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四十一章 苏醒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没想到这张锋名声在外,也只是一个情种,为了一个女子要死要活的,想来也不是成得了大事之人。

    只可惜了是张温之子,忠臣之后不思报国,倒为了儿女情长陷了进去。

    “知机,黄小姐来看你了,你快醒来看看。”曹操试着在张锋耳边说道。

    张锋眼皮一动。

    有戏!黄忠也清楚的看见了这三天来连腿毛也没动过一根的主公总算是动了动。

    “知机,黄小姐说要嫁于你哦?”曹操继续。反正他说假话的本事也是从小就练就了的。

    他小时候哄他叔父说中了风的事是史书上就有记载的,那时他才八岁。

    “知机,董卓那厮说你再不醒来就要带黄小姐走了哦?”、

    “知机,黄小姐说她心里只有你一个哦?”

    “知机,……”

    曹操现,只要提及黄莺儿,张锋身体就有一个小小的变化,有时会动动手指,有时会眨眨眼睛。

    于是他滔滔不绝的开始忽悠起来,什么黄莺儿腿上有腿毛,什么屁股一边大一边小。

    还编些什么黄莺儿已经为张锋怀了三个月身孕之类不着调的话,听得旁边的黄忠是目瞪口呆。

    张锋在自己的小空间里正在静静的默处,不让自己的精神有一丝一毫的外泄,在这里,他才能不去回忆那痛苦的分别。

    突然,好象有人在自己头顶说话,张锋向上看去,却只是一面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那声音好象又到了自己耳边,絮絮叨叨不停的呱噪些什么,偏偏又什么都听不清楚。

    那声音有如天外魔音一样,就算捂上耳朵还是一样可以直接钻进自己大脑,那时断时续的声音好象提到了黄莺儿?

    张锋强迫自己静气凝神去听,那声音又没了,一会儿,一个女子的脸庞由黑暗中渐渐显现出来,好象是黄小姐。

    张锋想去拉她,却现自己身体半步也动弹不得,张嘴又喊不出声音。

    那女子走近了来,似是想摸自己脸,结果又有一个高大的黑影,似是一个男子,拉了那女子就走。

    那女子一边挣扎,一边哭泣,结果被倒拖着倒在地上,一只手还朝张锋伸着。

    张锋身体不能动,口不能言,只是满腔激愤离集中于脑中,一股强烈的剧痛由脑中传来,直欲叫人觉得死了才轻松些。

    突然那女子脸色一变,变成张锋前世那个甩了她的女朋友,然后又一变,变成黄莺儿……

    张锋在自己的世界中仍是受着这样的煎熬,终于精神上受的刺激使得他的五感终于强行挣脱了束缚,钻出了自我封锁的空间。

    ‘啊’的一声大叫醒来,额上涔涔汗水如雨,两颊潮红。就看见一脸戏谑的曹操还有一脸紧张的黄忠瞪着眼看着自己。

    “孟德兄?何以在此?汉升,这是怎么了?”

    黄忠终于看到张锋回复了神智,大喜过望,嘴里喃喃的说:“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两眼中,似有激动的泪水涌出。

    等张锋从曹操和黄忠口中得知一切,嘴边突然挂出一丝奇特的笑容,似无奈,更是轻松。

    “多谢孟德兄及时赶到,大恩不言谢,此两女与锋,虽未有夫妻之实,却早已视之如家人也。兄切稍坐,锋去去便来,汉升,你且陪孟德兄叙叙话。”

    说完,一礼深深,不待曹操还礼,就穿着一身中衣仰然而出。

    黄忠还想说些什么,被曹操一把拉住了:“黄壮士勿忧,你家主公只是惊闻家眷险些被宵小所害,一时激愤而已,出了这口气就好了。

    ”

    张锋披着,一身白色中衣,脚下一双莲儿手工所制的人字拖,状若疯子,遇人就问:“可见仲业、永成?”

    “回公子,两位大人拖着一人往后院去了。”

    张锋一路赶来,就见黄、文二人正在争着什么,地上躺着一人,裤裆中已经是湿漉漉一片。

    走近了就闻得一片腥臭之气,周围还散乱的放着一些绳子,斧子,小刀之类的东西。

    “你们这是做什么?这人便是那个骗子吗?”张锋一脚踢了踢那人,纹丝不动。

    两人正在你推我搡,见张锋醒来了,都大喜过望,虽然他现在看着有些不正常。

    “老大!你终于醒了,这人就是那个黄大……骗子,都是仲业,说什么要把他切成一块块的,放在锅里先过油再捞起来煮煮喂狗,这家伙听了就两眼翻白没气了。”

    文聘听了气得脸都红了,鼓起腮帮子喊道。

    “你都怎么都推我身上来了?刚才谁说把他绑在马屁股后面拖,只到拖成一层皮为止?明明是你把他吓死过去的,又赖在我身上。”

    黄叙凭借天生力大中气足,双手插腰,活象个悍妇骂街一样。

    双眼瞪得溜圆:“刚才你说什么蒸熟了晒干再加盐腌了挂着当香肠,等着过年吃,当时他就口吐白沫了,怎么是我吓死的?”

    文聘这方面却逊黄叙一筹,却也不甘示弱的和黄叙对顶。

    两人争吵不休,生怕张锋怪他们没好好的“招待”这黄三,竟有动手的趋势。

    嘴里那些说出的整人想法,就象张锋听了也冷汗直冒。

    “好了,都给我闭嘴,自家兄弟,为了个外人争成这样,成什么体统?这个贱货吓死了算是便宜他了,想动老子的女人!妈个*的!”

    张锋说着狠狠一脚踢在黄三脸上,用力过猛,一只拖鞋也高高的飞出去,“啪”的一声飞过院墙外,还好没砸着人。

    “走走,跟我回去,我有话要说。”黄文两人一人一边扶着张锋,让他光着一只脚,一跳一跳的往回走。

    除了两女晕过去,加上心事已了,放松的情况下鼻翕里出轻微的鼾声,睡得正甜。

    黄叙等人也是精神欠佳,张锋于是命他们都回去睡觉,只留了几个家仆侍候。

    书房里,张锋和曹操隔几而坐,外人都被命令在门外候着,不传不准入内。

    “孟德兄,锋深荷兄之情,在这里以一杯水酒,聊表谢意。”张锋站起来高举着酒樽。

    “哪里哪里,愚兄也是适逢其会而已,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只是这淫祀居然还有人相信,唉,民愚何之甚也。”

    曹操也站起来,只不过他跟张锋比,居然矮了一个头,不得不仰着头看着他的脸。

    “正是,如果不是孟德兄及时赶到……咦,孟德兄何以至此?莫非也是辞官不做了吗?”

    “知机果然料事如神,想那董贼内聚乡党,外欺大臣,拥兵自重,这官不做也罢,只是他这贼子居然敢废天子,乱纲常,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因此某弃官而去,欲回老家陈留,兴兵讨贼,奈何家资颇薄……”

    “此许小事,包在锋身上。只是锋有一事相求。”

    “知机但讲不妨。”

    “孟德兄高节亮义,愿为大汉除奸贼,锋不才,愿投入兄之麾下,愿受驱驰!”

    张锋说着,突然酒樽一抛,一撩衣袍,单膝跪下双手做拱道。

    曹操被张锋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忙扶着张锋道:“知机何出此言?想某无兵无权,知机却有着一郡,还有天下财富之源——张村,手下良将数人。”

    “黄氏父子,文仲业,某就是借得钱粮便欢喜无限……如是投效,也当是知机收容某才好,这万万使不得。”

    张锋知道曹操的心里大概是想什么,以他的性格,必然在怀疑张锋是不是在试探他,而曹操也是一个人,一个有血有肉的凡人。

    谁都知道雪中送炭和锦上添花的意义区别,张锋现在想做的,就是在曹操人生的最底谷,拉他一把。

    “孟德兄且听锋慢慢道来,唉,若兄不以锋粗鄙,这满口官话实是累人,”

    张锋一急,也顾不得装儒雅了。

    “我张锋自认为是个人才,而且文武双全,你个孟德兄你要承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