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虎踞东北玩弄魏吴两国,最后遭司马懿屠杀

2019-04-02 02:18  阅读 201 次 评论 0 条

辽东公孙氏,自董卓时代始,这支老牌军阀便独立于世,游弋于中原列强之间,成为一股颇为强大的割据势力。家族“掌门人”公孙度、公孙康相继死后,因为公孙康的两个儿子都尚未成年,所以主君之位,就传给了公孙康的弟弟公孙恭。此人上位以后,被魏文帝封为车骑将军、假节,爵号也从永宁乡侯变为了平郭侯,变得辽东本土化了,因为平郭县就位于辽东郡郡内(今辽宁盖州)。公孙恭上位后不久,还把大侄子公孙晃送到了洛阳充当魏文帝身旁的内侍,这样在曹氏政权内部安插一个人质,以表现自己的忠心。

公孙恭上位以后,辽东还告别了一位老朋友,就是著名隐士管宁(字幼安)。早先,管宁来辽东避难的时候,避难者一般都呆在郡的南部(今大连一带),唯有管宁北上至辽东郡北部的山谷中(大概是今辽阳本溪一带),待到曹操平定袁氏,中原稍稍安定后,许多人都选择了回归故乡,但是管宁和他的朋友王烈还是留在了辽东,其间朝廷数次征召,他也不去就命(一方面是管宁自持操节,一方面也是因为公孙康扣住了几次召命)。到了曹魏黄初四年(223年),司徒华歆又一次向魏文帝举荐管宁,管宁当时也是看到辽东内部潜藏着叔侄不和的危机,加上故交邴原此时已在洛阳就职,王烈已经在辽东辞世,就决意应召,但他没有直接奔赴洛阳,只是带着家眷与部属渡海回到了故乡北海朱虚(今山东安丘)。临行之时,公孙恭还在襄平南郊相送,并赠送以服装和财物,但是管宁不受,还把先前公孙度、公孙康父子所赠之财物全部封存退还。

顺便提一下,举荐管宁之华歆,也与管宁有旧,他曾与管宁一同在菜园里刨地种菜,当时二人看见地上有一小片金子,管宁虽然看见了,却不去理会,举锄锄去,跟锄掉菜地上的瓦块和石头一样,而华歆却把金子捡起来,他思考了一下,最后还是扔了出去。还有一次,管宁和华歆两人同坐在一张坐席上读书,当时有达官贵人乘车从门口经过,管宁熟视无睹,照旧读书,而华歆却放下书本跑出去观看。管宁见华歆如此,于是割开席子,分开座位,对华歆说道:“你不是我的朋友。”这就是“管宁割席”之典故。

三国此人极具野心,他虎踞东北,玩弄魏吴两国,最后遭司马懿屠杀

虽然管宁对友人略有苛刻之处,但是华歆仍然要向朝廷举荐管宁,也足见二人情谊之深。管宁回乡后,也是一样屡屡拒绝朝廷召命,到了魏明帝上位以后,魏明帝下诏与青州刺史程喜询问情况,程喜遣人调查后回复:“管宁有一个族人叫做管贡,现为州吏,与管宁是邻居,臣常常让他探听消息。管贡说:‘管宁常常戴黑色帽子,穿着布衣布裙,随季节不同或单或夹,出入于内室外庭,能凭借手杖走路,不须扶持。一年四季的祭祀,总是自己强力支撑,改换衣服,着粗丝棉巾,穿着过去在辽东时所有的白布单衣,亲自布置食物供品,跪拜行礼。管宁幼时就失去了母亲,不记得母亲的样貌,常常特意加设酒觞,泪流满面。另外他的住宅离水池有七八十步远,夏天时到水中洗手洗脚,步行在园圃中。’所以臣下揣测管宁前后推辞谦让的。”管宁自持节操所带的黑色帽子,也有了“辽东帽”的美称,虽然这帽子是他回到家乡后才戴上的。

且说回来,管宁已经注意到了公孙恭公孙渊叔侄有隙。此外,公孙恭还有一个大问题,那就是他有“阴消”之疾,成了一个阉人还身体虚弱,既然如此,焉能号令海表群雄?所以没过多久,到了曹魏太和二年(228年),他就被侄子奉着先父公孙康的正统名分被驱逐下台,还被投入牢狱之中。这个大侄子野心勃勃,一心想要干点巴蛇吞象式的事业,可惜最终还是毁了自家以及许多无辜人士的身家性命。

公孙渊上位之初,就引起了曹魏政府的警觉,侍中刘晔上书魏明帝,认为公孙氏仗着自己路途遥远且有山海为险阻,而且如今已经历经三代,在当地得人心深厚,如今若不能除,恐怕日后会生祸患。同时,在洛阳当人质的公孙渊的哥哥公孙晃也料定弟弟日后必然反叛,希望朝廷将其剪除。但是魏明帝不听,加上公孙渊刚上位时候还算老实,所以魏明帝就承认了公孙渊的地位,拜其为扬烈将军、辽东太守。但没过多久,公孙渊就派人出海联络刚刚称帝了的孙权,还上表称魏国不能善待功臣之后,反而准备对自家的土地图谋不轨,故而愿效昔日的陈平、耿况,为陛下效前驱之力云云。不过这事还是走漏了风声,所以没过多久,曹魏朝廷就对辽东等郡下了公文,批判了一番先前孙权假意对朝廷屈膝逢迎实则包藏祸心的行为,期望辽东等地官民能改邪归正,重新心向朝廷。但事实上,公孙渊仍然在玩他的两面派游戏。

三国此人极具野心,他虎踞东北,玩弄魏吴两国,最后遭司马懿屠杀

到了曹魏太和六年(吴嘉禾元年,公元232年),曹魏朝廷有点看不惯公孙渊的两面派手段了,就令汝南太守田豫从青州出海,幽州刺史王雄从陆路发兵进攻辽东,结果两路大军均告失败。本身,在这次讨伐以前,曹魏内部也有人反对,蒋济认为若讨伐失败则是驱使为贼,应先除大害(蜀、吴);公孙氏“累世委质,岁选计考,不乏职贡”,就算成功也所得不多,若失败还结怨失信。同时在地方上过得闷闷不乐的曹植也认为,得不偿失,有蜀吴在旁。才高八斗的陈王还秉承着一贯的儒家德治思想认为,应轻徭蒲赋,然后令贤相良将,自可平之。同年早些时候,在孙权派出一伙人去海外抓了几千个土著回来当奴婢以后,又派出将军周贺、校尉裴潜带着使团北上出海去联络公孙渊,主要是为了获取吴国稀缺的马业资源。不过此时被流放到交州的前吴国重臣虞翻认为,辽东路远,派人到那里求马并没有益处,只会损耗人力和财力;但虞翻想劝谏但又不敢,请求交州刺史吕岱传话但吕岱又不肯。而且不幸的是,这个使团在回程的路上遭遇风浪,在山东半岛最东端成山头避风时,被曹魏方面截获,使团成员通通被魏将田豫斩首。事后孙权后悔,想召回虞翻,不料虞翻却已经去世。

虽然这次波折魏、吴两边都没得到什么好处,但也使得辽东公孙氏的野心越来越大,已经走上了“欲持酒壶渡河”的乐浪狂夫的道路。

公孙渊先是就派遣宿舒、孙综向孙权称藩,并献貂马。孙权得信后又体内荷尔蒙大量分泌,对于公孙氏这个“盟友”依然不死心,派遣太常张弥、执金吾许晏、将军贺达率兵万人,金宝珍货、九锡备物,往辽东册封其为燕王,及督幽、青二州十七郡七十县的头衔。不过吴国群臣还是劝谏孙权不要宠遇过厚,毕竟这个“盟友”离得太远,难以倚仗。东吴元老张昭甚至道出公孙渊只是惧魏讨才降,他日又重投魏,陛下就会取笑于天下,弄得孙权差点和这位当年孙策的托孤老臣动了刀子。但是群臣最终还是没能说动,孙权的使者又一次上路了。果然,这一次公孙渊暴露了其两面派本色,先杀了持文书的使节团,后出兵进攻在沓津(今旅顺附近)上岸的使团其他成员。事后公孙渊把首级悉数传于魏国朝廷,还借此讨来了大司马、乐浪公、持节的官职与封号,时为魏太和七年(公元233年)。这次魏国朝廷派来的使臣,还尝到了一点公孙渊的猫腻,因为先前公孙渊派去洛阳的计吏(州郡掌簿籍并负责上计之小吏)曾汇报:“使团中有位名叫左骏伯的人,力大无穷,不是普通人。”公孙渊大为恐惧,于是带领甲士包围使者居住的宾馆,然后才出来拜见使者,又数次对陪伴的国内宾客口出恶言,使者回洛阳后,便对明帝说明此事。弄得曹魏朝廷对公孙氏辽东的反感也开始加增,公孙渊也从让魏、吴双双受损,走上了令魏、吴双双讨厌的境地。

三国此人极具野心,他虎踞东北,玩弄魏吴两国,最后遭司马懿屠杀

紧接着,魏国的两大对手,汉丞相诸葛亮(卒于234年)与鲜卑大人轲比能(卒于235年)双双离开人间,公孙渊觉得也当略作收敛,青龙四年(236年),曹魏朝廷接纳了肃慎氏献楛矢(肃慎氏是居住在乌苏里江、黑龙江流域的游猎民族),八成这也不是肃慎人主动献的,而是公孙渊找来几个远夷野人去凑凑热闹,衬托一下魏帝的圣明,可与昔日武王周公式的圣人相媲美。但这并不能打动魏帝的心,而且同年,曹魏太尉司马懿也献上一头白鹿,一样也是祥瑞,把远来的祥瑞给比下去了。于是魏明帝下定决心准备讨伐公孙渊,把原荆州刺史毌丘俭徙为幽州刺史,但这次陆路讨伐又一次失败了。

第二年七月,公孙渊不做不休,索性自称燕王,改元绍汉(明显这是要与曹魏争夺汉朝延续下来的正统),下设文武百官,与曹魏抗衡。同时还给鲜卑首领发印绶,怂恿鲜卑人骚扰中原。公孙渊的手下长史郭昕、参军柳浦还经上峰授意,给朝廷进表,吹捧自家主公。同时这些公孙氏的私臣也表现出了一点多年效力后产生的“燕独”思想:“臣等闻仕于家者,二世则主之,三世则君之。臣等生于荒裔之土,出于圭窦之中,无大援于魏,世隶于公孙氏,报生与赐,在于死力。”但这很明显暴露了贰心,怕是要招来一番兵戈了。

次年(238年,曹魏景初二年),曹魏方面果然派出司马懿前去征讨辽东,老谋深算的司马懿对公孙氏的战略早有断言:倘若公孙渊弃城而走,便是上策;要是倚仗辽东地形抵抗讨伐大军,便是中策;若是只会死守襄平,就是下策。司马懿在从洛阳领军出发以后,又路过了老家河内温县(今河南温县),他接受了家乡父老的招待,还赋《征辽东》诗一首,诗中还表达了他一旦成功就会封地舞阳养老的意愿,但是,后来的“冢虎”还是要探入人间吃人。

三国此人极具野心,他虎踞东北,玩弄魏吴两国,最后遭司马懿屠杀

在魏军到来以前,为了讨救兵,公孙渊又一次向孙权称臣。孙权还记得上次公孙渊派人带着吴方使臣首级去曹魏方面请赏的事情,就要拒绝。不过吴臣羊道劝道:“不可,我们不如派点奇兵 探探究竟,若是魏军失败,我们也算够意思,若是魏方胜利,我们就去抢劫一下捞点好处。”同时,魏明帝也在关心孙权会不会兵的问题,魏国将军蒋济回答道孙权为人短视而且离辽东太远,顶多也就派几个人来意思一下抢劫点东西,不必担心。待到司马懿到了前线,果然发现公孙渊所执行的,正是他所预料的中策。当时公孙渊派大将军卑衍、杨祚领兵数万,依托辽河的有利地势,在辽隧县(或作辽队县,今辽宁海城西北)一带筑起坚营高垒,准备防御魏军的进攻。不过,在司马懿率军抵达以前,曹魏方面也争取到了两个盟友,其一是公孙氏的死敌高句丽,早先高句丽也斩首了孙吴方面派来的使者并且传首于魏廷;其二是鲜卑人当中的一个首领,莫护跋,可能是因为莫护跋没有受到公孙氏的封赏于是心怀不满,所以归附了曹魏方面,莫护跋的部队,大致是沿着医巫闾山北麓过来跟随司马懿的。司马懿军到达战场以后,还迎来了新的盟友:当年袁熙至辽东的带来的右北平乌丸单于寇娄敦、辽西乌丸都督王护留等人,率众五千余人降。可惜这点小利不足以改变战局,只能算是为明年司马懿扫除点障碍。不过大概是因为有了乌桓人鲜卑人的配合,司马懿大军玩了一次疑兵行动,多张旗帜,佯作南行,卑衍等尽力南追。司马懿却潜渡济水,北趋襄平,可能也是跟莫护跋的人马回合去了。至卑衍等人察觉到转向北进以后,却被司马懿用伏兵掩击,杀得七零八落,窜往首山。同时,乐浪、带方两个在朝鲜半岛上的郡,已经被魏国海军袭取,甚至还把给公孙氏上供的日本邪马台国女王卑弥呼派来的使者给拉到了洛阳去。

三国此人极具野心,他虎踞东北,玩弄魏吴两国,最后遭司马懿屠杀

(今日之首山,笔者摄于2012年)

卑衍逃往首山以后,魏军又三战皆捷,毌丘俭无法攻克的辽隧,已为司马懿所下,进围襄平。公孙渊不得不从司马懿预料的中策走向了下策。

此时已是盛夏七月,襄平连续霪雨三十日。辽水暴涨。虽然魏军有可用海船自辽口至襄平城下之利,但平地水深数尺,司马懿麾下诸军颇为恐慌,想要移营,司马懿严令胆敢移营者斩,都督令史张静还是犯令,斩后军中方无后患。公孙渊看着城外被大水泡着的魏军,也舒了一口气。诸将都劝司马懿早日下令攻城,但司马懿不听,决意要跟公孙渊耗时间拼给养,同时要对敌军樵采放牧的补给人员打劫以资己用。此时,连远在洛阳的朝廷都听说了前线的困难,朝臣们都说还是把远征军召回吧,不过魏明帝相信司马懿能建立功勋,就没有下令回师。

霪雨过后,司马懿终于开始下令攻城。这时候公孙渊笑不出来了,因为他的给养确实不及魏军,燕方已经开始人吃人了,部将杨祚还向魏军投降了,魏军同时也在架起各种器械预备攻城。最终,到了八月,有一枚长数十丈的白色长星,自襄平城西南流于东北,坠于梁水(太子河),城中震慑。这又给本来就不稳的燕军军心增添了变数,于是公孙渊派人前去乞降,司马懿不允,说“能战当战,不能战当守,不能守当走,余二事惟有降与死耳。汝不肯面缚,此为决就死也,不须送任。”此时襄平城已接近崩溃,公孙渊只好带上儿子公孙修带上数百骑兵连夜从东南方向逃走,不料正被魏军截获,父子皆被斩首。其后不久,襄平也彻底失陷,辽东公孙氏的统治,画上了一个句号。

克城以后,襄平城又遭到了一个巨大劫难:城中男子年十五已上七千余人皆杀,以为京观。公孙渊的官吏部众又被杀了两千余人。中原人士想要还乡的,可以听其自由。曾经煊赫一时的公孙氏辽东,至此竟成为一片鬼域。这也使得日后曹魏西晋政权在辽东乐浪玄菟带方四郡统治力量不稳固,令辽西慕容氏、高句丽得以崛起。

尾声:人物的命运

1、公孙氏方面

公孙氏方面,在司马懿下令屠城以后,有名有姓者只有二人尚存,其一是成了阉人的公孙渊的叔叔公孙恭,襄平城破后他被司马懿下令放出,但我想他老人家看着魏军屠戮的满地尸骨,怕是也会精神失常,难以心安吧。史书上未记载公孙恭何时去世,但我想他大概也不会活得太久了。其二是在洛阳做人质的公孙渊的哥哥公孙晃,作为逆贼的家属,依律令他应被斩首,但明帝不忍心,想要把公孙晃下狱就刑即可,廷尉高柔更是一片仁义心肠,上书提议应放公孙晃一条生路。最后公孙晃看着公孙渊的首级被洛阳以后,只好与儿子相对哭泣,最后,一家人都领受了皇上御赐的金屑酒奔赴黄泉。

此外,有关辽东公孙氏的后人,还有一个文物,即《魏华山王妃公孙氏墓志》,是南北朝东魏时代一个藩王王妃的墓志,此王妃姓公孙氏字甑生,辽东襄平人氏(此乃祖居之地,因为南北朝时代辽东郡已入高句丽)。不过我猜这个大概是攀附或者是属于辽东公孙氏其他旁支,毕竟公孙氏当时在环渤海地区乃是一个大姓,而且公孙度一族实际上出于一个寒微之家。至于另外的公孙氏后人的下落,我只能猜是投奔高句丽或者是去渡海投奔卑弥呼女王去了。

2、曹魏方面

司马懿回朝以后,并没有回封地舞阳或者是老家温县养老,而是被升迁为太傅。其自身威望及功业也成为了拉拢曹魏元老,如蒋济之流的有力的因素。

同时,在司马懿痛下屠刀以后,曹魏朝廷仍然致力于外迁辽东人口,使得西晋时辽东五郡的人口,相对东汉时大幅度下降。据《三国志·魏志·齐王芳纪》记载:(景初三年,239年)以辽东东沓县吏民渡海居齐郡界,以故纵城为新沓县以居徙民……(正始元年,240年)以辽东汶、北丰县民流徙渡海,规齐郡之西安、临菑、昌国县界为新汶、南丰县,以居流民。可见曹魏朝廷依然对这片远离中原的昔日叛土不甚信服。

另:曹魏政权分辽东、昌黎(合原辽东属国与辽西郡卢龙塞以东地区新设之郡,治昌黎县(今辽宁义县))、玄菟、带方、乐浪五郡为平州,治襄平。不久仍废入幽州。后来到了永嘉之乱以后,为了拉拢忠于晋室的辽西慕容氏,平州才得以复设。

3、蜀汉、吴国方面

蜀汉方面尽管与公孙氏政权素无瓜葛,但是听闻公孙渊自立为燕王后,刘禅还是下诏给蒋琬,说曹睿兴兵辽东,命其“总帅诸军,须吴举动,东西犄角,以乘其衅。”但是蜀汉并没有拿到什么好处。

吴国方面为了策应公孙渊,真的出了兵,但是吴军开到辽东的时候,已经是公孙氏破灭后一年了,羊道率领的海军只能在辽东半岛沿海抢了点财物和人口回去。

4、高句丽方面

高句丽因为屡受公孙氏打击,对于魏国击燕,自然不会反对,但是由于国小力弱,也帮不上什么忙。但随后高句丽还是依然故我,做长白山里的大号土匪。在正始三年(242年)寇辽东郡西安平(今辽宁省宽甸满族自治县长甸镇一带),所以后来,曹魏朝廷还是派遣征辽东的老将毌丘俭主伐高句丽,时在正始五年(244年),屠其都城丸都城,还征服了诸多高句丽的从属部落,一直打到今俄罗斯滨海地区,并在丸都城故地勒石记功。魏军还俘获高句丽人口数千,将他们迁入内地。这一役使得曹魏方面恢复了当年汉武帝初立汉四郡时代的故土,可惜毌丘俭只知劫掠人口,并没有在新征服的国土上设立郡县。所以,到了后来永嘉之乱以后,高句丽国力恢复,又恢复了昔日国土,甚至还抢夺了晋朝的乐浪、带方二郡。后来虽然燕王慕容皝也曾大力打击高句丽还刨了高句丽的祖坟,但还是没能斩草除根。最后,后燕政权遭北魏痛击以后回到辽西故土,同时高句丽也迎来了一代英主广开土王高谈德,一路南下,又吞并了玄菟辽东二郡,高句丽方成为一方霸主。

5、鲜卑方面

跟随司马懿征辽东的鲜卑人首领莫护跋,因为从征有功,获得了“率义王”之封号,其部落也随之转入定居生活,生活在辽西的棘城(今辽宁北票附近),他也学习北地汉人的时髦,带起了一种“步摇冠”,鲜卑人见了他这种打扮,都称他为"步摇",因当地语言"步摇"同"慕容"读音相近,所以传到后来就成了"慕容"。莫护跋的后人便干脆以此作为部落的名称。不过慕容氏后来为了拉拢中原来的汉人,编造了一通文雅点的说辞,说这个姓氏的本意是:“慕两仪之嘉德,羡三光之懿容”。这里就不得不提莫护跋的曾孙奕洛珪(此鲜卑名或作若洛珪、奕洛环,汉名慕容廆),此人在永嘉之乱期间大大扬名,因为他倚仗辽西的地理险阻却仍然忠于晋室,招纳了颇多中原流民,使得平州故地再次繁荣起来。他的儿子慕容皝更是后来被南渡后的晋室加封为燕王,实现了当年公孙渊做的美梦,东晋朝廷内有人把慕容皝比作昔日的公孙渊,慕容皝派出的使者遂辩解道,昔日公孙渊只知自保,如今我燕王还能主动向国贼石勒出击,怎能与昔日公孙渊相比?但后来,慕容皝之子慕容儁得以成功进入中原,还是脱离了晋朝的册封,建立了前燕帝国政权。

三国此人极具野心,他虎踞东北,玩弄魏吴两国,最后遭司马懿屠杀

(“步摇冠”)

总而言之,公孙渊这一代人,确实不知轻重缓急,若是他能延续父辈的“装孙子”政策,同时也不去孙权那里去耍小聪明,虽然辽东不免最后还是要沦为大一统帝国的牺牲品,但这个过程无疑会晚很多,如若能拖延到手段温和的司马昭司马炎的时代,或许辽东公孙氏也不会招致襄平大屠杀,公孙氏的子孙也能像刘禅孙皓一般成为晋朝的座上宾。总之,自保可以,但是,对外扩张,应该求实而非贪图虚名。

关注我们:第一时间了解三国相关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我们的三国的公众号,公众号:g52sims
版权声明:本文由本站编辑,版权归 原作者 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与本站联系!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