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籍的率性:红颜当哭,长啸当歌

2018-02-07 11:34  阅读 253 次 评论 0 条

阮籍的率性:红颜当哭,长啸当歌

【作者简介】陈二虎,笔名红叶,蒙古族中的契丹人。翁牛特旗作家协会副秘书长。

【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

三国曹魏都城洛阳郊外有一个小酒店,因与当时的“竹林七贤”之一,阮籍的家比邻,颇有名声。

这个小酒店的老板娘当垆卖酒,丰韵诱人,阮籍经常约上王戎去这家酒店喝酒,而且每饮必醉,醉了就顺势往漂亮的老板娘身边一躺,进入甜蜜的梦乡。

阮籍的率性:红颜当哭,长啸当歌

刚开始老板娘的丈夫认为这个阮籍喜欢上自己的老婆,借酒醉图谋不轨,甚至当时许多人也怀疑他的动机,这是有违常礼的,《礼记 • 曲礼》中就说:“男女不杂坐”,而阮籍竟然睡在老板娘身侧,这分明是冒犯礼俗,令世人所不容。然而老板娘的丈夫通过一段时间观察,发现这个阮籍的确是醉了,醉得真切,睡得清白,除了睡,没有任何非礼非分的举动。

阮籍的骨子里是坦荡的,也许他的内心真的喜欢(喜欢是一种欣赏,而不是占有与蹂躏)这个老板娘,才一次次来饮酒,一次次醉倒老板娘脚下,但顶多算是意欲的小浪漫,梦中的小憧憬,看似伤风败俗,不合礼教,但天真无邪,是对那些伪君子的一种抗议。

阮籍的率性:红颜当哭,长啸当歌

阮籍的父亲阮瑀是汉末著名的“建安七子”之一,与曹操私交堪好。这样的家庭,阮籍当然识书知理,然而他性格桀骜不驯,一切都顺其自然,不受俗流的羁绊与束缚,喜怒不言于色,常常做出惊世骇俗之举。据说有一次他的嫂子回娘家小住,他竟然殷殷切切地道别,说了些关心的话语。要知道,在那个时代这是不合礼教的。

于是,有人借此事攻击他,他掷地有声地说:“礼法这宗事,难道是为我这样的人规定的吗?”弦外之音是说:礼教是统治者用来忽悠老百姓的,与我没关系。

阮籍就是通过这些超出人意料的举动,嘲弄一番“君子们”的“君子”所为。

阮籍的率性:红颜当哭,长啸当歌

最潇洒的是这样一件事:阮籍家附近有一个军人家庭,有一个天生秀丽的宝贝女儿,才情识都很出色,可惜红颜薄命,刚刚花季之年就死了。

阮籍与这家素不相识,没有往来,可他听说这家女儿去世了,径直闯到人家丧礼上,哭得伤心欲绝,哭够了,也不打招呼,擦着泪水失魂落魄地走了。

这就是阮籍的率性与真纯,不怕人们造他的谣,泼冷水,制造绯闻。

一个花季的生命夭折了,是值得痛心的,他是为青春而哭,为美丽而哭,为世间的不公平而哭。当他放声而泣,所有的繁文缛节都显得那个虚伪,只有这哭,才是情感的真实流露。

阮籍的率性:红颜当哭,长啸当歌

阮籍这一哭,也是对“礼教纲常”的反叛!

心存大爱,便无私无瑕,心存悲慈,则不染俗流。

阮籍这一哭,也哭出心中的无奈与悲哀。

当他来到河南荥阳东北的广武山,望着当年楚汉争霸的古战场,百感交加地喊了一声:“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

面对历史陈迹,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心理感受。

阮籍的情绪比较复杂,这句感慨,也许含有几重意思,其一:项羽的兵败成就了刘邦,项羽是英雄;其二,他们都算不上英雄,英雄末路呀;其三,呼唤英雄,如今已经没有了刘邦与项羽,让“竖子”得志。这一声“竖子”借古讽今,暗讽司马氏。

竖子,是对不怎么样的人的一种蔑称,如今日的“这小子”。简单的解释这句话就是:现在已经没有了真正的英雄,所以让那些心术不正的小人得志呀!

阮籍活得一点不轻松,相反内心沉重无比,痛苦极了。理想与现实几乎让他痛苦中几近绝望,他愤怨,他彷徨,他深知官场之凶险、小人之得志,他不甘于沉沦,不同流合污,表面的声名何足惜,真性情,真肝胆,放浪于形骸实是与天地精神相往来。

他不想苟合,又不得不屈身于司马氏手下为官,饱受命运的折磨,陷入卑鄙的权力争斗的漩涡中不能自拔。

阮籍的率性:红颜当哭,长啸当歌

心性高洁,生有傲骨,偏偏遭遇一个动乱的时代;在乎名节,不入俗流,时局分明让真君子声名狼藉,世界上没有比这更令他耻辱与痛苦的。

于是,他经常一个人驾着车出门,不择道路,任其车马狂奔,奔到无路可走,然后挥袖扬首,对着天地旷野,扯开喉咙,放声恸哭。哭得山摇地动,哭得淋漓酣畅。

这“穷途”之哭,“穷途”之痛,决绝而无助。“徘徊将何见,忧思独伤心”呀。

淡对名利,不为宠辱所惑,这是人生的大境界。倾慕阮籍的人格精神之美,长啸当歌!

关注我们:第一时间了解三国相关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我们的三国的公众号,公众号:g52sims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版权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来源于 陈二虎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