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剧传递何种历史观与价值观,远比其如何改编史实重要

2018-01-31 23:29  阅读 453 次 评论 0 条

从上世纪60年代起,历史剧要在何种程度上尊重历史,就已争论不休

其实早在上世纪60年代,就已有历史剧要不要尊重历史的争论。当时电影《杨门女将》上映,吴晗发表文章,称这种“人物、事实都是虚构的,绝对不能算历史剧”,剧作家有虚构的自由,但要遵守“不违反时代的真实性原则”,“不去写这个时代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而写的是这个历史人物所处的时代完全可能发生的事情”。⑥

李希凡对此持反对意见。李的看法是:“在历史剧的创作中,是必须忠实于历史生活的,但不能把这条忠实的线,划在忠实于一切历史事实、细节的基础上……它对历史事实的忠实,也只能是特定历史事件重大关节的史实,而不是一切史实和细节”。⑦王子野支持李希凡的观点,认为“到了写作的时候却不应忘记自己的职业是剧作家,不是历史家,应当象所有艺术家一样按照艺术创作的规律去利用历史素材,不能象历史家写历史教科书那样去利用它。”。⑧

直到上世纪80年代,这一问题依旧在争论不休。余秋雨发表《历史剧简论》,提出七个拍历史剧的原则,如“著名历史事件的大致情节一般不能虚构”“历史上实际存在的重要人物的基本面貌一般不能虚构,当他们成为剧中主角时更应慎重”等。随即有人表示了不同看法,认为用这七条标准“来检验所有成功的历史剧,恐怕是一部也通不过的”。

这种争论其实没有意义,在当下的海外热播剧中,对历史做大尺度改编是常见之事

时下的争论,并没有超出以上内容,主要还是围绕着“历史剧究竟要在多大程度上尊重历史细节”这个老问题在纠结。

其实,这是一种无意义的争论。小说《三国演义》里的周瑜气量狭小以致被诸葛亮气死,但史书《三国志》里对他的描述却是“折节容下”极有气量。与史料记载不合,并不妨碍电视剧《三国演义》对周瑜的种种演绎。

事实上,影视剧对历史做大尺度改编,在当下的海外热播剧中,也是常见之事。

相比于《铁齿铜牙纪晓岚》《康熙微服私访记》这种基于真实历史人物虚构故事情节的中国影视作品,西方在演绎历史故事时,开的“脑洞”要大得多。美剧《沉睡谷》,将魔法、女巫传说,套用在华盛顿等美国“国父”身上,如说富兰克林做风筝实验,目的是要毁掉一把能放出灵魂的钥匙——并没有媒体和民间舆论指责这种改编是在“侮辱开国先贤”。在漫威系列电影中,美军是在具有超能力的美国队长带领下,打败了德国纳粹。变形金刚更是全程参与了人类历史,在最近上映的电影第五部中,变形金刚不仅化身为圆桌骑士,帮助亚瑟王统一英国,还参与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将“九品中正制”的功劳移植到司马懿头上,这种改编,并不比上述热播影视剧尺度更大。

即便是在以细节考证著称,严肃演绎历史的日本“大河剧”中,也同样存在大量的虚构情节。《太平记》的主角足利尊氏,一生数次反叛,杀过大将、弟弟,并和儿子作战,污点很多。但在剧中,足利尊氏的所有不义行为,都被演绎为“迫不得已”。又如原本历史形象是以不择手段成就“智谋绝伦”、热衷于反间与暗杀、双手沾满了血腥的毛利元就,也被大河剧塑造成一个“居家好男人”形象。⑨将政治品格谄媚、虚伪的司马懿,塑造成忧国忧民的磊落之人,这种尺度与《太平记》大致相当。

图:大河剧《军师官兵卫》海报图:大河剧《军师官兵卫》海报

真正该担忧的,是历史剧究竟在传递怎样的历史观和价值观

当下,中国历史剧存在的问题,不在于对历史事实的想象、夸大乃至虚构,而在于对落后历史观、价值观的宣扬。比如,电视剧《大秦帝国》,盛赞商鞅思想在秦国崛起中的作用,但商鞅治国理念的核心,“摧毁一切有组织的‘中间力量’,使民众以原子化形态直接面对国家的汲取”“用告密手段、恐怖手段来控制民众”“把制服本国民众,放在治国的第一位”等,都不足称道。⑩

这些年铺天盖地的抗日神剧中,出现了众多类似“手榴弹炸飞机”、“裤裆藏雷”、“手撕鬼子”等违背常识的情节,剧中主角,个个形同超人。这些剧引起观众非常大的反感。这种反感,很大程度上仍来自其所传递的价值观——无限弱化敌人,并不意味着对抗日英雄的尊重。相反,有网友如此质问:“连流寇、土匪都这样厉害,把日军打得屁滚尿流,抗战为什么还要打八年之久?”反观较获观众认可的抗日剧《亮剑》,也同样存在着对史实的夸张。比如,李云龙独立团全歼山崎大队,这一战役原型为1940年关家垴之战。剧中战绩远高于历史上的真实战绩。因该剧并没有将日军弱智化、将抗战儿戏化,故观众仍能够接受这种夸张的改编。

略而言之,历史剧真正核心的问题,不在于史实层面的改编尺度,而在于这种改编,究竟传递了一种怎样的价值观。举个简单的例子:演绎希特勒有人性的一面,或者将希特勒改编为某外星球控制的地球傀儡,并无不可。若某历史剧试图重塑希特勒纳粹理念的正当性,逆现代文明价值观而行,则是深为可虑之事。

图:《军师联盟》中,吴秀波饰演司马懿图:《军师联盟》中,吴秀波饰演司马懿

注释

①②仇鹿鸣:《魏晋之际的政治权力与家族网络》,上海古籍出版社2012年,第62—66页;③④(日)津田资久:《曹魏符瑞与司马懿的政治地位》,《魏晋南北朝史研究 回顾与探索 中国魏晋南北朝史学会第九届年会论文集》,湖北教育出版社2009年;⑤王晓毅:《曹魏九品中正制的历史真相》,《文史哲》2007年第6期;⑥吴晗:《谈历史剧》,《历史剧论集》,上海文艺出版社1962年;⑦李希凡:《“历史知识”及其他——再答吴晗同志》,《李希凡文集 第5卷》,东方出版中心2014年;⑧王子野:《历史剧是艺术,不是历史》,《历史剧论集》,上海文艺出版社1962年;⑨吕福海:《大河剧日本史入门,不是日本史教科书》,《国家人文历史》2017年6月下;⑩谌旭彬:《大秦帝国的“崛起”模式,不值得称颂》,短史记

关注我们:第一时间了解三国相关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我们的三国的公众号,公众号:g52sims
版权声明:本文由本站编辑,版权归 原作者 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与本站联系!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