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吴偷袭荆州,是刘备的锅关羽的锅,还是孙权的锅

2019-06-03 11:00  阅读 115 次 评论 0 条

关于孙权背盟偷袭荆州一事,其是非、得失一直聚讼纷纷,今天大司马特地撰文,从东吴本身的战略、东吴与刘备的关系、东吴的社会结构和军制等方面着眼,务求将荆州之争的来龙去脉说个清楚。

东吴的两个战略

1

很多人认为,孙权夺取荆州是东吴早早确定的基本国策,并举鲁肃甘宁的话为例。鲁肃最出名“榻上对”就建议孙权“竟长江所极,据而有之”,甘宁则建议孙权消灭为荆州镇守东面门户的黄祖,之后就可以“鼓行而西,西据楚关,大势弥广,即可渐规巴蜀"。

在实际操作中,孙策、孙权确实多次进攻黄祖,在赤壁之战前攻灭黄祖,染指荆州;赤壁之战后,周瑜又经过一年多苦战,击败曹仁,夺取南郡治所江陵;后来周瑜也曾试图穿过荆州,攻克巴蜀,实现“天下二分”,由孙权、曹操平分天下。

因此,他们要不就认为孙权从借南郡给刘备那天起就没安好心,要不就认为孙权夺取荆州是必然之势,不会因为刘备、关羽外交得当就停止。

但是这种看法与实情不合。因为除了向西进攻荆州之外,江东孙氏越过长江,向北进攻的次数也不少。

建安二年(197年),孙策本欲与吕布、陈瑀(下邳陈氏)一同进攻袁术,得知陈瑀试图联合山越,夺取江东后,转而攻击陈瑀,江东军队渡过长江,攻打陈瑀的根据地海西(今江苏东海),大破之。

建安四年(199年),孙策又试图与曹操联合讨伐袁术。袁术死后,其部众被刘勋接收,孙策忽悠刘勋进攻上缭,自己则又渡过长江,趁虚夺取刘勋的根据地皖城(今安徽潜山),尽俘其众。此后,孙氏在江北经营庐江郡,作为深入中原的触角。

同年,孙策乘夺取皖城之势,派孙权率大军攻打徐州,若非下邳陈氏的陈登守御有方,孙氏有可能一举夺取徐州。

文史宴:东吴偷袭荆州,是刘备的锅,关羽的锅,还是孙权的锅

陈登在教孙权做人方面贡献甚大

建安五年(200年),官渡之战爆发,孙策又有意乘袁曹交战,从背后袭击曹操的根据地许都,把天子劫到手中,进而夺取中原。虽然此举难度很高未必能达成,但说孙氏有进取中原之心是没问题的。

同年孙策遇刺身亡,孙策委任的庐江太守李术有自立之势,孙权即位不久,立足未稳,但仍冒险出兵围攻李术,经苦战后夺取庐江,保住了江北的桥头堡。

孙家的基本盘原是淮水、泗水流域的武力豪族,因为孙坚曾在淮河流域担任县令,孙策少时又留居淮上,着意结交豪杰,遂捏合成服务于孙家的军事集团,陈寅恪先生称之为“淮泗集团”。淮泗集团希望打回家乡,孙家虽是江东人但出身寒微,在乡里受大族鄙视,也不想只窝在江东,所以孙氏政权上下在初期都有很强的向北打的意愿。

只不过,向北打,也要看自己的实力允不允许。

东吴为何北进乏力

2

影响东吴北进的主要有三个因素,一是部队的战斗力,二个是江东士族北进的意愿,三个是山越的牵制。

东吴的部队,无论是淮泗集团的部曲,还是江东大族的私兵,都与“吴人”“越人”关系甚大。江东曾经是吴、越两国的大本营,两国虽然上层人士有周人和越人之别,但人民都以越族为主,淮南是淮夷的地盘,后来被吴越统治,其民间习俗与越人近似。

当时的越人,可不是今天的江南人那么温文尔雅,今日江南人的气质是六朝以后接受中原士族文化熏陶的结果,古代的越人则更加类似于《赛德克·巴莱》里面的猎头者,虽然在两汉与汉人已有初步融合,但依然相当彪悍,古越人的遗风后世在浙西一带尚存,能征善战的戚家军就是浙西兵。

越人士兵作战的特点是“剽轻”,就是十分剽悍,但是缺乏组织力和韧性,顺风仗锐不可当,逆风仗则一败涂地,这是江南军队直到东晋仍然有的毛病。吕思勉先生评价中古以前的军队是“南方军队以勇猛胜,北方军队以节制胜”,但论勇猛,曹军的部队虽有乌桓等北族成分,但未必在越人之上,但中原的军略、操练胜于南方,而且还有相当数量的骑兵,因此吴军在陆战中处于明显的劣势,难以与曹军争锋。

文史宴:东吴偷袭荆州,是刘备的锅,关羽的锅,还是孙权的锅

山越兵的即视感

随着淮泗集团的凋零,东吴北上的意愿也在下降。淮泗集团虽然多数也出身豪族,但脱离乡土之后没有了根基,难以像江东大族那样野蛮生长,除去鲁肃、诸葛瑾步骘等少数家族以外都没落了,于是东吴政权不可避免的要本地化,统治集团从淮泗集团转向江东大族,施政也更多的体现出江东大族的意愿。

江东大族本来跟孙策结了难解的冤仇,好在孙策的死给了孙权化解冤仇的机会,不过即使得到孙权重用,江东大族也无意北伐,那是损失自身实力为孙权火中取栗,所以他们对北伐颇不热心;但是西取荆州有利于控制上游,保障江东的安全,所以他们对西进的热情更高。

最后则是山越的牵制。东吴初期统治的所谓江东六郡远没有地图上地盘那么大,实际上只控制了平原地带,山林里面基本上是以越人为主融合汉人的山越部落,时不时出来造个反杀个人,东吴发动全社会之力,几十年如一日的进攻山越,到孙权晚年才基本解决山越问题,不过那时东吴的政治也随着孙权变成独夫而陷入混乱,军事上依然难有作为。

北方人士从陈瑀开始,就熟练的运用策反山越的策略,来迟滞东吴的扩张步伐。东吴在历次大胜如攻灭黄祖、赤壁之战、江陵之战、石亭之战后,试图进取时,都因为北方鼓动或者山越自发作乱,而不得不停止前进。

因为这些因素,东吴北伐是很难获得胜利的,一再受挫之后,他们在两个战略中不得不退而求其次,就是西征——夺取荆州。

荆州之争的是非得失

3

赤壁之战前,曹操夺取了除江夏以外的荆州,刘备退避江夏,向孙权求援,两家合兵打赢了赤壁之战,随即东吴开始反攻曹操的地盘,孙权自攻合肥,周瑜则与刘备合兵攻打荆州要地——南郡的治所江陵。

不过这一次分兵出击也预示了日后东吴的战略方向,孙权在合肥被吓跑,而周瑜则经过长时间苦战之后击败曹仁,攻克江陵,在此期间刘备军为东吴阻挡曹军的援军,虽不是攻城主力,但也是有贡献的,同时,刘备也趁曹军北撤,攻下了长沙、武陵、零陵、桂阳等荆南四郡。

曹操虽败,但实力仍然强大,怎样抵御曹操是这一阶段江东的战略重心。东吴如果直接统治荆州,恩信不够,有可能立足不稳,而且东吴的驻守部队会夹在江北的曹军和荆南的刘备军之间,一举一动会非常尴尬。如果利用在荆州有恩信的刘备,让他统领荆州,能够更有效的调动荆州的军政力量,帮东吴分担曹军的压力,这样东吴可以在东边集中精力防守或者进攻,因此鲁肃力主孙权把荆州借给刘备,刘备也主动到江东求借南郡,孙权就同意了。

不过,这个联盟的基础,是孙刘分别从荆州、扬州出兵攻打曹操。当刘备放着曹操不打,却夺取益州成功,就让孙权很不满意了,尤其是在这之前刘备诡称要保护同宗刘璋,阻止了周瑜西进益州,在夺得益州之后面对孙权索取南郡或次而索取长沙、桂阳等荆南诸郡的要求又完全无视,已经让联盟很难维持了。而孙权自己屡次北进又在合肥城下打出太多可歌可泣的战绩,致使刘备开疆拓土、野蛮生长的同时东吴几乎没什么发展,对刘备的怨恨就更甚。

文史宴:东吴偷袭荆州,是刘备的锅,关羽的锅,还是孙权的锅

战略态势的变化是孙刘破盟的主因

当刘备在汉中硬碰硬击败曹操,而关羽又水淹七军、威震华夏的时候,强弱已经在悄然发现变化,刘备已经超过曹操,成为孙权最大的敌人。这个时候刘备集团如果外交得力,或许联盟还能维持一段,但是刘备耍横在先,关羽傲娇在后,联盟就提前破裂了。

虽然刘备迫于曹操的压力,归还了湘水以东的长沙、桂阳两郡,但一来那本来是东吴自己打下来的,刘备只是承认既成事实,谈和后东吴还吐出了自己已经攻克的零陵;二来南郡是江南雄郡,其战略地位与经济价值就算长沙、桂阳两个郡加起来也完全无法相比,所以在东吴看来自己还是吃亏的。关羽在水淹七军之后,不顾东吴嫉妒,擅自夺取东吴湘关存粮来养活降兵,则更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东吴最终出兵袭荆州,杀关羽,又在夷陵之战中大败刘备的报复之军,这一系列战斗让双方元气都大伤,刘备早年聚集的能征善战的部曲损失殆尽,蜀中统治不稳,孙权也损失惨重,在接下来曹魏的三路伐吴之战中颓势尽显,若非朱然、朱桓等名将发挥出色,被曹魏一举攻灭也不是没有可能。可以说,从东吴偷袭荆州起,吴蜀两国被曹魏吞并的命运就已经注定。

事后复盘,从是非来看,刘备在赤壁之战和南郡之战中都有出力,借走南郡后也有力的帮东吴分担了防务压力,可以说久占南郡并非全无道理,但是刘备借此阻挡孙权西进,并且借助占据南郡的便利夺下益州,又不愿采取妥当手段安抚孙权,尤其是任用的荆州主帅关羽对孙权百般欺凌,可以说刘备一方对于联盟破裂还是有很大责任,而孙权的北伐战绩太感人,背盟偷袭在操作上太猥琐,引起后人鄙视也是正常的。

王夫之认为,只有鲁肃、诸葛亮能够看清天下大势,坚定不移的主导孙刘联盟,而刘备一方的关羽、孙权一方的吕蒙等见不及此而贪图眼前小利,刘备、孙权自己也不具备鲁肃、诸葛亮的战略眼光,不能信任鲁肃和诸葛亮的战略,最终导致吴蜀被曹魏及其继承者西晋吞并,是历史的悲剧。

从得失来看,东吴在北进和西进战略中,因为自身陆战乏力和刘备崛起导致战略形势改变,最终从最优的北进战略改变为次优的西进战略,虽然这一举动令曹魏的统一几成定局,但控制荆州尤其是三峡一带也确实有意于东吴的国防,日后刘备攻吴的夷陵之战和西晋攻吴的西陵之战,都因为东吴掌握三峡而惨败,可以说荆州延缓了东吴的灭亡。

关注我们:第一时间了解三国相关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我们的三国的公众号,公众号:g52sims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版权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来源于 桓大司马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