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天下霸业 第三卷 乱世再起 第九百零三章 渤海狼烟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天下霸业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冀州渤海城外,赵云骑在战马上,昂首眺望前方的城池。(_泡&书&吧)而此刻渤海城的城墙,早已经是千疮百孔,城墙处处龟裂,不少地方都被鲜血给染红了。看着眼前的渤海城,赵云不由得冷冷一笑,哼道:“今日,我定要拿下这渤海城!”

    “放心吧!子龙!”这时,从赵云身边走来了一将,却是西秦上将魏延,平常都是一脸阴沉的他,此刻也是满脸笑意,手中的双极刀在身前转了个圈,对赵云说道:“这渤海城我们已经攻打了整整十三天了!现在城内的守军已经所剩无几,城墙也支撑不住了!只需投石车一轮攻击!必然能够将城墙给击溃!到时候就让励钝重骑冲击一番,就可将这渤海城给拿下!”

    听得魏延这么一说,赵云却是撇了撇嘴,说道:“文长,你倒是打得好算计,凭什么这最后攻取渤海城的功劳要让给你的励钝重骑?应该是让冒刃轻骑上去才是!”

    “哎呀呀!”魏延也是少有地露出了诙谐的笑意,说道:“大家同为主公效力,又何必分你我呢?无论是励钝重骑,还是冒刃轻骑,谁拿下渤海城都是一样嘛!再说了,这城里面的守将也不弱,夏侯渊、张颌和文丑三人哪一个都是曹操帐下的虎将!就算是攻破了城墙,他们也不会束手就擒,相比之下,还是励钝重骑来得稳妥嘛!”

    “不对!不对!”赵云倒是跟魏延卯上了,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般,说道:“如果夏侯渊等人还要做垂死挣扎,那就更应该让冒刃轻骑上了!冒刃轻骑的机动性强,若是碰上夏侯渊的反击,大可避其锋芒,慢慢将敌人给磨死,这才是更加稳妥才是!”

    就这样,赵云和魏延两人都是西秦上将,可却是为了谁争夺这夺取渤海城的首功,竟然像个小孩子般争执起来。冒刃轻骑从创建之初就是由赵云率领的,可以说是赵云手下的兵!而励钝重骑也是在魏延手底下一点一滴成长起来的,魏延对励钝重骑的爱护也是半点不少。

    看着两人这般争执,倒是苦了在两人身后的众将,当年跟随赵云一块来幽州的战将庞德无奈的摇了摇头,对身边的宋宪说道:“老宋,你且带着冒刃轻骑做好准备吧!看样子,两位将军一时半会是完不了的!”

    宋宪和魏续两人都是负责协助赵云统领冒刃轻骑的,而庞德则是主要管理励钝重骑,庞德倒是看得明白,如果真的攻破了城墙,最适合的还是冒刃轻骑。毕竟城墙虽然倒了,但那些残留的墙体还在,根本就不适合励钝重骑发动冲击。至于魏延的坚持,说白了,也只是两人相互看玩笑罢了,没必要为了这等无聊的事情贻误战机。

    宋宪和魏续两人也都是相视一笑,同时点了点头,便是转头去做准备了。随即庞德又是扭过头对守在身后的蒙家兄弟说道:“你二人也是准备一下吧,让幽州军的将士们都列阵,随时准备应对任何意外情况!”

    蒙应、蒙诺两兄弟都是幽州本土的战将,自从当年投降到西秦之后,一直以来都很得赵云的信任,被委以重任,管理幽州本土招募的幽州军。虽然现在形势一片大好,但庞德却没有被冲昏头脑,而是让幽州军也做好准备。在没有真正获得胜利之前,一切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这一点,久经沙场的庞德早就明白了!

    而旁边正在争执的赵云和魏延这还没有吵完,赵云的眼睛一亮,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指着旁边的军阵笑道:“文长,用不着争了,你看看,你手下的人多自觉啊!”

    魏延一愣,扭过头望了过去,顿时脸色就黑了,立马就喊道:“老庞!你这是怎么回事?”

    庞德苦笑了一下,纵马上前,对赵云和魏延说道:“赵将军!魏将军!都别闹了!还是赶快下令攻城吧!早点拿下渤海城,我们接下来还要攻打整个冀州呢!”

    “哈哈哈哈!”赵云一边笑着一边点头,说道:“对对对!令明说得在理!说得在理!文长,我们就别争了,有什么意思呢?就这么办吧!”反正现在已经定下是冒刃轻骑去做最后一击,赵云自然是用不着再争了,大笑着对着身后的传令官做了个手势。那传令官可是等了半天了,见到赵云的手势这才舒了口气,立马便是吹响了胸前的号角。反观魏延则是气呼呼地瞪了一眼庞德,也不再说话了。

    随着号角声的响起,一辆辆投石车从西秦军军阵后面推了出来,在士兵的操控下,开始填装石块。而看到这些投石车的出现,在远处渤海城的城头上,本来就有些慌乱的守军将士这下是更加害怕了,有不少人甚至丢下兵器就往城内跑。

    “妈的!都给老子站好了!”在城头中央,曹魏战将文丑一边嘴里喝骂着,一边挺起长枪接连点杀了几名想要逃走的士兵。一身满是血渍地怒吼:“谁敢逃走?老子先宰了他!”

    文丑的恐吓总算是暂时止住了城头上守军士兵的慌乱,不过这也只是表面上而已,实际上将士们心里早就没有了战斗下去的信心。这些天来,那从天而降的巨石不仅快要将城墙给击溃,更是将将士们的信心和斗志都给击溃了!在不远处的守军主将夏侯渊和张颌都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脸色也是越发的难看。

    “夏侯将军!”因为之前的幽州之战,张颌重伤未愈,如今也是勉强出战,脸色那是一片惨白,哪里还有半点当年河北四庭柱之一的气势,不过张颌脸上的神情却是十分坚定,对夏侯渊说道:“就让我带着大戟士上前冲杀一番吧!至少可以拖延片刻!”

    “不行!”夏侯渊立马就是摇头否决了张颌的提议,说道:“大戟士是最后的手段,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让他们出城作战!况且大戟士的强悍之处是对付步兵的冲击,而城外的西秦军大多都是骑兵,特别是冒刃轻骑和励钝重骑,都是正好克制大戟士的兵种!用大戟士去与敌人作战,没有半点胜算!”

    “可,可我们也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啊!”张颌也是急了,傻子都看得出,城外的西秦军那是准备用投石车将渤海城的城墙给彻底击垮!如今城内的守军加上大戟士、白马义从,也只剩下不到两万人了,而城外却是有足足八万人马!要是没有了城墙的掩护,根本不可能抵挡得住敌人的攻击,那渤海城就守不住了!

    夏侯渊依然是一脸阴沉,显然也是在犹豫,不过犹豫了片刻之后,夏侯渊还是沉声喝道:“不!我们就这么死守,不能出城迎战!就算是城墙被击垮了,也会形成一道矮墙,敌人的骑兵还是没办法发挥出优势!放心!我们还能坚持得住!好了!儁乂!你去准备安排大戟士在城门口应战吧!”

    张颌默然无语了,他知道夏侯渊做出这个决定并不是意气用事,也不是太过固执,而是经过深思熟虑后的结果,但张颌对于夏侯渊的这个判断却是无法认同。就算是没有了骑兵的攻击,在城外还有那么多的幽州军,一样可以对城内的守军形成威胁!但夏侯渊毕竟是主将,既然夏侯渊已经下定了决心,张颌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只能是听从夏侯渊的命令,满脸忧色地下了城头。

    看着张颌下了城头之后,夏侯渊脸色没有任何的好转,扭头看了一眼城外,心已经是沉到了谷底,随即又是转头望向了南边东郡方向,暗暗说道:“主公!夏侯渊无能,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正在夏侯渊默默自语的时候,就听得城外突然响起了破空声,只见那十多辆投石车同时发出响声,无数的巨石被弹上了天空,带着一道道弧线,朝着这边飞了过来。夏侯渊顿时就是绷紧了脸,沉声喝道:“准备应战!”

    其实夏侯渊这句话根本就是多余的,那么多的巨石飞过来,城头上的将士们怎么可能会看不见?用不着夏侯渊和文丑的提醒,将士们也是开始在城头上四散而逃,躲闪那些从天而降的巨石。这十多天来,每一天的攻击都是从这些巨石开始,将士们早就知道,对付这样的巨石,根本就不可能挡得住,只有躲开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咚!咚!咚!”十多声巨响响起,巨石重重地砸在了城头上,虽然将士们极力想要躲避,但还是有数十名将士被飞溅起来的碎石给砸中,甚至还有几人被巨石砸了个正着,直接被砸成了肉泥!而巨石落在城墙上,更是轰得整个城墙都是接连颤动,将士们甚至感觉自己脚下不稳,这城墙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崩塌!

    夏侯渊也有些站不住脚,可却是没有任何应对之法,只能是满脸铁青地看着城外。投石车的攻击范围远远在城头上弓箭手的攻击范围之外,夏侯渊又不敢出城作战,这样被动挨打却不能还手的感觉,夏侯渊怎么能好过?这十多天来,每天的战斗都是如此,被投石车这么一顿狂轰滥炸,早就将将士们的士气给打没了,接下来的战斗自然是处于劣势。甚至这些天来夏侯渊还能守住渤海城,都只能说是一个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