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六十五章 黄巾围北海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东一堆西一泡,虽然有个东西叫做“狗屎运”,可张锋不认为真踩了一脚狗屎然后运气就会变好。

    “请问太史壮士可在?”张锋大着喉咙猛叫了一番,演义上说太史这时不在家,可是张锋觉得老罗老是忽悠人,说不定历史上太史慈明明就在家。

    再说了,太史慈是个孝子,明知老母有病在身,还跑出去游历做什么?

    仿佛映证了张锋的判断,一个浑厚的男声从屋里传来:“哪位找某?”

    一个只穿着裤衩的年青人从屋内走出,右手还端着一只碗,只是黑乎乎的,似乎刚刚装过煤。

    身上强健而匀称的肌肉,叫人不觉得有一丝累赘。张锋心中暗喜,终于有人跟自己一样的好身材了。

    穿着沙滩裤的太史慈一脸的诧异,这群人来做什么的?

    领头的是个眉清目秀的公子哥,却在大热天里摇只把鸟毛扇子,难道蒲扇不更好么?

    身后众人皆是身高体壮的大汉,有几个明显长着“我是坏人”的一张脸。

    “在下洛阳张锋,见过太史壮士。”张锋双手抱扇,深深一礼。

    “不敢当,黄县野人太史慈,见过张壮士。”太史慈手忙脚乱的把那只碗放在磨盘上,当的一声,跳起一层浅浅的灰。

    这草屋门一开,一股浑重的药味飘了出来,张锋身后众人都是一皱眉。

    张锋脸上没一丝变化,叫太史慈起了一点好感。

    “家中老母病重,终年药石不离身,叫贵客见笑了。”太史慈不好意思的把那扇风一吹便会倒的柴扉拉开,请众人进来。

    便宜客,便宜话。张锋在心里说道。

    “不妨事,某是奉我家主公之命,前来邀太史壮士出仕。至于令堂之病,壮士休要担心,某治下濮阳有神医张机,任何寻常大夫难医之症,到他手上包管药到病除。”

    张锋不要钱的大吹法螺。

    太史慈也一惊:“将军莫非向日破董卓之狂将军、小温候?”

    张锋暗道,这么快就传到这里来了?笑眯眯的回答:“然。”

    “未料将军如此年轻!曹公为大义独力追董贼,海内咸服,慈本不该推却,只是老母病躯恐受不得一路颠簸……”

    “如此……锋也略通医术,可否容锋一观令堂之症?”

    “原来将军还通歧黄之术!小小年纪文武双全!快快请入内!”

    太史慈喜笑颜开的把张锋请进屋里,留下黄忠一干人在院里连个坐都没有的地方站着呆。

    孙观不满的哼一声:“也是个拍马溜须的货!”

    屋里又不通风,光线也暗,在外面站了半天的张锋好容易才适应室内的光亮度。

    一间屋里就只一个草榻,一个土灶,一个瓦罐,估计是熬药用的。

    太史慈扑到榻前:“母亲,这位是曹孟德曹公麾下大将张锋!如今濮阳神医张机也是曹公之人,这回母亲之病有治了。”

    榻上那人微微动得一下,开口欲言,却哇的一口血喷了出来,喷得太史慈一脸,他却擦都不擦一下。

    “母亲,母亲!”太史慈这汉子果真孝顺的紧,回头跟张锋说话时已经是两眼含泪:“求将军救治!”

    “子义莫慌,有某在此,须保了令堂性命。”

    张锋半跪在太史之母榻前,用从张机那里学来的一点皮毛装模作样的诊了一下脉,然后问道。

    “令堂之病于何时,是否表象为咳喘,痰中带血丝?用何种药?”

    “正是,此病于两年前,当时母亲经夜难眠,先是痰中带血,后来光是浓血了。那药,先用黄巾道人所布之符水,谁知愈重。”

    “后来有大夫开了一付方子,名曰:五石散。当日母亲吃了就可安睡了,但咯血之症却不见好,眼前母亲之症一日重更重一日……”

    “且这五石散极贵,要不是北海太守孔大人常常赠金施粥,恐某二人难至今日也。”太史慈居然呜咽了起来。

    五石散?张锋略有所闻,就是所谓的方士炼丹后剩下的一些结晶状物体,有点象现在的迷幻剂。

    而那符水更不用说了,就是香灰泡在水里,有些乡下地方用这治畜生的病。

    太史之母的病跟黄叙的一模一样,现在拖了这么久已经是奇迹了。

    “大丈夫可……流血,焉可流泪。我儿……切莫作此小儿女之态,叫将……军见笑了。”

    太史慈之母咳完撕心裂肺的那一阵,断断续续的说完这一句话,已经是气若游丝。

    “子义听我一言,万不可忘,这五石散对身体几无益处,切不可再服。锋这便令人去购些猪肺,雪梨,也许令堂之症可痊愈也。”

    “若得如此,太史慈当随将军至曹公处,赴汤蹈火,再所不辞也!”

    事关太史慈是否忠心投效,张锋也不敢大意,一面象上次治黄叙一般熬了猪肺雪梨汤,一面差人快马送信至濮阳,将张机手下派一名医者过来。

    好在张锋又一次撞对了,太史之母的病也一天天好起来。太史慈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等太史之母能下地走路,出门呼吸新鲜空气时,就连她自己也等不及了,催促太史慈早日跟着张锋去建功立业。

    多明理的母亲!张锋恨不得抱着她亲几口。

    “可是母亲一人在此,无人照料。”

    “这也容易,锋买两名丫头,置一处房产,等濮阳城张机处医者到,子义兄弟便可放心了?”

    自天公将军张角死后,黄巾起义早已没了当年那种所向披糜的气势。

    转战各地的渠帅们怀着各自不同的心思,象蝗虫一样吞噬大大小小的县城。

    而管亥这边所领的黄巾军,正是听说孔融部讨董不利,损兵折将,所以起了掠夺城池的念头。

    当张锋一行人得知北海被围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十几天,当中孔融曾经派部将宗宝出城接战,结果被管亥一刀切了。

    孔融惧管亥之威,于是遣已经成为杨过的武安国,去请平原相刘备相助。

    武安国虽然失去了一只手,可是并不傻,想到一个办法突围。

    武安国带着两个骑兵打开城门,众黄巾以为他要突围,忙结成阵势。

    谁知武安国叫这两个骑兵在城门口放上一个箭靶,用仅剩的一只手扔小戟,结果怎么也丢不中,惹来黄巾的一阵哄笑。

    第二天,武安国又在城门扔小戟,这次只有一些三三两两的黄巾隔着远远的看他出洋相。果然又是一只没扔到靶上就又回城了。

    第三天,武安国单锤匹马的又来扔小戟,这次已经没人再注意他的烂水平了。结果趁黄巾不理他,武安国策马狂奔。

    在来不及结成阵势的黄巾大营里左冲右突,偶尔有几个黄巾来围,他又用小戟投,不过这次却是戟无虚,连杀了六、七人就再也没人敢围住他了。

    等管亥收到消息来追他的时候,武安国早就跑远了。

    “将军!现在北海势如危卵,为何将军还作壁上观?”

    虽然孔融是因为太史慈的一身好本事才对他又是送钱又是送药的,但是在太史慈看来,孔融还是对他有莫大的恩惠。

    “子义且听某慢慢道来!现黄巾十万围城,城内止有守军二、三万耳,而某虽有子义、汉升、宣高等猛士,但奈何杯水难救车薪。”

    “吾料数日内平原援军便至,届时我们由敌后出其不意,必可解北海之围也。”

    张锋现在扇扇子是扇出了瘾,只要一刻不装斯文浑身便难受得很。

    可是他这付模样看在太史慈眼里怎么看怎么担心。明明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武人,偏偏要学了那酸儒卖弄学问!

    “话虽如此,可某终究放心不下。”

    “既如此,某还有一计!子义附耳过来!”张锋拿扇子遮了嘴,小声在太史慈耳边说道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太史慈又一次对着张锋跪下:“荷蒙将军厚恩,慈无以为报,这便随将军去也。”

    张锋乐陶陶的扶起太史慈,孙策啊孙策,将来看你手上还有什么大将。

    因太史慈要跟孔融面谢相助之恩,一行人沿着曲城、掖县进,到了下密。却遇到一个令众人吃惊,张锋却早就期待的事——十万黄巾围北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