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七十九章 长安乱了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曹操在自己女儿和张锋之间不停的转移目光,越看觉得两人很是般配,越看便越觉得顺眼,说不出的开心,最后开口哈哈大笑。

    而两位主角,却是象一对被煮熟了的螃蟹,在众人戏谑的眼神里越来越红,越来越直冒汗。

    虽然张锋脸皮厚,却不能抵挡这些人几乎等同于x射线般功能的打量眼神。

    “嘤——”曹葳受不了这种气氛,跺了跺小脚,捂着脸跑出去了,张锋转着脖子,目光一直随着那通红的小脸蛋,直到被墙挡住视线。

    原本以为一定会是莺儿,结果……后来又以为会是糜环,或者是吕绮玲,结果绕了一个大圈回来,这红线居然系在曹操女儿的脚上。

    那种得失相间的感觉,久久流连在心头,迟迟不散。张锋说不清自己到底是开心,或者是觉得无奈。

    那种不能选择的无奈,不能自己掌握自己幸福的无奈。

    自己从前一向觉得旧社会好,可以三妻四妾,可是当真正的自己置身于这个世界,又现跟想象的有太多不同。

    自从黄莺儿的事后,张锋一直把糜环或者吕绮玲中的一个当作自己的正妻。

    结果又跳出一个曹葳,虽然她从哪方面来说,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问题是这种选择,自从他从黄莺儿事件后蜕变了的心所无法接受的。刚刚那种被老曹释怀的开心,又被另一种无言的愁绪替代。

    该怎么面对糜环,还是未曾蒙面的吕绮玲?虽然他不怀疑这两女一定会成为张家的人。

    糜氏兄弟没理由不支持这门亲事,而吕布这种行事相当于射雕英雄传里黄老邪的人物,更是看准了自己不松口,他肯定觉得自己选的一定对。

    哎,怎么也只能看了,边走边看。

    反正是不可能拒绝老曹的,除非选择不要脑袋。

    张锋现自己原来并不是一个滥情的人,想想自己好象还真的一直没嫖过,无论过去现在。

    甘宁的水军初步建立起来,张锋向曹操进言,说交州之南有一国,名曰吕宋,产一种稻,一年两熟,如果可以引进在中原之地种植,曹军粮草供应当完全不成问题。

    曹操大喜,任命甘宁的副将王成,领三艘艨艟,六艘走舸,沿海崖线南下,直抵吕宋,寻找张锋所说的两季稻。

    因为不是大船,经不起大风浪,如果入海太深,恐全军覆灭。

    担当着曹操满心希望的小船队出行,没个一,两年是回不来的。

    甘宁为曹操训练水军,当青州也成为曹操囊中物时,就有了海岸线可以造海船。

    然后与高句丽贸易购进人参、貂皮等物,去扶桑交换白银,然后打通马六峡海峡,就算是东吴家之后也敌不过曹操的水军实力。

    历史上包括曹操和吕布的军队,全都因为军粮不够而生过吃人的悲剧,虽然如果是那时来看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但是身为现代人穿越者的张锋,是绝对不想亲身经历这种事的。

    顺便说一下,在曹军中提出吃人肉,并把人肉腌制贮藏起来,叫做“人脯”的意义是程昱老头提的。

    而在船队回来之前,就有必要做好一些基本的工作,使得这种当时看起来神奇无比的双季稻至少在引渡回来之前不会饿死太多人。

    张锋亲自带着主管内政的荀氏叔侄,以及夏候元让,规定了一系列关于种植方面的条文,明确说明谷物种植间距,在一尺到一尺半之间是最合理的。

    然后在每块田之间挖了沟渠,从一些湖泊和河边装上两人踩的翻车引水,大大提高衮州的粮食产量。

    曹操一度想封张锋为典家中郎将,后来因为考虑到他懂的东西实在太多,而放在更有用的位置上而做罢。

    一方面徐州糜家的实力展,使得张村已经远远不能满足整个曹氏集团的展需求,由几个曹氏主要人物带头,成立了一个合股公司。

    曹操任“董事长”,当然具体操作还是由张锋推荐的张村一干忠心耿耿的老人来执行。

    以冶金,酿酒,造纸为主业,辅以奢侈品的销售。不管在什么样的乱世,总有一部分人还是有着花不完的钱。

    而整个衮州,各个郡县之间全修了全是石板的官道,兼以商用,凡过往商队经过,以车辆数为收税依据。

    虽然数额不高,但由于衮州和徐州是公认的两个富庶之地,商队天天都是络绎不绝,修路带来的看似不起眼的小钱,以惊人的系数稳定增长。

    使出钱修路的几个大股东,特别是曹家人欣喜不已。

    张锋现在已没了后顾之忧,在曹氏集团里以自己人的身份大展拳脚,几乎在各个领域都有他的影子。军、政、医、农、商,这位几乎成为曹氏集团的代言人。

    更以曹操女婿的身份,凭着这一完美的外衣慢慢着改变中国的冰山一角。

    只要曹操能统一中国,何愁改变不了中国的积弱传统?

    尝到甜头的曹操等人,谁再说以农为本之类的话,估计要被以曹洪为的激进分子活活掐死。

    看到现实每天入帐黄澄澄的铜子,不比什么书典古籍来得更有说服力?

    而曹操也在张锋的浅移默化下,打出“唯才是举”的旗号,吸收了相当一部分的下层平民,手工业者和商人。

    慢慢改变这个社会的结构组成,虽然士族阶层有层出不穷的不满,但是对方又有权又有钱的主导地位,加以一些见不得光的阴暗手段……

    曹操这时被张锋影响的已经清楚认识到民生的重要,继军属福利之后,各种行业的优秀人才都能享受曹操治下提供的优厚待遇。

    当然跟他们的供献是成正比的。

    比如张机还没出后的儿子,就已经内定是下一任医所所长,享受堪比二千石的太守之禄,且终生全家免徭役,低纳税。

    这带动了各行业,出现一股激烈发展的势头。

    二百年内,估计就有蒸汽机了。五百年,中国就将进入资本主义社会了。张锋乐观的想。

    值得有一点注意的是,徐州的糜家却没有因为经济地位的改变,而有丝毫的政治地位的改变。

    相反在陶谦、曹豹等人的眼红打压下,日子过得愈艰难。

    陶谦甚至直接向糜家要把糜环嫁给自己的大儿子陶商,以达到霸占糜家财产的目的。

    糜家兄弟一面虚与伪蛇,一面暗中将徐州的产业分批的转向衮州,那里有他们的保护伞,妹夫张锋。

    面对从天而降的大财神,曹氏集团当然是不遗余力的拉拢,于是衮、徐之间的矛盾,几乎是和尚头上的跳蚤那样明摆着,只不过没有明着真刀真枪干罢了。

    而在他们打起来之前,长安先乱了。

    长安如果好好经营,非必没有与关东诸雄一拼。

    有关中之地,乃昔日太祖刘邦龙兴之处,民富国殷,沃野千里。

    加上有吕布这种马战指挥天下无双的良将,西凉、并州两只精锐的骑兵,此外还有武关、崤关这种天险可守,以兵力守住长安、扶风、三辅之地是完全不成问题。

    加上内部也渐渐能够整合起来,虽然矛盾不断,但毕竟有着以黄琬、杨彪(杨修的老子)这一干先朝老臣的支持。

    以及为“党锢之乱”翻案后感谢董卓知遇之恩的一干士子,应该说这是董卓开创大好局面的机会。

    可惜他是董卓,如果换了曹操……

    董卓除了一天天的排除异己,就是寻欢作乐。对很大一部分手握大权之后的男人来说,这时该做的事只剩下几种:淫、酒、杀。

    董卓就是其中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