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王者司马懿:从屠龙勇士到最后的恶龙

2019-10-29 09:59  阅读 198 次 评论 0 条
三国小小将

开言崇圣典,用武若通神。

三国英雄士,四朝经济臣。

屯兵驱虎豹,养子得麒麟。

诸葛常谈羡,能回天地春!

——《三国演义》

01、乱世

我叫司马懿,河内郡温县人,也就是你们现在的河南焦作市温县。我有八个兄弟,史称“司马八达”,但是如果把我一个人拎出来评论的话,无论正史还是野史,对我都是一致的差评。这让我很无奈。

但正史和野史没有记载的是——我很喜欢揣摩一个人的内心。

第一次发现我有这个爱好的时候,是在父亲司马防担任京兆尹的时候。那是我第一次揣摩一个人的内心,我发现父亲的内心异常的激动与恐慌。

父亲得知了一个天大的秘密——衣带诏。汉献帝、刘备、马腾等人秘密商量,让董承想办法谋杀曹操

这可是满门抄斩的大罪。曹操当时权倾天下,杀人如麻,汉献帝在他眼里就是一个傀儡。

我能看出,父亲心里很希望衣带诏密谋能够成功,那样的话天下百姓就可以喘口气了。

东汉末年,曹操奉迎天子于许昌,定为许都。曹操的专权跋扈,以及野心勃勃,使得汉室江山风雨飘摇,再加上乱世纷争,群雄对峙。父亲何尝不知道,这一个曹操倒了,马上就会有另外一样曹操出现。

如果衣带诏失败了,父亲知情不报是死罪,而且整个朝堂之上,都将会血流成河。

曹操的凶狠谁都知道,连最亲近的部下帮他盖被子都杀的人,连帮他看病的神医华佗都被他投入大牢,惨死狱中。

我曾和曹操有过一面之缘,那是一个曹氏子弟奢华的婚礼上。不得不说,曹氏到底是富可敌国。在百官的阿谀奉承下,绫罗绸缎金银财宝用华丽的盒子装着排在门口,其中大多是朝庭重臣送的,也包括父亲。

父亲和曹操攀谈京城布防时,我观察了他,“身长七尺,细眼长髯”,绝非善类。他微微晃动手里的酒杯,我很难想象,那一双沾满鲜血的手,居然能写出“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这样流传千古的诗句。

朝堂,权力,名利,果然不是谁都能玩的起的,从那以后,我一心只读圣贤书,只求能在家陪着老婆孩子读读儒家经典,偶尔去洛河边上垂钓,偶尔打打五禽戏,平平安安过一辈子就好了。从政?我可不想变成别人的刀下亡魂。

事情还是朝最坏的方向发展了。建安五年元宵次日,衣带诏密谋败露,曹操带兵入朝堂大开杀戒,将董承等人满门抄斩,马腾、刘备落荒而逃。

曹操余怒未消,带剑入宫,将已有五个月身孕的董妃杀死于汉献帝面前。曹操没杀献帝,也不可能杀,因为他还要挟天子以令诸侯。曹操也不想背负骂名。

顿时,朝中人人自危,其中不乏有落井下石者。

父亲和哥哥司马朗躲过一劫,我再一次揣摩了父亲的内心。在已经上了年纪的父亲心里,我看到了他对朝政的失望。

苍天啊!希望我司马家能躲过这一劫,朗儿已经入朝为官,希望朝廷再也不要来夺走我儿子了,我司马家再也不要卷入这腥风血雨的政治斗争中了。这军阀割据,饥民相食的时代,到底要由谁来结束,难道是曹贼吗?

此时,父亲不知道,我也不知道,结束这黑暗时代的不是曹操,正是他的二儿子——我司马懿。那都是曹操三代人以后的事情了。

02、隐居

30岁以前,我一直在家中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虽然我精通儒学,曹操的谋士崔琰、南阳太守杨俊都很赏识我,评价我有才华,并举荐我入朝为官。

其实,崔琰杨俊不知道的是,我还精通兵书阵法。

我并不觉得自己形象端正,只是我没在朝堂上露脸罢了,当今朝堂上有多少人是清白的,又有多少人手上没沾过血?如若哪一天我走上了仕途,我也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够控制住心里的野兽。

人在权力和欲望面前都会暴露的,我也不例外。我或许会成为下一个曹操,或者有过之而不及。这大概是天下人最不愿意看到的吧。

避免我野心膨胀最好的方法就是——在家当隐士。

崔琰曾对我兄长司马朗称赞我,说曹操官渡之战打败袁绍,朝廷急需人才,并向曹操推举我做官,想不到曹操真的就征召我入朝为官。那是我二十三岁的时候,在此之前,我已拒绝了曹洪的征召。

当时那几个内官来颁布诏令时,我能看出他们心中是有多么羡慕。是啊!当今天下大乱,谁不想谋个一官半职。

可我不想入朝,因为我怕我控制不住内心深处的野兽。况且,曹操刚刚打败袁绍,根基还不稳。

我承认我是有私心的,我并不像诸葛亮那样高风亮节,我只是觉得曹操此时不够强大。况且,曹操此时身边不缺谋士。所以我称患了风痹病,不能为朝廷效力。

我知道曹操生性多疑,肯定会一探虚实的。于是躺在床上装病,一躺就是好几年。在这期间,除了妻子张春华外,家中没有人知晓我装病。

曹操果真如此,只不过我没想到是这样的方式。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屋顶上有声音,窗户被悄悄地推开了,一个穿黑衣的人拿着明晃晃的刀。我知道那是曹操派来的人。

那人举刀做出要劈的动作,我知道我不能动,动了装病败露,只有死路一条,不动尚有一线生机。

我只能瞪大眼睛死死盯着黑衣人。所幸他没有劈下来,我躲过一劫,但黑衣人不知道,曹操也不知道,因为这一刀没劈下来,多少年以后,曹操辛苦打下来的江山,没了。

从那以后,我更加小心翼翼,因为这是欺君之罪,虽然曹操现在还不是皇帝,但他比皇帝更恐怖,稍不留神,满门抄斩。

正逢晴天,下人帮我把书拿出去晒了,整整齐齐的排在院子里。这是我最珍贵的宝物,我正躺着床上想着天下局势,忽然天降暴雨,外面没听到下人的声音,我心里着急,终于没有忍住,冲了出去。

一个婢女忽然推门进来收书,看见行走自如的我,嘴巴老大张开说:“老爷你病好了?”

我没有说话,我读懂了婢女的心思,她知道我在装病,但她并没有恶意,她知道在这个人吃人的朝政,入朝为官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她从小在我府上长大,把司马府当成了她的家。

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妻子张春华,她拿着匕首出去了,我知道她要干什么,可是那一刻我没有拦住她,她认为一个婢女的性命和司马家未来相比是微不足道的。

从那一刻起,我的手上也沾有无辜的血了。

那一夜,我彻夜未眠,脑海里一直是那个婢女对我喊,老爷你!

我不知道曹操杀人后,是否也会这样彻夜未眠。我开始反思,思考要如何去拯救去改变这个时代,同时心里的野兽更加狂暴。

最后的王者司马懿:从屠龙勇士到最后的恶龙 人物点评 第1张

03、出仕

我总觉得我应该做些什么,但要拯救这个时代,就必须去改变这个时代。我应该去帮助曹操夺取权力,更改门阀制度,施行新的政策。我觉得我有点疯狂。

公元208年,曹操的政权得到了很大的巩固,天下基本形成三足鼎立的局势。天下十三州,曹操占了九个半,抛开负面言论,不得不说曹操还真的可以称的上是个枭雄。

官渡之战后,曹操统一北方,招贤纳士,整顿行伍,发展农业,巩固统治,收服北方少数民族,西慑刘备,南逼孙权,虽然经历了赤壁之战的惨败,退守北方,但北方局势已定。我发现我居然有点崇拜曹操了。

公元209年,曹操再一次征召我入朝担任丞相府文学掾,虽然官位低,但我认为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北方稳定,不可能出现政权交替的局面,于是我正式的第一次接触到了这吃人的政治斗争。

朝廷中分为两种政治力量,一个是以荀彧为代表的汉臣派,一个是曹操的魏臣派。但明显是曹操的魏臣派占了上风,然而曹操又需要汉臣派来帮助他治理朝局,稳定天下。这也是曹操未能称帝的原因之一。

我初任丞相府文学掾,人脉,权力,都没有。我只能等,等待时机。于是我废寝忘食,把所有的精力花在处理公案上。

在朝廷,我结交了我第一个朋友——陈群,他是一名治世之才,有远大的目标——改变现世的法律制度。从某方面讲,我和他的理想是一样的。于是我很快就和他结为莫逆之交。

太中大夫贾诩虽然计策深远,但总是闭门不出,过于收敛,故不得曹操信赖。

中郎将程昱能谋善断,但因性格刚直,易与人结怨。

丞相主簿杨修,恃才放旷,目中无人。塞北进贡给曹操的一合酥都被杨修说成“一人一口酥,给分吃了。

当时月旦评上说我的才华和杨修是并列的,但杨修看不起我。这我是知道的。他认为我既然有才华的话,就应该在朝政上大放光彩,而不是在丞相府当一个勤勤恳恳的文学掾小官。他认为我很懦弱,但我觉得这是在隐忍,在等待机会。

04、夺嫡

曹操临近晚年,准备立储。嫡长子继承制,当立曹丕,但曹操偏爱曹植,曹丕文不及曹植,武不及曹彰。曹营必将迎来一场腥风血雨的夺权斗争。

立长子曹丕,还是立曹植呢?曹操曾经询问过谋士郭嘉和荀彧,郭嘉选择立贤也就是曹植,荀彧选择立长也就是曹丕。为此朝中也分为两派。

我选择了曹丕,因为我在曹丕帐下结交了一班子志同道合的朋友,我认为曹魏的未来改革需要靠我们这一班人。并且,曹丕认同我们的改革。

虽然曹丕在曹操眼中资质平平,但我认为他有帝王之相。曹彰虽然勇猛过人,带兵打仗是一把好手,但是头脑过于简单;曹植虽然才华横溢,文章诗赋独具特色,但是他缺少了君王的气质,书生意气太浓。

而曹丕虽然各方面表现一般,但是颇有城府,只要经过合适的锻炼,必能击败曹植而接替曹操的位置。

只要曹丕上位,我就有机会大刀阔斧的改革,施行新政。

一日,曹操召我入殿,商讨国事。我知道他是在试探我的野心,入朝以后,我小心翼翼的向曹操诠释了我对曹丕的忠心。显然,这是不理智的,但为了新政,我必须这么做。

曹操也老了,两鬓斑白,已没了当年的威风。我能看出,曹操对于立储之事也是茫然的;我也知道,曹操此时若要杀我,只是一道命令的事情,后面的刀斧手必将我碎尸万段。

此时的我如一只待宰羔羊,兢兢业业如履薄冰。曹操并没有试探出来什么,命我回去,我此时背对曹操,我很怕他搭弓射箭将我射杀于朝堂之上。

然而没有。曹操弄翻了一盒旗子,旗子哗啦啦的掉落在公堂之上,我慌乱的身体没有动,回头瞪着曹操,以为这是下令刀斧手的暗号,然而并没有刀斧手出现。

曹操看着我,仰天长笑。他看见我瞪了他。此时我觉得曹操看穿了我的内心,但我已经知道,他不会杀我,因为他需要我辅助曹丕。因为曹植有杨修辅助,而我和杨修齐名。曹操想看看谁能成功夺得魏王之位。

我深知,失败一方定会落下乱臣贼子的罪名。这场夺嫡之战,我必须打赢。曹操后来评价我有“狼顾之相”,是个野心家,可我那时候还没有别的野心。我只想施行新政来改变这个人吃人的社会,来改变门阀制度。

为了让曹丕上位,我觉得越来越不像出仕前的那个我了,我开始设计让曹操厌恶杨修和曹植。

一次,曹操让曹丕和曹植出城传达军令,我知道这又是一次考验。我陪同曹丕出城,城门口的士兵阻拦。这是曹操下令的。曹丕征求我的意见。我想,以杨修的性子,一定会让曹植杀了守城士兵,出城传达军令。于是我劝曹丕放弃出城。

“只论对错,不论输赢”,我赌这才是曹操所想看到的。

曹丕很信任我,在他没登上皇位之前,我和他更多的是很要好的朋友关系,于是我们无功而返。

果不出我所料,曹植杀了守城士兵出城传达了军令。而曹丕因为延误军令被迫下狱。

这只是个开始。我找到了那个没有被杀的守城士兵,说了原由,并带他去见曹操。守城士兵跪在地上,赤裸上身,请求曹操放过曹丕。随后,支持曹丕的大臣都跪了下来,以曹丕的仁义来劝曹操。

我知道我的目的达到了。曹操此时一定很想杀了我,因为他不允许有人能揣度他的内心。但是他没有,因为此时,我和曹丕紧紧绑在一起了。

在这场斗争中,曹丕反败为胜,赢得了绝大部分朝臣的认可,这对曹植来说是致命一击。而且,曹操也将对杨修的恃才放旷忍无可忍。

杨修和我一样是揣度人心的高手。但不同的是,我懂得忍耐,杨修却会忍不住高调地公布出来。

公元219年,曹操率军攻蜀,作为谋士的杨修随军前往。结果曹军久攻不克,进退两难,只有退兵。但直接退兵太没面子,曹操说了“鸡肋”的退军暗话。

杨修真是找死,听到曹操说“鸡肋”后,大声得意地说:鸡肋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曹公马上就要退兵了。

结果众所周知,曹操以煽动军心之罪名,将杨修处死。

杨修就要上刑场了,曹植跪在曹操帐前,希望以自己放弃继承权来救杨修。我知道夺嫡之战曹丕赢了,曹操是不会让一个书生意气的儿子接班的。

我有时候在想,如果那一天上刑场的是我,曹丕是否会跪在曹操面前为我求情呢?

杨修就要上刑场了,我突然很想去探望一下他,看看我这位老对手。

虽然杨修被绑着,却不能掩盖他的高傲,我突然有点敬重他了。杨修对我说:仲达(司马懿字仲达),你我皆是聪明之人,只是各为其主,败在你手上,我不冤。若不是这场夺嫡之争,或许我们能成为朋友。

我没有回答他,叫士兵给了两碗酒,与杨修一饮而尽。我想这能减轻他心底对死亡的恐惧吧。

喝罢,杨修突然大呼:魏王园中有孔雀,久在池沼,与众鸟同列。其初至也,甚见奇伟,而今行者莫眡……壮哉!壮哉!

后来我想,杨修《孔雀赋》中的孔雀,是指他自己呢?还是指曹植?

杨修之死完全是因为他爱在曹操面前卖弄才华,揣度曹操内心所致。我庆幸我没有成为杨修。

曹丕顺利成为魏王的接班人。

我每次参与谋划,都有奇策,曹操开始赏识我,一是发现了我有军事才能,二是所依靠的军师郭嘉病逝,他手下原来的老臣大多也已年老体衰,不得朝政。曹操急需人才。

曹操虽然称赞我,但不给我兵权,只得担任军司马,管理后方粮草。因为,郭嘉病逝前曾对曹操说:司马懿这个人野心极大,若不能用,就除了永绝后患。

此时,我内心深处的野兽也越来越贪婪,对于兵权更加渴望,一是想施展自己的军事才能,二是没有兵权,就如同待宰的羔羊。

最后的王者司马懿:从屠龙勇士到最后的恶龙 人物点评 第2张

05、新政

公元220年正月,曹操病逝。临死前,曹操对曹丕说:我曾梦到三马同槽,北方的马腾马岱马超三人已没啥威胁,所以你要小心司马懿,他绝非善类,必然会干预我们曹家的事情。若你驾驭不了他,就杀了他。

所以,曹丕即魏王位后,我和他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再也不像之前的朋友关系了。

我受封河津亭侯,转丞相长史,开始和陈群上书施行新政十条,劝谏曹丕抑制外戚和宦官干政,采用更好的九品选官制,扶持有能之人,削弱宗亲权力。

曹丕新任魏王,踌躇满志,所以对新政表示赞同。但新政遭到了宗亲们的一致反对。

曹丕遂一不做二不休,于曹操去世的这年十月,废汉献帝刘协,登基建立魏国。曹家子弟都分封土地位称王,这时施行新政的时机到了。在反对势力微弱的时候,新政正式颁布。

从此,贫寒子弟也能凭借才华入朝为官。在贫寒子弟中,我发现了一个人才——邓艾。他本是一个小官吏,因为屯田有功,受到了我的关注,收入帐中。

我还意外的发现,邓艾不仅政治上出色,而且军事上谋略非凡。这为我以后施行屯田政策又多了一位猛将。

新政颁布后,内政稳定,国泰民安,国家处于和谐状态。看着这个越来越好的态势,我努力压制着内心的野兽,因为我怕破坏了这盛世,破坏了我亲手制定的新政,成为第二个曹操。

黄初五年(224年),曹丕决定伐吴,我奉命镇守许昌,并改封为向乡侯,转抚军、假节。

受曹操凡争战必定亲征的影响,曹丕也亲率大军阀吴,我留守许都,对内安抚百姓,对外为大军提供军用物资。

曹丕知道我有军事才能,但始终不交给我兵权,或许是曹操的话让他对我心存戒备。

虽然我无兵权,但因为新政,我招揽了一大批贤才,安置在了朝中各个部门。师儿(司马懿长子司马师)掌握三千禁军守护都城。我在朝中势力越来越强大。这倒在我意料之中。

因为新政得罪了权贵,我必须在朝廷中安插大批的支持者。因为新政,人才源源不断的从我手里进入朝廷。这些新鲜的血液就是我的支持者。

权贵多次向曹丕提出让我罢官回家,但连曹丕都惊讶的是,此时的我对于朝廷,已是必不可少的,因为朝廷的命脉——人才,被我紧紧的握在了手中。

我曾经几次得罪权贵入狱,但每一次我都被我的拥护者上书营救了出来。廷尉(掌管古代监狱)钟繇曾经说过:这个司马懿,我在哪做官,他就在哪坐牢。

06、军权

曹丕有九个儿子,嫡长子曹叡的母亲甄姬是曹丕的原配。

甄姬本是袁绍次子袁熙的妻子,曹操攻破邺城后,为拉拢河北的势力,让曹丕纳甄姬为妻,而让曹植纳河北大族崔氏长女为妻。从中可见,曹操更偏爱曹植。

曹丕在登基的第二年,赐死了甄姬,将曹叡交由郭皇后抚养。一次,曹叡随曹丕狩猎,见到母子两鹿。曹丕射杀了母鹿,命令曹叡射杀子鹿,曹叡不从,说:“陛下已经杀掉了母鹿,臣实在不忍心再杀掉它的孩子。”说完哭泣不已。

曹丕于是放下弓箭,并确定了立曹叡为太子的心意。

曹丕一生忙于政事,游走于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中,本来就不堪重负,且患有肺疾,沉溺酒色,导致英年早逝。

黄初七年(226年)五月,曹丕驾崩,年仅40岁。临终时,令我与中军大将军曹真、镇军大将军陈群、征东大将军曹休为辅政大臣。

看着病危的曹丕,想起当年与他立誓要改变这天下的豪情壮志,一切都过的这么快。曹丕心里也是这样想的吧。

孙权得知曹丕去世后,于八月出兵攻魏,亲自率军进攻江夏郡,同时命吴左将军诸葛瑾进攻襄阳。

孙权一路为魏军所败,遂撤兵而走。而诸葛瑾则被我击败,并斩杀吴将张霸,斩首千余级。

十二月,我升任骠骑将军。曹丕没像曹操那样嘱咐曹叡提防我。于是我顺利地凭借军事才能,得到了兵权,而且完成了一次出色的军事行动——斩杀孟达。

孟达原为蜀国降将。我认为孟达不可靠,不可信任,但曹丕不听,任命他为新城太守。

曹丕死后,孟达失宠,蜀丞相诸葛亮即暗中与之通信,图谋叛魏。魏兴太守申仪和孟达有矛盾,密告于我。

此时我手握重兵,上报于明帝曹叡后,担心孟达立马反叛,于是写信告于孟达:将军昔弃刘备,讬身国家,国家委将军以疆场之任,任将军以图蜀之事,可谓心贯白日。蜀人愚智,莫不切齿于将军。诸葛亮欲相破,惟苦无路耳。模之所言,非小事也,亮岂轻之而令宣露,此殆易知耳。

我知道孟达收到信后定会犹豫不决,于是抓紧时间集结军队。部下劝我静观其变,但我深知孟达多变,况且诸葛亮巧舌如簧,此事越快解决越好,我亲自率军日夜兼程奔赴一千两百里,前去讨伐孟达,八天后抵达新城城下。

孟达显然对我的奇袭措手不及,蜀军出兵营救,被我次子司马昭率军阻挡。我兵分八路进攻新城,连攻十六天,最终,孟达的外甥邓贤、部将李辅在我的诱导下开城投降。

这一仗让朝中多数人震惊。有人评论我说:成熟老练的政治家,军事能力过硬。

这是我第一次与诸葛亮交锋(间接的),他是我一生中为数不多佩服的人。我很想和他成为朋友,因为我很难想象蜀汉国力贫弱,蜀主刘禅年幼,一国的军政全由诸葛亮负责,他如何能在权力的诱惑下保持高风亮节。诸葛亮若起兵造反,蜀国绝对无人能敌,但他只是兢兢业业的辅佐刘禅,绝无二心。我承认我做不到。但这也是诸葛亮的一个致命弱点。

最后的王者司马懿:从屠龙勇士到最后的恶龙 人物点评 第3张

07、空城

诸葛亮是个有远见的政治家,他知道,蜀汉益州这个小小地方,再怎么发展也到头了。但魏国中原地带一旦恢复起来,统一南方只是时间问题。于是发动北伐战争,迫使魏国在离开边境很远的地方征发兵户,消耗国力的同时,引起潜在的社会动乱,从而减缓北方经济恢复的速度。

一旦出现机会的话,进入关中,逐鹿中原。如果没有机会的话,还了以保存国力、兵力,巩固对蜀汉的控制。

以“兴复汉室,还于旧都”来巩固蜀汉人心,这一点,我自认为不如诸葛亮。

自斩孟达以来,我得到了西凉铁骑的掌控权,这意味着,我和诸葛亮将会正面交锋。

诸葛亮用兵如神,普天之下无人能敌,于是我选择忍,以退为进。

诸葛亮大军压境,情势紧迫,我用兵不如诸葛亮,但我知道他是个忠臣,对蜀君绝无二心,于是我秘密写信给李严,最好让他能够羁绊诸葛亮。

李严与诸葛亮同为刘备指定的托孤辅政大臣,但不受诸葛亮待见。李严是益州派代表,诸葛亮是荆州派代表,诸葛亮重用荆州派,打压李严。

李严自然想掌大权,遂常常派人在刘禅身旁说诸葛亮要反,带兵在外,久不归来,离间两人的关系。同时,李严负责给诸葛亮前线运粮草常常拖延,使得蜀军人心涣散。

刘禅真的要召诸葛亮回去了。

我赌上了这场战争的输赢。若诸葛亮甘愿背负奸臣的骂名,强行与我一战,我必输无疑;若诸葛亮宁求忠臣这一称号,放弃这场战争,则我是赢家。

诸葛亮与我不同,我现在自己都觉得,以这样的方式赢得这场战争很卑鄙。诸葛亮真忠臣也!于是他输了这场战争,退兵回蜀。

蜀国战略要地西城,只有一万多人驻守, 于是我率领十几万精兵进攻西城。诸葛亮深知援兵不能赶到,于是下令撤出西城的军民,只留下几名童子,大开城门,一名老兵扫地,城门楼上,诸葛亮镇定抚琴,悠扬的琴声从城楼上传下来。

我笑了笑,下令撤军。诸葛亮也会心一笑。

我焉不知“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道理。诸葛亮也明白,如果我破城而入,斩杀了他,我会成为英雄,但之后,西北无诸葛亮的侵扰,我会被收回兵权。大将军曹真对我恨之入骨,曹叡也对我猜疑,诸葛亮身死之日,便是司马家灭门之时!诸葛亮不死,曹叡还得依仗我司马懿!

但我不可能对部下这样说,因为这属于叛国罪,我说:诸葛亮一生谨慎,不曾冒险。现在城门大开,里面必有埋伏,我军如果进去,正好中了他们的计。撤军!

如今,我手中的权力越来越大,我觉得我已经控制不住内心的野兽了,但我必须忍着,静静的等待时机。此时曹休已经战死,四大辅臣还有三位,曹真、陈群、我。我的胜算依旧不大。曹真连年征战,身体也大不如从前。等曹真病逝,朝政就是我的了。我必须忍!

诸葛亮再次北伐,曹真率军应战,但他怎是诸葛亮的对手!诸葛亮佯装逃跑,曹真追击。我知道这是埋伏,但我没拦,因为曹真必须死!

山林中,诸葛亮的连弩齐发,曹真所部伤亡惨重。曹真在惊恐中一直染疾未愈,带病回到洛阳后,也一直郁郁不得安宁,最后病逝而终。

此时,魏国能与诸葛亮交战的,只有我了。明帝下召让我接替西北战事。

战胜诸葛亮的唯一方法只有把他耗死,因为我这位老对手太重视忠臣这个名号了。

一日,诸葛亮为了激我出战,送了精美的蜀锦女装给我。我知道这是激我,我理他才怪。

我见了被俘蜀军,好酒好肉招待,询问诸葛亮的饮食情况与身体状况,蜀兵饿坏了,于是回答:丞相为蜀汉操劳,早起晚睡,凡是二十杖以上的责罚,都亲自披阅,所吃的饭食不到三升。

我知道,诸葛亮命不久矣!我的老对手要陨落了。

于是,我穿上诸葛亮送的女装,在渭水河畔,与诸葛亮对垒。

“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然侍卫之臣不懈于内,忠志之士忘身于外者,盖追先帝之殊遇,欲报之于陛下也……”

这首《出师表》,以这样的方式吟诵出来,诸葛亮可以看得出来,我想要告诉他,虽然我懂他,懂他的处境,然而我们是对手,所以我不能够心软。

对面的诸葛亮也知道,他与我的战争,他输了。

果不出我所料,第二天蜀军就退了。蜀相诸葛亮病死于五丈原。

看着昔日老对手阵营前一片缟素,我不禁感慨,掌权之重臣,若非一片赤胆忠心,就是心怀不轨。赤胆忠心之臣为朝廷操劳一生,但终究难有好下场。

我也是,如果我为朝廷尽职尽责,诸葛亮不会活到现在。空城计的时候,他就被我斩了。但那样的话,我下场连诸葛亮都不如。

所以,什么忠义两全对我来说都是屁话,命和权力最重要。在这人吃人的社会,成王败寇。没有好人能够善始善终。但我也知道,我终究会留下骂名。

08、诛曹

魏明帝曹睿有三个儿子,清河王曹囧、繁阳王曹穆、安平哀王曹殷,但都夭折了,只剩下两个养子,曹询和曹芳,下一任帝王就将在这两位中产生。

曹叡在位十三年,堪称一代明君,执政期间不但成功抵御了蜀汉、东吴的多轮攻伐,还能腾出手平定了鲜卑和辽东。期间,在陈群的主持下颁布了《魏律》,是古代法典编纂史上的重大进步。

但曹叡后期大兴土木,沉溺声色,广采众女。239年,曹叡驾崩,年仅39岁。

明帝驾崩前,拉着我的手,让我和大将军曹爽(曹真之子)共同辅佐年仅八岁的曹芳。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我连连磕头,答应了明帝的托付。

曹爽是个鲁莽的年轻人,在何晏、丁谧的鼓动下囚禁了郭太后,并排挤我,以使权力都牢牢握在他的手中。

我知道这个年轻人绝对不是我的对手。我要让他进一步疯狂起来,遂以退为进,告病回家,交出了我所有的权力。

满朝文武不满于曹爽的专权,纷纷劝我能站出来与曹爽抗横。我的目的达到了。

西凉将军孙礼到我府上探望,表示西凉铁骑听从我这位四朝元老的调遣。

我还有一张最大的底牌——师儿奉我的命令,在民间私养了三千死士。

但时机未到,曹爽生性多疑,定不会轻易相信我告老还乡。

我需要等,等待曹爽放松警惕。

曹爽派李胜来探望我,实则打探虚实。

李胜故意说:今主上尚且年幼,天下恃赖公,如今承蒙皇恩,回本州(李胜荆州人)任刺史,特来告辞。

我也故意说:我年老体衰,命不久矣,并州靠近胡人,你要多加防范。

随即,柏夫人喂粥给我喝,我强装合不上嘴,粥顺着我的嘴巴流到了衣服上。

我继续演戏:我年老多病,不能为大魏尽忠了,请帮我转告圣上。司马府上下感激不尽。

李胜起身准备走。我又微弱地说:师儿昭儿还在朝为官,望李刺史多多提携。老朽感激不尽。

李胜走后,我从床上跳起来大吼:我的东西终究是我的,谁也夺不走!

我已经完全控制不住内心的野兽。

李胜回去向曹爽汇报了我的情况,都认为我是一个将死之人,于是对我放下了戒备。

曹爽开始变本加厉的玩乐,似乎真的成为了魏国的皇帝一样。我觉得我离机会越来越近了。

公元249年,曹爽陪魏帝曹芳离洛阳去祭拜魏明帝高平陵。我知道机会到了,秘密召集死士于京都。

“十年了,我不识诸君,诸君亦不识我。但我们的性命早已绑在一起,生死与共,国士报之!今日若胜,懿,必以救命之恩厚报诸君;今日若败,懿,必先诸君而死!”

死士大乎:“生死相随!”

随后,在我的指挥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占了曹府、京城军武库等多处重要地点。

我进入皇宫,劝谏太后废除曹爽的官职,召魏帝曹芳回京议事。

直到这时,我还没有完全的胜算。因为小皇帝还在曹爽手里。

曹爽谋士桓范劝曹爽以天子之名,号召全国平叛京都之乱。曹爽犹豫不决。我先后派侍中许允、尚书陈泰,以及曹爽所亲信的殿中校尉尹大目等人劝曹爽放弃权力。

我以洛水为誓,允诺曹爽放弃兵权,便可保留其爵位,及保护曹爽家人安全。

我深知曹爽犹豫不决,如果对面是曹真,恐怕京都将会有一场灾难。

曹爽果真相信了我的话,以侯爵的身份回到府第。我在曹爽府第四角起高楼,命人日夜监视。曹爽不安心,于是声称食物不足,向我要求食物。我派人送去佳肴,曹爽十分高兴,自以为我果真不会赶尽杀绝。

昭儿游说何晏招供曹爽篡权谋反的事实,并允诺何晏一家的性命。何晏招供所有的罪责。随后,昭儿师儿以清君侧的理由,打着“司马家的刀,不沾无辜人的血”的旗号,率死士在北罔山上诛曹家三族,包括何晏等党羽。上至老妪下至儿童,无一幸免。

这是我默许的做法,因为若不这样,仇恨的种子在曹家人心中萌发,届时司马家必迎来灭门之灾。事情走到这一步,已经没有回头的路了。那就一条路走到黑吧!

此时的天下,已完全被我控制。我成了第二个曹操。小皇帝曹芳加封我为太傅,并允许我带刀入殿,朝中无人异议,因为北罔山上已经有太多的冤魂了。

这个悲催的小皇帝已经猜到了将发生什么。

此时,我的寿命只有两年了,坐在宫殿台阶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我想到了孔明,他如果在世,他是否会说我是司马老贼呢?

孔明就是太在意忠臣这个称号了。在这人吃人的社会,若不反抗,则身死人手,为天下笑。

我的是非功过,就留给后人来评说吧。

后记:司马昭封晋王后,追封司马懿为宣王;咸熙二年(265年),司马昭之子司马炎受魏禅,给司马懿上尊号为宣皇帝,称其陵墓为高原陵,庙号高祖。

关注我们:第一时间了解三国相关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我们的三国的公众号,公众号:g52sims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版权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来源于 梦龙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三国小小将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