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天下霸业 第三卷 乱世再起 第九百二十六章 撤离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天下霸业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姜维没有听错,就在他们一行人一路杀过去,很快便是发现正躲在角落里指挥阵型变化的诸葛瞻。诸葛瞻也没想到西秦军竟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缓过来,眼看着大批的兵马朝着这边杀了过来,诸葛瞻也是有些慌乱!

    不过诸葛瞻也不亏为诸葛亮之子,光是这份胆识就是不错,面对越来越逼近的敌人,诸葛瞻将长枪在胸口一横,便是做好了准备迎战!诸葛瞻也是做好了准备,哪怕就是死,也不能丢了父亲诸葛亮的脸!

    眼看着对方越来越近了,冲在最前面的姜维提起手中的长枪就要朝着诸葛瞻刺了过去!忽然,在诸葛瞻的面前却是多出了一道伟岸的身影,紧接着,就看到一道长长的影子闪过,直接挡在了姜维长枪的前面,竟然让姜维的长枪无法前进半分!

    “张大哥!”诸葛瞻先是一愣,抬起头一看,不由得惊呼起来,原来这个突然出现,为诸葛瞻挡下姜维长枪的,正是之前守在城头的年轻高手张苞!看到张苞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先前因为父亲的身影消失而有些情绪低落的诸葛瞻也是跟着兴奋过来,当即便是挺起长枪,欲和张苞一道并肩作战!

    “思远!莫要冲动!”紧皱着眉头挡住姜维的张苞沉声喝了一声诸葛瞻的表字,沉声喝道:“军师有命,让你速速退去!我来与你断后!”

    “哼!”听得张苞的话,诸葛瞻还没有说什么,姜维就是冷哼一声,显然张苞这话却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当即姜维手腕一转,那原本架在张苞的丈八蛇矛上的长枪就犹如长鞭一般,直接从蛇矛上滑了下来,枪尖一转,直接朝着张苞的胸口刺了过来!

    姜维这一枪也是吓了张苞一跳!张苞这些年在楚军中那也是一等一的高手,特别是在年轻一代中,除了关羽次子关兴之外,就再无敌手!所以一直以来张苞也都是自视甚高,原本见到姜维的年纪好像比自己还要年轻一些,心中不免有些轻蔑,却没有想到姜维的枪法竟然如此诡异多变,分明是一名高手!亏得张苞自己的反应也不差,双手提着蛇矛就是一横,同时身子硬是往旁边一扭,这才躲过了姜维这突然一枪。

    不过姜维却是不打算就这么算了,只见姜维手腕一转,那长枪顿时就好像是扭曲了起来,让张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一招正是姜维从魏延那里学得的诡异招数,而在张苞眼中,根本就分不清这长枪的攻击位置,等到下一刻,姜维的长枪就已经出现在了张苞的面门前!

    这一枪如此的诡异,立马就是让张苞惊出了一身的冷汗,连忙将脑袋往旁边一侧,只是脸颊还是被枪尖划出了一道口子,火辣辣的!张苞这下可是再也不敢小觑姜维了,只是被姜维弄得挂了彩,张苞也是怒火中烧,暴喝了一声,手中蛇矛直接就是朝着姜维扫了过去!

    张苞自幼便是跟在张飞身边,这一手蛇矛的功夫,都是得自张飞的亲授!也正是因为如此,年纪轻轻的张苞也已经到了顶级高手的水准!别看张苞挥出的这一矛好像很简单,但却是威势十足!姜维的眼力也不差,看到蛇矛挥过来,却是不敢去硬抗,直接便是把身子往后一倒,躺在了马背上,那蛇矛可以说是擦着鼻尖飞过去的!

    “哇呀呀呀!”张苞那可是把张飞的习惯也给学了个十足,单手刚刚收回蛇矛,转眼又是将蛇矛提到了胸口,口中怪叫着,挺起蛇矛就是朝着刚刚弹身坐正的姜维刺了过去!

    “喝啊!”姜维也是同时喝了一声,手中的长枪迎着蛇矛就是刺了过去,只听得铛的一声,长枪和蛇矛相撞,转眼姜维便是连人带马后退了三步!显然,在力量方面,姜维远不是张苞的对手!

    见到姜维暂时被逼退了,张苞瞥了一眼身边的诸葛瞻,见到他还愣在那里不动,不由得着急起来。眼看着剩下的西秦战将都要杀过来了,要是等到他们也赶过来,那诸葛瞻想跑也跑不掉了!当即张苞便是怒喝道:“思远!你还愣在这里干嘛?走!”说完,张苞也不再管姜维了,直接便是拉起了诸葛瞻坐骑的缰绳,掉转马头就往白马城方向逃去!

    姜维因为硬接了这一招,被逼得连退了三步,虽然双臂有些酸麻,但却没有其他什么不适。刚刚这一招,姜维也是故意和敌人硬拼的,目的就是想要试探一下对手的力量有多强!确定了张苞的力量程度之后,姜维就准备再次挺枪杀上来,却没有想到张苞竟然跑了!这个时候,周仓等人也是杀了过来,来到姜维身边,周仓直接就是喊道:“怎么样?敌将可曾抓到?”

    “呃!”姜维还真有些不好意思,愤愤然地指了指前面,喊道:“敌将胆小如鼠,竟然就这么跑了!”

    姜维这话说得特别大声,周围正在厮杀的两军将士都是听到了,更不要是刚刚逃走没多远的诸葛瞻。听得姜维的话,诸葛瞻的脸色立马就被憋得通红,当即就要躲过张苞手中的缰绳,要掉转马头前去和姜维杀个痛快!可张苞的手却是抓得紧紧地,诸葛瞻怎么也没办法将缰绳给拉回来,当即便是对着张苞喊道:“张大哥!放开我!我一定要和他分个胜负!”

    “思远!不要冲动!我们赶紧走!要不然,可就晚了!”张苞头也不回,就这么一手提着蛇矛,另一只手则是拉着诸葛瞻坐骑的缰绳,拼命地往城内方向赶去。

    “呃!”诸葛瞻也是很快冷静下来,虽然脸上还留有不甘,但也知道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八门金锁阵一破,留在城外只能是自取灭亡。当即诸葛瞻就是对张苞喊道:“张大哥!我明白了!停下来吧!我们至少也要将将士们也给带进城去啊!”

    “不行!”张苞非常干脆地回了一句,便是继续拉着诸葛瞻就这么跑了!很快,张苞和诸葛瞻就是穿过了军阵,直接进入了白马城的城门内。一进城,张苞便是对身后守在城门口的那十来名将士喝道:“关上城门!速速关上城门!”

    “啊?”听得张苞的话,诸葛瞻顿时就愣住了,看到那些将士将城门缓缓关上,诸葛瞻立马就是喊道:“不!不行啊!将士们都还在城外呢!要是不放他们进城的话,那岂不是要眼睁睁看着他们死在敌人的兵刃之下?”

    听得诸葛瞻的话,张苞的脸上也是流露出了一丝不忍,不过很快又是恢复了常色,板着脸说道:“思远!这是军师的意思!我们都按照军师的意思去办才是最好的!你也不用再说了,相信军师这么决定也是有他的道理的!你们,快!将城门关上!”

    虽然诸葛瞻还是不能理解这个命令,但也知道现在再无理取闹显然是没有用处的,只有问道:“张大哥!那,那我父亲呢?我要亲自去找我父亲!”

    张苞却是往东面一指,说道:“军师现在在城东!你且先去城东找他,我这里再处理一点事,便会去与你们会合!”说完,张苞却是转身就往城头上走去,而诸葛瞻在听完张苞的话之后,也只是犹豫了片刻,便是立马转而向城东赶去。

    而张苞径直上了城头之后,城头上却是有一队身背弓箭的兵马守在那里,见到张苞上了城头,所有弓箭手都是将目光移到了张苞的身上,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张苞快步走到了女墙便,朝着城外望去,只见城外的西秦军已经是和楚军完全杀到了一块,没有了诸葛瞻的指挥,那楚军的阵型也是彻底混乱了,很快就要被西秦军给杀败!张苞一咬牙,就像是下定了一个很难做出决定的决心,当即便是喝道:“准备!放箭!”

    听得张苞的命令,所有的弓箭手并不是第一时间就将箭矢给放出去,而是三五成群,将箭矢伸进旁边的火盆啊什么的,直接将箭头给点燃了。随即又是弯弓搭箭,在张苞最后一句话喝出之后,那一支支火箭转眼就是飞射了出去,朝着城外正在厮杀的两支军队飞奔而去!

    转眼间,就是一声声惨叫响起,可能正是因为先前两军将士杀得如此激烈,所以西秦众将们也没有想到会有人来偷袭!可现在城头上的敌军还真的是发动了偷袭,竟然完全不管那些和西秦局缠斗在一起的战友!那些火箭带着火苗密密麻麻地落在了地面,也不知带走了多少人的性命!箭头刺进肉里面的刺痛和火焰燃烧在皮肤上的灼热感,给受伤的人带来了双重痛苦!

    而姜维等西秦战将却没有着急,因为城头上的弓箭手数量实在是太少了!就算是他们的箭矢从不落空,也射杀不了多少西秦军将士,更何况还有很多楚军将士给他们做挡箭牌!虽然不知道为何敌人会发动这样不痛不痒的攻击,但众将还是继续朝着楚军围杀过去!只要杀光了这些城外的敌人,就可以继续向城墙发动攻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