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发现!魏晋时期的西域人“惊现”成都

2018-01-20 02:16  阅读 731 次 评论 0 条

近日,在天府新区锦江绿道边,一处东汉至南北朝时期的崖墓群彻底显现。此次抢救性发掘工作从2016年底开始,通过传统踏查和物理探测技术初步确定了崖墓的分布情况,用时一年多完成考古发掘。共发掘有200多座墓葬,规模之大非常少见。据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该考古现场负责人潘绍池介绍,此次发掘总面积一万多平方米,出土了陶狗、陶灯、陶俑等陶器模型,铜镜、青铜鸟及金银首饰等,与连续500余年的墓葬形制、精美的墓室浮雕一起,让今人得窥汉晋成都人的生产、生活方式,以及与外界的文化交流。

壮观 崖墓群依山而建

整个崖墓群依山而建,部分间距密集,一眼望去,如同蜂窝一般。考古发掘现场负责人潘绍池介绍说,此次考古发掘面积超10000平方米。遗憾的是,崖墓群多被盗墓贼“光顾”过,且考古人员并未在墓中发现带有纪年的文字材料。

新发现!魏晋时期的西域人“惊现”成都 史学研究 第1张

崖墓群发掘现场

欣慰的是,该崖墓群墓葬形制比较齐全。其中,东汉中晚期的崖墓普遍规模较大,且崖墓中分室较多,墓室前长长的墓道旁,还开凿有排水管,防止墓室受潮。

崖墓群中最大的墓葬M19,墓室内的面积就有83平方米,共7个侧室。目前这处崖墓已经濒临悬崖边,考古工作人员从山顶挖了一个深达数米的深坑,用梯子进入崖墓中进行清理。“崖墓属于开通型墓葬,便于同一个家族的成员逝去后能够继续葬在同一个墓穴。各个墓室出土的器物具有时代的连续性,对于研究汉魏六朝家族谱系具有重要价值。” 潘绍池表示。

墓室内的葬具都是陶棺,散落在周围的则是猪狗鸡的陶器模型等。墓室内还凿刻有仿真的灶台,反映出汉代“事死如事生”的殡葬习俗。“从现场发掘情况和考古研究来看,多室墓属于同一个家族几代人不断开挖形成。” 潘绍池表示。以M4崖墓为例,考古工作人员在室壁右侧还发现了人首蛇身的女娲、伏羲的浮雕,入口两侧的汉阙浮雕,都表达了墓主人渴望升仙的愿望。

新发现!魏晋时期的西域人“惊现”成都 史学研究 第2张

崖墓石棺

潘绍池说, 东汉时期,成都地区的墓葬形制有崖墓、土(岩)坑墓、砖(石)室墓三种,其中崖墓比较流行,但对经济能力的要求也比较高,因为在崖壁上开凿墓室,费时费力,需要有一定的经济能力。崖墓的出现,与当地自然条件和文化传统有关,红砂岩相对于其他岩石也更加容易开凿。此次发掘的崖墓群中,东汉的崖墓规模比较大,墓室比较多,而魏晋时期的崖墓规模比较小。这是由于东汉时期社会相对较稳定,人们有足够的经济能力和安稳的社会环境来营造墓室。

惊叹 文物丰富多彩

崖墓群中出土器物丰富齐全,陶俑、陶灯等器物甚至还有青铜马刷、摇钱树上掉落的青铜鸟。魏晋时期铜镜上的龙虎纹、花卉纹清晰可辨。还有成都地区目前发现的最小的耳杯,估计可容纳白酒五钱。

新发现!魏晋时期的西域人“惊现”成都 史学研究 第3张

出土的陶犬

一只来自东汉晚期的45厘米高的陶狗,身姿健美,栩栩如生的面容自带“呆萌”气质,从造型上看并不像一般的中华田园犬,而是和猎犬相近。鎏金青铜龙纹案腿虽然是残件,但也能从龙纹大致辨认墓主人不凡的身份。

新发现!魏晋时期的西域人“惊现”成都 史学研究 第4张

出土的青铜跪坐像

尤其精美的是魏晋时期一尊小型青铜跪坐人像,是第一次在东汉至南北朝时期的崖墓中发现的带有西域特色的青铜人像。人像高鼻深目和螺髻的发型,西域文化特色明显。“这尊青铜跪坐人像表明在魏晋时期,成都以丝绸之路为桥梁,展开丰富的文化交流。崖墓群出土文物补充了当地的文物考古资料,有助于我们研究当时的生产生活方式、对外文化交流情况等。”潘绍池表示。

据潘绍池介绍,出土了陶器、青铜器、金银器。出土器物中,有镯子、戒指、耳环等,以及精美的铜镜,青铜跪坐像出土于魏晋时期的墓穴中,高12.3厘米,高鼻大耳,具有明显的西域文化色彩。潘绍池认为,这座青铜跪坐像的出土,说明了当时蜀地与西域在文化上有着较为密切的交流。

据悉,下一步,人们将有可能在成都博物馆看到此次发掘的部分文物。

部分综合《成都日报》《成都晚报》

关注我们:第一时间了解三国相关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我们的三国的公众号,公众号:g52sims
版权声明:本文由本站编辑,版权归 原作者 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与本站联系!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