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248章 对战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袁军都是不要脸的,以二战一,将军我来助你!”

    张辽瞅准了右边那个拿抢的短胡子:“张辽来也!”

    那人嘴一撇:“无名下将,也敢在我高览面前嚣张!”舍了张锋也来战张辽。新···首·发..( )

    张辽怒极:“便让你死在无名下将刀下!”

    两边一提枪一举刀,呼喝着朝着对方打马。高览大叫道:“看我七蛇盘龙枪!”

    张辽生气的时候便不说话,只顾举起大刀片子雪花一样上下翻飞,杀得高览气喘吁吁:“你破了我的七龙盘蛇枪,我还有一招!”

    张辽一愣:“刚才你不是说七蛇盘龙枪么?”

    高览脸红一块,紫一块,狡辩道:“你懂什么,左手使便是七蛇盘龙枪,右手使便是七龙盘蛇枪!”

    张辽反倒笑了:“原来是个憨货!”手中大刀不停,杀得蛇变蚯蚓,龙变虫。

    那边跟张锋对上的大将更是有力使不出,张锋的大戟信手拈来一般。

    随随便便一举戟,就点在自己大刀的支撑点上,明明用了全身的力,而对方在这个地方一点,却好象轻松得只用了三分力超级科技强国最新章节。

    “你这是什么戟法!”那员大将心知敌不过,一斜眼见高览这边也是吃紧,暗叫不好,却不敢逃。

    马战时把背卖给对方,除非别人马上中风或者突心肌梗塞,否则死的就是自己。

    “杀猿(袁)戟法!厉害吧?”张锋好象闲庭信步一般,近战中只要是大刀类长武器,只要找准了着力点,简直就是事半功倍。

    这是物理上的力臂,力矩的东西,古代人知道个p。

    不过象枪、戟一类的可以刺的武器却没了办法。

    袁绍在阵前看见两将都不妙,忙令击鼓进兵,颜良文丑都挂了,还有谁能打得过张锋、吕布之流?偏偏他们又都是曹操的人。

    趁着己方落下风的时候用兵战,简直就是耍赖了,不过反正已经丢了好多次脸了,袁绍也不在乎了。

    曹操军也分成三个方阵,张锋领左军,对面正是袁谭;而右军是徐荣所领,对上了袁尚。

    曹操心中盘算了下,决定这战还是故意放水给袁尚。

    虽然这小子太嚣张,但他却是袁绍的三子,如果能给众人留下一个三子比长子能干的印象……袁军那点破事曹操知道得一清二楚。

    弓骑、陷阵营、重步,除了虎豹骑留在中军保护曹操,全一古脑丢在左军。

    可怜的徐荣形单影只,要一个人领两万人对抗袁尚八万人。

    袁军是清一色的骑兵前锋打头,中间辅以轻步兵和弓箭手,如果遇上普通的对手,骑兵可以轻易撕开对方阵形,穿插切割。

    一旦被分成几块,号令传达不及时,后面的轻步兵上来,简直就是捡漏般的围杀对方失去指挥的士兵。

    可是,现在出现了防御无比强悍的重步兵,辅以专对付骑兵的破骑矛……

    还没对上,袁谭的脸上都有些不自然了。

    我的天,我跟曹操有私仇?

    张锋在自己对面也就算了,只能说明自己运气不好,没有留给自己那个处处受人吹捧的弟弟。

    可是为什么张辽、高顺、夏候渊、华雄、乐进全在这一边?

    那见过几次的,全都从头到脚都在盔甲包着的重步兵,只能远远看见黑糊糊的面罩里,两个应该是眼睛的洞,长得让人怵的破骑矛根根都寒光闪闪,象插在自己心头上一样。

    还有一手盾一手朴刀的陷阵营,原来是吕布的王牌,现在跟着高顺一起送给曹****,那可是曾经七百人,打得上万黑山贼抱头鼠窜的悍兵!

    而袁绍几次打黑山贼都是出师不利;还有成名最早,最先只是张锋部曲的弓骑,这种打得就就打,打不过就跑的兵油子没一个是好鸟,遇上他们如果马的脚力不够,就只能等着被射成仙人掌吧。

    袁谭死的心都有了,这不是要我的小命么?望望袁尚那边,我日!

    张郃、高览、淳于导、蒋义渠全在那边前对头最新章节!

    看看他们的对手,就只是一个区区徐荣领的两万人!

    我要换边,可不可以?

    袁谭心虚的看看袁绍那随风舞动的金黄华盖,咬咬牙不做声了。

    “曹操小儿要想破我右翼,将精兵良将尽置于此。正南,不如叫显思退回算了。”袁绍看出曹操的打算,但是怎么也没想到是因为自己的儿子问题。

    审配倒巴不得袁谭死在阵上了,闻言丝毫不为所动的言道:“主公休慌,属下可保大公子安危无恙。”

    袁绍金盔金甲,腰配双刀,要不是人老点,跟赵本山似的,简直能被认成三国版的满城尽带黄金甲。

    “如此,便交于你负责。一定要堂堂正正的击败曹军!”

    两军同时动了,两边全是中军不动,左右翼齐飞。

    曹军的反应倒是出乎袁绍的预料,一看战力明显不如左翼的徐荣部,反而冲得最前面,布置了六花阵。

    杵着两三丈长的破骑矛的重步兵,慢吞吞的象只乌龟一样缓慢前行,虽然重步机动力本来就差,但是象这样的速度,足够袁尚回家洗个澡,睡个觉再来了——反正曹军还没到阵前。

    “这黑矮子又搞什么鬼?”对于曹操,袁绍很清楚,这老小子基本上是不能照常识来推测的。

    从小就一肚子坏水,什么抢女人偷看洗澡的点子,其实都是曹操出的,末了被抓住的却总是他袁绍。

    “曹军莫非知道了我军的杀手锏?”袁绍问道。

    “不太可能,这事极为机密。”审配也不懂曹操的用意,只不过对于秘密武器,他是有把握一点口风都没漏。

    见张锋领军的左翼迟迟不动攻势,袁谭乐得多拖一会儿。

    右翼的徐荣却是有苦自知,己方全是步兵,对方却是骑兵重重叠叠,偏偏还要做出一番猛冲的架势。

    曹军步兵遇上了袁军骑军,虽然曹军有着优良的素质,武器也全是兖州出产的钢矛,可是没有重步那种恐惧的防护力。

    尽管一矛捅中了马上的骑士,可是强大的惯性仍然把曹军士兵一个个撞上了天,惨叫着喷出鲜血,重重的压倒在自己袍泽的身上,带倒了一大片人全都摔倒。

    前面士兵原本象尺子一样,量得精确的间距就被打破了。

    曹军仍然没有放弃,前面一排士兵,只剩下几个运气好一点的没被袁军骑兵冲到,孤零零的呆在原地。

    第二排的袁军骑兵也杀到了,踏着前面一排还没死透的自己人的半尸体,如雷的蹄声带着恐怖的震慑,死神的问候一样,向着同样不退缩的曹军士兵狠狠的撞过去。

    又是一番两败惧伤的局面,不过曹军的损失远远大于袁军,袁军两轮冲击后,曹军能站着的前排士兵已经不多了。

    而第三轮,第四轮,袁军的收获就小得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