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四十六章 饶恕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那骑兵什长只是斜着眼睛瞟了瞟了他,嘴角扯动几下,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中国人最大的群众毛病就是盲从,有热闹是一定要看的,有哄是一定要起的。

    看到这骑兵什长不说不动,加上那义军的挑拨,很快围观的义军有一部分就跟着嚷嚷起来了。

    队伍中夏候惇和李典也在其中,他们也看到张锋也跑过来了,冷眼看着传说中有些跟普通人不同举动的疯子怎么处理这事。

    张锋一看还好,只是小口角,忙上前拉开那义军,那什长被张锋拉得一个趔趄。

    看清楚来人自己并不是认识的任何一个将领后,就开始破口大骂:“娘西皮!你小子吃饱了拉你爹做什么?”

    对于某些人来说,骂自己可以,骂自己的亲人和朋友就不行,张锋恰好就是这种人。

    但是有些事必须分清轻重,他冷着眼横了那不开眼的什长一眼。

    那什长眼睛一亮,好帅气的小哥,哇,还有一身漂亮的象是金属一样的盔甲。

    “我说小哥,你长得秀秀气气,是哪家的公子啊?跑来当兵?打仗可不是好玩的,我劝你还是回家躲在娘的怀里吃奶吧?”

    众人一阵起哄的哄笑。

    张锋只是大声道:“所有将士,就地解散,不得远离军营里,随时候命。”

    五十骑兵整齐的轰然“喏”,然后这才将马拴在一起,然后规规矩矩的就地坐在一起,因为不是自己的地方,他们不会乱串营。

    众义军士兵才知道张锋这个小娃娃居然是这些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骑兵头,有些个聪明点的,已经悄悄溜了。

    不知道这些人会不会找自己刚才起哄的麻烦。

    张锋正事已毕,一手就将刚才那污言秽语的什长倒拖在地。

    这个比张锋还要强壮一些的汉子,衣领被张锋这个看似“秀气”的小娃娃毫不费力的抓在手里,象死鱼一样。

    双脚在地上乱蹬,双手挥舞着,想去拨开那只抓着自己衣领的手,嘴里哇哇乱叫着,吸引了更多的人,连曹操和其他将领也闻声赶过来了。

    看见曹操,张锋将那厮往地上一丢,半跪下行礼道:“主公明鉴,此人辱及锋之父母,锋请主公将此獠按军法处置。”

    那什长见了曹操,也慌忙伏拜于地。

    曹操脸有些微赧:“知机请起,只是义军初建,军法尚未颁布……”

    一边看了半天热闹的夏候惇和李典上前,一左一右在曹操耳边指手划脚的比划了半天。

    “既如此,锋请主公肯某与此人公平决斗,胜者生,败着死!”

    众人不约而同的轰然大噪,公然在军营里私斗算是重罪,虽然张锋要求明示曹操答应,这不是变相的拉他下水么?

    曹操左右为难,军法不严可是自己有过,也只好顺着张锋意思了,点点头。

    巴不得有好戏看的众人兴奋的大叫着让出一块空地来,如此军纪让曹操很不开心。

    冷眼坐在曹洪搬来的椅子上,众将都围在他身后看,黄叙和文聘则站在张锋身后。

    这可不是好兆头,曹某人多疑,会不会担心张锋拉帮结派?

    张锋回头跟黄、文两人说了一句,两人恍然大悟,慌手慌脚又跑到曹操身后众将的最边上站好。

    曹操看在眼里,心里暗赞,聪明,知道我最不喜欢的是什么!

    眼里也多了一丝笑意,把军纪不严的事带来的负面情绪冲淡了一点。

    “武器你选,步战,马战你选,不死不休!方才你污及张锋父母,碍于军法才留你的命至今。”

    那什长现在哪会不知张锋是什么人!

    破过黄巾数十万的濮阳令啊,乱军中,把那传说中凶眼一瞪就会死人的眭固,用一道符咒就轻易杀死了,当然这是听别人说的,具体是怎么回事,他也不知道。

    只盼此人不习马战!

    什长心里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古人军营中是说一不二的,他根本不用幻想乞求投降可以有一条活路,只有拼了。

    “我选马战,”什长话刚出口就后悔了,就见张锋从部下手里接过一匹牵来的马,左脚微点那马身上挂着的一个奇怪的东西,身体就轻松上去了,而且……

    是双手拿着方天画戟!

    众人声嘶力竭为场中两人加着油,叫着好,吹过的北风虽然冷,却一点也压制不了他们的热情。

    大部分人是为张锋加油的,虽然他长得白白净净,但刚才上马的那一手漂亮之极,又能使得方天画戟这样的长兵器,端的是少年英雄!

    反观那什长,就少了许多人气了,长得普通不说,穿的也是破烂,加上骑的无鞍马,一手还要控制马身。

    单手举着环刀,那马还不听话的原地打圈……渐渐的没人给他加油了。

    张锋左等右等,那厮就是不打马过来,难道要等到董卓老死么?

    众人开始渐渐起哄,有些沉不住气的人开始叫骂那什长,连黄叙和文聘都骚动起来。

    要不是曹操正坐在他们身前,他们早就上前把那害他们受冻的家伙按在地上脱了衣服再泡在水里淹死……

    就在连张锋也不耐烦的时候,突然那什长换了个人似的,骤马直冲过来。

    意外的连曹操都睁开了眼,先是假装迷惑对手,装作不擅骑马的样子,然后趁对手松懈时再起攻击……

    想法是不错,想必此人也有些本事,可惜要死在张锋手上了。

    张锋并不傻,等那人冲过来之时,戟才扬起,众人都看得清楚,他的戟不但不前迎,反而往后抡……

    这是什么怪招?

    那人借着马力,高举的环刀在呼呼的风声中更是夹杂着几分慑人的声势,倒有几分勇力,冲到张锋面前。

    张锋往后抡的戟正好划一个顺时针的圆,巧而又巧的堪堪撞上那人的环刀……

    张锋没动,那人却是仗着马冲过来的,结果却令黄叙和文聘之外的人大吃一惊。

    貌似文弱的张锋只简简单单的画了一个圈,那人的环刀便被格上半空,打着旋的落下来。

    插在那人的马后十步的地上,刀身还在兀自摇晃不停。而张锋的戟,正搁在那人的脖子上。

    “好!”连曹操也忍不住站起来大声叫道。

    周围众人更是疯了一样狂叫,口哨,欢呼,跟周杰伦的现场演唱会一样热闹,就只少了mm的尖叫而已。

    那人认命的叹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这就表示放弃了,曹操一面为张锋的武艺开心,一边又为此人感到婉惜。

    张锋静止了半晌,待周围都安静下来还是没动手。

    忽然插戟于地,翻身下马,对曹操一抱拳:“主公,锋观此人有勇有谋,不忍杀之。”

    曹操心里有些惊讶,怎么这张锋便象能看穿自己想法一样,自己想到什么,他就做什么,难道真是一员福将?

    当下喝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滚下马来:“小人名叫史涣,适才冲撞张将军,自知无活,没想到张将军能怜而不杀,深荷重恩。”

    曹操哼了一声:“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张将军乃我军中股肱之才,今番饶你,敢有下次,定斩不赦!来人啊,拖下去五十军棍!”

    这句话却是说给张锋听的。

    两人都行礼道:“谢主公!”

    曹操又拉着张锋:“来来来,随我去营帐中去。”

    众义军纷纷散去,不过这曹军中唯一一次被允许的私斗,却永远成了老兵口中骄傲的流传。

    诉说着张锋此人的父母家人比老虎屁股还要精贵……别说摸,骂也骂不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