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九十章 去而复返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可是张锋现在还没露出以往的疯状,如果被吕绮玲知道,他是怎么样追着杜畿屁股后面高喊“小jj”的,不知道会不会后悔的吐血!

    张锋知道,南武阳现在是需要一个镇定自若的指挥者,而不是一个在酒会上插诨打科活跃气氛的浪子。

    除了黄忠和毛玠,知道张锋本性的人这里还真不多。

    赵云被派去军营熟悉军务去了,这个险些成为自己情敌的小帅哥,张锋想想,好象心里没有故意支开他的成分在内。

    是我的终究是我的。张锋心里现在已经有些看破红尘的味道。

    吕绮玲跟着张锋,已经习惯了在他屁股跟着,看着他指挥若定,气定神闲的样子,越主观的觉得老爹果然有眼光。

    张锋在自己眼里也越来越帅。

    可是怎么就不跟自己多说几句话?

    想到这里,可爱的小蛮靴,开始折磨脚下刚露出个头的小草,被踩得东倒西歪后,片刻之间还能慢慢回复着站直起来,好象跟张锋当时一样嘲笑自己的傻。

    “连根破草都帮着他欺负我!”

    小丫头恨恨的加重了脚下碾压的的力度,可无论她多么用力,那根和张锋一般可恶的小草挣扎着就是不屈服。

    着眼于城防,士兵编制,以及民生的张锋终于注意到了小丫头的傻劲,嘿嘿的坏笑。

    “怎么了,谁欺负你了?看你嘴翘的。”张锋一脸三月天的阳光,小丫头的一点点不满瞬间被融化。

    “没有啊,只不过有点无聊。”嘴里不承认,心里顿时浮起一点点委屈。

    从小到大,哪里不是人家把她当宝一样供着,可到了张锋这里,自己在他眼里还没一个没门的破房子重要。

    “我知道每天全是军务和民生问题围着我,没时间陪你,这样吧,下午我们去打猎如何?”

    张锋低沉而和旭的语气中,怎么也有着一股“叔叔带你看金鱼”的味道。

    “好啊,好啊!”一听打猎,温候之女顿时就开心了。

    温候的女儿,指望她会女红?刺绣?还是诗词书画?还不如指望一个哑巴说三门外语更有希望一些。

    当然是刀枪剑戟更合她的心意。

    张锋察言观色的本事果然不是盖的。

    徐州军困围南武阳无果的消息传到陶谦那里,经过与赵昱、陈圭陈登父子的谋划,觉得既然与衮州已经撕破脸,索性再干一票大的。

    令下邳相笮融、郯城太守吕由,率四万人增援尚未被假张锋吓走的曹豹。

    谁知刚进衮州地界,迎头便遇上曹豹的败军。几个人一分析,就觉得这里面有问题,张锋又不是会飞,如何能这么早就赶回来?

    而且既然援军已至,又怎么会不派一兵一卒追赶?让曹豹这么轻松就逃回来?定然是用诈。

    反正这下又有六万人,粮草军马齐备,于是两路人马合二为一,浩浩荡荡又杀回南武阳而来。

    张锋带着黄忠和几十骑,全身戎装,个个身背长弓,在前面用合围之势,把一些野猪,鹿、獐之类的动物赶至吕绮玲马前。

    这种刻意的讨好,果然让吕大小姐的银玲般的笑声从未停过。

    自己女人开心,张锋当然也开心,用自己十分蹩脚的箭术来驱赶动物,又是让吕绮玲开心不已。

    原来张锋也不是事事皆会,至少黄忠跟了他这么久,可是连他的箭术的十分之一都学不到,不能不说老天爷还是公平的,所谓人无完人。

    再说张锋也不觉得一个人的箭术好有什么太大用处,最多阵上放放冷箭,伤一两个将领。

    他心中的弓箭是战斗中,一列列的弓骑兵用覆盖打击的方法,如同插秧一样,整个箭涵盖了这个空间里每一个点,不会出现一个小小的真空。

    这种设想如果真能实现,那么汉族能称霸天下也不为过。

    可是设想终究不是事实,一个合格的弓骑,既要会骑又要会射。除了幽、并、凉州这些与胡人接壤的州,基本上很难找出这样的士兵。

    就算训练,没个五年左右根本又成不了雏形,更别说象历史上的蒙古军队,一直几乎打到多瑙河那种强势军事素质。

    放下身段,尽心尽力为自己鞍前马后驱赶动物的张锋,在吕绮玲的心中已经趋进于完美了……

    又有本事,又能讨自己欢心,虽然箭术烂了点。现在她心里赵云的影子已经越来越模糊了。

    打铁要趁热。

    如果吕大小姐真的答应去找赵云,张锋也不会为难她和赵云,毕竟有那么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在那里放着,那样的事如果经历过还不能成熟点,那也不是个合格的男人了。

    但是吕绮玲选择了自己,自己就必须要为她的选择回报些什么。这就是张锋甘心俯为吕大小姐当跟班的原因。

    你对我好,我就对你更好。这是张锋一向处世原则。

    最典型的就是曹家人,现在曹家人已经考虑用黄金打造一个恭桶。曹洪更是财大气粗的觉得自己拔根腿毛都比大象的腰粗。

    糜家人更不用说,如果人可以用钱买,这乱世就可以结束了,集曹、张、糜三家之力,把中原这四五千万人全买下来得了。

    “锋哥,锋哥,帮我拦住它!”关系一亲近,两个人再也不是“吕小姐”、“张将军”的称呼了,变成肉麻兮兮的“锋哥”、“玲妹”。

    怎么听也觉得象是在叫欧阳锋。但是欧阳锋的女人好象是她的嫂子……

    张锋屁颠屁颠的勒马,去追一只受惊的黑毛野猪。笑得比山花还灿烂的脸上,突然换上一丝凝重,嘴角也慢慢扯直,拉平。

    除了吕绮玲,其他众人先后都现不对劲。

    一阵隐隐的地面震动。

    骑兵!

    这里是南武阳以南,南面就是徐州,绝对不可能有衮州军从这个方向来。

    夏候渊虽然跑得快,他的性格却不会故意绕个道从南面过来吓唬自己。换作是曹洪都不太可能,毕竟军令如山,不是儿戏那么可以随便玩。

    “锋哥!怎么了?你看我的猪都跑了。”吕绮玲就看见张锋傻呆呆的低头不动,放任那只嘴里喝哧喝哧喘着粗气的黑毛猪,拱着******钻进草丛不见了。

    不高兴的嘟着红红的小嘴,眼里全是一片不满的埋怨。

    “将来你会两只更大的猪的!”

    张锋不管吕绮玲是否听得明白这句两关的话,大声叫道:“汉升,你送吕小姐回城,通知孝先,徐州军去而复返!然后派人快马请甘、夏候将军急弛援!”

    吕绮玲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还没等她问怎么知道徐州军又回来的,黄忠带着十个强壮的士兵把她围在中间,强拉着她的马缰一路打鞭往北跑去。

    那些士兵都是从濮阳带来的,跟随张锋已久,在他们眼里,无论是曹操或者皇帝的命令,都不如张锋一个屁好使。

    神色凝重的张锋,被几个膀大腰圆的士兵遮住了,任凭吕大小姐如何喝呼怒骂,他们就是不让她回头。

    来的好快!吕绮玲这边还没跑出视线,徐州军的前锋已经看见张锋这一行人了。

    虽然没带大旗,但是这次可是货真价实的张锋,有雉尾翎和方天画戟为证。

    一行人横作一字排开,冷冷的注视着这去而复返的徐州军。

    徐州军的前锋弛到离张锋还有三百米的距离勒马,看到真正的张锋在这里候着,不敢轻举妄动,只有一骑转身往回跑去,应该是通知后军了。

    怎么办?只凭自己三十几个人,光是这敌军前锋就够头疼了,还有大队后部跟着!逃?万一吕绮玲被追上怎么办?她可是选择了自己的。

    在自己女人面前逃窜,而且有可能让她遇上危险,张锋觉得那还不如自杀来得豪气一些。

    丢不起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