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209章 吕布被擒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蝗军没有喊口号,就那么沉默着,只是用精光四射的眼睛盯着城上不时晃动的两只雉尾翎,那是吕布的位置少年至尊最新章节。

    几万人齐动,呼啦一声朝城墙潮水一般的涌去,迎接他们的是铺天盖地的弓箭、石头、滚木。

    城内也热闹得很,拿着长枪的吕布军士兵,驱赶着一队队临时抓来的民夫,不停的往城上搬着石头、木头,以及装着沸油的大铁锅。

    木头和石头也不是取之不竭的,吕布军就地取材,拆了离城墙最近的民房,顺手再抢点值钱的什么些东西,也不想想这仗完了后是否有机会用得出去。

    其余几门几乎没有什么压力,那里只有加起来才四千人马的弓骑的骚扰,这些人又不会骑着马爬上墙,还怕什么!

    于是张辽和高顺无一例外的选择只留下两千人,其余人都派给吕布那边,看会不会派得上用场。

    蝗军开始登城了!

    鉴于上次硬攻彭城的教训,曹操意识到这种硬碰硬的登城战,必然有足够的远程支援,否则居高临下的敌人对着己军,有着数着方法应对。

    同上次情况不同的是,这次有吕布坐镇,所有守军的士气不是彭城那次比得了的。

    曹操这边一万弓箭手,居然还算不得主力。最可怕的就是甘宁的水军,他们的艨艟上装备了大量的弩箭不说,还有几台**弩!

    这种**弩巨大而厚实,弩臂都有普通人的大腿粗,虽然装矢和移动都不易,平时都是放在船上固定住,用来攻击对方船身的,此次用来攻城,无疑有点大炮打蚊子的嫌疑。

    但是它起到最大的作用,却是威慑!

    如婴儿大腿般粗的矢身呼啸着朝城上飞去,城上人人齐齐低头,哪怕是吕布也不敢托大的用画戟,装成很轻松的挑飞这种弩矢,光比力气,人是比不起机器的。

    面对它的直接后果,很可能是被一矢射飞脑袋,只剩下一个冒着喷泉一样鲜血的无头尸体。

    “唰唰唰!”数十架云梯被第一批蝗军士兵竖起,每两个士兵冒着城上的箭雨飞石扶稳,后来的士兵一脸冷漠的朝上攀爬去,斗大的巨石在他们眼里视若无物。

    他们只需要仗打!

    没有仗,他们自己,他们家里这些一切生活来源都会随之枯竭。

    已经开始有蝗军士兵惨叫着,带着满头的鲜血或者身上密集得象是马蜂窝一样的弓箭掉下来,摔在自己人身上或者地上,片刻就不能动了。

    没有人会怜悯的看上一眼,也许这一刻的他们就是下一刻的自己,到时有谁来同情自己呢?

    好在装填慢吞吞,数量又少的**弩不时出巨大的吼声,使得城上士兵没有不分心朝甘宁这边观望的,要不是**弩,只怕蝗军的损失远远不止眼前这一点了。

    “给我砸!砸死他们!”吕布拿着画戟,大声指挥着士兵们不停的把石头。

    木头砸向城下去,一个士兵稍有犹豫的看了看**弩的方向,吕布飞起一脚,那士兵带着哇哇的大叫被踢下城去,咣的一声正砸在蝗军重步举着的巨盾上,仿佛雨打浮萍一般一阵摇晃爱上坏坏女上司。

    看那那士兵还未便死,张嘴连咯了几口血出来,然后身下的巨盾阵就象一个巨大的食人花,张开一条缝,那士兵便被吞噬不见了。

    城上的士兵齐齐一个冷颤,一边兔死狐悲的哀伤着,一边咬着牙拼命把石头看也不看的就朝城下砸去。

    这一刻,那随时可能把自己钉在城墙上的巨大**弩的威胁,也顾不得了。

    其实那士兵绝对不会死,如果他没摔死的话。

    别忘记了蝗军的收入来源之一就是俘虏,哪怕是一个缺胳膊断腿的,只不过价格就要打上一个折而已。

    那些被砸中的蝗军士兵一阵愣,望着这天上掉下的馅饼有些不知所措,不过显然这馅饼有些小了点,不够在场这么多和尚分的。

    战斗很激烈,被吕布的暴虐和身后吕布亲兵担任的督战队的刀斧威逼下,没了退路的士兵们也只能拼死而战,一个拼命攻,一个拼命守。

    两方拉锯得不进不退,除了尸体一点点堆积,蝗军连城墙顶的一块砖都没摸到。

    “这样下去,伤亡太大了吧?”老曹远远的观看着战局,不时从云梯上掉下的身影让他心如刀割,这可都是一等一的好手啊,蝗军中个个都战力非凡。

    否则也不会让袁绍连吃两次大亏,连儿子都差点赔了一个进来。

    现在在青州境内,某某人只要说:“我家二大爷的小舅子的三表弟是混蝗军的”,然后周围人一阵艳慕的眼光……

    在青州境内行商的商队什么护卫都不需要,只要带着印有蝗军标识的大旗一面,保证通行青州境内绝对无碍,绝对不会有不开眼的小贼来剪径打秋风,甚至连螳臂当车的事情也不会生。

    在青州,蝗军就是牛叉的代名词,比刘协的圣旨管用多了。

    “主公,可是我们不攻,不仅三位将军没有机会,而且吕布也会疑心有变的!”郭嘉和张锋同时劝道。

    张锋知道老罗在演义里写这三人叛变,是因为吕布下了禁酒令,候成触犯了而险些被杀,继而众将起了反意。

    他不确定这时同时的事情会不会生,不过就他的认识来看,吕布在极度恶劣的环境下不会保持清醒的头脑,会不时爆性格中暴虐的一面,使得身边人众叛亲离。

    从而被手下出卖,被擒,现在看起来,历史很有可能又一次惊人的重合。

    两个时辰后,蝗军的军力已经锐减了六千人,就连重甲兵都出现伤亡,**弩的弩箭更是已经用尽,而战局一样没有任何变化,没了**弩的威胁,吕布军都觉得这仗自己是赢定了。

    “鸣金,收军!”看到除了城下一堆堆的尸体和染红了土地的鲜血,象小河一样的蜿蜒。

    曹操果断的下令收军,士兵们都饿了,这样再打下去不会有任何结果。

    看着三路曹军潮水一般退去,城上的吕布军士兵互相拥抱着欢呼起来,就连吕布的脸上也散开了阴霾。

    “主公,虽然曹军已退,恐是午后还有攻势混沌武神。不若请主公回府用饭,城上交给我等便是。”

    宋宪出言试探吕布的反应。

    果然吕布说道:“不行,非是对你等不放心,实则曹操狡诈,恐其趁我不在之时力攻城。传令,教午饭送上城来,酒……少许便可!”

    “喏!”吕布没发现,宋宪一脸惊喜的朝其余两人使个眼色。

    没多久亲兵将饭菜摆上白门楼来,摆了四个几案,一人一个座,每个几案上都有一小坛酒。

    “咦,你们这次怎的不喝了?”吕布打退曹军,正自斟自酌喝得过瘾,现其他三人只是吃菜,并不喝酒。

    “回主公,恐下午还有力战,误了大事,宪酒量浅,不比主公酒后依然神勇无敌。”宋宪早就准备好了说词。

    “也是,”吕布不疑有他,大嚼大饮,一小会儿,就觉得天旋地转,趴在几案上,枕着满桌的汤汤水水打起呼来。

    “成了!”三人站起来,小心翼翼的凑到吕布身边,轻轻摇了摇,吕布没有丝毫反应。

    “快快分头行事!”魏续招呼着吕布亲兵,说吕布太累,就在城楼上睡着了,叫他们下楼去侍候着。

    魏续做这事最合适,亲兵也不怀疑吕布和他的关系会有什么别的心思,候成则下楼把三人的亲兵集合在一起,宋宪在城上竖起一面白色大旗,唯恐曹操那边看不见,用力摇了摇。

    “主公!”几个眼力好的人都纷纷叫嚷起来,吵得曹操一阵昏,“快看,城上有了白旗!”

    老曹个矮,一把推开身前两个巨人,典韦许褚。可不是嘛,那面好象招魂幡似的白旗,还在左右摇个不停。

    “传令子义!攻城!”老曹兴奋得老脸紫红紫红的。

    刚刚转了个身的蝗军大队又疑惑的朝城门逼去,远远的就见宋宪朝自己大叫道:“吕布已擒矣!进城!”

    太史慈不知道宋宪三人的事,还当有诈,众蝗军也是不明白到底搞什么飞机,一时不动脚步。

    宋宪见蝗军不进城,急了,从城上扔下一物,当啷一声巨响,那不是吕布的方天画戟?

    这时,城下的吕布亲兵也知道不对了,一声喊就要往城上冲,候成率领的三人亲兵一边死死守住城楼,一边打开城门。

    眼见四十大盗的宝藏山洞的门开了,城下的众阿里巴巴们再也沉默不了,一声喊就往门里涌。

    左左和杨风最先率人砍死吕布亲兵,在宋宪等人的目瞪口呆中,两人一起扯过吕布一只手分别往两边拉:“我的!”

    “放屁!我的!”

    还是太史哥哥聪明,这吕布的功劳说什么也不会轮到自己,肯定是那几个当卧底的。自己一言不发带了人直接捉陈宫去了。

    曹操见大队士兵涌入城里,兴奋得声音都变得跟他爷爷一般的尖锐(他爷爷是曹腾,宦官):“公明、知机、文谦、永成、仲业!还不与我入城。一干贼将通通拿来,我便在白门楼上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