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八十三章 杜畿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历史上的陈宫好象并没什么在曹操误杀吕伯奢一家后离他而去的“义举”,而是看不惯曹操在衮州一系列动摇了士族的变革举措。

    并杀了跟自己屡屡做对的“名士”边让后,这才弃曹投张。

    可是说,陈宫这人,跟大义这个词的联系并不是那么紧。

    边让估计也就是一个跟孔融一样,成天在家开paRTy,看看艳舞,写小淫诗的空谈家。

    他跟曹操的对立,也完全是因为曹操的出身是宦官而已,至少史书上是这么说的。

    “主公,逐鹿天下之良机就在眼前,万不可失!”陈宫一双小眼睛里精花四射。

    张邈坐着不安分,屁股下仿佛有针扎一样。

    作为陈留太守,眼睁睁的看着原来是平民身份的曹操经讨董一役身价倍涨,摇身一变成了自己的顶头上司,从前要躬身跟自己说话,现在换作自己要点头哈腰了。

    哪怕是朋友,这种身份地位的改变也是叫人心里不舒服的。

    因为张邈极度渴求一个机会,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虽然好象自己没什么可以拿得出手要证明的。

    讨董之战时自己毫不出彩,就连作为对手的董卓都明显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升官的都是曹操,袁绍之流,还轮不到他。

    现在,吕布生生就在自己帐下,这个虎牢前在黄忠没上场之前不可一世的男人,分量是多重他当然知道。

    问题是吕布是一把双刃剑,走到哪里都会伤人。

    丁原、董卓,然后就是袁绍要杀他,张杨好象也有这个意思。袁术干脆不理他。

    而陈宫的一句饱含深意的话,让张邈心中那份压抑了很久的蠢蠢欲动。

    对于张邈眼中的渴望,善于察言观色的陈宫一眼就能看出,心里一丝鄙夷,面色上却是如常。

    “今天下分崩,汉室倾颓,英雄群起,正是主公一展鸿图之时。今有吕温候相助,其人武勇天下无双,何不用之成大业耶?”

    “虽有曹衮州挚肘于榻侧,然吾料衮、徐交恶,恐有一翻大战也,到时主公便可趁时而起……”

    陈宫薄薄两片嘴唇上下翻飞,张邈听着是热血沸腾,好象这是上天给他最好的一次机会。

    “况主公收留温候,袁绍定不喜,如绍命操杀主公则何为?不如先制人,让曹操投鼠忌器。”

    说了好的方面,陈宫能言善变,又从另一方面挑起张邈的不安,让他觉得自己此时再不行动就是坐以待毙。

    “公宫一言,令某茅塞顿开,只是应以何处之攻略为上?”张邈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自己终于要男人一把了。

    “此处!”陈宫如同鸡爪一般枯瘦的手指在羊皮地图上连点了三下,“若能连成一线,转而进占豫州,则天下皆仰目而视主公也。”

    张邈呆呆的看着地图上三个不起眼的地名,中牟、荥阳、阳翟。

    这三个地方虽然靠近洛阳,却没被波及到讨董的战火中去,比起洛阳到长安这一段无人区来说,简直称得上是“繁荣”了。

    虽然这三地都是民不聊生,但是对于张锋效应带来的整个衮州经济来说,负担这三地百姓的民生三、五载是完全没有问题。

    更重要的是,阳翟一地紧邻豫州,如果经营好了这个地方,是完全有可能进占豫州全境的。

    “好!便如公台所言,吾命汝为军师,奉先为大将,攻略三地!”张邈满怀豪情的站起,一拳用力的砸在地图上。

    陈宫看着这位终于雄起了一把的主子,微笑的嘴角不是知是带着讥讽,或是赞赏。

    就在张邈准备在大展拳脚之时,朝庭来了圣旨,令曹操助青州牧田楷讨黄巾贼。

    正史中关于此人的介绍实在是少得可怜。

    两句话,一是公孙瓒的人,二是和刘备打过袁绍,仅此而已,估计也不是有本事的人,要不也不会求朝庭派人帮忙剿贼。

    天大的契机!就算他不来求,张锋也会想办法找个借口打过去。

    要知道曹操起家之后最得意的两支部队,一只就是青州兵,另一只就是赫赫有名的“虎豹骑”!

    由于是军议,这次并没有象往常一样在州牧府,也就是老曹的家里开,而是开在军营帅帐中。

    老曹是唯一一个能坐着的人,说正事时连身体一向孱弱的戏志才和郭嘉能只能站着。

    不过可以摇摇扇子。

    现在张锋带动整个曹营上下认为自己跟智商沾边的人,全部开始全民人手一把扇子,鹅毛的,鸭毛的,蒲扇,纸做的,什么样的都有。

    老曹才不管你们摇什么扇子,关键是你们摇了之后得给我出主意。

    张锋现在也算是半个曹家人,大摇大摆的的最后一个进帅帐,一看,我日,人真是多啊。

    左手边一干武将,夏候兄弟,曹家兄弟,甘宁,黄叙,文聘,典韦,华雄、徐荣,吕虔还有那个冲突过的史涣,由于战功被提上来。

    右手边一溜“扇子帮”,程昱、戏志才、郭嘉、双荀、刘晔、毛玠、满宠,还有几个新加入的文官。

    张锋只记得一个,名字叫杜畿的。整个大帐便如张锋先前所料,几无立足之处。

    说到这个杜畿,还有一段不得不说的故事。张锋对于平职或者平辈一向是开玩笑惯了的,杜畿这个可怜的家伙一入曹军,立即引起张锋的注意,追着他屁股后面亲热的喊:“小畿畿!”

    搞得这位“小jj”大人名声大噪,才进曹营两天,大家都认识他了。不管走到哪里,总有人指指点点。

    “看,这位就是新来的小jj大人!”

    “靠,这种私事你也知道?”

    “你知道个鸟!是疯将军亲口说的,在场几个弟兄都听见了!”

    “哦?有多小?”

    “不知道,只有将军自己本人见过吧。”

    “哦,这位杜大人真是可怜。当男人到这份上……”

    然后众人一致为杜大人的下半身喊冤。

    搞得饱读诗书的杜大人,恨不得当众脱了裤子证明自己清白。

    对于始作俑者,杜畿当然知道他的名气和曹军中的地位,动也动不得,骂也骂不得,只有自己含羞忍了,看见张锋一露面,就是头也不回的——跑!

    除了跑,难道跟张锋决斗么?不说曹军里禁止私斗,唯一有一次私斗没被处罚的,就是这位把自己搞得半男不女的狂将军了。

    忍了?张锋面带微笑的亲切和你打招呼,不理总不好吧?

    何况人家除了那三个听了让自己恨得牙痒痒的三个字,对自己和和气气,丝毫没有不礼貌之处,怎么能翻脸呢?

    杜畿想死,自己怎么不开眼跑到这里来上班了。

    又怪自己老爹老娘,什么名字不好起,叫什么畿!

    搞得最后连老曹都惊动了,私下一次问杜畿,是否有不举之疾?搞得杜畿差点当场抹了脖子。

    没办法,杜畿只好用了郭嘉的办法,曲线救国,天天跟着郭大浪子去勾栏之地,用事实证明自己不仅不是“小jj”还有点小本钱。众人这才释然。

    见到张锋进帐又探头探脸的四处看,杜畿第一反应就是缩了脖子站在程昱身后,紧紧用身体贴着他。

    程昱身高一米八几,是扇子一族中少有的大块头。杜畿窈窕的往他身后一站,的确是看不见人了。

    可是程昱心里却有了疙瘩:你不是有本钱么?也不用贴我这么紧吧?看上我了?搞得程昱是一身的鸡皮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