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七十三章 行军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该去拜访曹嵩了,这是老曹交代的任务。看不出世人眼中的老曹手狠心辣,却还有一份孝心在那放着。

    这可比马超要强多了,马孟起人长得帅,也有本事,就是心太狠,想早一点掌握大权,趁着老爹呆在许昌的时候起兵造反,当然老曹就杀了马腾。

    甘宁卷着铺盖跟着张锋私奔,还顺手带走了自己原来的老部下六百人,加上一起平时关系好,服气的兄弟,一共一千多人,全是水上好手。

    还有十二艘走舸,三艘艨艟。

    不知道被挖了墙角的黄祖会不会骂娘,反正如果是张锋就会的。

    “那个曹老……新主公好相处否?”甘宁一时喝多了,就糊里糊涂跟着张锋走了,现在一想想,又有些惴惴不安。

    “放心,越是吃得多,力气大的,主公越喜欢。”张锋说了这话,想想又不对,老曹对大肚皮的典韦是爱恨交加。

    在陈留的时候,老曹让典黑子守着曹府大门,说“任何人都不准进来。”

    然后自己去找卞夫人办事,典大憨傻冒一个,硬是把曹家两位公子曹昂、曹丕给堵在门外,还差点动起手来。

    虽然事后老曹笑着说,典韦办事风格才是他最喜欢的,可是张锋从曹操郁闷的眼神里得出一个结论,他并不喜欢别人一根肠子通到底,闷呆闷呆的。

    由于带着船,甘宁让自己的副手带着一千多人的队伍坐船,绕路出长江口往上,然后经由黄河入海口回衮州,这时间恐怕比旱路要远得多了。

    没办法,要是黄祖气极之下带了大队水军来追,恐怕毛都不剩下一根了。

    “将军,我们现在去哪?”甘宁见张锋不直接北上而是往徐州边境走,诧异的问道。

    “去华县,接曹老板的爹回陈留养老。”张锋索性脱了上衣,光着白白净净却有几道不和谐的丑陋疤痕的上身。

    嘴里刁着一根狗尾巴草,斜着眼打量偶尔路过的,一两个模样简直是歪瓜劣枣的村姑举袖作羞涩状。

    切,开水不冒泡,装什么纯。要不是老子带的人多,估计就被你们这两只汉代恐龙给推到了,搞不好事后还就地掩埋,清除痕迹。

    看你们那两只眼珠子,瞪那么大,以为拿只破洞斑斑的袖子作作样子,别人就不知道你偷看我么?没见过帅哥?

    官道上两边都没种树,太阳晒得蒸起层层雾气,似乎人眼前的景物都生了扭曲。

    连蝉都叫得有气无力象是刚死了娘老子。

    两边二十米之外的地方却是一片密密麻麻的树林,下面大片大片的绿荫诱惑着这一队人马,可是没人去看一眼。

    众人眼中只有前方,眼神中的坚定并不因为火热的夏天而有丝毫融化。

    甘宁是唯一一个烦躁不安的人,很想和张锋一样脱去上衣。

    看看全身盔甲,袍子紧紧贴在身上象是从水里捞出来似的黄忠却一声不吭,暗暗有心比试一下,也闭了嘴赶路。

    不再抱怨为什么四季里就一定有夏天。

    虽然没走树荫下,但是张锋心里也有数,大太阳的暴晒和冬天里的赤膊都只是达到考验士兵毅力的目的,而并不是希望他们全中暑或冻死。

    因而过一段时间就会把人马拉进树林中,宣布就地解散,休息。

    然后这只原本死水不波的队伍里的战士,个个大叫着a片里男主角的台词,满脸惬意的脱了衣服,或靠着树打盹。

    或干脆爬在地上睡,象是一群被憋得久了的嫖客。

    甘宁惊讶的看着同样一只队伍前后截然不同的表现,张锋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汗水四溅。

    “兴霸,习惯就好了,在我的治下,令行禁止,也就是说,下什么命令就做什么事,没下作战或行军命令的时候,哪怕裸奔也没人理你,当然,这只是一个比喻。”

    甘宁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又指着张锋自己一身的肉袒说道:“那将军你又……”

    张锋哈哈大笑:“我是疯子么!疯子当然可以跟正常人不一样!”

    甘宁:“……”

    华县是个不大的小县,若不是老曹的爹住这里,张锋估计一辈子都不会在地图上注意过这个小不起眼的小地方。

    没有常驻军,一个县丞是最大的头,带着几个衙役就是县里唯一的官方力量。县城那围墙大概张锋徒步就能攀上去,如果陶谦是明着硬来……

    几个顽童坐在路边树下挖蚯蚓,看到一支全付武装的骑兵进城,好奇拿着沾着灰和泥的脸上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打量他们。

    “小兄,请问曹公之所在哪?”张锋尽量做出一付和蔼的样子。

    那小童还是畏畏缩缩往后退了几步,张锋身上那几道象蜈蚣一样扭曲的伤口吓到他了。

    “顺着这条路直走,到头了再拐右就是。”一个稍微胆大点的小童说。

    “多谢。”随手丢出两个铜板,引起几个小童的惊呼争抢。

    那两个铜板被拿在汗手里磨蹭了许久,重新焕出黄澄澄的光芒。

    典型的地主作风!可是张锋就爱这个小资调调。

    可到了曹老爹这里,张锋再也小资不起来了。

    两座汉白玉大狮子,一左一右,张着恶狠狠的大嘴巴死死盯着这一群不之客,同时死死盯着他们的还有门口两个家丁。

    就这两个看门的都是蜀锦面料的衣服!

    这让甘宁无地自容,把他往曹家家丁里一丢,除了块头大一点,几乎没什么特别的了。

    张锋已经穿戴整齐,可是这两个家丁看他的眼神还是象看着路边一个要饭的一样。

    张锋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装疯,恭恭敬敬递上名剌和曹操的家书,看到名刺,这两个家丁这才换了一种神色。

    “原来是张将军,失礼失礼,请将军稍候片刻,小人这就去通知老爷。”其中一个家丁换上一脸谦卑的笑容说道。

    刚刚已把腰弯得象虾一样的甘宁又站直了,果然跟着张将军是很威风的,名气这东西就是好使!

    得意的朝黄忠那里看了一眼,黄忠一付见怪不怪的样子。

    不多时,一个胖子晃荡着孕妇一般的大肚子跑出来,满脸挤成一个包子状:“这位就是张将军吧,有劳久候。”

    “不敢,张锋见过曹老太爷。”张锋拱了拱手。

    “吾乃曹德,老太爷之弟也。”那胖子慌忙解释道。

    原来不是主正,还好没跪礼,要不这下就吃大亏了。

    “来来来,快请快请,老太爷在偏厅相候。”曹胖子乐呵呵的说道。

    也难怪,是说曹嵩怎么会亲自出来接见张锋呢?

    这老曹家果然有钱,这五十多人加马在内往院里一丢,根本不觉得挤。进门就是一个大荷花池,粉粉红红的荷花开得正艳。

    大片大片的荷叶象女人的柔荑一样轻轻摆动,象是说着:“来呀来呀!”

    沿着荷塘边一溜的垂柳,条条如女子的长一般轻盈,只不过在太阳的直射下,黄得有象刚才那两枚铜板。

    甘宁象作贼一样左右张望,眼里写着不加掩饰的占有欲。

    也难怪,原来是干这个的,估计是本能。在踩点吧?

    不过甘宁很快被水里几只躲在宽宽的荷叶下的小动物吸引了,白头黑脖子,很是漂亮。

    甘宁捅捅身边的黄忠:“怎么这么有钱人家还养鸭子,不过怪好看的。”

    张锋顺着他的眼神看去,回头低声骂了一句:“那是鸳鸯,白痴!”

    甘宁委屈:“不是跟鸭子差不多么!”

    甘宁和黄忠都被曹德安排住处去了,张锋一个人在偏厅门口站着等老太爷的接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