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六十三章 虚伪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张锋得意的卖弄道:“吾料主公必知其因!虽然董卓不容于天下,但如果要他一人与天下为敌,只怕是猪也没这么傻!”

    “何况现在他现在拉拢了不少人站在他那边,肯定会有智谋之士为他出谋划策,大封天下诸候,使其内部因权力分配不均而乱。”

    “而对我军来说,此也是我军展之契机。要在这等诸候天下的局面中生存壮大,必须有兵有粮有钱!”

    “届时放眼天下,谁敢与我军争锋?袁家那两个呆子?只凭着祖萌的二世子?”

    众人一片哦的恍然大悟之声。

    “待主公回陈留,整兵厉马,聚天下贤士,共商大义。此王道也!”

    “说道贤士,主公,那程老头知交皆大贤也,何不求之?”

    曹操沉吟半晌:“若非知机所指者,荀氏叔侄?”

    “主公所料不错,只不过天下能者之士多于牛毛,愿主公能纡尊降贵,降阶相迎,必使天下之才济济一堂!”

    曹操被张锋勾划的美好蓝图乐歪了嘴,只是笑呵呵的言道:“好,好。”

    “知机,此番你立下大功,又擒得华雄(家将之功自然算在张锋头上)、徐荣两将,如何赏你?但讲无妨!”曹操明知张锋不可能会开口,故意难一难他。

    “这……”心思精细的张锋也没料道曹操会在这个时候提这事,难道脑子笑坏了?他有什么可赏的?

    到底还是脑子转得快,两眼一翻,有主意了。

    张锋就在车上抱拳而礼:“主公,锋有一求,但请主公恩准。”

    “讲!”

    “原永昌太守曹鸾之女曹莲,原司徒刘邰之女刘丽,现居于锋之府中,我三人情投意合,愿结为连理,望主公恩准并为锋作主!”

    就是要曹老板为他主待婚礼。只不过他是先纳妾,而且同时纳两人。

    众将一起起哄,曹洪挤眉弄眼,一付“你好坏哦”的表情。

    傲气最盛的夏候渊也是一付“你长大了”的笑容。

    张锋很想告诉他们,其实自己已经很“大”了。

    “此二女身世倒也可怜,毕竟忠臣之后,嫁于知机,倒也不会亏待了她们。也罢,吾就为你作这一回主。”

    “多谢主公!”张锋满脑子想的全是两女的纤腰,俏脸,温言软语……

    一切都如张锋所料,或者说是脑中记忆的展。

    还没等封赏下来,这盟军内部便乱了下来。曹操败退的消息传来,虎牢的十几万人马立即散了伙。

    末了,刘岱找乔瑁借粮,乔不给,刘岱带兵冲进乔瑁大营,杀死他,尽降其众。自领衮州太守。

    袁绍打起了韩馥这个傻子的主意,给当时兵力尤在自己之上的公孙瓒去了一封信,说我们一起打冀州吧?地盘对分。

    公孙瓒打仗很猛,玩阴的却不行,马上答应下来。袁绍又偷偷告诉韩馥这个消息,韩馥一害怕,就请袁绍入主冀州,鸠占鹊巢。

    曹操回到陈留的二十多天后,果然朝庭的黄门来宣旨:封曹操为镇东将军,领衮州牧,令其剿灭青、衮黄巾余贼。

    在程昱的推荐下,荀彧、荀攸叔侄,于禁,戏志才,毛玠,吕虔,刘晔,满宠,以及张锋最欣赏的偶像派兼实力派奶油小生—郭嘉相继出场。

    而已经是张锋顶头上司的曹老板,志得意满的带着众人为张锋大操大办了一场盛大的婚礼,整个衮州为之轰动。

    开玩笑,张锋在这里是什么身份?

    不谈他在张村濮阳两地,生祠供得比三清还高。就凭朝庭新贵曹操手下红人,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而华雄,徐荣两人也轻易在张锋的阴谋下投降——很简单,曹操对这两人三日一大宴,五日一小宴,除了不准离开衮州,什么事都由着他们。

    这种事通过董卓的探子而传到他耳朵里,自然以为是他们已经降了曹操,于是把他们全家尽诛,不得不说,张锋的阴谋残忍了点,也的确很实用。

    而新婚后的张锋又向曹操进言,说要去找关系到万民福祉的两个人。

    反正张锋家眷就在曹操眼皮底下,而且左右除了些黄巾贼要剿灭,也没什么大事。

    张锋把自己一套练兵的方法都给于禁、夏候渊后,带着黄忠和五十骑,开始东游。

    张锋的目标就是青州孔融的辖区,那里黄县有一名猛将,而且在这里将会见到已经开始初露峥嵘的刘、关、张!

    临行前,曹操把一封信交到张锋手上:“此去经过泰山郡华县,可交于吾父曹嵩处,万望勿忘。

    张锋拱拱手:“此易事耳,主公放心。”

    张锋辞去,众将望着五十余骑慢慢行远,曹洪好奇的问曹操道:“主公,知机此行何为也?”

    曹操面露一丝轻笑:“泡妞!”转身拂袖上马。

    曹洪愕然,不是吧,刚结婚就搞外遇?

    出濮阳往东,经过鄄城、寿张,巨平,一路到达泰山郡治奉高。

    对这里张锋没什么太大的印象,只记得有个臧霸后来做了泰山太守。曹操对这个人是关爱有加。

    而那个五岳之一的泰山,离这里还有几十里路,张锋可不敢绕路去玩玩,万一误了正事,让曹操老爹挂在了陶潜手里,直接导致后来的青徐大战。

    曹操连屠数城,使得居于琅琊的诸葛亮一家子逃到荆州,并以曹操为罪魁祸——这是张锋不愿意看到的。

    一进城里,太守应劭带了一帮主簿等吏来迎接。

    “张将军远来疲惫,劭未能远迎,还望将军恕罪!”应劭长得是一表人材,三尺长髯垂于胸前,无风自动。

    “说得哪里话,锋并无公务在身,太守大人如此折节,倒叫锋好生惶恐。”

    真正算算品级,应劭比张锋还稍高得半级。只是现在曹操管衮州,张锋的名气又大得惊人。

    黄忠冷眼在张锋身后看着这两人演戏。

    两人一阵官场上常见的寒暄,然后应劭说,兄弟我给你洗尘接风吧,张锋说好啊,吃饭喝酒唱k桑拿开房叫小姐全套全算你的吧,应劭说正应如此啊。

    作为泰山一郡的郡治,奉高也有点小小的繁荣,当然跟濮阳是没得比。

    等安排了张锋一行人在官驿住下,应劭果然包下了当地最有名一酒楼,除了老板伙计外全部赶出去,统统派上自己的人手。

    张锋并没带上盔甲,又不是打仗,这次出行只是轻衣简装,就连武器也只跨了曹操给的那把“令剑”。

    穿上一身张锋夏天里最爱的白色裾衣,腰里别上那柄剑,头上用一根带简单的扎了个马尾,果然翩翩小温候!

    只是一向骚包的张锋手里却多出一把鹅毛扇,不时的装模作样的摇上两下,一付指点江山的模样。

    这让应劭暗笑而不已,一个上马拿戟,下马提剑的蛮将,拿什么扇子装斯文!他哪知道张锋的的确确是文武双全!

    “有劳太守大人久候!”张锋手里白毛房子摇个不停。

    “哪里哪里,能得将军大驾光临,令敝处篷壁生辉。快请入席!”应劭殷情的邀请道。

    这里还没有椅子传过来,早已不用跪坐的张锋咬着牙又体验了一把那种双腿酸麻不已的姿势。

    “来来来,祝主公及将军平步青云,也略带下官沾一点光。”应劭举杯道。

    “太守大人言重了,同属大汉之臣,何分彼此!”张锋也举杯饮尽,居然是“莫再行”!

    应劭左一杯右一杯的劝酒,同时嘴里的马屁不停,让张锋这等久经屁场考验的有产阶级战士也大呼吃不消。

    黄忠索性闭上眼作假寐状,不看这两人你来我往的马屁神功。

    太虚伪了!

    正当两人均喝得七分醉意时,楼梯上传来一阵争执声:“太守大人正在宴贵客!”

    另一人不满道:“人命关天,怎可因私废公?”

    应劭一阵脸红,怎么有人在的时候这货就跑来闹事?

    当着张锋的面,也不好过多喝斥,忙说道:“何人喧哗?上得楼来。”

    一人大步越阶而上,跪在应劭面前:“太守大人,下官已将犯人收押,只是此犯罪不致死,还望大人从轻落!”

    这人一身官衣,应是门下贼曹之类的官。

    当着张锋的面,被属下置疑自己的断案,哪有面子在。

    应劭喝多了几杯,一拍几案,震得酒水四溅,大喝道:“大胆!本太守如何断案岂是尔一小小狱吏所知!来人,与吾轰出去!”

    “大人三思啊!偷窍小罪岂能处斩?求大人三思啊!”那人连连叩不已。

    见此人如此不识实务,当着张锋的面把自己底全揭了。应劭一张斯文的俊脸都快气出血了。

    “人呢?死哪去了?还不将此僚与我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