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级武力胆略不输吕布,欲效仿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

2019-01-30 11:51  阅读 95 次 评论 0 条

挟天子以令诸侯,在东汉末年比比皆是:董卓废立皇帝,就是控制皇帝来发号施令;李榷郭汜裹胁皇帝,就是要用皇帝名义在关东行使皇权;王允吕布帮助皇帝,无非要倚靠皇帝名分来共秉朝政。董卓、李榷郭汜以及王允吕布所谓挟天子还只是停留在控制皇帝的初级阶段。

在江东搞得风生云起的少年英雄孙策,具备或超出董卓吕布之流的远见和魅力,在公元200年也着手准备挟天子以令诸侯的行动。《三国志·吴书·孙破虏讨逆传第一》中有记载这么一句话,即:建安五年,曹公与袁绍相拒於官渡,策阴欲袭许,迎汉帝,密治兵,部署诸将。阴,本义为山的北面,水的南面。引申义就很多,诸如雨、水、日影等等,甚至有生殖器、妇人等。在“阴欲袭许”的“阴”字可作偷偷的解释。《孙子兵法·计篇》: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因此,孙策“阴欲袭许”正是按兵书兵法来行军打仗。

此人武力三国顶级,胆略未必输吕布?他欲效仿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

史书记载孙策准备偷袭许昌,用意所在或将汉献帝接到江东来安顿,当汉室王朝的忠臣良将。实际未然,孙策迎献帝归江东的真实目的与昔日李榷方的贾诩“奉天子以令天下”,袁绍方的田丰“挟天子以令诸侯,四海可指麾而定”和沮授“挟天子而令诸侯,畜士马以讨不庭”以及曹操方的毛玠“奉天子以令不臣”可谓是异曲同工。说穿了就是变成另一个“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曹操,将皇帝弄到手,利用皇帝的名义来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

此人武力三国顶级,胆略未必输吕布?他欲效仿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

原因如下。

即其一,舍得用传国玉玺向袁术换兵。

孙策为了能脱离袁术,独自到江东作战,竟然用父亲孙坚冒死得到并保管的传国玉玺为质抵押给袁术换来三千兵和五百匹马。传国玉玺在封建社会可谓是国之重器,是继承皇位正统合法的重要信物。因此,传国玉玺被视为一统天下,皇权神授的重要象征。甚至没有玉玺就是白板皇帝,得之即为正统,失之则为气数已尽。然而传国玉玺在孙策手里,就是一种物品,是跟袁术置换兵马的筹码。孙坚获得传国玉玺,如获至宝,偷偷隐匿起来,并引来杀身之祸。孙策继承传国玉玺,烫手山芋,堂而皇之交易,终开创东吴之基。

此人武力三国顶级,胆略未必输吕布?他欲效仿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

其二,打击东汉朝廷在江东官员。

孙策过江作战,就把江东看成是一片无政府的蛮荒之地,谁有实力,谁就是江东之主。因此,孙策东征西讨,南征北战,先败刘繇再捉王朗后降华歆,把皇帝任命的政府官员,诸如扬州刺史、会稽太守和豫章太守都收拾得服服帖帖,而后还自封官员,自领官位,甚至还私分豫章郡另置庐陵郡。总而言之,孙策在江东打拼时,从未有考虑过朝廷因素,也未曾顾及皇帝尊严。而朝廷所任命的扬州剌史刘繇、会稽太守王朗和豫章太守华歆这三人在与孙策之间争江东地盘时,也未打着朝廷和皇帝的旗号讨伐孙策,他们之间只是军阀间的争斗,凭着只是实力,却非是官贼间的讨伐,靠着却是法理。换句话说,扬州、会稽和豫章都是游离在东汉帝国之外,跟刘汉王朝没有关系的独立王国。

孙策的雄才大略,带兵一过江,就尤如蛟龙入海,大展拳脚,只用了短短五年时间,就平定江东六郡,为后来东吴立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笔者按:雄才大略,指非常杰出的才智和谋略。孙策,虽是一个少年英雄,不仅骁勇善战还远见卓识,具有贾诩田丰沮授毛玠等人“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奇谋怪策,并想趁曹操袁绍相拒于官渡之际着手准备突袭许昌,迎接汉献帝刘协到江东,以实现自己更大的政治目的。可惜,事已愿违,未能如愿。

关注我们:第一时间了解三国相关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我们的三国的公众号,公众号:g52sims
版权声明:本文由本站编辑,版权归 原作者 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与本站联系!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