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她,《三国演义》200年英译史上才有了最完整的中国声音

2019-12-26 18:25  阅读 390 次 评论 0 条

“《三国演义》全译本出版后,我接到很多很多电话,都问能不能找到虞老师,但她人在美国、联系不上,更没想到一两年时间,她就离开了我们……”26日,华东师范大学外语学院院长袁筱一讲起几十天前在美故世的虞苏美教授。

图片虞苏美教授

“我们1959年相识,做了60年的‘闺蜜’,”与虞教授搭档主编《大学英语》教材的外院教授李慧琴,两度哽咽失声,满面泪流才把话讲完,“出版社放出消息后,我们老同事老同学才得知虞苏美是翻译者,实在是让人惊讶……”她发信表示祝贺,却被终身低调的虞苏美说了一通:“你怎么也来这套……”

享年80岁的虞苏美,退休过了20年,成了第一位将《三国演义》120回全本翻译成英语的中国人,让《三国》200年英译史上有了最完整的中国声音。但是,对于这部她离世前两年才出版的大译著,虞苏美不希望外教社作任何宣传。袁筱一说,翻译学中有译者“隐身”的理念,而同时,“隐身”也是虞老师这样外语教授的一种气质。

图片译著:美国短篇小说集

【编书成稿时,不肯给译者简介】

中国经典名著《三国演义》至今被译为十多种语言,但目前英译全本仅有3部,前两部分别是1925年英国人译本和1991年美国汉学家译本,而第3个版本就是中国老太太虞苏美的版本。

“我们系里每人发了一套,像经典教材一样精读。”华东师大英语系教授王改娣对虞本《三国演义》做了研究。她表示,事实上,包括众多节译本在内,《三国演义》1925年之前在世界范围内就有约20位译者,最早在1820年就曾有英国人翻译其中片段,如《名丞相董卓之死》。全译本问世后,我国香港也有中国人的节译本,如《赤壁之战》等,在第43回到第50回之间。

真正为《三国》带来世界影响力的还是全译本,英美译本甚至被选入百科全书。但毕竟不是国人所译,王改娣举例说,比如“麒麟”被译成“独角兽”;“凤凰”被译成“孔雀”等。到了虞苏美手里,她在默默无闻翻译中做了大量跨文化注释,比如在英美译本中看不出鲁班典故的“班门弄斧”,虞苏美就加注表明:鲁班是春秋时期大匠人,并告知英文读者:这是中国成语。

图片译著:三国演义

为了完成这项翻译大工程,虞苏美利用2年假期,在女儿帮助下将译稿整理成电子版,形成了《三国演义The Three Kingdoms》汉英对照版三卷本。对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副社长谢宇而言,虞苏美曾是她研究生论文答辩的外校专家,“入社后,我读书期间很多仰慕的专家,从‘读他们的书’变成‘出他们的书’。”谢宇与虞苏美等一起合作《大学英语》2003年修订、2010年修订版本,然而“虞老师对社里为《三国演义》双语全译本所作的宣传不太高兴。”

“虞老师在我们编辑出版时甚至不肯给出译者的简介和简历,”此书责编杨莹雪透露,即使成书之后,当她想给人在美国的虞老师快递新书时,虞苏美也不愿给到邮址,竟说“寄到美国很贵,就寄到我上海亲戚家里吧”。

图片译著:三国演义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了解到,《三国演义》的卷尾,有诗云:“纷纷世事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鼎足三分已成梦,后人凭吊空牢骚”——她流畅、直白、准确地译为:All down the ages rings the note of change, For fate so rules it—none escapes its sway. The kingdoms three have vanished as a dream, Pondering o’ver this we can only grieve.

图片全新版大学英语听说教程

【用上海话说,她就是“不响的”】

“学生时代她是老师,后来又成为同事,还做过邻居,”华东师大外语学院英语系前主任、复旦大学外文学院前院长曲卫国,对虞苏美甚为了解。在他看来,论才学,虞苏美可以说是“华东师大的陆谷孙”。譬如其退休后主编的《大学英语·听说教程》,依然入选第一批“十二五”普通高等教育本科国家级规划教材。但是,用上海人的话讲,她是“不响的”,圈子外知道她的人太少。

图片大学英语听力图片来源:华东师范大学外语学院

在做学生时,堪称学霸的曲卫国至今记得,曾被讲授“文体学”的虞老师打过一个A-,在众多A档成绩中显得很不寻常。自己读研时,虞苏美在校内已大名鼎鼎,给77届学子上了一课,与他人高谈阔论的风格不同,她清瘦儒雅、平淡低调,一上来只是背了一首英语诗歌,却如清唱一般让全场鸦雀无声。即使曲卫国留校当老师后,被虞老师指正错误时,她也是如此委婉含蓄。

图片熊家韞夫妇和虞苏美等

与虞苏美同班同学同寝室,华东师大大学英语教学部前主任吴稚倩,特别读了两人共同的精读老师——熊家韫从美国发来的一段微信:她每次考试都是满分,在班上不声不响,很谦虚……熊家韫记得3次与虞苏美在美相见:第一次,虞苏美丈夫早逝,一人好不容易把女儿拉扯大,为陪读女儿寄居纽约,“她要花一个小时才能煮出一碗青菜肉丝面”;第二次,虞苏美来美,已开始帮女儿带孙辈了;第三次则是10年前,她参加了熊老师80岁生日聚会。而“第四次”,她没能再来熊老师90岁生日聚会,熊老师今年10月份去信一直没得回信,事实上她此时已在住院……“我最心爱的学生和好友,安息吧!”

图片右一虞苏美,中间熊家韞,左一崔树芝

作为老搭档,李慧琴教授眼中的虞苏美是淑女也是才女,毕业于市三女中,高考英语全年级第一;大学里别人复习课本,她就一直读文学书,中文外文都读,唐诗宋词脱口而出;一起编《大学英语》听说教材,修改中有时满页红字,原稿字迹屈指可数,只保留了几个字。“心服口服,用上海话讲:‘很服帖’。”李慧琴坦陈,自己见她有点小怕,其实敬畏于她的才识学问,晚年还从“苏美”改称她为“虞老师”。平日里,虞苏美爱养花种草,一年四季不断,还会拉手风琴、钢琴,集邮、集画又拼图,成了同龄教授的“女神”。

图片译著:达洛卫夫人


【新闻链接·小传】

虞苏美先生(1940-2019)是华东师范大学英语语言文学教授。1940年生,浙江镇海人。1964年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外语系,并留校任教。1978-1980年赴英国伦敦大学教育学院进修,获教育硕士学位。1987年赴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访学。1990年获评教授职称。1992年获得上海市“三八”红旗手称号和上海市巾帼建功奖。2000年退休。

虞苏美将其毕生精力奉献给了英语教学与研究事业,不仅教学工作精益求精,水平卓越,深受学生推崇与爱戴,在教学研究中更是兢兢业业,治学严谨,成果丰硕。曾发表“英语歧义现象初探”等论文,译有《写英文信》,合译有《达洛卫夫人》,合编有《美国二十世纪小说选》(上、下册)、《英语语体学和文体学论文选》、《综合英语教程》等,主编《大学英语听力》(1-6册)。她编写出版的多种大学英语和英语专业教材,在国内外学术界享有盛誉。

退休后,虞苏美先生依然潜心教研,笔耕不辍,2015-2017年间倾尽全力精心打造的《三国演义The Three Kingdoms》汉英对照版,是第一部由中国人翻译的120回《三国演义》全本,其匠心独具、高屋建瓴的笔势将这部“跨时代、跨民族、跨国度”的鸿篇巨著生动地重现给了广大读者,为促进汉译外事业和中国文化大踏步“走出去”的发展做出了贡献。

关注我们:第一时间了解三国相关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我们的三国的公众号,公众号:g52sims
版权声明:本文由本站编辑,版权归 原作者 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与本站联系!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