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179章 入洞房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张锋是清楚这两人的下场,只不过好象多拖了几年?应该早就发生了的。{xnb.}

    正当众人正在额手相庆两贼死有余辜之时,就听见外面有人高叫道:“温候吕布遣使恭贺张将军大婚!”

    原来喧闹的大厅一下子象廊里来了警察,眼睛齐刷刷的朝门口看出,就见一人笑吟吟的施礼而入,好象众位在座的不少人都认识他。

    张锋傻不愣登的站起来,礼都行完了还不知道此人是谁。

    吕绮玲听得父亲的名头,娇躯更是一颤,想必内心激动之极。

    “许汜替我家主公,恭贺张将军喜得**!祝将军及夫人百年好合,百子千孙!”许汜看来就是现代传说的中交际家一样,满脸真诚的笑容,还让张锋以为是多年知交好友。

    对于这种场合张锋当然也不陌生,两人一番你来我往的假谦虚真虚伪之后,这许汜倒是说出一句让在场武将都艳慕不已的话来。

    “徐州战事纠结,主公分身乏术,特命汜带来好马一匹,献于将军,不是别马,正是赤兔与一汗血宝马交配而诞。”

    曹洪眼红得象兔子,司仪也不管了,一把扯下胸前的大红花,上前拉着许汜的手一通乱摇:“在哪在哪?”

    混然不觉得自己喧宾夺主魔动九天。

    许汜一介文人,哪禁得起曹洪的折腾?直摇得眼冒金星,立足不稳指着门外道:“却是就在门口。”

    包括老曹在内,所有跟武将有关的人都呼拉一下冲出去,将三位新娘的头巾刮得飘飘欲坠。

    连糜芳都跑了出去,留下一厅的扇子族在那里瞪眼。

    倒不是文人不知道赤兔和汗血,只是这马再名贵,跟他们也没关系。

    只见一匹浑身通红的大概有三岁的马,不安在门口刨着蹄子,大概今天见到这么多人,极其不安。

    众人不管三七二十一围攻上去,摸的摸,捏的捏,根本就不管这马是公还是母,也不想想是不是第一次见面,就在占便宜。

    那马极其健硕,鼻孔大得可以放进一个婴儿的拳头,此时正在打着响鼻,鼻梁上一道白色的印迹,除此之外全身全红,没有一点杂色。

    四蹄大得象张锋的屁股,老曹要是再想打他,叫这马踩一脚便是了,保证可以覆盖整个pp。

    个子如曹操一般,眼睛甚至看不到马背……

    于是曹操看了两眼,说道:“好马啊,好马,”就灰溜溜的进去了。

    众人依依不舍的又占了会儿便宜,这才想起仪式还没进行完,又一一入内。

    交杯酒等仪式终于一一进行完,三位新娘分别被扶进各自的房间,不时有人趁着酒劲来想在张锋这里占便宜,特别一向被欺负的杜畿,大声嚷嚷着要“听房”。

    得到曹洪等人的支持,两人勾肩搭背,越说越投机,当下甚至要斩鸡头,烧黄纸结拜了。

    张锋今天自是喝得不少,走路全是s型,说话也是舌头打结,平时能言善辨,能教出曹洪这位可以把袁术几乎活活骂死的牛人,现在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众人见他实在醉得厉害,这才放他回去“洞房”。

    一进内院,脚下虚滑的张锋突然没了醉意,身子也直起来,眼中没有一丝那种混沌之色,哪是喝多了的样子?

    “玛的,再不装醉就不能干正事了!”

    糜环!

    想想都……冲动!

    三国里有名的烈女,真的已经是自己妻子了!

    还有曹操的女儿!一会也要尝尝是什么味!

    还有吕布的女儿……哦耶耶,哦拉拉!

    张锋此刻只觉得豪气冲天。

    内院虽大,却是半个人也没有,四下安安静静的,就三间房里闪着昏暗的烛光,三个被剥光了般的小羊羔正等着自己。

    等着自己去……嘿嘿,真不好意思。

    远处还能传来某些鸟人拼酒的声音,虽然古人结婚时还是那种一人一案的跪坐吃法,显然在今天这个特别的日子,什么等级,什么礼教,通通滚蛋了萌萌山海经最新章节。

    似乎听到曹洪和黄叙吵起来了?

    还有一阵叮叮当当的摔酒杯之声。

    管他个球的,老子有钱!摔就摔,买!买两个,再摔一个玩!

    张锋哼着“脱掉脱掉,上衣脱掉脱掉……”得意洋洋穿过内院的走廊,东,北,西各有一间厢房亮着灯。

    呃……这个,哪个老婆在哪间房?

    顺序不能搞错,必须要先进正妻的房间。

    管他的,最多搞错了把三个老婆全丢一张**上,这样才……

    北间门口站着两个丫环,看见张锋红光满面,雄纠纠气昂昂的走过来,福了一福,:“恭祝老爷新婚之喜!”

    张锋自怀里摸着两个红包,塞到两个丫环手里,口里叮嘱道:“站远些服侍!且莫打扰老爷我的兽性……不,是雅性!”

    两个丫环捂嘴一笑,齐齐说道:“奴婢告退!”

    这扇门,也就是形同虚设,张锋轻轻一推,满屋的红光迎面扑来,让人心神一荡。

    嘿嘿笑着把门关上,外间的桌上放着两根粗大的红烛,灯火并不摇曳,虽然并不明亮,却让整个房间里充满了温馨和幸福的味道。

    墙上贴着老大一个喜字,应张锋要求,是反过来贴的,在红烛的照射下,红底金字似乎浮起一层淡淡的,流动着的氤氲。

    内间一个娇小的身影,直坐在满屋流动的红光里,听见有人进门,瘦削的身子微微动了一下,显得有些不安。

    “嘿嘿,老婆,猜猜我是谁?”这话问的,大家相处这么久,还能不知道你是谁?

    但是正是这句看似傻头傻脑的话,让红盖头下的美人有了笑意,一只微有些麦色的小手伸进盖头里,显然是捂了嘴在笑:“说浑话呢,能进来的还有谁?”

    榻边的几案上放着一把玉如意,正是用来揭盖头之用——这是绝对不能用手直接揭的。

    张锋看着一个全身裹在红里的小小身影坐在自己面前,不知怎么的,满脸犹如**一般的嘴脸慢慢褪去,换上的是温柔、爱怜。

    轻轻挑去盖头一角,渐渐露出那张不算最美,却含羞带嗔的小脸来,水汪汪的大眼睛,眼波流转,看得张锋都j动不已。

    “葳儿,你今天好美!”张锋不自觉的抓起葳儿的一双手,坐在她身边。

    平时素来端庄的曹葳也有了一丝俏皮,眨了眨灵动的大眼睛:“平日我就不美么?”

    “怎么会,我的葳儿是今天特别美!”

    “真的?”

    “当然是真的!”

    上炕前哪个女人不是男人眼中最美的?

    “咦?你手里拿着什么?”

    葳儿小手一翻,手心里一个小小的红色纸包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这是……”

    “这是夫君刚才剪下的头呀?和葳儿的这一缕放在一起,我们就可以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葳儿嘟着小嘴,红艳艳的,比上过什么美宝莲,曼秀雷敦都要吸引人。

    “葳儿,我定不负你……”张锋真的动情了,这么简单而天真的女人,自己实在找不到对她不好的理由。

    想想自己过去,现实而虚荣的女人,她们穿着至少也是浪莎的粉红丝袜,从脚根直拉到屁沟,价格又高又贵的,还不知是不是正宗的范~思哲。

    挎着gucc的包,趾高气扬,睥睨众生的挽着身边的,一定是有车子房子票子的三子男人,挺着一双不知是不是隆过的傲人"双__峰"招摇过市。

    而这万恶的旧社会……

    感觉到张锋眼中温柔的神色,渐渐变成淡红,桌上的烛光似乎烧进了他眼里去,葳儿也知道将会生什么,对于将经人事的处儿来说,她们这个时候会勇敢的选择迎合。

    “夫君……可要妾身……侍候?”最后两个字细不可闻,葳儿的脖子上都染上一层血色红晕。

    “老婆,我来侍候你!”张锋一把抱住葳儿轻飘飘的身子,横放在榻上。

    大红锦被上躺着一个横身大红的小美女,呼吸急促,面红耳赤,怎么看怎么**。

    曹葳儿眼神四处乱扫,虽然很怕,却丝毫不准备抵抗,朱唇微启:“夫君,呆会可要轻柔些。”

    说着,两只小手竟自动开始解开外袍,一点点尽褪衣衫。

    瘦削的香肩,性感的锁骨,细如天鹅一般的颈项,脸上还带着未褪去的童稚,这一切的一切,令张锋眼中满屋充满同样的红色,逐渐浓郁了起来。

    曹葳儿身上就剩下一条肚兜,身下一条小三角……

    只见她翻身爬起来,在榻边几上的小盒子里摸出一条洁白的手帕……

    张锋觉得自己肯定是狼进化而来的,为什么会有想朝天长啸的冲动?

    曹葳儿把手帕垫在自己两腿之间,悉悉索索把仅剩下的一点遮羞布也褪下丢在一边,脸上和身下的锦被哪个更红,还真不好说。

    “夫君……”曹葳儿细细的声音在此时的张锋听来,很黄很暴力!

    张锋的喉节上下动个不停,唾沫不停的从嘴里咽到食道,可是嘴里依然很干,干得燥。

    “我……”张锋还想说些什么,以免面前的玉人儿太紧张。

    可是此时完全称得上洛莉塔的曹葳儿,却象一个大姐姐一样,脸上虽然红,却没一丝犹豫或害怕、退缩。

    “轻些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