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164章 再降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主公怕将军不信,特命锋带了一把随身所佩之剑来,以此剑为证!”张锋随口胡诌,然后解下身上那把怎么看怎么象是破铜乱铁的剑,恭敬的双手递上。http://../92KsC

    张绣却是一脸惊喜的接过,双眼放光,象是捧着自己婆娘的大腿。

    “好!我这就随将军面见曹丞相!”张绣说风就是雨,站起来身来就准备走。

    “慢行,慢行!昨夜我家主公薄衣蔽体奔行半夜,感了风寒,将军有心过两日再去也不迟。”张锋呵呵的笑道。

    “这……”张绣这才想起来曹操行好事的时候,被自己从营中逼跑了,薄衣?只怕是光着吧?

    想到这里,张绣脸也红了,一阵阵烫,讪讪的又重新坐下来绝代武神。

    ………………

    典韦和许褚两人如一黄一黑两大门神,耸立在主帅帐门口,高大的块头加上一脸横肉。

    还有一瞪眼就鼓得象铅球大小的眼珠,跟钢针差不多粗细的胡须,胆小的人看上一眼都会觉得心惊胆颤。

    许褚还好,有一身合身的盔甲。

    而典韦从打来了曹营,却是象饿死鬼投胎一股大吃特吃,一个人可以顶上寻常五、六个普通士兵的饭量,于是长了一个很有气势的将军肚,所以也没有他能穿的盔甲——哪有盔甲做成球形的?

    于是他有一套非常特别的盔甲,如同一个女子的肚兜一般,前面一半是结结实实的钢板,后面却不得不用熟牛皮穿了两道,打了一个结束在身后,倒有点象后代的女仆装。

    典韦生性单纯一些,虽然曹操看上他的武勇,将他封为帐前都尉,可比较起后来的许褚,典韦却显得不太专业。

    老让门口傻不愣登的站着,让他觉得很无聊,眼睛老是东张西望,和目不斜视老是一脸严肃的许褚比起来,却是放肆了很多。

    典韦正觉得无聊,跟许褚说话又多半是问三句答一句,没趣的很,这时就看见张锋进了营,身后跟着两个骑马的人。

    其中一个他认识,就是那晚在火光中喊着叫着要杀了自己的人——张绣。

    “老许,我说张将军果然本事,真的一个人跑去叫张绣来投降了!但是投降就投降吧,也不用跑去卖柴吧?”

    为了表示诚意,张绣袒露着上身,捆上几根藤条,表示负荆请罪,可是典大憨人没什么文化,以为张绣已经改行当樵夫了。

    许褚一如既往的没有理他。

    跟典韦讲道理就好比对牛弹琴。

    “两位稍等片刻,我去通报一下我家主公。”张锋客气的笑笑,成了自己人,就不用再装什么疯了。

    “有劳!”张绣打个哆嗦,虽然身为武将,但在这种天气里玩负荆请罪,还真不是身体差的人都玩得起的。

    张锋大步进了营中去,张绣四下张望曹营的步置,只见有四个硕大的帐蓬把主帅帐牢牢护在中间,每每两个帐篷之间都设置了拒马,鹿角,派有一什的士兵值守。

    而一旦主帅遇警,那四个硕大的帐篷中,只怕立即会冲出一两千精锐之师,将一切未打上曹字烙印的任何有机体切成一块块的。

    突然张绣觉得浑身冷嗖嗖的,转过头一看,一个黑大个正怒目注视着自己,不正是那天一个人死守营门不退的典韦吗?

    好象自己当时还喊着要杀了此人来着。

    张绣现自己在这种天气没穿衣服的情况下,居然还可以流汗。

    那天是天黑,典韦又没骑马,所以张绣还没觉得这个家伙除了黑,有什么特别的一世之尊。

    可是今天双方都是脚踏实地就看出问题了。

    好家伙,这到底是不是人?

    高度和宽度一样,黑不溜秋,手臂比自己大腿还粗,就连那个和眼睛一起瞪着自己的鼻孔,都大得可以塞进一个鸡蛋。

    于是张绣可以体会到曹操为什么会打摆子了。特别是典韦此时正注视着自己,下巴上的胡子又密又粗,硬象是倒贴着一只刺猬。

    张绣喉咙不自主的咕嘟了一声。张锋再不出来,自己就要成为第一个活生生被人看死的了。

    还好,此时张锋又转了出来,刚刚开口:“主公有请两位……”

    张绣忙不叠的往里冲,那黑炭的气势太吓人了。

    曹操显然是刚刚才起身,头上还系着一条白布带,略着疲惫的脸上却有着不相符的兴奋之情。

    空气中一股浓浓的药味,很有些刺鼻。帐里没什么摆设,只有一只几案上放着了个装着沙的大木板,上面沟沟壑壑的还指着红、蓝两种颜色的小旗。

    “张绣汗颜,特来向丞相请罪!”张绣大步走上前,大马金刀的啪一声跪下,身上绑着那几根并不太结实的藤条一阵乱颤。

    “哎呀,快快请起,此事终究是曹某有错在先。”曹操没全愈,只是探出身子伸手虚扶了一把,张锋倒是上前搀起了张绣。

    “此番绣厚颜来此,一是为丞相大公无私,一心为天下的胸襟所折,二也是为丞相能不计私仇感动。张绣绝不再叛。”

    曹操虽然精神不好,还眼力还在,一眼就看到了张绣腰间斜垮着的那把自己送给他的剑,瞥了他一眼,心想这小子倒是机灵,又用我的东西拿出去糊弄人了。

    “张将军能以大局为重,曹某自是感激不尽,还请将军在宛城强兵秣马,以守我兖州西面门户。”

    张绣见曹操丝毫不以前事为忤,反而继续用自己守宛城,感激涕零之下,又一次拜倒在地,只是已经把那几根破藤条解下来了。

    “这位可是贾诩贾文和?”曹操早就注意到这个长得普普通通,却随随便便一站都叫人不敢小看的中年文士。

    因为他的眼睛里,跟程昱那老头有种一样的神色——蔑视,蔑视一切,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谦和,但是骨子里的强大自信,使他们这种人看不起普通人。

    贾诩上前半步,拱手一礼,“不敢当丞相问,不才正是贾诩!”

    曹操呵呵的笑道:“好好!文和本相一见心喜,欲留之身边听用,不知张将军意下如何?”

    张绣一听也笑了:“同是为丞相效力,何分彼此?”

    众人散去,张绣独自回了宛城,贾诩跟在张锋身后,突然张锋一个急停,他险险撞到。

    “文和。”

    “将军有何指教?”贾诩还是一付淡然的样子,若是换上一身道袍,倒颇有些然于世外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