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222章 怎么老是你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辽东地处偏远,没什么好招待的,皆是些本地特产,还请将军不嫌粗鄙!”

    “州牧大人太客气了,我辈武人,哪讲究这许多?只要有酒就行。()http://../”

    公孙康站起来说道:“将军果然快人快语,如不嫌康粗鄙,请满饮此杯!”

    “太守大人这可不对哦,刚升官就来害恩人了?”

    一厅人哄堂大笑。

    公孙恭一脸生硬的跟着呵呵笑,张锋看了半晌,这小子肯定有什么不对!

    “啪啪啪!”公孙度击掌三声,从屏风内转出八个身段妖娆的女子,有的一看就不是中原人。

    “这些可是老夫收罗已久的舞姬,有的是鲜卑人,有的是夫余人,有的是高句丽人,可都是中原不多见的哦?”

    妈的,这老东西比我还会享受!

    张锋涎着脸一个个盯着这舞姬的脸蛋看,很想从那高句丽的舞姬身上,发现一点蔡妍或者裴涩琪的影子。

    不过她们好象动过刀……天然的高丽美女并不多的说……

    身后的吕大小姐已经生气了,低低的一声冷哼饱含了对张锋**嘴脸的不满。

    其实我就是看看而已,又不是想做什么江山权色。美女看看也行啊,风景要是老霸着也没意思不是?

    喝得差不多了,公孙度一付老**的模样,对着张锋呵呵笑着说:“天色不早,住处已经为将军大人安排好了,这些舞姬任由将军挑选侍寝,都还绝对是处子哦……”

    晕啊,你就不是耍我嘛?当着吕大小姐的面,我哪敢偷嘴?

    “咳,这个……今日身体疲乏,改天……改天!”张锋忙出言拒绝。

    估计这会儿吕大小姐,已经气得要上去拔光这可恶的色老头一脸的胡子。

    自己的男人肯定没错,这色老头引诱的他。

    原本被安排了住处的张锋,却偏偏半夜又带着玲儿溜回船上,只是因为吕大小姐已经喜欢在大海的颠簸中做那事了,一会沉下去,一会又浮上来……

    天一亮,精力旺盛的吕大小姐,又拉着呵欠连天的张锋换了一身便衣,繁华的濮阳。

    新兴的许昌都逛得没意思了,这偏远的小镇一般的襄平,倒是让吕大小姐有一种吃惯大鱼大肉,又爱上吃泡萝卜的感觉。

    说公孙度治理有方,倒也不是完全的马屁。

    这小小的襄平看不到一丝原来青、徐那种战争带来的沉重感。

    满街全是各种各样的人来往穿行、路过,什么鲜卑人、匈奴人,穿着奇怪的皮袄,顶着各式各样的怪异型,操着各种各样的方言叫卖着一些毛皮,人参,以及一些可爱的小动物。

    甚至张锋还看到了两只眼睛都没睁开的小虎仔,天啊,这不会是华北虎吧?

    吕大小姐又一次让张锋见识到了女人天性,不时的指指点点平日在中原从未见过的一些东西,要不是张锋没带人出来,估计她连这两只老虎都要买下来。

    也不想想,老曹养的那两只狐狸的屁害苦了多少人……虽然老虎不爱放……

    一个操着生硬的汉语的高句丽模样打扮的人叫着:“高丽参!正宗的高丽参!”

    吕绮玲的妙目一亮,也不管张锋身上已经挂满了大大小小的兽皮,兽骨装饰品,蹦蹦跳跳跑过去:“哇,这样的人参我还没见过呢?”

    那个高句丽人戴着一个巨大的高帽子,看来还不是别人拍马屁送的,穿着白色的袍子,下身是一条灯笼裤,穿着朝鲜族一惯的船形鞋,又是个单眼皮,果然跟电视上那些棒子一个长相。

    “美丽的小姐,这些可是上好的高丽参,来自遥远的高句丽。”那人看两人的衣着就知道这应该是有钱人。

    “具有大补元气、滋补强壮、生津止渴、宁神益智的功效,吃了对男人,可是特别有好处啊。”

    一句话让吕绮玲的大条神经都有些架不住了,羞红慢慢升腾上俏脸:“锋哥,我全买了给你吃吧?”

    这不明摆着说我不行么?

    张锋困难的挤过去,把身上捧着的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玩意放在地上,拿起一棵高丽参细细端详起来毒女当嫁全文阅读。

    只见这高丽参有些黄,细细长长的须,有的象西游记里的人参果一样,矮矮胖胖的。

    “嗤,这是什么高丽参,我说你这棒子,拿根萝卜干就来这里骗人?”

    那高句丽人脸涨得通红:“胡说,我这是是正宗的高丽参!你们这些中原人不懂就不要乱说!”

    周围有人的目光投向这里,张锋一见更来劲了:“欺负我们外地人不懂是不?真正的高丽参是红棕色至深红棕色,有光泽,略透明,皮细腻显油润。”

    “根茎短而粗凹窝状;根的上部有横环纹。中下部有纵皱和少数浅纵沟,底端下部支根,不易折断,断面较平坦,红棕色,有光泽,呈角质,形成层色淡;气香特异,味微苦后甘甜。”

    张锋随手一掰,那“高丽参”应声而断,露出里面白白微黄的萝卜芯。

    那高丽人也不多说什么,把地上的“高丽参”卷在一起,落荒而逃。

    吕大小姐一脸愤恨的抓起地上一个小石子,朝那人身后扔去,回头崇拜的说:“锋哥,你好厉害哦,假的高丽参你也认得出来!”

    还没等张锋洋洋得意的自吹自擂一番,就听见前面一阵大叫:“让开让开,不想死的都让开!”

    一辆马车打着响鞭呼啦啦的过来,原来喧闹的街上一片鸡飞狗跳。那马车后面还跟着骑兵,看那旗号,盔甲,分明是袁军的……

    就在张锋愣愣的看量这只来历不明的袁军时,那马车跑到张锋跟前也停下了,前面人实在太多了,再不停就要出人命了,这可不是袁家地盘。

    车里钻出一个人来,四下打量着正准备开骂,正好看见一脸惊愕的张锋也在看着自己。

    那人一个踉跄,一屁股坐在马车的辕板上,吃惊的用手指着张锋,一张脸白了黑,黑了绿:“怎么……老是你!”

    袁熙……被张锋无情的羞辱并成功抢走老婆的人。

    这让张锋想起一个英文笑话。

    “hoareyou?”怎么翻译?老师说道。

    “怎么是你?”

    那“hoo1dareyou?”

    “怎么老是你?”

    车里又钻出一个锦袍的三十多岁的文士,见袁熙跌坐在车板上,慌忙去扶:“二公子,何事惊慌如厮?”

    袁熙用手指着张锋,脸色象见了鬼一样:“张……张……张……”

    那文士顺着袁熙的手指看过去,只见一个气宇轩昂的年轻人,也看不出身份,只当是哪家小资。

    “阁下何人?”

    “在下张锋。”

    那文士扶二公子的手也抖了抖,连二接三的叫袁二公子吃憋的,居然就是眼前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