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220章 将军还玩背背山?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知机兄弟,这是什么鸟?跟江鸥差不多的样子?”甘宁知道张锋所学颇杂,他都不认识的鸳鸯张锋却认得,当时还被他嘲笑了一番。敬请记住我们的网址:奇小.xnι.。

    甘宁脾气很坏,看得顺眼的人就兄弟前兄弟后,若是看不顺眼的人跟他称兄道弟,他马上会翻脸把别人臭骂一顿,“你也配?”

    “那是海鸥,传说远行的船队如果方向是对的,海鸥就会一直围着船飞,指引着正确的方向。”

    “噢,那么神啊?”

    “我也是听家乡的老人们说的,做不得准。”

    三艘艨艟,一艘张锋和甘宁,另一艘是满**和徐荣,吕布在第三艘船上,很不幸,甘宁眼里看不顺眼的人,其中就有他。

    这次一共才带了15o人,加上水手等,三艘已经是满负荷了,再加人就要沉了,连战马都没多带,只有将领才有资格带马上船仙路争锋。

    三船呈品字航行,平时以旗语通话,消息。

    傍晚停船后会用木板把三船联在一起,这样方便几个将领聚在一起喝酒。

    张锋回到自己仓里,在船上比不得陆上,只要老曹愿意,划一个城给他住都可以,可是在船上,他也只能在几平方的小仓里呆着。

    还好风景不错,四面都是蓝色,也很通风,就是第二天早上起来了会感冒。

    却看见有一个穿着盔甲的士兵坐在自己榻上,这是谁,这么大的胆子?

    “你是何人?”

    那士兵抬起脸,似嗔似喜,望着张锋脸上便有了浓浓的笑意:“夫君!”

    “你怎么来了?”张锋惊喜的一把扯过一身士兵装束的吕绮玲,很霸道的一把搂进怀里,两个人的盔甲猛然亲密接触,哐的一声大响。

    两人之间的关系最为密切,虽然说是因为吕绮玲不懂什么所谓的礼教,或者是说张锋更喜欢她不做作,不矫揉的直爽性格。

    可是对张锋来说,可以毫不掩饰的在众人面前大声说出“锋哥我想要”的女人,却是最让他觉得开心的。

    分隔并不久的两张嘴唇又重新紧密的挤在一起,用力得仿佛想揉进对方身体里。

    两个人忘形的吻着,只可惜张锋一向喜欢在此时伸到对方翘臋上作怪的手,这次只摸到了坚硬的金属。

    张锋的鼻息骤然加重,沉闷得象一只老旧的风箱,急吼吼的伸手到玲儿背后,啪的一声轻弹之声,那种本来就象罩的水军盔甲便松开,露出玲儿一身绛色的中衣。

    玲儿惊恐的一把推开张锋,双手用力的捂住胸口,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却写着欲拒还迎:“不可以在这里……”

    张锋哪管什么场合,继续侵犯,一手粗暴的拉过玲儿,使得她凹凸有致的身材紧紧的贴住自己,另一只手熟练的穿过中衣,抚到了玲儿光滑如缎的粉背上。

    “唔——锋哥,最起码要等到晚上吧……”玲儿的背也是敏感的地方之一,虽然嘴里的意思是拒绝,可是双手已经搭上了张锋的脖子,然后紧紧的抱住。

    不知道吻了多久,双方都气喘呼呼的时候,张锋却放开了双眼一片桃花的玲儿,“还没告诉我,你怎么会在这里,葳儿她们知道吗?”

    拢了拢纷乱的束,玲儿娇嗔着说:“当然知道了,还不是葳儿姐姐不放心你,于是我说跟着来照顾你?”

    张锋还不知道玲儿那句“他也是每个月也有那几天”,让天真的葳儿以为男人一样会有每个月的烦恼,只不过可能表现方式不同吧?

    加上他的表现的确怪怪的,禁不住玲儿的软磨硬泡,最终还是答应了。

    尽管她知道军队中不准出现女人。

    门口的郝昭听见仓里有奇怪的声音,探头看了看,却吃惊的现张锋和一个士兵在拥吻……

    满身的鸡皮疙瘩,顿时长得象菠萝皮一样密密麻麻一排:“将军居然有这种爱好另类精灵生活!那为什么家里还娶那么多夫人?——还好我有姐姐罩着,要不估计将军说不定也对我下手了。”

    想着慢慢一步步向相反的方向移去,还是换汉升大哥来警戒吧,估计将军不会对那种老男人感兴趣……

    …………

    辽东郡襄平城里。

    辽东郡这个天高皇帝远的一方净土里,实际上的土皇帝公孙度正坐在太师椅上,虽然路途遥远,但是凭公孙家今时今日的地位,从中原弄几把椅子来自是不成问题。

    “袁使已走?”

    下两个儿子公孙恭、公孙康并肩而立。

    长子公孙康行了一礼道:“正是,这姓许的大概还有几分名气,只是言语间只对袁家推崇倍置,却好象看我公孙家不起。”

    公孙度苦笑了一下,“你爹我只是个辽东太守,而袁家却是三州之牧啊。”

    “是啊,大哥,袁家势比人强,没办法的事啊。”次子公孙恭说道。

    公孙度看了他一眼,眼里有些不高兴的神色。

    “二弟,别忘记了,辽东今日民安之态,可全是父亲大人一手促成的,关他袁家甚事,却想要我公孙家臣服于他袁家?哼!”

    “报!”小校在门外跪下叫道,“港口有三艘艨艟停泊,自称是朝庭来使,请大人去迎接!”

    “朝庭来使!”公孙度激动的从躺椅里一下站了起来,原来怠懒的目光也一下变得精光四射。

    多少年了,多少年这对朝庭来说偏远的边陲之地,一直没有过问过,如今……却来了使者?

    想要回对这四郡之地的控制权呢?还是……?

    公孙度想着,哈哈大笑起来,“来人,宽衣,备车!康儿、恭儿,随我一起去!”

    港口边,来来往往的人象是看到ufo,齐齐停下脚步注视着这少见的大船,其实这艨艟并不算很大,只不过在当时看起来,比那些走舸,舢板的确要大了很多。

    每艘艨艟船都有一个巨大金属撞角,象是金枪鱼的嘴一样,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如果遇到同样大小的船,恐怕光是这一撞就受不起。

    船身上三组桅杆,可以想象在全开风帆并且顺风的情况下有多么快,加上船舷上一排排巨大的**弩,粗得象大腿一样的弩箭让每个人都觉得象是要瞄准着自己。

    艨艟上都早早架起了跳板,却半个人也不见。

    港口处已经被几层辽东士兵给围住,以防围观的民众冲撞了这可能是也可能不是的“朝庭来使”。

    城门口一阵喧哗,所有的民众自的让开一条路,两排辽东士兵小跑而出,从城门口一直列到跳板处,然后是公孙度的马车,两个儿子一左一右全身戎装护着马车。

    三船上依然没有半个人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