至建安七子,祢衡的出身简直像是从泥里出生似的,带着浓浓的乡土气息。

正因如此,他早年才为了生计和梦想,告别家乡初恋情人,从山东德州老家,一路历经千辛万苦、跋山涉水,来到了荆州,寄望在这里闯出一番事业,最起码过一个中产阶级式小康生活。

祢衡起初很有自信,因为他听闻荆州Boss刘表同学十分爱才。按他才华,应该可以在刘表公司混个经理或主任干干,搞不好还能混成个小股东。

到那时,别说做个中产阶级了,就是做个塔尖阶级,也不在话下。

但,事与愿违。

祢衡的梦想被现实蹂成渣渣。

现实就是,刘表同学光顾着炒地皮、搞大搞强房地产,无意招揽像祢衡这样只会舞文弄墨的文人。

此时的荆州房价,被他炒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按当时的物价,一套带前庭后院的宅子,对祢衡这样一个靠写文为生、经济来源不稳定的屌丝文人来说,不吃不喝要攒1800多年,那岂不是要到公元2017年了?

尼玛!也是醉了!

无奈之下,祢衡决意逃离荆州。他用身上仅有的一枚铜钱,买了一碗热干面。

在熙熙攘攘的荆州街头,他那清瘦的身影,在人群中特别扎眼。望着手中热腾腾的热干面,他不由得泪如满面。

此时,在距荆州1000多里外的许昌,一场造城运动正轰烈展开。

许昌大Boss是曹操,他的野心更大,他要把许昌打造为政治中心,所以他广招贤才。他振臂一呼,一大波青年才俊奔他而来,很快他的事业便如日中天、牛逼哄哄。

在去往许昌的路上,祢衡也渐渐悟出了一个道理:乱世之中,低调,是成功最大的克星,正如此前在荆州,之所以混得惨,就是因为太低调。

这次,到许昌后一定要高调起来

所以,他到许昌后的第一件事,便印了两大盒名片,上书“平原处士祢衡,天下第一才子”。逢人便发,四处投简历。

这招很有效,立刻引起两位才子——孔融和杨修的注意。

杨修问:“有何能耐?”

祢衡回:“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三教九流,无所不晓。”

杨修羞:“低调低调。”

祢衡怒:“怎么不服?小儿杨德祖!”

杨修诺:“服服服……”

孔融问:“师承何人?”

祢衡回:“无师自通。”

孔融笑:“好吧,那天下第一才子就让给你了!”

祢衡怒:“笑屁!大儿孔文举,都四十多岁人了,还玩儿时那臭把戏,也不嫌害臊,你以为是梨啊,让来让去的!怎么不服啊?!”

孔融诺:“服服服……”

孔融将祢衡恭敬地迎回了家,封为座上宾,并给他安排了一间上好的宿舍。这也是祢衡作为一个流浪文艺青年,在多年流浪之后的第一个家。

此时许昌的房价,已被曹操炒到了新高。短短一两个月,便赶上了刘表的荆州房价,让刘表大为震惊。

刘表打电话问曹操,问:阿瞒,为啥小小的许昌,房价能被你炒得如此之高?而我苦心经营荆州那么多年,才把荆州发展成为人丁兴旺、富商巨贾众多这个局面,房价也才不过十万一平,你小小一个许昌,房价居然从一千五,一个月便逆天到了十五万,翻了一百倍!表哥我实在想不通。

曹操哈哈大笑,说:表哥,搞房地产,你还是Too Young啊!我许昌虽小,但汉帝刘协同学却在我这里,所以贵为天下的政治中心啊,所以天下人才大都会选择来我许昌,房价也自然跟着水涨船高。你荆州呢,再怎么牛逼,充其量也一个直辖市罢了,Do you understand

刘表恍然大悟,拍手叫到:阿瞒啊,你TMD实在太坏了!你这叫挟天子以令诸侯,懂吗?注定要被天下人唾弃的!

曹操大笑,说:唾吧唾吧!越唾越火!哥宁可负天下人,也不可天下人负哥!

刘表恭维道:阿瞒,玩套路这世间没人玩得过你啊!

祢衡在孔融的家里,一住便没有要走的意思,偶尔还对孔融颐指气使,有时喊他几句小孔也就罢了,还时不时地冒出一两句“孔二狗”、“孔二蛋”的贱名,这叫他在妻儿和下人面前情何以堪啊!

硬赶他滚吧,恐失名声,毕竟从“四岁让梨”的童年开始,“让梨哥哥”这样的名头也不胫而走。他的形象一直维护很好,是东汉末年家喻户晓的正面人物。

请神容易送神难,孔融很为难啊!

一天孔融约祢衡喝酒,说:祢老弟,最近吃嘛睡嘛都还好吗?

祢衡不假思索,说:好,吃妈妈香,睡妈妈香。

孔融说,别闹,哥又不是你妈!跟你说个正事,现在许昌啊,房价涨得忒厉害了,三天一小涨,十天一大涨,按照这个节奏,等哥儿子长到弱冠之龄,娶妻生子之时,怕是连我都给儿子买不起房子喽!所以,现在哥要节衣缩食,努力攒钱给儿子买房!为人父母,难啊!

祢衡“哦”了一声,心想关我鸟事,想赶我走?没门!

孔融恨不得一脚将祢衡踢飞到山东老家,却只能苦口婆心地说:祢老弟,你是天下第一才子,你怎么看这个世道啊?

祢衡心虚地点了点头,说:哥虽然贵为天下第一才子,但千里马常有,伯乐难寻啊!依哥看,这事都怨曹操,这货挟天子以令诸侯,硬生生地把许昌房价给炒起来了!所以,买房啊,哥也不指望了!

孔融心里一惊,妈的,这是要碰瓷我啊!

但他表面上还是竖起大拇指,说:高,实在是高,一针见血!不愧是天下第一才子!但你可不能这样自甘堕落啊!像你这样的才子,房子可是标配啊!怎么能蜗居哥这墙旮旯呢?哥倒是有一计,可保祢老弟不费吹灰之力便在许昌功成名就,到时候房子那都是小case,信不信,到时候哥还保你妻妾成群!

孔融在家里鼓捣了好几天,终于鼓捣出了一篇叫《荐祢衡表》的文案。

当他把文案一字一句读给祢衡听,连平时一向自大装逼的祢衡,都害羞得恨不得头上装个避雷针。

孔融念道:“臣闻洪水横流,帝思俾乂,旁求四方,以招贤俊。昔世宗继统,将弘祖业,畴咨熙载,群士响臻。陛下睿圣,纂承基绪,遭遇厄运,劳谦日,惟岳降神,异人并出。

孔融问祢衡:祢老弟,这段屌不屌?尤其是“惟岳降神,异人并出。”这八个字,传神不传神?牛逼不牛逼?

祢衡面红耳赤,掩面害羞:牛逼是牛逼,但是有些过了。

孔融摆了摆手,说:哪有,根本就不过,本来就是嘛!

孔融继续念:“窃见处士平原祢衡,年二十四,字正平,淑质贞亮,英才卓跞。初涉艺文,升堂睹奥,目所一见,辄诵于口,耳所暂闻,不忘于心,性与道合,思若有神。弘羊潜计,安世默识,以衡准之,诚不足怪。忠果正直,志怀霜雪,见善若惊,疾恶如仇。任座抗行,史鱼厉节,殆无以过也。”

祢衡听得脸涨得通红,连忙站起:这个真的过了,我哪有那么好!哥,求求你,别念了,你再念,我就要钻地缝里去了!

孔融把祢衡轻轻按下,安抚他说:祢老弟,送你八个字——乱世之道,必须高调!乱世中,要善于炒作,包装自己!你就说哥吧,哥虽是孔子世家,但哥并没有躺在先人的功劳簿上混日子,哥四岁便深知炒作的奥妙了,所以才有了“四岁让梨”那个著名典故,“融四岁,能让梨”这句广告语就是哥的创意,屌吧?现在大家都叫哥是“让梨哥”,其实哥让出了一只小小的梨,得到的可是世人皆赞的名声啊——有了名声,钱啊、房啊、美女啊,还不都是小cass嘛!

原先以为自己够能吹了吧,没先到孔融更能吹啊!祢衡不由得也膜拜起孔融来了!后面孔融念什么,他也不再说什么了。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一切听大忽悠的!

曹操这几日,有些歇斯底里。

原本涨势喜人的许昌房价,竟然高位回落了。很多青年才俊纷纷抛售许昌房产,赶去荆州买房。

派人一打听,原来是荆州刘表老儿搞的鬼!

刘表对外放出声来,说什么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只是想把许昌房价炒起来!许昌就是个曹阿瞒囚禁汉帝刘协的鸟笼,谁去那买房谁就是个鸟,什么帝都政治中心都扯淡,谁接谁死!不如来魔都荆州买房,这里才是真真正正的国泰民安、富甲一方。

刘表话糙理不糙,其实就是这么个理。

孔融带着《荐祢衡表》去见曹操时,曹操正为此事烦恼,寻思着是不是要派几个打手把刘表老儿给灭了!

孔融忙说不可不可,他有一妙计可解丞相之忧。他将《荐祢衡表》念给了曹操听,曹操听得两眼冒金花,哈喇子直流,忙令人赶快把孔融这篇文案昭告天下,这样一来天下人都知道,连祢衡这样的第一才子都来许昌投奔曹操,许昌的房价岂有不涨之理?

曹操对孔融说:快快把此人请来!

孔融忙不迭回:好,我立刻安排。

孔融终于把祢衡体面地“请”出家门了,那叫一个得意啊!

他盘算着祢衡住他家这段时间没少花银子,心疼得要命,不能再往他身上花更多的银子了。于是,他在曹操的丞相府附近随便找了一个快捷酒店如家,便安排下人将祢衡打发去住了。

祢衡原本以为曹操会安排他住五星级大酒店,再送几个大美女给他保健保健,没想到就住这?早上连顿早餐都要自掏腰包,这不是羞辱人麽!

第二天,曹操召见祢衡。

祢衡称病不出。

第三天,曹操再次召见。

祢衡仍旧称病不出。

如此一来二去,折腾了好几轮。

这下把曹操惹毛了,把孔融叫了过来大发雷霆。

曹操骂:他很吊是吧?信不信,我明天就让他吊不起来!

孔融回:Boss息怒,我这就去找祢衡,让他当面给您赔罪!

曹操说:去吧!办不成,明年的明天就是你的忌日!

孔融见到祢衡,祢衡正躺在床上一手抠着脚丫子,一手抽着烟,两眼忿恨地望着孔融。

孔融说:祢老弟,你说你这是咋了?

祢衡说:咋了?曹操他这么有钱,不说五星级酒店了,怎么也得给老子开个度假酒店吧!TMD,居然给老子整了个快捷酒店,连个鸡都没有!你知道我这几天是怎么忍过来的吗?这他娘的哪是个礼贤下士啊,抠逼啊,我靠!

孔融心里一惊,忙问:那你住我家里的那段时间,是怎么忍过来的?

祢衡露出迷之微笑,说:哼,不告诉你!但我想说的是,几位嫂子的活儿,都挺好的,孔兄你很有福气嘛!

孔融顿时心中一万只“草泥马”奔过,不由分说便冲上前去,吓得祢衡缩在床上,抱住脑袋。

然而,画风突然一变。

孔融跪在祢衡床边,抱拳苦苦哀求:祢老弟,你可要帮帮我啊!我一家老小可都系在你的裤腰带上啦,我可是孔子第二十世孙啊,还要为传承孔儒之道发光发热啊……几位嫂子,您要是觉得哪个活好,您尽管拿去!我四岁便知让梨,四十多岁了,让几个媳妇更没问题!No problem

祢衡大惊失色,连忙将孔融扶起,说:哥话还没说完呢,我说的是几位嫂子的针线活都挺好的,你瞧我这衣服又破了,正想跟你说让几位嫂子帮忙缝补缝补,没想到你竟如此吓我一跳!

孔融泣极而喜,说:那敢情好啊,这破衣服咱不要了,走,哥给你买新衣服去!

祢衡拍了拍孔融的背,再次露出迷之微笑,说:其实不是我不想去面见曹丞相,实在是没衣服穿。你也知道,这么一个好机会,装逼自然要装全套,总不能在着装上Low到爆吧,给人看笑话,不是么?

是是是……

那天,祢衡着一身正装面见曹操。

礼毕后,曹操可能觉得祢衡太装逼,便想凉一凉他,假装很忙的样子。一会打个电话,一会发个微信,没有正眼看他,更没有请他坐下,茶也没泡一杯。

祢衡感到极为受辱,许久之后他仰天大笑:天地虽阔,何无一人也!

曹操问道:咋说话的?哥手下有数十人,皆当世英雄,牛逼的很,何谓无人?

祢衡说:那你倒说说,都牛逼在哪里?

曹操说:荀彧、荀攸、郭嘉、程昱,机深智远,虽萧何、陈平不及也。张辽、许褚、李典、乐进,勇不可当,虽岑彭、马武不及也。吕虔、满宠为从事,于禁、徐晃为先锋;夏侯惇天下奇才,曹子孝世间福将。安得无人?

祢衡笑:你丫就扯犊子吧!这些人我都了解,荀彧这货长着一张哭丧的脸,像是谁欠他二百块钱似的;荀攸这货阴阳怪气的,像个看坟人;程昱这货就是个看门狗;郭嘉这个小白脸,念念儿歌三百首还差不多;张辽这货,一身蛮力适合敲鼓走正步,一一二一,立正稍息;许褚这货,适合放牛放马;乐进和李典这两货就是俩榆木脑袋,端茶倒水罢了;吕虔那莽夫适合打铁;满宠那鸟人可当个酒桌桌长;于禁这货适合干瓦匠;徐晃就是个屠夫的料;夏侯惇这货就是个胆小鬼;曹子孝就是个赔钱的货!其他一干人等,全都是酒囊饭袋,一堆肉泥罢了!

曹操怒:他们都是Low逼,那你呢?

祢衡回:天文地理,无一不通;三教九流,无所不晓;上可以致君为尧、舜,下可以配德于孔、颜。岂与俗子共论乎!

祢衡说完,便逼格满满地离开了。

盛怒之下,曹操再次斥责孔融:妈蛋,你给我介绍这一啥活宝啊?不是哥脾气好,早砍了喂狗了!

孔融回:我去找他,让他给您赔罪!

曹操挥了挥手,说:算了,我听说他是个摇滚青年,爱打鼓,过两天府里有个趴,就让他过来给我打鼓吧,权当赔罪!

孔融说:也好也好。

那天,丞相府大摆酒席,满朝文武盛装出席,唯独祢衡穿着一件打着补丁的破衣服到场。

酒席开始,祢衡开始击鼓,名为《渔阳三挝》。鼓声激昂澎湃,犹如远古传来的声音,令在座的人无不为之感动。

这时,人们才留意到击鼓的祢衡竟穿得如此破烂。

曹操麾下随从,随即大声叱责祢衡:那个敲鼓的二逼,赶紧换身新衣服!

祢衡随即在众目睽睽之下,脱下了身上的破衣,一丝不挂地暴露在众人面前,泰然自若地换上新衣,丝毫不感到羞愧。众人都用手遮住眼睛,唯祢衡一脸傲娇。

曹操大怒:庙堂之上,何太无礼?

祢衡亦怒:欺君罔上乃谓无礼。吾露父母之形,以显清白之体耳!

曹操又怒:汝为清白,谁为污浊?

祢衡再怒:说的就是你!我天下第一才子,居然被你用来敲鼓,太TMD欺负人了!

曹操再怒:你牛逼是吧,你牛逼就去荆州把刘表给劝降了!成了,我就封你做大官!送你大house、大美女……如何?

祢衡怒回:不去,荆州是老子伤心地。

此番事件,让曹操震怒不已。但他终究没有杀祢衡,而是把他送还给荆州Boss,刘表。他想借刘表之刀杀掉祢衡。

如果刘表中计杀了祢衡,曹操便会借机攻击刘表,向全天下宣告,刘表这厮滥杀无辜,天下第一才子都被他杀了,还有谁不会被他杀?还去荆州买房,不就等于自取灭亡吗?

刘表也没有杀祢衡,而是把他送给了江夏太守黄祖。

起初,黄祖如获至宝,亲昵地称祢衡为他肚里的蛔虫,哥的心事你都知道,并问祢衡,自己在祢衡心中是什么位置?

这是最后一次,祢衡的装逼。他说:黄总啊,你就像是庙里的神仙,虽然人人都来拜,但从未有灵验。

黄祖大怒:妈的,你居然骂老子是木偶人!来人呀,把祢衡这货拉出去砍了!

就这样,祢衡被斩于鹦鹉洲。

享年二十六,未婚未娶,无房、无妞,终生为处。哦不,是处士。

关注我们: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公众号:g52sims
版权声明:文章来自网络,由我们的三国整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告知!
NEXT:已经是最新一篇了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