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167章 抱怨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我心里苦啊!忠贞之言不纳,却偏偏听信奸佞之言!”张辽借着酒劲,难得的暴发了一把。新.xnb.( )

    脸涨得红绸一般,眼睛更象要喷出火来一般。

    “我军现在虽然号称十万,可明眼人都知道,这十万人是什么?全是地痞、**、罪犯、农夫组成的!整天就听见他们又抢了哪家,又杀了某人,没有一天消停过。”

    “这瑯琊的百姓,哪一个一看到我们不是吓得哭出来?我张辽没想过自己有一天居然沦落得跟这种下等人为伍!”

    张辽说着说着,更是上了气,眼睛里一片潮湿,又猛的大灌了一口酒,然后啪的一声把酒杯摔得粉碎,低下头去手捂着脸呜咽不止。

    一个堂堂男儿居然会哭?可见受到了多少无法忍受的屈辱。

    何况他是张辽!

    另外三人默不作声,张辽说的也是他们的心里想的。

    他们能理解吕布心中的野心,可是不能理解吕布的作法。

    地盘就象一棵大树的根,没了根基,再茂盛的枝叶又怎么能活下去?

    可是原来民丰富足的百姓现在是死的死,逃的逃,为的就是因为吕布的征兵令和军纪不严我的坏坏房东全文阅读。

    他们都能理解吕布寄人篱下的心情,也明白他很想有一块真正属于自己的地盘,哪怕只是一个小县也好。

    也明白吕布很想咬兖州这块肉多刺也多的肥肉一口,可是目前这样看来,只怕不跟敌人交手,自己内部就垮了。

    不知道吕布从哪知道张锋在青州搞的蝗军,受到启发,也大肆收罗无赖、混混,打开监狱的大门,释放所有的犯人,甚至把手伸向其他的郡国,搞得瑯琊一带鸡飞狗跳。

    画虎不成反类犬。

    张锋收编成的蝗军,至少还是一支军队,虽然是黄巾军,至少也知道什么是军纪。

    可是要一群无赖、地痞脑子里有“纪律”这个概念?

    好象不比说服******不拍av改行卖茶叶蛋容易。

    他们向来行事全凭好恶,利益,不但同吕布的嫡系部队生冲突,而且自己内部也常常内讧。

    或者抢劫一切可以抢劫的商人,平民,甚至一些地位不高的小官。

    瑯琊已经不再看到有商队的马车经过了,就象谁也不会手里捧着一堆桃子,施施然走上峨眉山——那里的猴子绝对是要抢光你,然后再在你脸上留几条血红的印子当纪念。[千千小说]

    偏偏吃亏还没办法诉冤去。

    吕布看似强大,手下十万“精兵强将”,可是粮草从哪来?军饷从哪来?一个小小的瑯琊郡想养活十万人?

    开玩笑,就算是荀氏叔侄在这里也会头疼。

    还不是名义上的主子陶谦老大的粮草。至于工资,不好意思,自己想办法。

    吕布这才知道,张锋成立这只掠夺军队的目的,可是自己没法养这只真正的蝗虫军队,只能对他们的劫掠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否则好不容易成立的十万大军,倾刻间就会土崩瓦解。

    饮鸩止渴啊。

    “他毕竟是主公!”一向不擅言辞的高顺,半晌才憋出这么几个字,就连他自己都觉得没什么说服力,摇了摇头,夹起一块萝卜放起嘴里嚼得吧唧响。

    “哼!就因为他是主公,我们这一帮人跟着他走南闯北,指东打西,当年再怎么艰难我也没有过半点怨言!”

    “可是你们看看今天的主公,我们这些人的话一个都听不进去了!他眼里只有那个陈宫!那个小人魏续!”

    张辽气得哇哇大叫,把桌子拍得嘭嘭作响。郝萌和候成忙一起安慰他,连连说噤声。

    “如果夫人在就好了,虽然主公老打她!”

    候成原来跟魏续关系不错,吕布的家事也多少知道一点。

    “可惜现在在张锋手里,还说是义弟呢,嗤我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呢!搞得我们面对曹军就束手束脚!”

    “就是!现在陶谦这老匹夫又打起了坏主意,收主公为义子,明眼人都知道他是想利用主公去打曹操!那夫人怎么办?可陈宫和魏续居然一齐怂恿主公答应这事!”张辽愤恨的大叫。

    现在可以叫吕董丁陶布了。

    四姓家奴?

    “主公就难道忘记了陈宫跟袁术一直勾勾搭搭?”候成被张辽挑得性起,眉毛一扬,也是一巴掌啪的拍在桌上。

    “也许我们真的错了。”郝萌眼神直直的,好象在呆,突然来一句这么没头没脑的话,却让一直沉默不言的高顺留起了心。

    “何意?”高顺问。

    “没什么,感慨一下罢了。”郝萌掩饰眼中的精光,这个平时不言不语的高顺,怎么就象看穿了自己心事一般?

    “主公,这可是天大的机会啊,属下先恭喜主公马上就有自己的地盘了。”陈宫虽说恭喜,脸上却怎么也难找出一丝喜色出来。

    “可是这样做……好吗?”一向刚愎自用的吕布,居然都有了疑虑。

    一张原本英俊的脸上眉毛皱起,眼角有了几丝岁月的痕迹。仔细看看,发际处还有几根白丝。

    陈宫心里冷哼着,你都三姓了,多加个姓也无所谓,现在又来装什么好人了。

    “主公,现在我军依附陶谦,如其不供给粮草则我军危矣,而陶谦老儿要收主公为义子分明就是想我军去打曹操,此非送死之举而何?既然他不仁,休怪我不义了。”

    “只要等陶谦军资粮草送到,我军马上遣人与曹操结盟,有主公义弟张锋在彼,必成矣!无顾之忧后我军大可一举夺取徐州,也成主公王霸之业也!”

    魏续在一边狂眨巴眼,他就不明白了,刚刚还和颜悦色,把酒言欢的两家人,怎么突然就在背地里都对对方磨刀霍霍了?

    这阴谋诡计果然不是自己能玩的,太深奥了。

    吕布叹了口气,提到张锋,想起好久没见的严氏。

    想着自己以往对她的打骂,和她依然不变的温柔,心里一丝情结悄悄揉上千百转,还有玲儿,不知张锋那小子有没有好好待她?

    送神容易请神难。

    还好有貂婵一直在身边陪着自己,心里才不至于那么牵肠挂肚。

    可是自己明白,如果不这么做,迟早有一天会被陶、曹两家给活活逼死,要自己去打兖州?

    笑话,这种亏不是没吃过,你陶谦那么本事怎么不自己去打?

    这样看起来反而陶谦才是个软柿子了,不捏一捏……怎么知道水份多不多?

    “兄长别来无恙?”张锋只带着一个黄忠,轻衣轻甲,黑衣的辎衣使得原来印象中,全是白衣飘飘形象的吕布,有些一时没认清人。

    “自是比不得二弟少年得志。”吕布眼睛眯成一条线,倒不是太阳大,只是因为看着黄忠,心中不自然的就有一股战意空亡屋。

    强烈的战意,特别是在此人手上还吃过亏。

    黄忠同样面色冷冷的看着吕布,对他这种忠心耿耿的人来说,最见不得的就是反复无常的小人。

    又偏偏这几个字是为吕布定做的。

    为什么主公偏偏会和这样的小人结拜?

    有些事是这种直肠子的人想不通的,不过好在他也不用去想。

    相比张锋的低调,吕布则有些兴师动众的意思了,除了魏续同样是形影不离,还带了张辽、高顺、郝萌,心及三百并州铁骑,百战余生下来的精锐。

    吕布俊面微红,回头狠狠盯了魏续一眼,后者忙做低头沉思状。

    就是魏续说要多带点人,以防张锋会有不利之举。

    十一月的风,大得有些刺骨,呜呜的怪叫着盘旋在空荡荡的平原上,不时形成一个肉眼可见的小型漩涡。

    三百精骑远远站着,人不言马不嘶,只有风在吹过他们身上卷起披风经久不息的猎猎作响,夹着小碎石击在盔甲上的出的扑扑闷声。

    问了这句话,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尴尬,一时都没有开口。一向嘻皮笑脸的张锋,在吕布面前也有些沉闷。

    虽然吕布是他大哥,可是一旦他和曹操之间有矛盾,张锋毫不犹豫的站在曹操一边,帮着黑了吕布一次又一次,可以说丝毫没替他着过相。

    可是今天吕布就生生在他眼前,心里难免会有一丝愧疚。

    更何况吕布是这么相信自己,当时落难的第一反应,就是把家眷送到自己身边来。

    要知道吕布不是刘备,那个为了逃命可以把自己老婆推下车的“男人”。

    “你嫂子,还有玲儿可好?”好久,吕布终于憋出了第二句话。

    其实他心里也不好受,这么个有才有力的好女婿,为什么就不愿意跟着他呢?

    “兄长放心,拼得一死,小弟也不会让她们受一丝委屈。”张锋说这句话的时候,口气很肯定。

    保护女人,还是自己女人,这点上张锋跟吕布不谋而合。

    至于向刘安一样,杀自己老婆取肉喂刘备,恐怕对张锋来说,还是杀刘备喂老婆吃肉的可能性大一些。

    连自己相懦以沫的女人都不保护,还谈什么大义、道德?扯淡!

    “那就好!”吕布微有些黯然的说完这句,两人之间又是一阵沉默。

    吕布其实很想问问张锋,能不能把严氏接过来?

    想想,又不太可能,毕竟做主的是老曹,张锋虽然在曹操面前很红,但还只是个打工仔。

    而跟曹操之间这种又打又合的关系,他不太可能把严氏还于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