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一百一十四章 泡妞三十六计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眼见他对自己的称呼从“小环儿”变成了“糜小姐”,糜环现自己还是有点在意他的,要不心里怎么会有点难受?只不过以前只看着他的缺点罢了。

    张锋已经走远,糜环还在那歪着脑袋沉思,我这是怎么了?得到他这句承诺,不是我想要的吗?怎么会这样呢?

    原本自己对三国女子最欣赏忠贞的糜环,自己和她哥哥说定了亲事,谁知道她会亲口说出不喜欢自己的话来。

    男人大丈夫,还要向前世那样不顾尊严的拉下面子求她么?那样只会让她更看不起。

    想到这里张锋不免有些失落,理了理自己的心绪,告诉自己,难过是因为他已经把糜环当成了自己的女人,并不是因为很喜欢她。而就算喜欢自己的女人再去喜欢别人,自己同样会有些酸酸的。

    反正还有四个女人不是么?

    那……如果老曹的女儿也来这么一出怎么办?麻将都凑不齐了。

    张锋苦笑,看着丽、莲、玲三女,为什么总是在这方面有心栽花花不,无心插柳柳成荫?

    曹操的调令很快就下来了,濮阳的曹仁被调走,张锋得到一小段假期可以回家看看。同时还有老曹给张锋布置的任务——青州的治理已经上了轨道,可以让糜家把分店开进临淄等青州大城了。

    另外还有一书密令,内容是叫张锋务必把吕绮玲牢牢的带在身边。

    如果吕布又突然东山再起,这吕绮玲将是必不可少的砝码。

    吕布始终拿濮阳不下,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老婆严氏和那个姓任的貂婵在濮阳城里,曹仁的监管下,而吕绮玲的境遇稍强一些,在张锋身边,这使得温候始终投鼠忌器。

    看看吕绮玲炽热而又直接传递某种讯息的眼神,张锋觉得就算用扫帚赶她都不会走的。

    回到濮阳,张锋把一行人安排了自己家里休息下,洗了个澡就匆匆找曹仁办了交结。然后马不停蹄就直接赶往糜府。

    说来不知是巧还是糜家故意的,张府门口的路下一个拐角处就是现在的糜府,原本是一些中等收入的百姓民居,可是糜家财大气粗,给了一气可观的“拆迁费”,硬是拿下了这块地皮造成自己新的大本营。

    光是门口两根粗得要三个壮汉合抱的柱子都不是那么容易弄的,城镇周边的树林没有年轮这么大的,要跑到深山老林,或许还才可以找到年久而又茂盛的老树,加上砍伐和运费……可想而知糜家的排场有多大。

    糜芳不在,糜竺带了管家、妻子等一干人候在门口等张锋的上门。

    只是因为糜环的事,这位眼见大舅子当不成了的糜家掌门,久经风雨的脸上也有一丝讪讪之色。

    “有劳子仲兄久候,锋惶恐不已。”糜竺是典型的商人打扮,一身上好的红锦绣着金丝,就算是晚上也能看见两道细细的着淡光的金线。

    头上同样的红色冠上镶了一颗鹌鹑蛋大小的祖母绿,流光莹莹——也不怕来个新疆小偷给你抢了。

    “贤……知机刚回便光临敝舍,何不休息两日?”糜竺虽然和张锋交情不错,但是张锋到底会不会在这种情况下突然撕破脸皮横来一刀,或者暗中使些小手段给糜家小鞋穿,他也说不准。

    虽然糜家家大业大,生意网几乎遍布到了除凉州那种几乎步步见血的荒凉地方,**火连天的幽州都有生意,但是说到底还是没有根基。

    而好不容易在曹操府里顶了个主簿的吏,糜竺也明白这种不属于朝庭正式官职的编制,张锋要是存心想灭真是容易得不得了,何况就是找个碴什么的?

    就算糜环千保证万誓说,张锋亲口承诺不会找糜家麻烦——但是见多了官场虚伪嘴脸的糜竺又怎么能放心?如果张锋心黑一点,糜家完全可以一夜之间覆灭。

    “锋不管因私废公也,主公有令,自当及早办好。”张锋的脸上虽然还看得出一丝颓唐,但是眼中并没有那种带着闪烁不良目的的目光,这让糜竺稍微放下了点心。

    同时也暗暗责怪那小妮子,真是太不懂事了,这么大的事也敢擅自作主,虽然糜家两兄弟一直很疼爱这个妹妹,但如果和整个家业比起来,她绝对是可以被牺牲掉的。

    都怪自己平时太宠溺了,如果万一张锋真的动了心思,说不得也只好把糜环绑上,强行送进张锋的卧房,生米煮成熟饭算了。

    张锋的那点情事纠葛,糜家可是一清二楚,看着他现在坦坦荡荡还能言笑自若的样子,糜家人就象心里有鬼一样,个子都矮了一截。

    “这次锋回得匆忙,未能来得及带些礼物,只是寻常物什子仲兄又未必看得上眼——这是当今书法大家钟繇所写之字,还望子仲兄莫要嫌其粗鄙。”

    张锋说着,自腰后掏出一把纸扇,徐徐开启,糜竺当场就被纸面上一行清劲有力的隶书给镇住了。

    “无宁静无以致远……”糜仁口中念着,脸上马上浮起了一朵花,“好字!好字!只是这钟元常尚在李傕、郭汜二贼那里,知机是如何得来?”

    “去岁主公进贡与朝庭,二贼大喜,以许多字画玩物以谢,主公又赐于锋,锋一介粗鄙之人,得此如文士之剑,乃一装饰耳。而向知兄酷喜书法,故而转送。”张锋看着开怀大慰的糜竺,心知是送对了东西。

    “如此愚兄也不做作,多谢知机。来来来,快请里面。”

    糜仁把纸扇一合,小心翼翼交给身后的管家,千叮万嘱要仔细放好了,然后退开一步,伸手做出请的姿势。

    “且慢,锋还有一些小玩意送与尊夫人,”张锋说着,又象做戏法一样从袍袖中掏出一串硕大的珍珠项链,递与糜竺。

    那珍珠颗颗圆润饱满,毫无暇疵,大得又象鸽蛋一般,饶是糜竺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仍不免被这么大、这么完美的珍珠镇住了。

    他的夫人李氏更是不堪,看着拿着糜竺手上晃悠悠的珍珠,白花花、圆溜溜,眼睛顿时更睁得比珍珠还大,要不是人多,估计早就一把抢过来了。

    “这……太贵重了,愚兄愧不敢收。”糜竺心里更加愧疚,妹妹把人家给甩了,人家倒还客气有礼的送这送那,怎么让他不心虚?

    “这串珍珠乃是当日于东莱偶得之,原本欲送于……现在正可转送于尊夫人。”张锋一句话更让糜竺的脸一直红到屁股。

    “那便多谢了。”李氏生怕糜竺还要推辞,很干脆的一把接过来,让糜竺张嘴欲言又止。

    还不仅如此,张锋随行带了一大批的珠宝饰、布匹绸缎,连府里扫地的仆人也有份,张锋不顾糜竺的劝阻,还硬是一一亲自送到他们手中,这让这些下人们感觉到了新社会的温暖,“多谢大人”的感激声从晌午一直响到夜幕。

    不过糜竺也看处张锋的目的了,后来也不多阻止,脸色也恢复如常,笑吟吟的一个人在旁边看张锋作秀——李氏早忙不叠的告退,回到房里挂起那串项链好一阵显摆。

    “外面何事如此喧闹?”刚回到府里的糜环淋浴过,穿着一身白色的中衣,湿漉漉的秀搭在身上,连未干的水珠好象都散着诱人的少女体香。

    爬上窗台往院里看,一个个仆佣或丫环手里无一不是捧着一匹上好丝绸或饰,一遇到他人,便互相探究比较一番,然后毫不掩饰脸上的得意,珍宝一般放回自己的房里。

    隐隐听见“张将军……”“出手阔绰……”之类的话,让小环儿一阵心跳。

    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不是说不会来兴师问罪的吗?

    不对,要是那样的话又送这么多贵重的东西做什么?连下人都送,这疯子到底要干什么?

    小环儿虽然聪明,却不精于人情事故,哪知张锋的手段!

    这是张锋自网上某个点击很高的帖子上看到的“泡妞三十六计”中的一招,用各种手段讨好目标周围身边的人,然后自然有人在她面前不停的说你好话,久而久之……嘿嘿。

    可怜的小环儿只当是张锋钱多的没处使,或者疯病又犯了,哪知道张锋还是打的自己的主意。

    张锋存心要的女人,有几个可以跑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