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一百零九章 杨奉‘救驾/’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曹操战后并没有什么开心的神色,只是为张邈立了一个小小的衣冠冢,然后令夏候惇、于禁守定陶,亲帅大军直扑几乎不设防的陈留。

    陈留一拿下,吕布就成了无根之萍,翻不起什么风浪了。

    长安城。

    自王允死、吕布逃,堂堂四百年汉家基业便全数掌握在李傕、郭汜、樊稠这三个无赖手里,张济自率部曲屯弘农。在危急时候能共患难,在富贵时期就未必能共同样相处,特别是小人之间。

    樊稠对于领兵打仗是熟悉得很,可是对阴谋手段却不怎么在行,他在西凉军中声名最大,因此受得李傕、郭汜的猜疑。

    加上后来马腾、韩遂曾进攻长安,身为韩遂同乡的樊稠便被李傕指使的部将胡封所杀,尽并其众,可是这样还不够。

    所谓一山难容二虎,当然是他们俩自己认为是虎。

    而樊稠的死,也给郭汜提了个醒,和李傕共富贵是要有点胆子的。

    郭汜从李傕府上饮宴而回,倒在榻上刚刚脱掉外衣,突然肚子痛了起来(个人估计是阑尾炎犯了)。于是他家人说,会不会是李傕下毒害你?

    郭汜大怒,怕命人取粪水灌下,一吐之下就好些了,第二天就起兵去打李傕,李傕也不甘示弱,两人从去岁打到来年,连心疼子民无辜受累的汉献帝,派使者来劝和都没有用。

    等年一过,李傕更光棍了,干脆把汉献帝给劫持了,逼着他封自己为大司马,献帝不敢不从。而另一个流氓郭汜也劫了百官,两个人又继续开打。

    这种无聊又荒涎的作为就连两人自己的部下也看出没前途,又过了三个月,李傕的手下杨奉阴谋和宋果两人里应外合,一举杀掉李傕,结果消息走漏,宋果被杀,杨奉逃去占山为王。

    后来要不是张济引着弘农大军来,估计李傕就要败了,因为内部的叛逃事件,使得李傕的势力渐弱。于是两人看在张济大军的分上各自说和罢兵。这里连一句话救了他们一命,被奉若上宾的贾诩都先后投靠了华阴的段煨、宛城的张绣。

    张济说要送献帝去弘农,两人都答应了,这时杨奉、董承等人又跳出来和张济一起回到了弘农。

    可是杨、董和张济等人本就不是一路人,沿途都有些小摩擦,而献帝生怕这些根本不忠于自己的几大势力不平衡,于是就给每个人都加封晋爵,好歹平安的回到了弘农。

    然而李傕和郭汜两人虽笨,也省悟过来放走皇帝是多么愚蠢的举动,于是两家合起来一路追来。

    “主公,这张济原为董贼部将,向有异心,又与我等有隙,不若定计除之,以免日后为患。”却是与张锋有一面之缘的徐晃。

    杨奉轻捋了捋颔下短髯,眼睛却看向另一边正襟危坐的董承:“依董将军之见呢?”

    董承能成为国舅,自然长相也不会差到哪里去,阔口宽额,相貌堂堂。

    “公明与某不谋而何,试问这张济为何坚持要护送圣上至弘农?不也是为了一己之私,方便自己号施令吗?愚以为,杨将军应行以雷霆手段,除此人,则可还圣上一片清明也。”

    “既然大家都是一个意思,我们就不如推说议事,请张济来此,暗中伏刀斧手,然后由公明出手杀此僚,如何?”杨奉眼中精光一闪,只要除去这张济,这扶危主之功又少了一人。

    “事不宜迟!某这便去点齐军马,待杨将军这厢一动手,我便领军杀入张济营中,这弘农便可安枕无忧也。”董承站起来拱手说道,言毕,一甩战袍扬长而去。

    可这弘农毕竟是张济的地盘,在人家的地盘动这个心思,是不是太想当然了点?

    两个时辰之后张济已经全身披挂,本想与两人交战,又恐对方胁持献帝,投鼠忌器,无奈之下只得引兵西行,却半路上遇见追上来的李、郭二人。

    一番推扯之后,本就怨恨满腹的张济,欣然加入劫回献帝的行列中,指引两人包围了势单力孤的弘农城。

    原本以为赶走张济,就能蒙上一层救帝的美丽光环,不管走到天下哪里,别人都会敬仰自己曾经的辉煌。可是面对张、李、郭三人的十数万大军,杨奉傻眼了。

    “怎么会这样?”杨奉呆呆的喃喃自语道,眼里哪还有什么希望、幻想?只有印在眼中黑压压的一片西凉军人头和高举成排寒光闪闪的武器。

    “主公,不若等某出去冲杀一番如何?敌军数倍于我军,且弘农城粮草、守城器械均不多,死守恐不能支撑太久。”徐晃看着杨奉和董承全是一脸痴呆,忙谏言道。

    “哦?好好,公明,可全靠你了,一定要给这些西凉蛮子一点颜色瞧瞧。”杨奉好不容易醒过神,点头如捣蒜一般。

    这救驾之功果然不是这么容易立的,杨奉一边叹气,一边和同样沮丧的董承步履沉重的走上城楼,观看徐晃这次突击效果。

    结果徐晃刚出城,就被人山人海的西凉军围了个水泄不通,尽管那把加长了手柄的大斧前后左右上下翻飞,一刻钟都没有有可以近他的身,可是自己身后带出来的几百人早就不知道被踩到哪块地上当肥料去了。

    无奈,徐晃只得单斧匹马的杀回城里,虽然一路上有一百多具西凉军尸体是他一人所为,可是杯水车薪又能有什么用呢?

    徐晃垂头丧气的提着大斧,每走一步都有一溜血水沿着袍甲往下流,身上的战甲划开了五六处口子,翻开的口子张得象嗷嗷待哺婴儿的嘴,露出里面灰色的战袍。

    看到自己军中头号勇将也带着铩羽而归,杨奉心中已经不指望自己还能保着献帝逃出去了。看着脸上失神无色的董承,杨奉突然有了主意,在这种已经退敌无望的情况下,居然阴阴的嘿笑起来。

    “将军有何事如此笑?莫非有何退敌良策?”杨奉的笑声让董承想起了董卓,董卓一旦看上哪家夫人,就会出这样渗人的、阴险的笑声。

    “事已至此,不如去请援军!”杨奉的声音突然低沉磁性无比,配上一脸神秘莫测的微笑。

    “司州以西,皆属李、郭贼也。而南面还有张济之侄张绣在南阳,东面最近的张杨且不说远水解不了近渴,就算能及时赶到,恐也不是李、郭等人的对手。如何还有援军?”董承一脸的诧异。

    “嘿嘿,将军怎么不想想司州以北?”杨奉极有耐心的一点点诱导董承,往自己的思路上去想。

    “以北?那边不是……”董承一脸的疑惑转而换成一脸惊怖,声音也变成颤抖起来,右手指着杨奉,不敢相信的问,“白波军!”

    杨奉丝毫不在意董承这个不礼貌的举动,反而用刻意压低了的声音,恶魔一般继续诱导道:“嘿嘿,将军勿疑,奉早年也是干这个出身,白波军有吾同乡,吾招之勤王,彼必喜而至,昔日董贼在时尚且不能胜白波军,况于此三个跳梁小丑乎?”

    “可这白波军乃贼也,我等均是堂堂正正的大汉官军!岂能向贼军乞援?”董承说着说着语气不由的加重了。

    “董将军!俗话说,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将军是愿意救出当今圣上,还是甘愿缩头隐于乱世?”

    看到董承居然不领情,杨奉也有些不高兴了,言辞之间也加重了语气。

    “再说,这声名和圣上的安危比起,孰重孰轻?再说了,难道将军宁愿看着圣上又落于三贼手中受辱?”见董承沉吟不语,杨奉忙趁热打铁。

    跪在一边的徐晃动了动嘴,却没有说什么。毕竟杨奉是他主公,当着别人的面,怎么可以公然反对主公?

    “既如此,一切就拜托杨将军了,不过白波军始终是贼,将军万要小心护得圣上周全。”面对选择眼睁睁看着献帝受苦,还是救助于一向都不耻的贼军,董承点头答应了。

    “哈哈,将军放心!有我在,包管圣上无事!待救得圣上,我俩可是救驾的大功臣啊?”杨奉开心得仰天哈哈大笑。

    “是啊,是啊。”对于求助于一支平时杀烧抢的贼军,董承心里是一点底都没有,就算退了西凉军,会不会是才出虎穴,又入狼窝?

    但是眼下也只有这个法子了,就算白波军再坏,总也不会比落到李傕那些无赖手里更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