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亮侄子诸葛恪,为什么被父亲预言满门抄斩?

2020-01-21 18:50  阅读 109 次 评论 0 条

诸葛恪,字元逊,是诸葛亮哥哥诸葛瑾的儿子,诸葛一家智商都比较高,而且在魏蜀吴三国都混得开(魏国有诸葛诞),实在是牛X第一家族。诸葛恪的智商尤其高,他老爹诸葛瑾相对木讷一些,有点蔫,作为一种隔代补偿,诸葛恪相当活络,有急智。诸葛恪小的时候,有一次孙权大宴群臣,孙权性格爽朗,像个老大,特喜欢开party,经常请大家喝酒,不醉不休,吴国君臣的很多故事都和这种大型宴会有关。这一次喝high了,孙权命人牵上一头驴,驴脸上贴了个纸条,上书“诸葛子瞻”,可怜的诸葛瑾字子瞻,因为脸长,被孙权拿来开涮。孙权相当能恶搞,和张昭闹意见,就派人把张昭家用土方堵起来,这次又拿驴来恶搞诸葛瞻。我们可以理解为东吴君臣很有娱乐精神,平常大家就恶作剧逗闷子;但是,我们也发现,只有孙权拿别人开涮,没有人敢娱乐一下这位大皇帝,皇帝可以没有体统,大臣不能没有规矩。

诸葛恪一看老爹囧在那儿了,急智来了,用童稚的声音喊:“笔墨侍侯”。然后在那张条子上加了俩字“之驴”。低俗的玩笑弄成的尴尬局面,被这孩子来个脑筋急转弯,变成了一出好像有剧本的跌宕起伏的喜剧,如果孙权这时也感觉玩笑有点过分的话,诸葛恪正好让他“借驴下坡”。

诸葛亮侄子,神童诸葛恪,为什么被父亲预言满门抄斩?

诸葛恪得驴

由此我也想到,所谓士族政治,可能就是这样,世家子弟从小就出席这样的聚会,尤其是聪明的孩子,肯定会被父亲带着一边薰陶历练,一边也是一种炫耀。诸葛恪这么小就在皇帝那里挂上号,留下了印象,他将来不做官,岂不是见鬼了。

诸葛恪后来果然表现出世家子弟的政治觉悟,有一次孙权问他:“你爹和你叔叔谁更有智慧?”

诸葛亮是智慧的化身,这是家喻户晓的,也是所有教科书包括脑筋急转弯的标准答案,但是诸葛恪不是一般的聪明,他朗声回答:“当然是我老爸。”孙权摇着头笑了,诸葛恪知道要做特别的解释,他说:“我老爸知道紧跟谁干革命,能把握住正确的政治方向,我叔叔不行,他跟着刘备这个骗子混,那能混出什么名堂。”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说明自己的问题,这叫“双规”;在关键的时候,说出关键的讨好讨喜的话儿,这叫什么?这叫“双官”,官上加官。孙权一听这话,心里不能不感叹:这才叫红色接班人!赶紧的,在中央党校办个少儿班,干部队伍也要从娃娃抓起。

大脑内存大,反应快,当时被誉为“才捷”,诸葛恪捷才,很多情况下表现为话茬子接话茬子。如果在今天,倒是一个做脱口秀的材料,反正他拿出个脚后跟来,央视朱军用脑子是追不上的。

孙权很喜欢诸葛恪,想试一下他的才能,于是让他做掌管军需供应的官员。这事别人倒没说什么,远在蜀国的诸葛亮知道了,专门给陆逊写了一封信,说我老哥年纪大了,管不了这小子,我的这个侄儿聪明是聪明,但性格疏阔,不细心,不认真,不讲究细节,这管钱管粮一不小心捅下窟窿,麻烦就大了,拜托给他重新安排个工作。——呵呵,不细读《三国志》,还真不知道诸葛亮曾经干涉过吴国的人事工作。

诸葛亮侄子,神童诸葛恪,为什么被父亲预言满门抄斩?

诸葛恪

诸葛恪真正显示其干才,是后来清剿(或者说整顿)丹阳山民的时候。当时长江流域开发较晚,原住民都不愿服从政府的行政管理,想想也是,光缴税纳粮,享受不到任何政府提供的公共产品,谁愿意做化下之民。大家都躲在山里不出来,和政府玩游击战,当时孙权集团内部对这方面的事务都感到挠头,都认为抓不出成效。诸葛恪年轻气盛,关键是有决断,他主动请缨来完成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诸葛恪的做法是封锁,在粮食收获期派兵进山抢粮,和日本鬼子的做法一样,老百姓没得吃,于是只好出来。诸葛恪如果光是有办法把山民逼出来,也不算能耐,他还制订了相应的政策,不管以前这些山民犯过什么案子,一律赦免,只要从今而后做良民,当时做良民的主要标志是服兵役。

经过这一次考验,诸葛恪证明自己不仅是个聪明仔,而且是个有智慧的有能力的干才,有坚定的毅志,敢为人所不敢为。下一代有这样出色的人物,孙权自然不会忘记,简拔人才是帝王的日常作业。

诸葛恪曾做过太子孙登的幕友,是孙权安排的根正苗红的太子党,孙登早死,诸葛恪是第二任太子孙和的支持者。不过有个细节,诸葛恪的长子诸葛绰,“以交关鲁王事,权遗付恪,令更教诲。”也就是说,诸葛恪在两宫构争中也曾两头下注,鲁王被赐死,下注在鲁王这边的长子孙权没有亲自处理,而是“很有人情味”地交给了诸葛恪,让你丫自己看着办。怎么办?诸葛恪鸩杀了儿子。金日磾杀过儿子,王莽杀过儿子,诸葛恪也杀儿子,每当看到父亲“大义灭亲”,主动诛杀儿子的时候,我就在想,专制权力和愚忠思想是多么厉害,它能扼杀正常的私情私心,却激发了恶劣的私心。在讲政治这讲大局的情况下,儿子尚且可杀,遑论其他?

诸葛亮侄子,神童诸葛恪,为什么被父亲预言满门抄斩?

诸葛瑾

聪明能干的人都不免张狂,诸葛恪尤其如此,有同僚和朋友都劝说过他,但基本上无效。孙权病危,召诸葛恪辅政,大司马吕岱特意告诫诸葛恪:“世方多艰,子每行必十思。”诸葛恪回答说:“昔季文子三思而后行,夫子曰‘再思可矣’,今君令恪十思,明恪之劣也。”吕岱无以对,当时咸谓之失言。

吕岱劝得太狠了,相当于污辱了诸葛恪的智商,诸葛恪有话不能搁在心里,非要拿话茬子顶撞前辈,可不都算失言。诸葛恪是个聪明人,反过来也被聪明误,他也是一个有勇气的人,反过来也忽略了身边的陷阱。诸葛恪得罪好人,也不防备坏人,在政治谋略上,在人情世故上,似乎少了什么。天马行空般的聪明人,在中国一般是没有好下场的。

诸葛恪最后被诛三族,当年他的父亲诸葛瑾就预言:“恪不大兴吾家,将大赤吾族也。”

关注我们:第一时间了解三国相关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我们的三国的公众号,公众号:g52sims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版权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来源于 任鹏霄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