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十三章 利用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兵痞们来得慢,退得倒是很快。哗啦一下站到吊桥两边,站得直直的,任那汗水从身沿上流淌尚不自觉。

    等张锋一行进了城,那大鼻子小校这才胡乱在脑上抹了几把冷汗,又大叫道:“精神点,眼神都给老子利索点,别又跟老子惹麻烦,心揭了你们的皮!”

    濮阳为一时的名城,商业,人口都是位居当代前列。

    但是张锋一行进得南门后,却现这本该是远比长沙富庶的城市,居然路两边全是一排排头上插着标的流民,面前放着几只缺了一大半的破碗。

    其景甚是让张锋和张机两人觉得嘘唏不已。

    “如此大城,倒不如我长沙小郡也!”张机摇着头,抚着颔下长髯。

    “此必为此地父母官无能,不能为民谋生计也。正因如此,吾与仲景兄更将任重也。”张锋说道。

    见到一只庞大的车队经过,那些流民正如当初在南阳那一幕异地重现一般,疯了一般纷纷往他们的车队里挤过去。

    抱着自己或几月之幼婴,或七八岁之小童,眼里本已灰色的双眸又重新闪烁着希望的光芒。

    他们只想眼前这些骑着高头大马的贵人,可以用低贱的几个铜板买下自己唯一可以出让的骨肉,来换取一些少得仅可以食得数日的米粟。

    甚至有人被挤到人群后面,急得居然蹦着叫道:“卖自己!”

    一时间数个插着草标的脑袋在人浪里此起彼伏,象是水中按下的葫芦。

    张锋中气足,说话如雷一般让喧闹的场面一下安静下来:“诸位,诸位,锋刚至此,尚无落脚之所,不若等明日可好?今日诸位想是难过之极,锋即遣人买得些稀粥分之以食可好?”

    人群中一阵短暂的沉默,旋即又大声称好。

    众人以为张锋前面的话只是推托之辞,又听他说要开粥放粮,才又高兴起来。

    张锋吩咐张安去买一些粮食和粥来,就在这里摆开一条粥场。

    千叮万嘱粥定要不稀不干,太稀则不足以充饥,太干又怕这些流民久未进食会噎住。

    张机连连赞叹,称张锋想得周道,颇合医理。

    人群听着这一番话,这才齐齐让开一条路,眼看着张安接过张锋给的钱远走,有人高声问道:“敢问小恩公尊姓大名?活命之恩不敢忘,当结草衔环相报也。”

    张锋豪情大纵,放声笑道:“此许小事,聊表寸心耳,洛阳张锋是也。”

    在一阵此起彼伏,不绝于耳的咚咚的磕头声中,渐渐远去。

    这一行人里有了张机的家眷和药徒数人,张锋租了两个靠在一起的别院才勉强将人全数安置下。

    却吩咐下去,药材和书简一律不下车,他想着明天就找到地方定居下来。

    然后命文聘拿了自己名刺,跑去太守府里投上,想那乔瑁本事一般,脑子又笨,估计会屁颠颠主动来见他。

    文聘虽然年幼,一张嘴却是能说会道,这种事交给他比给大大咧咧的黄叙放心多了。

    虽然已经过了晚饭之时,应该是晚上六,七点吧,但是那乔瑁听说太尉之子已至,居然真的跑来。

    只不过张锋是打着老爹的招牌,他现在没有功名在身,按说还要给太守下跪的。

    可是那个时候,呃,好象从古至今,都是看重对方身后的背景吧?

    乔瑁不顾自己年纪一大把,且是朝庭正式任命的太守,颠颠的跑来见张锋。

    “见过太守大人!”虽然拽归拽,但是表面功夫还是要做做的。

    张锋见乔瑁挺着仿佛六月怀胎的大肚子,穿着正正经经的红色夏季朝服跑来,一张肥脸上一脑门的油,颤巍巍的挂着不掉下来,这么热的天倒是累了他。

    乔大胖子忙笑呵呵的虚扶了一把:“不敢当不敢当,托大一些,称你一声世侄可好?”

    “且听尊便。”左王越,右黄忠,看那脸上冷冷的神色,便知不好惹,这太尉之子派头还真是足啊。

    乔瑁想着,心里暗暗琢磨张锋找他做什么。

    “锋离京之时,家父曾说过太守大人治理有方,命我亲至,也好向太守大人学习一二。只是锋今日至,见这濮阳城里流民甚多,不知是何原因?”

    乔瑁一听,喝得嘴里滋滋作响的杯子也没甚味了。

    大吐苦水起来:“世侄有所不知啊,冀州今年又大旱啊,数以万计的流民见我濮阳是民富粮丰,便成群结队而来,本官又不忍驱之,以至让世侄见笑。”

    张锋一听,便小小的提醒一下他:“我听说会委派黄门视察各州,不日而至,倘若……”

    言下之意就是,那些太监把这种流民集聚的情况往上面一捅,你就有麻烦了。

    乔瑁闻言也有些担心:“本官正是心忧如此!那些没卵蛋的阉人,却只会背后做些狗皮倒灶之事!”

    这粗口大出,倒显得张锋是自己人了,他当然知道张温这一班子朝臣和宦官是向来就是死对头的,倒也不怕张锋在这事上不站在自己这边。

    站起肥胖的身体说道:“少不得又要与之一些好处,才能堵住这些贼厮的嘴。”

    张锋却显得有些犹豫之意的说道:“小侄视这濮阳繁华,倒不失一养天年之所,家父有朝一日告老,愿定居于此,如大守大人寻得一佳处,锋倒愿收容这些流民!”

    乔瑁大喜,那时候难民人命如蝼蚁,有哪个冤大头能看得如张锋一般远,把人当宝的。

    当下拍着肥肉颤颤的胸夸口道:“果真如此,这事便包于老夫身上,贤侄可静候佳音也。”

    心里盘算着,只不过弄块地,又不是白送,就可以白白捡个便宜。

    这些子让人头疼的死泥腿子,省得让人操心会不会哗变,抢粮,都交给张锋这个便宜世侄去!

    到底是年轻人,幼稚啊,养那么多泥腿子,难道还能割肉腌了过年吃不成?

    当下即告辞,兴高采烈的提了袍沿,一路小跑,哼着不知哪里的淫词艳调,送他的黄忠连礼都没行一个都浑然不觉。

    黄忠见得那胖子上了轿子,回来对张锋说:“主公何故求此等阿谀小人!”

    张锋端起泡了半天,依然可以冒出淡淡水气的茶杯,悠闲的嗫了一口

    随即说道:“人都是有用的,只是不同的人,不同的方面去用罢了。有的事,拜托起这种人,反而比找那些自命清高的人更有效果,更简单的多。”

    王越则是闭着眼,似乎根本没听进这话,好象睡着了一般。

    要是我也穿上这身衣服,有一城之民具得听我之命,岂不快哉!

    可是,到底要等到哪一天?这神秘莫则的小少爷,是不是也在用他自己的方式利用我?

    张锋口中的小人,办起这种事果然很有效率。

    第二天的太阳还未下山,乔大胖子又主动跑来了。

    张锋和两个小兄弟正在对练,手中长枪灵蛇一般神出鬼没,虽然是一敌二,依然把两人逼得脚下不住后退。

    乔瑁一来,正好给了二人理由。

    “老大有要事,不如今天就到这里吧。”文聘脑子转得快,马上跳出战圈说道。

    黄叙忙不叠的点头,二敌一都输了,就太没面子了。

    一边的黄忠和王越很明白两人心里所想,到底是小孩心性,虽然输了,就拉不下脸来承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