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天下霸业 第三卷 乱世再起 第九百二十二章 奇门遁甲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天下霸业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不妙!”看到典韦杀入了楚军军阵之后,庞统顿时就是叫喊了起来,脸色变得是异常的难看,这让周围的众将都是有些愕然。

    在庞统身边的陆逊忙是问道:“士元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眼前那楚军有什么问题?”陆逊知道庞统不是那种无的放矢之人,只是不明白庞统为何会如此失态。

    庞统苦笑起来,一双眼睛却是死死地盯着前方那正不停打着转的楚军军阵,根本没有顾得上回答陆逊的问题。被庞统这么一搞,众将也都是不由得紧张起来,跟着转头望向了前方,不过他们却是不相信典韦会出什么事,别说典韦是一等一的高手,就是他所带去的兵马,那也是数倍于楚军!

    这一等,就是等了近半个多时辰!期间从楚军军阵中不时传来的惨叫声,也是让众将心中渐渐开始不安起来,可作为主帅的刘辟没有发话,众将也不好妄动,只能是等在那里不敢动。终于,就看到楚军突然阵型一变,典韦又再次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只是众将看到典韦的模样,都是吓了一大跳,因为此刻的典韦可以说是狼狈之极!而跟着典韦闯入敌阵的那三万西秦军,如今竟然只剩下几千人的样子!而典韦从敌军军阵中逃出来之后,也是慌忙朝着这边赶了过来,等到了西秦军的军阵前,典韦这才是松了口气。

    随即,在众将的追问下,典韦也是将自己在楚军军阵中的遭遇说了一遍。典韦的性子众将都是很清楚的,知道他绝对不会夸张,这下众人都是沉默了起来。而一旁的庞统也是长长地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地说道:“果然,果然是那个!”

    “呃!”听庞统这句话,众将这才想起之前庞统的古怪行径,刘辟眉头一皱,问道:“庞大人!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什么?快说给我们听吧!”

    庞统苦笑着点了点头,停顿了一下,在脑子里组织了一下语句,这才说道:“相信诸位都知道,我与诸葛孔明还有曹操手下的智囊徐元直都是师出同门!其实我们的师门也有一个统一的名号,叫做鹿门学院!”

    “鹿门学院?”听得庞统的话,周围的众将大多数都是一脸迷糊,显然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号,唯有陆逊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脸古怪地看着庞统,说道:“士元兄所说的,莫非是那个传闻中隐藏于荆襄之地的学府?”

    庞统倒是没有想到真有人知道鹿门学院,有些惊讶地看了一眼陆逊,不过很快便是反应过来,点头说道:“伯言是出身江东陆家,知道鹿门学院倒也不奇怪!没错!这鹿门学院就是由庞家所建立的学院!因为建立于鹿门山,故而被称为鹿门学院!”

    陆逊这次也是惊讶地看着庞统,惊呼道:“原来那鹿门学院竟然是士元兄的先辈所创!听闻那鹿门学院收录学子甚严,每年都难得收录一名学子,但每位从鹿门学院结业的学子都是当世大才!原来士元兄是出自鹿门学院,难怪如此了得!”

    “哎呀!”陆逊这么一番夸赞,却是惹得周围众将心里不爽,他们大多都是武者,对于文人的那点事情根本就不清楚,性格沉稳的还能忍得住,可性急的几个就有些按耐不住了,周仓立马就是喊道:“你们两个就不要在这里酸了!我们要知道的可不是什么梅花鹿!现在敌人可还守在那里呢!到底那个阵法是什么古怪东西啊?”

    被周仓这么一打岔,陆逊也是有些尴尬地停住了话语,而庞统也是接着说道:“周将军莫急,且听我慢慢说明!”庞统瞥了一眼远处的楚军军阵,只见楚军军阵只是恢复了先前那松散的方阵模样,却没有进军的意思。庞统也是明白了过来,想来诸葛亮手头的兵马不多,只够是堪堪守住白马,却根本无力主动发动攻击!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庞统这才敢如此不紧不慢地解释起来。

    “在主公创办青城学院之前,天下文人都知道颍川学院!正是因为颍川学院因材施教,对所有入学的学子,都让他们选择一门最适合自己的功课去攻读,这样才能发掘学子的潜在能力!而主公创办青城学院也是从中吸取了这个模式!但鹿山学院却是不同!鹿山学院收录学子十分严格,而传授学子的过程更是与颍川学院大有不同!在鹿山学院内,只有两名先生,一名是家叔,而另一名正是我们的老师水镜先生!”

    庞统的叔叔庞德公乃是荆襄名士,众人都是知晓,当年因为卷入了山越的争斗,离开了荆襄,前往天下游历。不过在十年前就已经回到了荆襄,如今被青城学院所聘请,前往教授学识。而庞统的老师水镜先生,在场的大多数人却是第一次听闻,还是陆逊了解的比较清楚,这水镜先生复姓司马,名徽,也是荆襄有名的士人,只是没想到竟然是鹿门学院的先生,看来这鹿门学院虽然神秘,却也是十分了得啊!

    对于陆逊心中的感慨,庞统自然是不知,而是继续说道:“鹿门学院传授学识,却是以自学为主!学子入山门之后,便自行去学院藏书院取书研习,如碰上不懂的,才可以去向先生求教!但每年都必须要经过考核,考核的内容却是包含了各个方面的学识,如果无法通过考核的话,就会被开除山门!”

    “嘶——!”听得庞统这么一说,周围的许多人都是不由得倒吸了口冷气,这鹿山学院的传授之法还真是严格、古怪,从这考核的形式来看,分明是要学子精通各家所长,可偏偏先生又不会主动去为学子讲解,只让学子自行研习,这无疑就大大考验了学子的才智,难怪鹿山学院收录学子的条件如此严格,一般人还真不可能在鹿山学院学习长久!

    “那一年,就只有我、诸葛孔明和徐元直三人通过了结业!”庞统似乎有些怀念地仰望天空,不过很快便是回过神来,说道:“轮到各家才识,我们三人可以说是不分伯仲!但诸葛孔明却是多学了一样,那就是当年他从藏书院所取得的一本经卷——《奇门遁甲》!”

    《奇门遁甲》,也是上古年间所流传下来的一样十分神奇的兵书,相传,这本书出自于当年的黄帝之手!只是流传了这么多年,奇门遁甲之术却是没有几人能够勘破,最后也是沦落成了江湖术士算命的骗人把戏!听得庞统突然说出了这件东西,有些见识的战将都是不由得眉头一皱,一同从长安赶来的战将姜冏眉头一皱,说道:“这《奇门遁甲》所记载的不是算命的方法吗?这和眼前这古怪的阵势有什么关系?”

    听得姜冏的话,庞统又是苦笑了一番,说道:“当年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诸葛孔明在找到那本《奇门遁甲》之后,我就没有去看,只有徐元直也认为此书有趣,也跟着诸葛孔明一块去研究起来!我也是后来才从他们的讨论中,听出此书似乎颇有神奇之处!只是那时我专心去研习鬼谷子遗篇兵书,所以就没有去追究此事!可今日看到这楚军的军阵,我才突然想起此事!”

    庞统的话刚说完,陆逊的眉头突然一挑,有些不敢相信地对庞统说道:“士元兄!你该不会说,眼前这楚军所用的阵法,正是出自于那本《奇门遁甲》吧?”陆逊说出这话之后,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可就在陆逊的话音刚落,庞统脸上那是布满了古怪的笑容,似是有些不甘,又有些无奈,最后叹了口气,说道:“不错!据我所见,楚军所用的阵法,似乎和当年徐元直、诸葛孔明所讨论的有关《奇门遁甲》内的一段文字有关!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阵法正是《奇门遁甲》内所记载的阵法!”说着说着,庞统又是长叹了口气,也难怪庞统会如此郁闷了,没想到当年自己不屑一顾的经卷,竟然有如此神秘的功用!而偏偏庞统自己却是将这个宝贝丢在一边,这如何能不让庞统后悔莫及!

    庞统的话说出口,众将都是一片哗然!虽然庞统说得真切,可众将还是不敢相信那本几乎天下间的江湖术士都倒背如流的《奇门遁甲》,竟然会有如此神奇的功用!只可惜现在周围没有什么江湖术士,要不然,他们都恨不得立马抓来逼问,亲眼见识见识这《奇门遁甲》有多神奇!

    总算众人当中还有一些人能够保持冷静,刘辟就是其中一位,对着众将做了个安静的手势,随即转头对庞统说道:“庞大人!你既然听说了此阵,那可知道是什么名堂?”刘辟这么一问,众人这才反应过来,眼前当务之急,应该是如何破解诸葛亮所设的这个阵法才是!

    庞统也是深吸了口气,将心中的悔意暂时收起,点了点头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此阵的名字,应该是叫做八门金锁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