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最憋屈的人——孙权

2019-05-20 15:17  阅读 571 次 评论 0 条

写三国人物,孙权是绕不过去的梗。可以说,孙权是《三国演义》里人物塑造最不成功的那个,其他人描写的皆血肉丰满,性格鲜明,唯有孙权给人的感觉模糊,无法清晰概括,让人深感遗憾。

还有,孙权出场就是个受气包!曹操赞叹:生子当如孙仲谋!试想一下,如果你的同事或对手称赞你:如果我儿子像你一样能干就好了!你会不会立时把手里的文件直接摔对方脸上?

翻开历史,我们是否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孙权是个憋屈至极的人物!之所以这样说,自有老王的道理。

历史上最憋屈的人——孙权

1

德薄而位尊

为人首重道德修养,领导者更要有良好的品德。德行浅薄却居于高位,这个位子往往是坐不好的。

东吴大皇帝孙权,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个以“大”为谥号的皇帝,也是三国时期执掌一方时间最久的人。

然而在以客观公正著称的《三国志》中,陈寿将曹操和刘备的去世,冠之以天子专用的“崩”、“殂”;而对孙权的死,则仅仅称之为诸侯使用的“薨”,低调而微秒地表现出对孙权甚为不爽的态度。

孙权之所以让人不爽,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其性格薄凉、德行有亏,干的许多事情,根本不似一国之君所为!

公元208年夏,曹操轻取荆州、大破刘备,给孙权写信说:“今治水军八十万众,方与将军会猎于吴。”

孙权决心联刘抗曹,命周瑜率军出征。周瑜要精兵五万,孙权说,“一时半会儿凑不出这么多,先给三万,你们先打着;打不赢就回来,我亲自和曹操一决雌雄。

此战为倾国之战,周瑜要的数目肯定经过精心计算,而孙权的答复却让人失望透顶。如果连周瑜都打不赢,你还一决雌雄个屁?肯定是想给自己留点儿兵,为投降还是逃跑备下后手。

人们常说,酒品见人品,而孙权恰恰是最没有酒品的人!孙权是《三国志》里举办酒会最多的人物,喝高的时候还特喜欢给大伙儿斟酒。

德高望重的老管家张昭看不惯少东家喝大酒,动不动就甩脸子。孙权拿他没辙只能算了。直到贴心人诸葛恪出现后,在酒桌上对张老头频频狂怼,孙权才放开了喝,总是喝的心花怒放。

张昭可以倚老卖老,别人要敢扫兴就有生命危险了!虞翻在孙权刚接班时,曾保护他免遭堂兄孙暠的威胁,不仅是老资格,更是三国时代受人尊崇的经济大师!但因虞翻成分不好,脾气又差,一直不招孙权待见。

在孙权还是吴王的一次酒会上,孙权给大伙儿挨个倒酒,虞翻趴在地上装醉。孙权刚走开几步虞翻就爬了起来,意思很明确,老子就是不想跟你喝!

孙权早想办他,只是碍于社会影响一直忍着,这回干脆借酒行凶,拔出剑来就要剁。大司农刘基一见不妙,急忙将孙权抱住,劝道,“大王,要杀也得等酒醒了再说,酒后杀名臣,明早您就上热搜了!”

孙权则怒吼道:“曹操尚且杀了孔融,我杀个虞翻又能咋的?”你瞧这话说的,还把曹操丢人的事当榜样了!

事后为把面子找回来,孙权下令:“以后我再喝醉的时候,说要杀谁都不必当真。”这话更不似人君所言,把上位者的脸都彻底丢尽了!而当事人虞翻虽然暂时安全,几年后还是被流放交州。

孙权为人不齿的另一大黑点,就是背叛盟友!他单方面撕毁孙刘联盟条约,暗地里派人偷袭荆州,杀害关羽,说明他本身就是一无信卑劣小人!

当时关羽擒于禁,斩庞德,围曹仁,威震华夏!而作为盟友,孙权想的不是配合进攻,而是下黑手干掉队友。事后他担心曹魏集团趁火打劫,曹丕刚称帝他就放下身段儿投降,而曹丕则大方的封他为吴王。

这充分反映了孙权的反复无常和厚颜无耻,绝对不是一个能与之深交的人。在以忠义著称的三国时代,更是被人唾骂不止。

这类的黑历史孙权还有很多,简直是罄竹难书。比如,他只给孙策封王爵。要知道他的江山,都是从大哥手里接过来的,最后他称帝了,给老爸追赠皇帝,唯独哥哥只追封王位,脑子里根本没有感恩二字。

比如,他嫁了孙尚香又骗回来。把妹妹当作政治工具,作为兄长,完全没考虑过亲妹妹的终生幸福。

还有,他对待功臣总是翻脸不认人。张昭是他老管家,最后一步步被他架空;一生忠厚的鲁肃死后,他当着众人大肆讨论鲁肃之短;而亲信诸葛瑾因为脸长,被公开嘲笑像一头驴;陆逊帮他打刘备,灭曹休,安定东南三十年,最后被他活活气死;而三军统帅周瑜、吕蒙的英年早逝,传说与他也有不可言说的关系。

孙权不仅对外无德,在家里也是死命折腾。他放任儿子争权,立太子而宠鲁王。养不教父之过,为父不严,导致继承人上出了大问题,从而上演了一出出精彩纷呈的宫斗戏,成为世人眼里的笑话!

人们常说,德不配位,往往会做出许多骇人听闻的事情。而孙权则用一生的实践,完美地证实了这一论断!

历史上最憋屈的人——孙权

2

智小而谋大

生活中,很多人都有勃勃野心,有极为渴望得到的东西。但你的智慧要配得上你的“野心”,否则就可能误入歧途。

许多人看不起孙权,往往是因为他胸无大志,不以统一天下为己任。其实这也不能全怪孙权,因为鲁肃给孙权规划的战略就是:“鼎足江东,以观天下之衅。

先不管孙权是不是想一统天下,也不管孙权是否具备一统天下的能力。从东吴内部来看,赞同北伐的,人还真不多。周瑜是一个,可惜死得早。诸葛恪是一个,可惜能力有限。

人们说,曹操的志向是天下一统,刘备的志向是匡扶汉室,唯独孙权的志向是据守江东。

请大家不要忘了,曹操手上有皇帝,可以挟天子以令诸侯。刘备是汉室皇叔,他打着恢复祖宗江山的旗子。而孙权呢?老爸孙坚是破虏将军,老哥孙策是讨逆将军。他要喊出一统天下的口号,肯定会被别人笑掉大牙!

辛弃疾有词云:“年少万兜鍪,坐断东南战未休。”坐断东南,可能就是孙权一辈子的理想了。那问题来了,你既然不想北伐,为什么还屡次攻打江北合肥呢?

说到底还是不甘心,孙权肯定幻想过自己君临天下的样子,不管行不行,总想着尝试尝试。但这个尝试尝试,则充分证实了孙权的无能,让其付出了惨重代价。

虽然吴军有赤壁、荆州、夷陵之战的不俗胜绩,但真实的战力,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强!因为吴国本身就是防御能力绝顶、进攻水平一般。其背后的原因,来自于制度的设计!

东吴政权给将领们开出了远高于曹刘两家的价码——世袭领兵制,即军事长官死后其部队由子弟继承。这种带有私人性质的武装,在防御战中为保卫既得利益肯定会玩命死磕。孙权一生未没有打输过一次防御战,可以说与这项制度密不可分。

但这一制度也有很大缺陷,就是被迫防守可以,进攻时则会出工不出力。而那些养尊处优的军官,更不会在攻城拔寨时带头冲锋陷阵。

所以,吴国始终没有出现蜀国那样的“五虎上将”和魏国那样的“五子良将”。只有像甘宁这样毫无根基的人,才会以“斗将”身份证明自己的价值。这也是为什么东吴防守猛如虎,过长江后就菜成狗的主要原因。

还有就是治国,孙权这个皇帝虽然当得长,独揽江东大权55年,但一直当的都很窝囊。老臣们倚老卖老,他得忍耐;顾陆朱张四大家族膨胀,他也得忍耐。

为了把控政权,孙权从一开始提拔三家打击一家的又打又拉,到重用特务吕壹等搞栽赃陷害,始终在小心翼翼地试探,一旦阻力太大就立即收手另想办法。

最后,他干脆豁出去两个儿子,支持鲁王就等于反对太子,有罪。支持太子就难免要批评皇帝,也有罪。

而孙权根本不在乎你是支持太子还是支持鲁王,无论你站哪边,他都有整你的借口,又有不动你的理由。

就这样,孙权以最卑劣的手段,完成了三国时期最难的工作——限制江东特权阶层的膨胀。

而这样做的代价就是,特权阶层虽未膨胀但一直过得很舒服,而平民百姓就难过了。孙权也学曹操发展屯田,由于民屯会妨碍士族大庄园主的利益,所以孙权的屯田,只能以军屯为主。

公元225年,中郎将骆统上书孙权说:吴国的百姓已经穷苦到了生下孩子不敢养,活着的吃不饱,死了没人埋的地步。孙权深受触动,考虑到此时国际局势相对平稳,便暂时压缩军备开支,暂行轻徭薄赋。

公元230年,为增长人口、发展生产,孙权派卫温、诸葛直率上万将士漂洋过海,寻访夷州、亶州。船队到达夷州后,由于水土不服,缺医少药,病死的士兵很多,卫温、诸葛直只得返回。

船队回到吴国,连同随船到大陆开阔视野的高山族人一块儿算只有几千人。得不偿失的孙权震怒,将卫温、诸葛直以“违诏无功”的罪名下狱处死。如此对待开海有功之臣,充分说明孙权的无知和暴虐!

公元233年,魏国辽东太守公孙渊向孙权称臣。孙权不顾众臣反对,竟派一万人远渡重洋去辽东宣旨,封公孙渊为燕王。

一万人不多不少,既不足以攻略辽东,却又令公孙渊起疑。于是公孙渊诱杀吴将,私吞了吴国的士兵。

时年51岁的孙权,气得连自己多大岁数都忘了,说自己活了六十岁,从未上过这么大的火,非要跨海远征辽东,最终被大臣们拦下。如此荒谬的决策,真不知道是不是猪脑袋想出来的!

公元236年,为应对通货紧缩,孙权下令铸造大钱,一枚大钱的币值相当于五百枚五铢钱,矫枉过正的金融政策引发了严重的通货膨胀。

而蜀国铸造的以一当百的“传形五铢钱”,成了吴国人民最喜欢的硬通货。等到孙权下令禁止铸造大钱时,已经是十年之后的事情了,吴国的财富很多已流进蜀国的腰包!

公元241年,太子孙登在临终上书里,希望他的父皇“博采众议、宽刑轻赋、以顺民望”,这充分说明这时的孙权已听不进别人意见,严刑峻法加上繁重徭役,害得老百姓民不聊生、苦不堪言。

三国时期,吴国曾先后爆发过三十多次叛乱;而同时期的蜀国,只爆发过两次。

人们常说,乱世出英雄!但不是每一个乱世的人,都能成为英雄。

孙权的不幸就在于,他生在了一个最是英雄辈出的时代,而自己没有那个格局和本事,却偏偏被架在了特殊的位置,使得他执政几十年里,干了一大堆恐怕连自己都觉得恶心的事情。

历史上最憋屈的人——孙权

3

力小而任重

古往今来,很多人肩上可能负有重要的任务和责任。但如果在力量薄弱的时候硬要去抗,结果往往是折了自己细小的臂膀。

历史上的孙权,就是这样一个力小偏要任重而且任性的人,所以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屡遭碰壁,弄得灰头土脸。

孙权觉得父兄都是打虎英雄,自己也要练习打虎,而且还真打出了名堂。苏东坡老先生在《江城子·密州出猎》中专门写到:“亲射虎、看孙郎”!

以苏东坡老先生的才学,亲射虎时不看李广看孙郎,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在说笑话!

因为孙权的打虎本身就是个笑话。有一次打老虎行动中他险些遇难,好在他吸取父兄的教训,走哪儿都带着保镖。但这次遇险让他发现光有保镖还不够,于是发明了专门的打虎工具——“射虎车”

他把自己关进可以移动的笼子里,就像野生动物园里的旅游观光车,从此开始了高枕无忧、优哉游哉的打虎历程,这种做法是不是无聊透顶?

其实,真实的孙权并非一无是处,他还是具有一定作战指挥能力的,一生中曾亲自指挥过两次出彩战役。

第一战是儒须之战。公元213年,曹操再次南征,欲报赤壁之仇。孙权以七万兵力,在濡须坞击退了曹操号称四十万的大军。

儒须之战前后,孙权无论战略还是战术上的表现都可圈可点。战前一年修筑的儒须坞起到了关键的防护作用,战斗中孙权亲自乘船侦查,上演了真实版的草船借箭。

第二战是皖城之战。公元214年,孙权决定先拿下皖城再打合肥。甘宁率领精锐士兵攀上城墙、速战速决,在合肥守将张辽驰援前就攻下皖城,从此庐江郡被孙曹两家一分为二。

这两大战役的胜利,极大地提升了孙权的威信和自信心。但也让他走上膨胀的道路,从此拉开了屡战屡败的大幕!

公元215年,孙权趁曹操西征张鲁之机,兴兵十万进攻合肥。惜字如金的《三国志》以浓墨重彩的笔触记录了这一战役:兵力只有七千的张辽毫无畏惧,亲率八百敢死之士于黎明时分发动突袭。

甫一交战,张辽就亲手斩杀敌将两员、敌兵数十人,豪气冲天地大喊:“张文远在此,以我之武,送汝升天!

徐盛、宋谦两营将士被吓跑,张辽大展神威,直冲孙权营帐。孙权仓皇逃上山顶、列阵自卫,任凭张辽叫骂不敢回应。待到太阳升起,孙权终于发现敌人兵力极少,下令将张辽突击队重重包围。

可这次,如天神附体的张辽简直骁勇到了没道理的地步,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自己冲出包围还嫌不够,又杀入敌阵将敢死队成员全部救回。

孙权大军士气尽灭,垂头丧气,有气无力地包围了合肥十几天后灰头土脸地撤退。途径逍遥津时,亲自殿后的孙权又被张辽追上突袭,险遭生擒,得甘宁奋战、凌统拼死护卫,孙权才以高超的马术技巧跳过断桥而逃生。

此战奠定了张辽“五子良将”之首的地位,江东的小孩闻其名而止泣。后人根据此战双方的表现,称赞张辽为“张八百”,呼孙权为“孙十万”。合肥,也从此成为孙权一生的笑柄和噩梦!

公元230年,魏国为限制东吴水师,在合肥离水较远处修建合肥新城。公元233年,为试探新城虚实,孙权再攻合肥。

因城远水,东吴水师二十余日不敢下岸。孙权领教到新城的厉害,但感觉这么回去太过丢脸,怎么也得上岸放把火、抢点儿东西再走吧。

孙权的心思被曹魏守将满宠识破,刚上岸就被六千伏兵袭击,孙权再次败走合肥。

公元234年,响应诸葛亮的第五次北伐,孙权以十万之众又一次攻打合肥。满宠征集数十名勇士顺风放火,烧毁了吴军的攻城器械。

这次30岁的魏明帝曹睿也御驾亲征,准备会一会52岁的孙权。曹睿刚继位时,孙权曾对好朋诸葛瑾说过这样一番话:“丕之于操,万不及也。今睿之于丕,犹丕不如操也。”言下之意是魏国一代不如一代,区区曹睿算个什么玩意?

如果孙权不是光耍嘴皮子的话,肯定会上演魏吴两国皇帝在东边针尖对麦芒、诸葛亮与司马懿在西边飙智商的华丽篇章。可孙权竟然直接认怂,带着吴国主力部队掉头就跑,从此“孙十万”变成了“孙跑跑”!

可以说,孙权的种种不堪,完全称不上豪杰英雄。所以三国的君主中,虽然孙权寿命最长,但存在感最低。关于曹操和刘备的专业著述很多,但像样的《孙权传》至今还没有一本。

即使东吴方面的粉丝拥趸,关注的也是江东文武卿相,主君孙权反倒成了可有可无的配角,这不能不说是孙权的悲哀与失败!

历史上最憋屈的人——孙权

纵观孙权一生,为弟不恭、为兄不慈、为君不仁、为父不严、为友不义。除了一个孝字,可谓人格上全无亮点。“生子当如孙仲谋”,真是恰如其分!

其实,评价历史上的政治家,我们千万不要用一般人的眼光去看待他们,他们总是一个大时代的另类;而孙权恰恰又是这群另类中的另类,是特殊的际遇和命运,决定了他戏剧般的一生。

山泉绕屋知深浅,微念沧浪感不平!山泉尚且知道自己的深浅,我们每个人更应有清醒的自我认知。凡事需量力而行,做好自己能做的和该做的,余生才会悠游自在、简单安好!

关注我们:第一时间了解三国相关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我们的三国的公众号,公众号:g52sims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版权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来源于 山水文汇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