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五十九章 凄惨的洛阳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要不万一将来这么明事的家伙跑去别人那里就亏大了。这一来,就省了两次封赏啊。

    封是不用想的,他封自己还差不多,赏?

    曹操摸摸瘪瘪的腰中,叹了口气,自己如果这仗不打赢,然后从袁绍那里分点东西,就要去占山为王打劫去了。

    是嫁节儿还是葳儿呢?节儿跟张锋年岁差不多,可是长得有点象自己……

    不好意思拿出手啊,葳儿才九岁,张锋能够咬牙等那么久吗?要不先订个亲吧?

    回头问问张锋去,那妻到底是哪家的女儿?不管怎么样,这女婿他是当定了,做小就做小吧,反正现在他比自己官大!

    曹操柏拉图式的安慰自己。

    关上很快有了动静。

    对于再坚固的堡垒来说,从内部还是可以轻易的攻破,与其说是内部,不如说是人心。

    人心是一种微妙的东西,当有向心力的时候,三个人可以打走一只老虎;当人心不稳的时候,一个屯的士兵可以被一只牛追着跑。

    现在关上就是这样。

    到处都传说吕布是张锋是拜把子兄弟,说吕布是在虎牢前故意放水,然后杀死了主将胡轸,自己装着受伤闭门不出。

    中国人特有的添油加醋的本事,到了最后就变成,吕布为了和张锋结拜,故意把张锋灌醉了,然后把自己老婆给他睡了一夜。

    张锋醒来后觉得不好意思,这才答应和他结拜云云,说得有枝有叶,仿佛亲见一般的真实可信。

    吕布气得肺都炸了,到处派亲兵去查到底是谁散布的流言,可到最后没个所以然来,只有几张用隶书书写的漂亮字条。

    那几个起夜小便的士兵便倒了霉。

    又是中国人特有想象力又挥了用处,夜里没事的时候营中的士兵又在相互流传……

    “看吧,吕将军果然有问题,杀人灭口了。还有,你们没现吗?这几天关下都没人来演戏了,我看咱们都危险了。”

    但是大家都抱有最后一丝希望,只要董太师在洛阳安安分分呆着,这就是十成十的谣言!

    然而这里生的一切,每日都有董卓的嫡系部队快马向洛阳报告。

    不一日,董卓便知道了虎牢关上所有的版本的流言。

    这下他也拿不住吕布到底是不是盟军的内应,如果是就太可怕了。

    这时他的新贵黄琬岳父建议,何不把吕布调回来,没他在,盟军还能搞什么鬼!

    此计果然好,于是吕布无可奈何的带着自己三千并州铁骑回洛阳。这不是坐实了自己是和张锋串通的流言吗?

    于是关上大乱,守关的赵岑,也很干脆的献了关,休养生息的二十余万老爷兵,听了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嗷嗷叫着。

    在袁大总统,哦,是袁大盟主的淡定指挥下,蜂拥而入。

    董卓一听虎牢投降了,而且是黄琬那个建议给弄的,恨不得当时就把黄莺儿给退货了,然后把黄琬那老家伙的脑袋拧下来。

    “这可如何是好?没有虎牢,这洛阳城再坚也抵不住二十万人的狂攻啊!”董卓急得象开水里的青蛙,一阵乱跳,身上的肥肉也跟着颤动。

    那黄琬刚被骂了个狗血淋头,这会生死攸关,也顾不得什么了。

    “太师难到忘记了?那虎牢上所获纸条上不是说我们会西迁吗?长安乃大汉西都,又兼有武关、潼关天险,如果真的迁过去……”

    董卓再次跳将起来,满身肥肉诉说着此时极其兴奋的心情:“妙计!真是妙计!传令下去,将洛阳一干百姓全部迁往长安,等所有的人等转移走,再放火烧了洛阳城。”

    “哼,要洛阳,我给你们,可是你们休想从洛阳得到一人一米!”

    张锋忘记了,正史中没有李儒这个人,也没有他给董卓献计这事,而他的计,正好阴错阳差的让董卓如历史一般逃往长安。

    什么叫惊人的巧合?

    他永远不会知道,洛阳毁在一片连天的大火中是他的功劳。

    “什么?放火给烧了?”袁绍正yy着没了虎牢,洛阳就是一个处*女的内裤一般没了任何遮掩。

    可是见到大火的孙坚军探子马上给了他一个沉重的令人窒息的打击。

    原来指望董卓逃跑后会跟自己留下一个至少有七十万人的大城,还有不计其数不可移动的财富,可是心狠手辣的董卓干脆的一把烧了。

    在董卓的血液里,根本就没有天下民生的概念,只有损人利己,极度的损人利己。

    袁绍无力的滩倒在盟主的宝座里,这仗还在打什么哦?收兵回去算了,一点好处都捞不到了。

    曹操急急问道:“可有现陛下?”

    孙坚军的探子答道:“某等一干人入城中,一个活人也无,四下皆是残垣断瓦,就连皇陵……”

    “皇陵如何?”

    “被挖掘一空,四下全是先朝留下的尸。”

    曹操也滩倒了,张锋和曹仁一起扶住他。

    “天啊~!为何我大汉获此大罪,得遭天谴?”曹操急怒攻心,厉声咆哮道:“董贼,某与尔誓不两立,不生啖其肉,当自刎以谢天下!”

    帐中众人黯然,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失去理智的曹操挣脱张锋两人的搀扶,手一指袁绍:“吾早劝汝一鼓作气攻洛阳,倘汝听吾言,也许现已高坐于洛阳城中足踏董贼之尸也!”

    “汝偏生言休整休整,言士兵疲敝,现在倒好,堂堂大汉之都,化成一片焦土!汝心何安?”

    张锋和曹仁忙乱的把盛怒的曹操往帐外拖,生怕袁绍翻脸。

    袁绍脸上红一阵白了阵,他还不是后悔?

    可是堂堂四世三公之后哪能被人指着鼻子骂?哪怕是从小玩到大的曹操也不行。

    “汝是忠臣,吾是奸佞!汝便自去追董卓,吾这盟主便由你来做!”

    众人分成两边,一边去安慰袁绍,一边去劝慰曹操。

    曹操此刻的行为太令张锋震悍了,他只知道曹操的奸诈、多疑。

    却从没想过曹操早年的梦想只是扶佐汉室,打通当年的丝绸之路,让自己的墓碑上,镌刻着:“故大汉征西将军之墓”。

    眼前的曹操,声音嘶哑着咆哮着,两眼中闪着泪花,深深的刺痛着张锋心里那一片软弱的被藏在心底深处的东西——血性。

    曹操象困兽一般嘶吼着,矮小的身材在张锋眼中如巨人一般高大。

    额上的青筋鼓得象只肥大的蚯蚓,愤怒的用从张锋那里学来的词汇一如东去江水般泄着自己的不满和懊悔。

    骂得上的袁绍哑口无言,偏生无从辨解。

    连孔融,张杨,鲍信都哭了,孔融和张杨还好,文人哭也很厮文,用袖子遮了脸,鲍信哭得最夸张,象个孩子一样坐在地上,一把一把挥着泪,满脸全是灰。

    曹操很男人,张锋不得不承认,虽然以前从来不觉得他有哪里象,又黑又矮,可此刻张锋觉得自己在他面前自惭形秽。

    自己还是自私得多了。

    “吾这便去追董卓,是男儿者皆从吾来!”曹操红着眼,振臂一呼。

    张锋的热血彻底被点燃了,那声“好”脱口而出。同时应声的还有鲍信、张杨。

    也只有他们俩。

    其余众人正眼也不敢往这边看,一脸的羞愧。

    “竖子不足与谋!”

    曹操这句名言,张锋早就听过,从这时开始,他才从一个有着幻想的汉朝义士,彻底告别了自己往日的报负,改头换面走上一条艰辛的枭雄之路。

    但是只有亲耳听见这句话,张锋才能理解曹操此时的心境,只有亲身置于这个环境中,他才明白这句话的无奈和沧桑。

    才能被曹操一无反顾的行为中,被后者彻底征服。

    张锋觉得自己是选对了人。

    如果是选袁绍,张锋也许有一天被自己懦弱的血性羞愧得自杀。

    还可以见到平时锦衣玉食的很难有过体会的情景,比如一个全身**的年轻女子,下身一片血污,白花花的身子刺痛了所有有人性者的心。

    曹操的嘴唇都咬破了,血淌了一下巴,胡子也红了。

    张锋原来在战黄巾时也见过杀戳,也亲手杀过人,可是今天只是见到一点半星的董卓的所为,他就吐了。

    吐得翻江倒海。

    “主公,没事吧?”黄忠一脸关切。

    又见到一个肚皮被剖开的中年妇人,旁边一小团血肉模糊的东西,用鼻子想也知道是什么。

    地上连绵的血迹就没断过,刺激着众人的神经。

    两条鲜红的血带,就如指路的方向标,是董卓这个恶魔逸去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