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蜀吴之间的货币政策,决定了最后的赢家

2019-08-08 18:53  阅读 141 次 评论 1 条

一提起三国,脑海中就回想起三国时期战火纷飞,鼓角争鸣的画面。不过今天不是讲曹操是如何成为乱世奸雄,也不是讲诸葛亮是如何足智多谋,而是讲一讲三国时期“不流血”的战争——货币战争。

提起货币战争,最容易联想的怕是宋鸿兵撰写的《货币战争》了,这本书通过描绘国际金融集团及其代言人在欧洲金融市场上,通过各种金融工具,以操控世界经济发展和国家财富分配,最终实现财富的增长。

而在三国时期,尤其是在三国鼎立之时,为了最后赢得战争的胜利,魏蜀吴在流血的战争之外,同样打起了“不流血”货币战争。

东汉末年的货币长什么样?

西汉末年,由于王莽四次货币改革,导致币制紊乱。汉光武帝刘秀推翻王莽的统治,建立东汉以后,开始使用半两、五铢钱和莽钱。到了建武十六年(公元40年),刘秀才废除其他货币,重新明确五铢钱的法定地位。

当时的五铢钱一般重3克,小的1.9克,主要材质为铜。

魏、蜀、吴三国之间的货币政策,决定了最后的赢家

到了桓、灵二帝时期,宦官秉政,卖官鬻爵。为了敛财,桓、灵二帝推出新五铢钱,包括“桓帝五铢”(重2.5克)、“剪轮五铢”(重1.5克)、“四出五铢”(重3.5克,但铜质低劣),尤其是四出五铢钱问世以后,当时大家都认为这钱预兆四方大乱。

到了董卓占领长安时,除了到处烧杀掳掠以外,还通过铸造“董卓小钱”来搜刮民间财富。董卓废掉了汉武帝时的“五铢钱”原型,将秦始皇的十二铜人熔铸成新五铢钱,钱币上依旧刻“五铢”字样,但是仅重0.5克~1克。

举个例子,原本一斤粮食=1枚五铢钱(假如按3克算),现在董卓小钱流入市场以后,一斤粮食=1枚五铢钱(1克),董卓虽然是用一枚五铢钱,但是仅用1克就换到了一斤粮食。卖粮食的不甘心啊,那就涨价吧,现在3枚五铢钱才能换一斤粮食。所以在董卓小钱进入市场以后,物价飞涨,严重的时候一斛谷需要几十万小钱买,很多百姓一生积蓄甚至买不了一石粮食。

由于谷贵钱贱,因此当时很多地方出现了用谷物或者布帛当货币,或者以物易物的原始交易手段。

曹魏的货币制度

赤壁之战以后,曹操退往北方,刘备取得益州,孙权占领江东,三国形成鼎立之势,这个时候除了军事对抗以外,还有经济实力的比拼。

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曹操以汉献帝的名义废除三公,设置丞相职位,并任命自己为丞相。

魏、蜀、吴三国之间的货币政策,决定了最后的赢家

打仗是要烧钱的,没有经济实力是很难打胜仗。因此在担任丞相之后,曹操为了平抑物价,废除董卓小钱,恢复东汉的五铢钱。但是由于当时“天下分崩,国主迁移,生民废业,饥馑流亡,公家无经岁之储,百姓无安国之志,难以持久”,百姓依旧倾向于使用谷物和布帛当货币使用,因此曹操此次改革以失败告终。

之后曹丕称帝,进一步推广屯田,兴修水利,推动农业生产。然后在黄初二年(公元221年)春三月,恢复五铢钱,但是在当年十月又因战争消耗,以及水旱等原因,物价难以控制,导致货币改革失败。

直到魏明帝曹睿即位后,魏国的元气逐步恢复过来,加上当时没有大型战争,因此曹睿在太和元年(公元227年),重新铸造推行五铢钱,最终获得成功。

魏、蜀、吴三国之间的货币政策,决定了最后的赢家

蜀国的货币制度

公元214年,刘备成功占领成都后,财政十分困难。为了筹备军费,在刘巴的建议下,刘备下令铸造“直百五铢”,筹集了大量军费。

《资治通鉴》(卷67汉纪59):军用不足,备甚忧之,刘巴曰:“此易耳。但当铸直百钱,平诸物价,令吏为官市。”备从之。数月之间,府库充实。

刘备的直百五铢钱重10克,但是面值是普通五铢钱的一百倍。也就是说刘备通过发行货币,让物价飙涨了百倍,让原本富饶的成都平原很快就被掏空了,百姓苦不堪言。由于面值较大,因此私铸直百五铢套利空间极大,导致民间私铸泛滥,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现象。因此,蜀国每过一段时间就需要重新铸造新币。

刘禅在建兴初年(公元223年)铸造“太平百钱”,建兴十二年(公元234年),又铸造“直百”钱,延熙十年(公元247年)铸造“定平一百”。虽然都是面值100的五铢钱,但是这些钱的重量是一次比一次轻,含铜量是一次比一次低,质量也是一次比一次差。

魏、蜀、吴三国之间的货币政策,决定了最后的赢家

虽然蜀国通过发行面值虚高的各种“五铢钱”,积累了大量的财力。但遗憾的是,蜀国在发展最好的时期,刘备为了桃园之义,与吴国决裂,辛苦积攒的老底被陆逊一把火烧没了。后来诸葛亮为了光复汉室,不顾益州疲敝的现况,多次北伐,耗尽了蜀国的财力、物力,最后依旧病逝五丈原,最终被魏国吞并。

孙吴的货币制度

吴国农耕经济一直都比较落后,连牛耕技术还没有推广,一直都没有形成固定体系货币制度。

直到嘉禾五年(公元236年),孙权开始铸造大钱“大泉五百”。孙权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就是500倍面值的大钱。

大泉五百重7-9克,面值相当于500枚五铢钱,但是重量仅比普通的五铢钱重3倍而已,比董卓小钱重9倍而已。

这还不够,赤乌元年(公元238年),孙权又铸造了更大面值的大钱——“大泉当千”“大泉两千”和‘大泉五千’等货币,重量与大泉五百差不多,但是面值1000、2000、5000。

由于面值太过夸张,没人愿意去用这种货币,因此短短十年,吴国货币体系崩溃,废而不用。

魏、蜀、吴三国之间的货币政策,决定了最后的赢家

大泉当千

魏国不仅是赢在兵多将广,更是赢在经济上

三国时期,经济实力最强大的魏国希望通过恢复东汉时期的五铢钱来稳定物价,发展经济,增强国力。而经济实力弱小的蜀、吴由于底子不好,则是通过发行低价值高面值的货币来补充军费,提高财政收入,弥补财政赤字。

此外,虽然三国时期征战不断,但是依旧有贸易往来。由于三国之间都是以铜钱为主要货币,因此蜀、吴两国都有充足的动力通过货币贬值手段来掠夺其他国家的财富来充实自己,这也是为什么蜀、吴两国推行高面值五铢钱的原因之一。

曹魏的货币改革由曹操而起,经历多次改革,最终在不怎么出名的曹睿身上才获得成功。不是曹操比不上曹睿,而是货币政策能不能实行,取决于经济的发展程度,和社会的稳定程度。

在曹操在世之时,大型军事行动一个接一个,政治上动荡不安,百姓不能安心发展农业生产,导致物资匮乏,出现谷贵钱贱的现象是必然的,这个时候去推行五铢钱是很难得到百姓认可的。

而到了曹睿时期,由于魏国一直推行屯田制,兴修水利工程,大力发展农业经济,加上大型军事行动很少,因此经济发展远超蜀国和吴国。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曹睿这时候推行货币政策成为顺理成章的事情。

货币改革的成功,不仅是意味着币制改革的成功,更从侧面反映了此时的魏国已经建立了十分雄厚的经济基础,物资也十分丰富,不会出现谷贵钱贱的情况,百姓对魏国政权的认可度也远胜从前,因此这个时候重铸五铢钱是顺应不断发展的经济形势和商品贸易的需求,获得成功是必然的事情。

反观蜀国、吴国,由于不断发行高面值货币,不断消耗百姓对政权的信用,加上战争对国库的消耗,已很难实行有效的货币政策,经济进一步落后魏国。因此最终被魏国吞并也成了理所应当的事情(虽然最后笑到最后的是司马家)。

所以说,要想打赢胜仗,必须老老实实埋头发展好经济,腰包鼓起来了,打起仗来才更有底气。

关注我们:第一时间了解三国相关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我们的三国的公众号,公众号:g52sims
版权声明:本文由本站编辑,版权归 原作者 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与本站联系!

发表评论


表情

  1. 孙家三强
    孙家三强 【农民】 @回复

    学到了不少,本单纯的以为军事强大则胜,没有考虑经济及全面因素,实在不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