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九十三章 赵云是谁?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张锋不知道吕绮玲这一刻心里居然有这么多念头,嘴里大喊着:“黄汉升!还不出手,更待何时!”

    连吕绮玲在内的人包括徐州军都觉得张锋是不是杀傻了,自己刚才不是说了没援军了,哪去找什么黄汉升?

    中军里三个人伸长脖子也看不到层层叠叠里到底情况怎么样了,好象就只有一个女人尖叫了一声?

    这么多人还收拾不了两个人啊?就算如来来了也给留下一头疱再走!

    仿佛是回应张锋的那句“疯话”,斜刺里一军冲出,为之人手横举大刀,居然是冲着中军那八千人去的!

    “徐州贼子!屡犯我境,留下人头再走!”

    远远看热闹的中军,目瞪口呆的看着仿佛从天而降一般的援军,连拿起武器自卫都忘记了。

    真的有援军?

    ………………

    “锋哥!”吕绮玲尖叫着从榻上坐起来,秀美的脸上满是晶莹的汗水。饱满的胸口起伏不定,一片波涛浩渺。

    张锋坐在她身边,正拿着阵亡士兵名单在算要怃恤多少钱,一看吕绮玲的小脸上焦急惊惶的表情,应该是做了噩梦。

    “怎么了,做梦了?”张锋温柔的拿起一方手绢,一一揩拭她脸上的汗珠。

    “嘤”的一声,吕绮玲张开双臂一把抱住张锋,把脸埋进他宽厚结实的胸膛里,一股男人身上特有的汗道混着淡淡的檀香,让吕绮玲兀自抖动不已的肩膀渐渐平静下来了。

    自从黄忠领军出现,敌方就乱了,中军离前军太远,黄忠领着骑兵直插主阵中,其余步兵由赵云领着,阻截包围张锋二人的敌军救援主帅。

    而吕绮玲一看见援军到,精神上一松泄,立马就晕过去了。

    “我梦见,你……你为了救我……被被……那些人给杀了……”吕绮玲一想起刚才的梦,仍然后怕不已。

    “傻瓜,这世上能杀得了我张锋的人,一共只有两个,一个还没生出来,另一个已经死了。”

    这样老套的话用在这时,却让心有余悸的吕大小姐顿时咧开小嘴笑了起来,一脸的泪珠儿如春摇梨花开。

    张锋右手穿过吕绮玲的肋下,轻轻的拍着她的背,一边用近乎几梦呓的声调象哄孩子入睡一般:“乖,不怕,好好躺下,你的脚可受了伤的。”

    本来没怎么意识到,张锋这一提,吕绮玲这才觉得右腿好疼。

    掀开身上精美的毡子一看,右腿的裤腿已经卷到膝盖处,伤口处已经包得严严实实,还打了一个蝴蝶结。

    “这个是你打的?”吕绮玲睁大湛然有神的双眼,不可置信的指着那蝴蝶结道。

    “当然,我可是神医张机的关门弟子,这种小手还不用别人动手。怎么样?还有点美感吧?再说了,要万一是个男郎中给你包扎,不就什么都让别人看了去?太吃亏了。”

    张锋神色很有些得意,而此时的吕绮玲,显然是被张锋的细心和关爱给迷得有些忘乎所以,大眼睛里的清湛也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水雾。

    “锋哥,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一心要救你,也不会害得你被围住,差点被……被……”吕绮玲一想到昨天的事,至今还有点后怕。

    张锋扶着吕绮玲,小心的把她的身体慢慢平放到榻上,然后轻轻的把毡子给她盖好,把边边角角还掖了掖。然后蹲下来,眼睛离吕绮玲的红唇只不过半尺。

    感觉着这个男人的温柔和细心,吕绮玲有一刻以为这是母亲在自己身边,只有记性中的母亲,才会对自己这么细心、呵护。

    严氏永远象一波古井那么恬静,脸上总是挂着淡淡的笑,好象从来没有担心过,更没有哭过。

    除了父亲打她的时候。

    吕绮玲永远不明白为什么母亲那么温柔的女人,会喜欢上狮子一般脾气暴躁的父亲。

    而且看着母亲看着父亲那种可以融化一切的炽热眼神,连未经人事的自己都能感觉到那种浓浓的爱意。

    每当自己流着泪,哭着问为什么父亲又打母亲的时候,母亲哪怕脸上还带着紫一块青一块的伤痕,却还是笑着说:你父亲其实是很爱我的,我也很爱他。

    可是他打你!

    吕绮玲不解的问道,小胸脯起伏得厉害。

    那你以后就找一位不会打你的温柔夫君。严氏微笑着说。

    好,那我就找一个象母亲这么温柔对我的夫君,然后嫁给他!小吕还记得当时自己是这么说的,然后母亲笑得很开心。

    可是母亲说了一句她当时听不懂的话。

    脾气太好的男人,会吃亏的。

    现在吕绮玲有些明白了,当时自己受伤后张锋看着自己的眼神,象要吃人一般可怕,那眼睛血红血红的,五官狰狞着扭到一起……

    可是看他现在的小心翼翼照顾自己的样子,简直就是和母亲一模一样的恬静!

    如果说先是被张锋的气质所惑,轻开心扉,现在的吕绮玲已经完完全全任由张锋占领自己的心房了。

    这不就是从小就一直希望的人吗?

    让什么赵云见鬼去吧!

    “又说傻话了。你可是我未过门的妻子,再说,你傻傻的一人一骑冲过来哭着说要救我时,我觉得这个世界好美!当时我心里甜成了蜜,所以当你受伤时,我的心都差点碎了。”

    张锋一如既往的发挥着,就连黄忠都从未见到的温柔攻势,彻底把吕绮玲这只小老虎,驯成一只乖巧的小绵羊。

    “锋哥!吻我!”吕绮玲闭上还挂着朝露一般可爱的泪珠的双眸,胸脯起伏得更剧烈了。

    张锋一愣,然后恍然。

    虽然说世上的女人要求“矜持”,曾经有一个县令的妾因为在****时叫声太大了一点,结果被自己丈夫认为是“****”,被写了休书,于是羞愤的自杀。

    可别忘记了吕绮玲是在吕布的熏陶下长大的,吕布行事从不顾忌别人言论与指责,我行我素,吕绮玲又怎么会是一个小封情调的女子?

    应对方要求,张锋迟疑了一下,然后张嘴吮住吕绮玲微张的红唇,用舌尖轻轻叩了这位人事菜鸟小组的紧闭牙关几下,便被放行。

    一找到目标,就开始纠缠,痴绕,久久不舍得分开。

    很多人接吻后,女方会把头靠在男方的胸前或肩膀,借以擦掉嘴边的津液。不知道为什么,吕大小姐居然也会。

    一个美妙的长吻,吕绮玲的目光久久还在迷茫状态,说明张锋舌功不错。

    “对了,我想起来,那个可恶的黄忠老夫匹,明明说不救你,后来又怎么还是来了?来了也不直接救我们,硬是朝那边杀去!真是气死我了,等我脚好,一定要找他算帐!”

    一想到这件事,吕绮玲明明知道事实一定不是这样,却依然恨得牙痒痒。

    用指甲揩了揩吕绮玲唇边残留的口水印,张锋道:“玲儿,你错怪汉升了,倒不是他不想救我们,反而他比谁都急。”

    “只不过他只是我的家将,又没有兵权,一定要征求毛大人的肯才行。而且在那种情况下,就算把所有的南武阳士兵全派上去,还是在人数上远远落后于徐州军。”

    “而且就象我平时一直都教导他们的,战阵之事,不一定要把对方每兵每卒杀干净才是胜利,只要看准对方弱点,一击就可尽全功。”

    “当时我们被几万人围着,而敌人中军连一万人都不到,如果换作是我,也要选一个好机会直接扑向中军,那么围也就解了,这个世上还没有哪只部队可以在没有主帅的情况下不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