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九十四章 一州两治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吕绮玲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脑子里其实根本就是在品味,张锋讲这些自己不懂的大道理时的那股子帅气劲。

    完美的男人!吕绮玲不禁有些沾沾自喜,自己父亲果然好眼光!

    “记得,你是我的女人了,以后要顾忌着自己安全,不要做些让我担心的事。”张锋又在吕绮玲额头上吻了吻,圣洁之极。

    “嗯!”吕绮玲心里,又是感动,又是温暖。原来喜欢一个人是这样的感觉!

    搞定徐州军,按照曹操的计划,本是让张锋出任青州牧,凭他的人气坐镇这个残破不堪的大州,整治民生,并举百废。

    没想到袁绍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以为自己在讨董一战中功不可没,趾高气扬的另派了一个人任青州太守,连曹操都没通知一声。

    这个人叫臧洪。

    于是两个“牧”在临淄碰了头,乍一遇到,两方都是大眼瞪小眼。

    相比之下,张锋这边无疑占了上风。

    首先,曹操只不过上表稍微表示了一下谦恭,然后顺手送了一点点“礼”。

    早就几百年没过过诸候进贡的李傕,郭汜大喜,忙命贾诩起草圣旨,答应曹操的奏章,令张锋领青州牧。这名正言顺方面,袁绍只不过是个自封的大将军,根本占不住脚。

    再者,以孔融为的一干青州旧官员虽然跟张锋一直不对路,但是有朝庭的圣旨在,一向吹嘘公忠体国的他们,怎么会倒向草台班子的袁绍?

    最后,臧洪是个典型的直性子,只带了八百人就跑来上任,看看曹军这边,赵云、张锋、黄忠,随便拉出来一个就吓死一大片。

    还有先前大打宣传攻势的效果也出来了,臧洪一路上遇到的县丞等下级官员,纷纷表示对这个冒牌的青州牧表示了强烈的蔑视!

    有奶就是娘,在那个吃都成问题的年代,当然是跟着财大气粗的老板走,才算是个明智的选择不是?

    同是姓臧,臧戒已经被任命为泰山太守,顺便带去了臧霸,孙观等人,假以时日,泰山一地北可援青州,南可攻徐州,是一个厉害的钉子。

    饶是臧洪一心为公,看了对方的排场和百姓的偏向,还不是一样暗自叫苦。

    可袁绍是什么人?好大喜功,如果自己就这么灰溜溜的回去了,轻飘飘一句:“青州让张锋给占了,我就回了。”难免一颗头就这么窝囊的掉了。

    那样新投降正准备表现给新的老板看看的黄巾余将,杨风、左髭丈八,准备捋起袖子干架了!

    连在自己锋哥面前表现的温柔无比的吕大小姐,也操起家伙,杏眼圆瞪,看得臧洪一阵头皮麻。

    温柔是留给锋哥的,别人只能领教吕大小姐的脾气!

    张牛角不愿意投降,带着几百亲兵跑路到冀州了。于毐想投降,没机会,被曹仁“不小心”给做了。因为张锋跟曹仁说这家伙长得太丑

    臧洪一脸悲愤,仗着人多势众要来硬的是不?好,总比空着手回去要好,反正死在这里,袁绍至少不会迁罪自己家属。

    没想到张锋笑眯眯阻止跃跃欲砍的部下,反而象老朋友一样,拉过臧洪两个人单独说悄悄话。

    只看张锋不停的奸笑,比着奇怪的手势,然后就见臧洪不停的翻白眼,摇头。

    一干人远远的好奇的盯着这个有着层出不穷怪主意的张锋,不知打什么坏主意。

    孔融知道,可以肯定的就是,张锋只要决定不打,那就是有问题,而臧洪,恐怕就是张锋的目的。

    连吕绮玲也诧异的问一脸平静,见怪不怪的黄忠,锋哥是搞什么鬼?

    黄忠只知道臧洪是肯定跑不掉的,具体是什么办法,他哪会知道?

    赵云甚至在怀疑,张锋是不是准备用钱买下整个青州?

    最后两个男人看似谈妥了,手拉手的一边往回走,一边象多年老友那样眉飞色舞。

    韩浩、枣祗等衮州派来的官员互相比一个“V”字手势,搞定!

    杜畿很高兴张锋没机会注意到自己,心中暗自为那位名声很大,却一样已经被张锋算计,且不自知的臧洪悲叹一把。

    这张锋就是有办法。

    众人一头雾水,眼睁睁的看着兴高采烈的臧洪,领着八百人踩上临淄的土地。

    杨风眼睁的大大的死死的盯着张锋,生怕他有一个小动作,或是手势或是眼神的暗示动手,自己眨了眼没看清楚。

    结果放任对方安然进了城,那会不会给新老板一个不好的印象,自己很迟钝?

    可是杨大渠帅眼珠子都瞪出酸泪来了,还是不见张锋有任何动作,只是一脸笑呵呵的。

    “老板,搞不搞他?”杨风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了,是听黄忠说,张锋喜欢别人这样叫他。

    张锋还是一脸停不下来的笑:“搞!当然搞!”

    停了停又说道:“不过是搞阴的!”

    已经走出两步开外,刀都拔出来的杨风一个趄趔,差点摔倒。

    哪有这么说话大喘气的!

    杜畿一看,完事了,连忙拔脚就跟着冀州人身后走去,没想到张锋根本就没忘记他,当着吕绮玲的面大声喊:“哎,小jj,你去哪?待会来我书房,大家都来。”

    吕绮玲的脸红了,一丝媚眼瞟过毫不知羞耻为何物的张锋,这么多人,怎么这么说话!原来他还是真有点疯的!

    刚站直的杨风真的摔倒了,手上紧紧抓住的刀平拍到地上,反弹回来,正砸中自己脸。

    新老板说话太对自己胃口了。

    这个暂时的新家实在不怎么样,除了地方还算宽敞,跟濮阳的家比起来就是个狗窝。

    没有檀香什么的也就算了,连窗户纸都没有。风一吹,刮过镂空的窗棂的时候出呜呜吱吱的怪叫。

    吕大小姐一是因为害羞,二是因为也没女子出现在这种会议上的习惯,回房去了。

    这让坐在右手第三排的杜畿,心里稍微好过了点。

    “诸位一定是奇怪,我跟子源说过了些什么。”张锋喝了一口青州的茶,呸的一口吐了出来,太糙了,象是用糠泡的。

    满座之人都猛点头,也许就郭嘉和戏志才等几个有限的人可以猜出一点什么,但是谁能知道疯子想什么?只有疯子才知道。

    “我提议和臧洪共治青州,子源已经答应了。”此言一出,满座皆惊。

    有些常识的都知道一山不容二虎,虽然曹操和袁绍现在的关系算是同盟,但是这种事怎么能分享?

    有道是“好马不配两鞍,好女不侍两夫”。何况是地盘这东西!

    “我知道诸位都在惊疑什么!自古以来,国无二君,民无二主,所以我就折中了一个方法。我管武,子源管文。”

    “也就是说,青州军政分治,军由我衮州官员担任官职并训练士兵,如有敌犯,则由我方负责。而民生,日常粮草的供应,则由冀州官员管制。”

    众人面面相觑,没想以张锋的脑子连这种东西都想得出来。

    “属下有一事不明,请教老……将军,”左髭丈八好不容易憋得文绉绉的一番话,却还是加了个老板的意思进去。

    “请言!”众人笑呵呵看着这两个新归降的黄巾降将。

    “为什么要给姓臧的分治?自己的地方为什么要让别人横插一杠子?”

    “因为我们的主公,曹公与袁公是盟友关系,眼下不合适撕破脸皮开战,且袁公粮丰兵多,虽然不及我军骁勇善战,但‘蚁多咬死象’,于此时公然决裂,恐为不智之举。”

    “而且现有徐州虎视眈眈,实不应为主公再树一敌。”张锋的表情象是一个大学教授,淳淳诱导莘莘学子。

    文官这边是齐齐一声轻“嗤”,表示这种浅显的道理还用问?倒搞得杨风红了一张脸,显得脸上那紫色刀印更是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