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215章 被挤兑了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张锋端着的杯子在空中停滞了:“大哥,你变了。 新·奇·中·文·蛧·首·发 ”

    “只是有些执念不再而已,这许多年来,为兄也不知征伐几何,身心俱疲,此时才觉得最幸福的事莫过于守护着妻女,然后有空和知机饮一杯酒。”

    “呵呵,大哥!为了这句话,干!”

    两人举杯一饮而尽,张锋正准备再倒酒时,嗜酒如命的吕布居然伸手拦住了。

    “知机,晚宴之前就到此为止吧!”吕布有点象一个怕老婆的怂汉子,脸有些郝色的凑近了说道:“你嫂嫂会埋怨我的。”

    张锋也不勉强,放下酒坛道:“大哥,听说皇上拜你为执金吾?”

    吕布面色不变,丝毫看不出有任何荣辱的万分,倒是自嘲的笑笑:“先为董卓干过,未曾想绕一圈还是回来了仙路争锋。”

    张锋眼睛直视着吕布说道:“大哥,既是自家兄弟,我就直说了。刘协想拉拢大哥,大哥如何自处?”

    原以为吕布至少会想一想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严肃问题,没想到他只是淡淡笑了笑:“但以兄弟手足之情为重也,断不能有负知机白门楼上的苦心!”

    …………

    “知机,最近奉先如何?”

    在曹府的后花园里,有一个凉亭,弯弯的四个檐角,象只欲展翅高飞的雄鹰。

    亭内坐了曹操、张锋、郭嘉,贾诩几人,曹操集团中精于算计人的都在其中。

    这凉亭就是当日曹操求张锋当蔡琰大哥的地方,只是时间将进过去了一年。

    周围的景色也没变,只是亭边的池塘里已经结成了厚厚的冰,几个小孩子在曹丕的带领下,欢快的在冰面上滑着。

    哪怕扑嗵摔一个大跟头,也会带着脸上结成冰棱的泪水,笑着再起来跟着曹丕屁股后面跑,一阵银玲般的咯咯声,撒满了冰冷的雪中世界。

    蔡琰含着笑远远的注视着几个孩子,不时回头朝曹操这边看上一眼。那个能让自己又重新对生活充满信心的男人,正在黑着脸说着什么,大概又是在动脑子想坑谁了。

    管他的,只要他对自己好就行!

    嫁鸡随鸡。

    旁边那个不时会有一脸坏笑的小子,明明比自己小,偏偏命运又安排了他成了自己名义上的大哥。

    虽然每次他都会变着法子来气自己,可是她知道,他其实对自己很好很好,一点也不计较自己曾经在,十几年前把他推入冬天那冰冷的水中。

    有这两个男人在,蔡琰觉得哪里都是春天,都有明媚的阳光和和煦的春风,一点也会觉得有一丝寒意。

    知道他们在谈正事,蔡琰选择了远远的守望着他们。

    虽然曹操不会介意自己去旁听,更有时他会问自己意见,可惜虽然自己书读得多,对这种勾心斗角的事还是出不了什么力。

    不象那小子,一肚子坏水!

    虽然肚子在腹诽他,可是嘴角却不由自主的翘起一丝弧度。

    “岳父,我也旁敲侧击的跟大哥说过,他说他以后行事,会顾忌到家人和兄弟之情!”

    曹操轻叹了口气,“但愿如此才最好!”把手放在凉亭里石桌上的炭炉上正烫着的酒上捂着。

    “否则我又要头疼了。刘协小儿这次封奉先为执金吾,摆明要拉拢人心,偏偏又不让奉先接近贵人……嘿嘿,如果是我,心里也会不舒服。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样还不如把奉先搁置一旁不闻不问呢。”

    郭嘉笑嘻嘻的喝了一口气,一股暖意从喉到胃延伸开了,不禁得长长的啊了一声:“如此小儿怎能与主公相提并论?主公只用一只手,便能将他玩弄于股掌之间太上章最新章节。”

    曹操心情不错,笑骂道:“少拍马屁!不过有一事的确让我心情不错,贵人有了刘协的骨肉,想是离皇后之位不远了,哈哈!”

    张锋、郭嘉加上几乎不言不语,一直在一边闷声喝酒的贾诩齐齐离座行礼道:“如此恭喜国丈大人了!”

    曹操更是高兴得合不拢嘴:“好说好说!”

    贾诩自归曹操以来,一直低调行事,平时无事就呆在家钓鱼看书,也不串门,除了老曹亲自请的宴会是一个也不去,这让本对他有些忌惮的曹操也慢慢放下心来。

    他知道自己跟张锋、郭嘉不一样,他们一开始就跟着曹操,又有大功,自然有一个疯、一个浪的本钱,自己除了夹着尾巴做人,好象没别的选择。

    郭嘉偏着脑袋,不怀好意的看了看老曹,又看了看张锋。

    一张乌鸦嘴,让张锋恨不得脱下鞋,把他当成一只蟑螂一样的打死:“我说知机,你一早便有了两个妾,一年前又大婚,为何你夫人的肚子迟迟没有动静?你看刘协都有了,你那……”

    郭嘉一双贼眼往张锋下身一瞟:“是不是有心无力啊?”

    张锋一张俊脸顿时涨得通红,右脸上还留着一道长长的红色伤痕看,上去也变得不是那么明显了。

    “你……”唯一一次,牙尖嘴利的张锋被郭嘉噎得说不出话来。

    是个男人被别人这样说,心里都会不爽,哪怕是个太监。

    这一下连曹操脸也变色了:“知机……”

    贾诩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也抬起来,漠然的神色上终于浮上一丝关切:“有病你就说,这事可耽误不得的。”

    张锋有事自知,这种事说出来也没人信,总不能把玲儿拉来作证:“其实锋哥很厉害的啦……”

    “总之我绝对没事!”张锋气鼓鼓的坐下,偏过头去不理郭嘉。

    “那……要不把张仲景请来给知机看看?”曹操也是好意,可是听在张锋心里更象是讽刺。

    一直被张锋压得死死的郭嘉,终于找到了出气的机会,暗自偷笑不已。

    就在张锋被搞得面红耳赤之时,一个侍女远远的从走廊转过来,在亭外施一礼道:“丞相大人,糜主簿求见!”

    “请!”张锋出了一口气,终于不把注意力放在自己下半身了,这该死的郭嘉!

    下次你再去**,通知嫂子捉人去!

    虽然糜竺投靠曹操的日子也不算太短,却一直在主簿这个位置上动弹不得,倒不是他不想升,只是他官商这个身份,又坐这个位置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

    不论老曹要采办什么东西,他都知道在哪里可以用最合适的价格买,绝不会上当吃亏。

    加上这对他自己的生意也有好处,结果后来自己倒是不想动弹了萌妻。

    这糜竺平时见谁都是一张笑脸,可是清楚他的人都知道,这家伙谈起钱来是油盐不进,从没下错过手,该赚的一分不少。

    他也从原来一个翩翩少年郎,开始向当年的乔瑁那样横向发展,小跑的时候,那规模已具雏形的肚子,象身上系着个轮胎不停上下抖动。

    “主公!”

    糜竺大口喘着气跑到曹操面前行了个礼,看样子是从门口一直跑进来的:“那张村被掳走的匠人已查到下落了,确是在袁绍处,已经开始边授徒边打造盔甲,名郑浑!”

    “郑浑!”

    “郑浑?”

    这名字听在四人耳朵里,却是不同的反应。

    曹操等人听了,只觉得迷惑,陌生。

    而张锋听了,却觉得好象自己原来**的女友,分了手才知道她是李嘉诚的孙女的感觉!

    我日啊,三国里唯一……不,唯二的两个出名的高级技工,就这么白白从自己兜里被人翻走了。

    还有一个是马钧,不过他应该跑不了,本身就是魏的地盘上长大的。

    “此人,可否暗中除去?”老曹问道。

    倒不是他问能不能除掉,是问容不容易除掉,现在的袁绍再傻,也知道有了钢作主料的盔甲,对战场上的士兵有多大的防护作用。

    “恐怕不易!据探子回报,袁绍特意将此人连同所有的匠人全迁至军营中,平日巡逻警戒的军士,至少也有八千之众,而且皆是精锐之士,由大将文丑亲自坐镇。”

    众人皆倒吸一口凉气,袁绍这回总算是精明了一次,这事就难办了,难道眼睁睁的等袁绍造好盔甲武器打上门?

    “主公,所谓先制人,属下提议秋收之时当主动伐袁,纵不能全胜,也能分其心,使其不能安心经营!”郭嘉说道。

    “岳父,小婿也附议!”张锋说着,不忘给郭嘉一个恶狠狠的眼神,后者全然一付“不爽你来搞我呀”的贱贱表情。

    “只是……以何理由出征?师出无名,恐刘协及百官那里不好交待。”曹操脸上为难了起来。

    倒不是老曹真的尊重刘协他们,只是名不正,言不顺,若是皇上那是通不过,那向来善打舆论战的曹军,也要在民心上吃亏。

    虽然老曹也看袁绍不顺眼很久了,老早之前都是一直对自己这里那里指手划脚的,只是那时还没实力反水而已。

    现在不同了,老曹手下四个州,袁绍满打满算才三个,虽然他那三个州经营的时间久一些,而曹操手里的徐州还是一整个乱摊子。

    “主公真是小事糊涂,大事精明!”郭嘉这话明着又在拍马屁了,“我们找上他,不如让他先过来找我们……”

    其实曹操还真没想到,“奉孝的意思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