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一百二十章 张峰来也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相比之下杨奉就惨得多,一张脸因失血而苍白,象死人一样。失血的原因就是他的左耳已经不翼而飞,还在汩汩的往外淌血。眼中阴狠的神色就象现亲生儿子是别人的孩子一样。

    “天幸三位无恙而归。”刘协正想表示一下对三个人的关怀,就听杨奉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陛下,何以止步不前?追兵旋即即至,届时后悔莫及矣!”

    刘协苦笑着指着那个躺在地上,面朝着天一动也不动的官员,又指指那两匹嘴边还留有残余的白沫子,八条腿还在不住颤抖的马,明显是因为脱力的后遗症:“非朕不愿,奈何人困马乏。”

    杨奉自腰间抽出长剑,抵住那个躺在地上的官的胸口:“某便问你,走是不走?”

    那人挣扎了几下想爬起来,还没立直便又扑通一头裁倒在地,口里虚弱之极的说道:“将……将军,下官实是无力矣。”

    杨奉一脸的狰狞,加上一只的空的耳洞处的血水沫子滴滴答答还在往下滴,更是看了说不出的恐怖:“某等在后方以命阻敌,部曲已俱死,便为了尔等能逃出生天。尔纵不惜命,但令陛下又陷敌手耶?尔既愿等死也不愿走,某便成全你!”

    言毕,一剑狠狠刺出,卟的一声,那人双手紧紧抓住剑声象子虾一下蜷着身体,脸上的五官通苦的扭曲到一起。

    杨奉还怕他一下死不了,刺入体内的长剑还搅了搅,带出一大蓬热呼呼的鲜血和一段花花绿绿象金环蛇身上花纹一样的肠子,那人大叫一声便四肢软绵绵的垂下来。

    杨奉瞪着一双和耳朵同样血红的眼睛,盯着在场的每一个人:“不走者此人便是榜样!”众人见了这令人作呕的一幕,求生的欲望使每个人都一骨碌爬起来。

    刘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向在自己面前恭敬有礼的杨奉,居然敢当着自己的面杀自己的大臣,气极败坏的指着杨奉说道:“杨将军!汝怎可擅杀朝庭大臣???”

    杨奉似乎已经血涌上头,冷冷的对着刘协说道:“陛下,止步于此,前番所作皆是无用功么?杨某的部曲便是白白死光了么?若陛下又被那两贼掳去,杨某一番心血不就化成东流之水了么?”

    手上还带着血水的长剑同样冷冷的垂在身前,似乎威胁刘协一样。

    刘协身子一震,几乎一头倒下:“原来这厮只是为自己打算,还当他是好人!”

    董承忙上前来打圆场,刘协便不再坚持,闷了声坐了车上一言不,不过听见杨奉小声的哼了一声。

    众人重新上路,本来就疲累,这么短暂的休息一会又立即动身,使得他们更没有精神支持着自己身体,原本刘协身边还有几十人的宫人、宫娥,只剩下了可怜兮兮的两个。

    走了约摸一个时辰,突然前方一彪军正朝着这边开来。刘协惊得魂飞魄散:“怎的地处还有伏兵,莫不是天亡我刘协么?”

    一路上对众人如蜗牛般的度很不满意,骂骂咧咧不止的杨奉难得的英雄了一把:“陛下,臣与公明、董将军保驾杀条血路出来!”

    这还能杀得出去么?刘协身子一软,一屁股坐在马车的底板上,两只肥大的袖子垂着,眼光呆滞。

    十几人迎上前去,不一会董承又打书跑了回来,狗尾辫在空中飞起来一直没落下去过,只见他一脸惊奇的大叫道:“陛下,有救了,不是西凉人,是衮州牧曹孟德的人马!”

    刘协乍一听还没反应过来,待到那仅存的二个宫人,在他耳边用同样惊喜的尖锐嗓子又重复了一边,这才相信自己没有听错,忙一甩大袖子抓住车把士抓了起来,慌慌张张的拍打自己身上的灰土——又要摆摆皇帝的谱了。

    只见远方徐、杨二人正在和曹军领头的将领说着什么,然后曹军全体不动,杨奉带了那两人过来,徐晃显然跟其中一人认识,正笑着说话。

    待到那两人行至自己面前,翻身下马半跪于地行礼之时,刘协这才现这人自己也见过——当年北邙山被张锋救过一次,算上这次便是两次了。

    “臣张锋、”

    “臣夏候渊!”

    “奉我家主公曹衮州之命,特来护驾!”

    有救兵到,刘协心情大好,说不得也要弄弄所谓的皇家风仪,两只手一甩,一只横搁在胸前,另一只背到身后,挺着胸膛问道:“难得曹爱卿一心忠公!两位将军带了多少人马?”

    “回陛下,臣等二人是先锋,因主公忧步军慢,以废救驾大事,带了五千精骑先行,还有主公麾下大将曹洪、甘宁、黄叙,领两万步军后行,主公亲帅五万人马殿后。”

    “好、好、好!”刘协一连说了三个好字,不自主的击了一下掌,脸上露出最近难得的微笑,“如此便有劳两位将军相送!”

    而杨奉在一旁听着,跟刘协不同的是,每当听到一支队伍的时候,他的脸上就难看一分,待听到总共有七万五人马时,脸上已经成猪肝了。

    老子叉他曹操全家!

    辛辛苦苦一路来到此地,便被不费一兵一卒的曹操,这黑矬子捡了个现成便宜!

    板着脸看着张、夏候二人,越看越不爽。你说你这人,出风头就算了,有必要装成吕布似的,头上顶着两只蟑螂触角似的东西干吗?

    再看着张锋英气逼人,夏候渊威风凛凛,自己这缺了一只耳朵的残废往旁边一站……就象是刘亦菲身边站着个李宇春。

    再看看徐晃,更是膀胱都气炸了,别人的援军,你乐得这么的做什么?有病啊?笑呵呵的连喉管都能看到。

    有了这五千骑兵,刘协的腰也不酸了,背也不疼了,腿脚也不抽筋了,跟吃了钙中钙似的挺胸腆肚高高站在马车上,象是检阅三军仪仗队的总指挥一样得意洋洋。

    多么精锐的一支骑兵啊,看看那冷漠而略带不羁的眼神!

    根本对自己这个皇帝丝毫不感兴趣,目不斜视,进退有度,装备又精良,笔直的躯干象一挺挺标枪一样,随时准备刺出。

    看了看刚才凶恶的不得了的杨奉,蔫头搭脸的跟在自己身边,刘协不禁有种指点江山的快感。

    说也奇怪,这一走又是两个时辰,包括刘协在内的众文武硬是一点也不觉得累,个个精神抖擞得象是刚吸过大麻,要是不知道的人看了,还以为是哪里的军队又打了胜仗回来了。

    前面又是一大片云遮雾罩,正是曹洪等人到了。

    几乎是前脚跟遇到后脚掌,身后也一片轻微的地面震颤之声,西凉人也追到了。

    可怜的曹洪三人刚下马准备行礼,半跪在地上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变弄得不知所措,还准备给皇帝留个好印象呢,结果刘协都来不及看他们了。

    “追兵已至,就交于几位将军了!”刘协却是对张锋说的这话,对于这个救过自己两次的“忠臣”,刘协有着说不出的依赖感。

    “陛下请放心先行,臣等解决掉这股胆大包天的逆贼便来。”张锋躬身行礼道。

    刘协手一挥,马车慢慢前行,曹洪等三人,跪在地上,脑袋一齐随着马车慢慢往一边偏去,错愕得嘴张着忘了合。

    “我叉叉!马的连个脸都没露就跑了,还害我白白跪了这么久。”曹洪忿忿的站起身来,不满的朝着马车的方向嘟嘟囔囔。

    “想露脸还不简单!这追兵全是一群草包,这次你可了劲的杀,保管你露个大脸!”张锋笑嘻嘻的过来安慰自己的二舅哥。

    “真的?”曹洪一听,两眼放光,自从上次一冲动差点被吕布一招要了小命,曹洪现在根本不敢露头了,特别是张锋在的时候。

    “二舅哥,你说这种事我怎么会拿来开玩笑?”张锋敛了笑容说道。

    也是哦。

    “我便与妙才袭敌后,子廉你千万周旋一二。”张锋一边上马,一边扭头跟曹洪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