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184章 刺客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作为将来曹家有名的虎将,曹彰象是同行相吸一样,喜欢粘着张锋,不住的叫他讲那些已经听烂了的故事。中文.xn.( )

    比如什么单骑闯敌营啊,说到紧张处,小曹彰会死死的抓住张锋的衣角,眼睛瞪得大大的,生怕一放松张锋就会在故事里输了一样。

    等到张锋把整个故事添油加醋的说完,小曹彰又蹦又跳拍着手叫道:“姐夫好棒!我长大了也要学姐夫一样上阵杀敌!”

    曹葳嗔怪的白了张锋一眼:“看你,把四弟都教坏了!”

    从怀里摸出一个红包,递给曹彰:“四弟别提你姐夫乱吹,拿去玩吧气冲星空!”

    曹操看着小两口亲密无间的样子,也是老怀大慰,哈哈大笑不止。

    “哼,这曹家人从上到下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老子是这样,女儿也是这样。整个一狐狸精,把皇上迷得都不上哀家这来了!这哀家还当得真是悲哀!”

    伏后生气的把妆台上的胭脂等物,通通一袖拂到地上,两个贴心的宫女吓得不敢做声。

    “你们俩个说说,倒是哀家老了吗?”伏后贵为一国之后,可是吃醋的时候,还是跟一个普通泼妇没什么区别。

    头上的金凤步摇,也是跟着主人心情一样乱颤不已,****剧烈的起伏,可是这里好久都没那个该死的,喜新厌旧的臭男人碰过了。

    “皇后娘娘天生丽质,便过一万年也不会老!”两个宫女跟随伏完已久,当然知道她的心意。

    “那为什么皇上老是不来哀家这里?老是宿在那个狐狸精那里?”

    “想必那狐媚子也是有些手段的,不行,我要跟父亲商议一下,这曹家人……个个不是好东西!”

    伏后自问自答道,咬得死死的下唇松开来,一道深深的牙印。92KsC

    眼中如芒的寒光,冷的可以冻结已经是几欲下雪的天空。

    “皇后驾到!”大门洞开,进来四个手持宫灯的宫女,分立两厢。

    一声黄门特有的尖声响起,回荡在空荡荡的鸿宁殿里。

    曹节一惊,忙快步行至门口,带着两个贴身宫女齐齐跪下,口道:“恭迎皇后娘娘圣安!”

    一身浓装打扮的伏后昂然而入,金光闪闪的凤袍,全身都是昂贵的珠宝玉石饰,刺得让人睁不开眼。

    打满胭脂的脸,划过眼线,涂过红唇,跟眼前素面朝天的曹节一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不敢当啊,妹妹现在可是皇上的红人,哀家哪敢当得起妹妹的大礼!”伏后眼睛看不都看曹节低垂的粉颈一眼,把“哀家”两个字吐得特别重。

    “皇后娘娘何出此言!”曹节心里喀噔一下,没想到自己这么低调,自进宫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居然麻烦还是找上了门。

    果然一入候门深似海,更别说宫里了。

    “没什么,只不过听人说,妹妹身子不太好,哀家特地过来看看。哎呀,妹妹还跪着做什么,要是跪坏了身子,皇上可是会怪哀家的。快起来吧?”

    伏后明显言语中带着浓重的鼻音,不是感冒了就是极度不满。

    “谢皇后娘娘关心,只是臣妾自幼身子便弱,进宫之后适逢天寒,便有些虚,一直没谨见娘娘,还请娘娘恕罪!”

    曹节面色苍白,面对伏后的冷嘲热讽,选择了忍让。

    “原来是宫里的人没侍候好你呀!倒是我们亏待你喽?”伏后抓住了话柄,更是盛气凌人天才霸主最新章节。

    曹节吓得扑嗵一声,又重新跪倒在地:“臣妾并无此意!”

    “哼,看来哀家好心来看妹妹,妹妹倒不怎么领情!算了,我们走!”

    伏后得理不饶人,将凤袍一掀,转身便出,留下呆呆的曹节还跪在原地不敢动弹。

    “哼,好一个我见尤怜的狐媚子!难怪皇上一见就被迷了魂,也不想想,这曹家出得了什么好人!”伏后刚出殿门,口里就愤愤不平的念叨。

    突然头顶上一片阴影闪过,伏后一抬头,只见一个全身裹在琉璃黄衣服的人,自殿顶上象一只惊鸿的燕子一般空翻而下,正落在自己面前五步处。

    那人一翻下来,仅露出的两眼凶光直视着伏后;“敢对曹家不满!找死!”

    双手一翻,如魔术般各出现一把寒光粼粼的,指着伏后,脚下仿佛没动一样,却象鬼一样凭空飘了过来。

    各个禁军士兵都是倚墙而立,离伏后还有十几岁的距离。

    而伏后身边带着的四个黄门,四个宫女,虽然贴心,却没见过这种场面,当下只是吓得倒地尖叫:“有刺客啊!”

    伏后更是惊骇得全身动弹不得,眼睁睁看着那刺客笔直的把左手的刺进自己右胸上方,绽出一朵绽乱的血花。

    众禁军这才反应过来,高呼着“保护皇后”围拢过来,那刺客见一击得手,不待禁军近身,向后一转身跃起。

    一脚踏在丹墀上的栏杆上,轻轻一点,便如一只鹞子一样腾空而起,又落到大殿顶上,几个纵跃,就从众人的眼中消失。

    现场乱成一片,高呼“请太医的”,哭着摇着昏迷不醒的伏后的,还有张惶去找皇上的,乱哄哄的禁军,更是不知道如何去追捕这身手如此之高的刺客。

    “反了,真是反了!胆敢在朕的地盘上行刺朕的皇后,这曹家人太嚣张了!朕拼得这条命不要,也要出这口恶气!”

    愤怒的刘协一把掀起几案,在空中翻了几个跟头这才重重落地,几案上的几只毛笔,一个笔架,加上一个上好的汉白玉镇纸,天女散花般的漫天砸去,几个近侍之人吓得慌忙躲避。

    “大将军!去,点齐禁军人马,随朕摆驾丞相府!来人,拿朕的铠来!”刘协开始动手解下龙袍,准备换上铠甲打仗去……

    还是跟曹操打……

    董承和伏完吓得齐齐跪在刘协面前:“陛下,万万不可啊!这事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只恐还有内情!”

    “陛下贵为天子,但……他曹家势大,不可鲁莽啊!”

    众人苦劝,刘协也冷静了一点,正了正头上的冕冠,同时掩饰自己的一头冷汗:“什么内情!禀来!”

    伏完上前爬行了两步奏道:“陛下,如那刺客是曹家人所派,怎么会当着所有人的面在鸿宁殿前杀人?而且还故意让所有人听到那句他是曹家人所派的话。”

    “因此,老臣觉得此人必是在挑拨陛下与丞相之间的关系,还请陛下明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