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镇荆州的刘表,真的只是一个“坐谈客”吗

2020-02-18 15:00  阅读 142 次 评论 0 条

刘表作为汉末群雄之一,在很多人眼中是不合格的。他给人的感觉是庸庸碌碌,不思进取。不仅现在的历史爱好者,就连当时的人也是这样说的。郭嘉评价刘表“坐谈客耳”;贾诩倒是很客气,评价刘表“平世三公才”,言外之意就是乱世中是不怎么起作用的。两个顶级谋士都这样说,似乎坐实了刘表只有固守荆州、守土安民的想法,而无在乱世当中逐鹿中原的野心。不过要说刘表一点野心也没有,那也是不恰当的。刘表还是进行过一些扩张的活动的。

刘表的起家过程

一、“党锢之祸”给刘表带来巨大的名望

无论刘表后期表现得多么不尽如人意,他在早期的表现还是很有魄力的,也很有手段。刘表是汉室宗亲,从后面他在荆州建立学校、钻研儒学的举措上,可以判断出刘表是一个很有文化,也重视文化的人。刘表有高贵的出身和渊博的经学,顺理成章地成为一个文化名士。

《后汉书·党锢列传》:“指天下名士,为之称号。上曰‘三君’,次曰‘八俊’,次曰‘八顾’,次曰‘八及’,次曰‘八厨’。”

坐镇荆州的刘表,真的只是一个“坐谈客”吗

东汉末年的名士群体有清议、标榜的风气。在第一次“党锢之祸”后,标榜的风气不减反盛。刘表大概是参与是士大夫和宦官之间的舆论上的斗争,也成为标榜的对象,成为“八及”(在第二次“党锢之祸”中被判定为“八顾”)之一。后来发生第二次“党锢之祸”,刘表被迫逃亡。这次禁锢的时间很长,从建宁二年(即公元169年)一直到“黄巾之乱”爆发的中平元年(即公元184年),十五年的时间,刘表处于空白期,没有办法积攒政治资源;不过另一方面刘表经历了宦官集团的压迫,他在士大夫集团中的名望也更加显赫。这些名望一定程度上也是刘表起家的资本。

《后汉书·刘表传》:“诏书捕案党人,表亡走得免。党禁解,辟大将军何进掾。”

二、单骑入荆州,借助荆襄世家的力量消灭豪强

在初平元年(即公元190年),各路诸侯起兵讨伐董卓,长沙太守孙坚也带兵北上讨董。孙坚是一个暴躁老哥,一路上杀了荆州刺史王叡、南阳太守张咨。这两个人被杀,就有两个位置空了出来,便宜另外两个人。袁术占了南阳;刘表被任命为荆州刺史。

《战略》:“表初到,单马入宜城,而延中庐人蒯良、蒯越、襄阳蔡瑁与谋。”

坐镇荆州的刘表,真的只是一个“坐谈客”吗

这个时候的荆州非常混乱,有各种宗族武装力量,还有代领郡守的豪强;另外袁术占据荆州北部的南阳,堵截了刘表的道路。这个时候刘表展现了一定的魄力,也就是人们津津乐道的“单骑入荆州”。刘表单人匹马通过南阳进入南郡的宜城(位于襄阳附近),联合出身荆襄望族的蒯良、蒯越、蔡瑁等人,诱杀五十五个的宗族首领,收拢其部众,并且派蒯越、庞季(疑为襄阳庞氏出身)劝降盘踞在襄阳的豪强张虎、陈生。利用这些果断的手段,刘表与荆襄世家达成合作,拥有一定数量的军队,初步控制了除南阳郡以外的荆州六郡。

刘表的扩张方向

虽然在一般印象中,刘表只顾防守无意进攻,不过这是一种很武断的印象,事实上刘表也进行过对外的扩张,小编分为三个方向。

南阳郡

刘表控制的荆州,是除了南阳郡以外的,南阳还在袁术的手里。南阳郡这个地方战略价值很高。首先从经济上来说,根据永和五年(即公元140年)的人口普查,南阳郡的人口高达二百四十三万九千,是荆州七郡中首屈一指的大郡;从地利上来讲,南阳郡处于司隶、豫州、荆州之间,可以作为参与北方混战的触角。同时南阳郡周围有群山环绕,具备一定的防御能力。更何况卧榻之下岂容他人酣睡。刘表与袁术争夺南阳郡是很自然的事情。

坐镇荆州的刘表,真的只是一个“坐谈客”吗

讨伐董卓失败以后,各路诸侯开始进行争斗,扩充自己的势力,搞起合纵连横的手段。其中有两个军事同盟,南阳袁术、幽州公孙瓒、徐州陶谦为一派;冀州袁绍、荆州刘表、兖州曹操为一派。刘表和袁术之间发生过多次战斗,终于在初平四年(即公元193年),刘表驱逐袁术北上到兖州,曹操又成功击败袁术。袁术完成一次换家,从荆州南阳转到扬州九江。而刘表也暂时控制了南阳。

三国志·魏书·武帝纪》:“荆州牧刘表断术粮道,术引军入陈留……走九江。”

益州

刘焉做益州牧的时候,刘表就与刘焉有摩擦;刘焉去世后,被视为暗弱的刘璋上位。这个时候益州发生了一次内乱,史料上是这么记载的。

《英雄记》:“荆州别驾刘阖,璋将沈弥、娄发、甘宁反,击璋不胜,走入荆州。”

沈弥、娄发、甘宁都是刘璋的部将,他们反叛是正常的,而刘阖作为荆州的别驾从事,他是不可能“反叛”刘璋的。有理由相信在这处史料中遗漏了一两个字,应当是刘阖“阴使”或者“诱使”甘宁等人反叛,这样才合理。这也可以视为刘表图谋益州的一个手段,可是最后失败,还迎来刘璋的反击。

豫章郡

袁术换家以后果然打开的局面,迎来事业上的第二春,不过这都是虚胖。因为帮助袁术击败刘繇,占据江东之地的人是孙策,而实际上控制江东之地的也是孙策。袁术一称帝,孙策就脱离了袁术,成为一股独立的势力。孙策也要进行扩张,扬州与荆州相邻,所以刘表和孙策之间的战争也是必然的。

坐镇荆州的刘表,真的只是一个“坐谈客”吗

刘表的侄子刘磐驻扎在长沙郡的攸县,他曾经率军入侵豫章郡。这个军事行动当然是要得到刘表的首肯和授意。为了应对刘磐的进攻,孙策划分六个县出来,设置建昌都尉,由太史慈来担任。太史慈与刘磐进行了多次战斗,最终将刘磐的势力驱逐出去。虽然刘磐最终失败,但可以看出,刘表确实有主动入侵扬州的举动。

《三国志·吴书·太史慈传》:“策於是分海昬、建昌左右六县,以慈为建昌都尉,治海昬,并督诸将拒磐。”

交州

交州位于中国的最南方,对中原混战的形势影响有限。不过交州盛产珍珠、翡翠等奇珍异品,可以通过贸易的方式获得利益,还有产盐的功能。荆州与交州相接,刘表对交州也使用了战争和政治的方式,希望可以控制交州。

坐镇荆州的刘表,真的只是一个“坐谈客”吗

刘表和当时的交州刺史张津发生高频率的战争。荆州兵强,一直压制张津,张津的部将区景对张津很不满,于是把他杀掉了;刘表马上派遣零陵人赖恭当交州刺史;又派长沙人吴臣当苍梧太守。交州的形势错综复杂,又有本土势力士燮的阻拦,赖恭根本无法控制交州,他与吴臣不合,被驱逐回去。不过吴臣还是在苍梧站住脚跟,也就是说,刘表对交州北部是具有一定影响力的。

《三国志·吴书·薛综传》:“次得南阳张津,与荆州牧刘表为隙,兵弱敌强,岁岁兴军。”

《三国志·吴书·士燮传》:“而荆州牧刘表遣零陵赖恭代津。是时苍梧太守史璜死,表又遣吴巨代之。”

刘表被批评为“坐谈客”的原因

刘表虽然有“单骑入荆州”的经历,也有很多向外扩张的行为,但他“坐谈客”、“老实人”的形象还是深入人心,不被视为一个合格的野心家。小编认为造成这种印象的原因有三点。

一、荆州处于四战之地,刘表扩张程度有限

坐镇荆州的刘表,真的只是一个“坐谈客”吗

诸葛亮在《隆中对》中评价荆州为“用武之国”,原因是荆州的交通很发达,处于益州、豫州、扬州、司隶、交州之间,可以四处用兵。但同样的,荆州也可以说是四战之地。荆州虽然有山川之险,但也处于强敌环伺的境地。刘表分别与袁术、张济、曹操、孙策兄弟、张津、刘璋发生战争,还平复过一次规模较大的内乱。四处为战的刘表没有进行太有效的扩张,到去世的时候仅仅得到一个地处偏远的苍梧郡罢了。相对于曹操、刘备、孙权甚至袁术、袁绍这些军阀,刘表当然是“坐谈客”了。

二、刘表的文教掩饰了他的武功

我们翻开《三国志·魏书·刘表传》或者《后汉书·刘表传》,会发现刘表主动扩张的记载基本上没有,要么是防御战的胜利,要么是平叛,反而文教的记载更突出一些。刘表本身是文化名士,他的个人名望和荆州安逸的局面让很多学士避难进来,刘表又发展教育事业,研究儒家经典。这样一种做派在乱世中是格格不入的,刘表的儒士形象相对于曹操、孙策、公孙瓒这样的铁血军阀来说也更加仁弱、保守。

坐镇荆州的刘表,真的只是一个“坐谈客”吗

三、刘表扩张方向多为南方,对北方战局参与不多

刘表主动扩张的地方有益州、扬州、交州,可以看出刘表的战略就是以荆州为中心,占据南方的地盘。面对北方的时候,刘表多采取守势。尤其是在袁绍和曹操争霸的时候,刘表既没有帮袁绍,也没有帮曹操,原因大概就是因为刘表根本不想过多地参与到北方的战事中来。郭嘉评价刘表“坐谈客”,固然有一定的原因,毕竟他的威胁不大,但如果仅凭郭嘉的一句话就给刘表下定义也是不可取的,还是要看他的行迹后再判断才行。

参考文献:《三国志》、《后汉书》

关注我们:第一时间了解三国相关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我们的三国的公众号,公众号:g52sims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版权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来源于 插画师的三国梦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