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剧目587种,三国戏终于有了整理本

2019-01-07 13:45  阅读 203 次 评论 0 条

2019年1月5日上午,《三国戏曲集成》首发式及学术研讨会在复旦大学举行。这部8卷12册的图书由复旦大学出版社出版,是当今汇集三国戏曲最多、最全、最完备的一部文献价值极高的图书。

《三国戏曲集成》搜集剧目587种,三国戏终于有了整理本

历时6年编纂完成

中国古代,传统戏曲和小说在创作题材上往往同出一辙。四大名著产生之前和之后,均有大量同题戏曲活跃在舞台上。整理这些卷帙浩繁的戏曲,不论对小说还是戏曲研究,都有重要意义。

四大名著同题戏曲中,《水浒戏曲集》《西游记戏曲集》《红楼梦戏曲集》早已出版问世,唯独在民间影响极广、流传作品众多的《三国戏曲集成》一直没有问世。

整理罗贯中全集和三国故事戏是研究罗贯中及其著作、三国戏曲的基础工作。三国戏曲资料缺乏整理的状况激起了《三国戏曲集成》主编、原河南省社科联副主席胡世厚的兴趣和决心。

2011年开始,胡世厚与河南社科院文学所所长卫绍生及杨波一起,开始了《三国戏曲集成》的整理工作。

当时胡世厚已经80高龄,对三国戏的整理完全出自兴趣和责任感。早已退休的他为搜集资料跑遍了有三国戏遗存的图书馆,仅是北京就去了3次。

“国家图书馆、北京图书馆、故宫博物院的图书馆我都去了。有些书是孤本、善本,很难看到。”胡世厚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这项工作开始的时候还未立项,所有费用都是自己出钱,“开始没考虑到这些,只是因为自己喜欢爱好三国戏,而且这是一种责任。”

880万字的《三国戏曲集成》,有600万字是胡世厚整理完成。胡世厚不会用电脑,全靠手写。家人开始并不支持,但劝不住老爷子。有时候家人一觉醒来不见老人,他已经收拾好行李又去搜集资料了,“上午带着面包矿泉水进上图,到下午闭馆出来什么都没吃。问他就说忘了。”后来,家人只好尽量减轻他的负担,给他配了秘书,帮他整理文字。

2014年,胡世厚在上海遇到了复旦大学出版社的策划编辑张蕊青。当时张蕊青发现三大名著戏曲集先后出版,但是三国戏曲集一直没有看到很好的作品,一直在搜集相关资料,寻找合适的主编队伍。得知胡世厚在进行《三国戏曲集成》的整理,张蕊青立刻邀请胡世厚将这本书交由复旦大学出版社出版。

与复旦大学出版社开始合作后,《三国戏曲集成》刘世德和宁宗一教授做推荐,申报2015年的国家出版基金资助并获得批准。

之后,编纂团队在原先工作基础上,在上海、北京、河南等全国各地的图书馆广泛搜集资料,最终收集到的三国戏曲剧目剧本有500多种,将编目刊在《罗学》创刊号上,通报信息、征求意见,并在《罗学》开设的“三国戏研究”栏目邀请专家撰稿,先后发表了21篇研究三国戏的文章。

“我们遴选选本,好的版本做底本,仔细标点校勘,每剧写解题,每卷撰前言,前言单篇是论文,连缀起来加总序,是一部三国戏曲的文学史。” 胡世厚动情地介绍,“耗费6年多的心血,其中蕴含了我们多年研究三国戏的心情。”

2014年,简体字书稿送到复旦大学出版社,后有经历简体转繁体、专家三审、修改定稿等诸多工作,终于在近日正式出版。

《三国戏曲集成》搜集剧目587种,三国戏终于有了整理本

搜集历代创作的三国戏587种

《三国戏曲集成》从北京、上海、南京、杭州、太原、河南等省市及高校图书馆、戏曲院团搜集了历代创作的三国戏587种,其中完整剧本471种,残曲、存目116种, 分编为《元代卷》、《明代卷》、《清代杂剧传奇卷》(上下)、《清代花部卷》、《晚清昆曲京剧卷》、《现代京剧卷》(上中下)、《山西地方戏卷》、《当代卷》(上下),共8卷12册。书中还收录有近400幅图画,包括清宫戏画,北京年画,清代近代杨柳青年画等等,拓展了三国戏曲的资料范围。

这些剧本将三国时期的重大历史事件和主要人物都搬上舞台,既为广大戏曲爱好者品味三国戏曲提供了一套完整读本,也为相关专家学者和研究人员提供了宝贵的中国传统戏曲文化研究资料。

“一部小说史,就是一部活的戏曲史,而一部戏曲史,又是一部活的中国小说史。” 三国戏曲集成》项目推荐人、南开大学教授宁宗一认为,中国古典戏曲和小说血缘关系深厚,两者经常相互作用、相互参定、同步发展。三国题材的戏曲与小说形态的相互关照意义重大,《三国戏曲集成》的整理,对这方面研究提供了取之不尽的宝藏。

中国戏曲从萌芽到成熟的各个时期,三国历史故事都是重要的题材来源,作品数量众多,影响巨大,搬上舞台也较早。据旧题颜师古《大业拾遗记·水师图经》记载,隋炀帝时,就已用木偶戏的形式扮演三国故事。随着宋杂剧的出现,由艺人扮演三国人物的三国故事登上了戏曲舞台。

“京剧中,故事最多的三个时期一个是宋代,一个是隋唐,还有一个就是三国,其中三国是最多的。但是隋唐、宋代都各有3个世纪,三国只有半个世纪,所以说三国戏的密度很大。”中国古代戏曲协会会长、上海戏曲学院教授叶长海认为,三国戏体量巨大,整理十分有必要。

“小说出来之前,三国戏已经演了好长时间,也可以说三国演义里面的好多故事,是戏曲中出来的,就是戏曲在前。而三国演义出来之后,大家根据三国演义又编了好多戏。” 叶长海赞同宁宗一的观点,认为戏曲小说的关系中,“三国”是非常具有典型性的题材,“胡老先生把三国戏全部集在一起,对于推动文学史的研究、对于推动戏曲史的研究、对于推动戏曲事业发展,必定有重大的意义。”

“三国本身是文化,对于中国来说是巨大的文化集群,包含了历史、画本、戏曲,到现在又包含了电视、电影还有各种各样的曲艺。”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毛时安认为,作为文化,“三国” 贯穿了整个中国戏曲史的发展,也为民间提供了以儒家为核心的世界观和伦理观,“这部书在巨大的集群当中,把一个很重要的物类,就是戏曲勾勒了出来。”

“三国可能在戏曲这方面最丰富的,现在编成的几种里面应该也是最大规模的,古今贯通,提供了非常丰富的材料。”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陈引驰提及,从学术研究角度看,《三国戏曲集成》中丰富的材料为学术研究提供了很大空间,贡献巨大。

关注我们:第一时间了解三国相关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我们的三国的公众号,公众号:g52sims
版权声明:本文由本站编辑,版权归 原作者 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与本站联系!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