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253章 总攻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当袁军骑兵开动时,曹军重步反而停了下来,任凭巨弩矢象**节的打情骂俏一般,不疼不痒的射在身上,却是一步也不前进了。()    .xn.

    隐隐还拦下所有人的去路,加上身后的巨盾阵,真的就把冲出去的骑兵困成一只笼中的老鼠。

    袁军的骑军们开始加,开始大声的咒骂来给自己打油加气,响亮的马鞭声和马的嘶叫声,此起彼伏如果不冲过去,被一前一后两只钢铁巨兽挤压在一起的结果可想而知。

    在以飞蛾扑火的气概中,接二连三的有袁军骑兵们撞上巨盾,运气好的将对方连人带盾一次性撞翻在地,留下一条命。

    运气不好的,遇上个天生神力的,则是连人带马撞得脑浆迸裂,或者被反弹之力震落马下,被自己人给踩踏而死。

    就算巨盾阵出现了十几个小小的豁口,可是转眼前又有人补充上去,而阵后飞出的如雨骈集的箭矢,才是让这些骑兵真的慌了手脚。

    五千人的齐射,不敢说遮天盖地,至少也严重影响视线剑动山河最新章节。

    只见天空中突然一暗,一大块黑压压的什么东西,极快的从天而降,地上的骑兵便糊里糊涂的象是被插上了秧的稻田,哀叫着从马上滚落。

    而弓箭的射更是比巨弩不知道要快了多少倍,幸亏的骑兵还没来得及庆幸命大。

    第二波箭雨又是一片黑压压的乌云盖顶,啊啊啊啊的惨叫声过后,离盾阵最近的地方已经没人还站着了。

    马尸和人尸在盾阵前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山坡,这给后面的骑兵的冲锋添加了一点的有利因素,如果运气好,可以从那尸山上一跃而过。

    可是巨盾后还有陷阵营……

    虽然他们一向很自傲,觉得自己是天下步战最强的军队,但是也不会自负到任凭漏网之鱼,在自己面前乱游一通而不下叉子……

    目前为止,曹军才伤了十几个人,而袁军则是已经数百人都成了肢离破碎乱肉渣。

    稍强一点的是被射成刺猬,运气差点的则被踏得只剩下薄薄一层皮。

    看到这种情况,袁绍清醒了点,自己军队人数虽多,跟曹军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如果曹军按这种情况展下去,损失不到千人,自己二十万余人都要全灭了。

    “全军后撤五十步!”袁绍下令道。

    壮士断腕么?舍弃了那几千骑兵成了无人认领的孤儿。77tC千千

    看到自己已经被遗弃,突入的骑兵已经乱了,有些人开始打着马准备冲入两侧的水泽之中,结果遍地的淤泥则成了曹军的帮凶,来一个陷一个,来两个陷一双。

    有些地方甚至将人带马一齐吞噬,只见冒着泡的沼泽地上,一只人的手慢慢的往下沉,还在不住的挥动,看着生命以这样无力的方式消逝,任何人的心里都会崩溃。

    稳住了防线的轻步兵,则开始了缓慢而有力的推近,虽然只有一小步,却是生生将袁骑的活动空间挤压了一大块,这片前后左右的均无路可逃的空地上,成了名符其实的死地。

    开始有人从绝望和歇斯底里中清醒过来,从马上跳下来,跪到两边投降,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效仿,敢于继续冲击盾阵的人越来越少。

    袁绍远远的看见,只觉得胸口一股气憋得慌。

    不管自己这边有什么优势,总能被曹军一一破解。自己人多,对方装备精良,而照这样展下去,败仗只是迟早的事了。

    “巨锤兵,散阵!”袁军中冲出一队上半身仅着一件皮甲,连中衣都没穿的大汉,这种双手各持一把大锤的兵种是沮授提议的,专门对付重盔的曹军。

    这些巨锤兵没有结阵,而是靠着自己比重步兵灵活的优点,两三个人对付一个重步兵,四、五个人头大小的巨锤砸在身上,使得问世至今未尝一败的重步兵开始出现了伤亡!

    果然,重武器就是这种全身钢铁的兵种的克星,打不死你也要震死你,重步兵对于一切攻击,基本上只有硬扛的份,而金铁相击,又是普通人能受得了的?

    一个个被围攻的重甲士兵开始吐血,倒地,移动极其缓慢的重步兵,根本就来不及上前救援自己的同袍,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身前的袍泽一个个相继倒下空亡屋最新章节。

    这种无赖的打法,倒是对重甲兵有效的很。

    张锋以为弄出个大炼钢便天下无敌了,哪有这么简单的事?谁说三国的人全是白痴?

    看着形势突然扭转过来,曹操心里滴血,那重甲多少钱才成堆成一个啊?

    一下子被那些可恶的锤子锤成了一堆扭曲变形的废铁烂铜。

    “文烈!出击!”曹操按捺不住了,虽然战局目前还不明朗,但是一旦重甲被全灭,也意味着自己打了水漂的钱都可以堵住黄河了。

    曹军中突然如水裂波开,包括陷阵营在内的所有兵种,全都分开一条道来,那些投降的袁军士兵更是差点跪到了沼泽里。

    掉到沼泽里还不一定沉得下去,可是被踏在虎豹骑蹄下的没听说过还有活着的。

    曹纯骑着一匹高大的白马越众而出,身后紧紧跟随着老曹最后的王牌——虎豹骑。

    这些无一例外都是精锐中的精锐,连马头上都盖着一小片铁甲,看起来狰狞无比。

    一阵小跑,缓缓加速,沉重的蹄声让人觉得引了一场小型的地震,离虎豹骑近一点的人都有些东摇西晃。

    重甲兵开始往两边退,那些巨锤兵也有些懵了,到底是继续追杀,还是逃回本阵?

    虽然巨锤同样可以给虎豹骑造成伤害,可是前提是自己必死。

    呈锋矢状的箭头队形冲锋,就算是坚固的岩石,也一样在铁蹄之下变成齑粉,何况是人?

    虎豹骑可不是慢吞吞的重甲士兵,他们光是跑个来回就能把所有人全送到地下三尺去。

    “不准后退,违令者斩!”袁绍看出军心不稳,拔出身上的双刀,喝令亲兵督战。

    如果让虎豹骑就这么冲过来,一切都完了,这里根本左右都没路。

    只有让虎豹骑停下来,那么自己这边才有胜算,失去冲击力的虎豹骑,比那些陷入被动挨打的重甲步兵好不了太多。

    袁绍亲自督战,明知是死,身后还是大队人马涌出,手持长矛勇敢的朝虎豹骑迎去。

    战争就是这样,明知是死,却不得不为之。

    而在曹纯眼中,却是轻蔑得好象对面只是放着一摆土烧成的陶瓷瓦罐,一碰即碎。

    沉默着的虎豹骑,一座高不可攀的移动山岳,睥睨万生的朝前杀去。

    枪头,别断,人,撞飞。

    一时间两军相遇,任何在虎豹骑面前的物体全是灰飞烟灭,几乎不用骑上的骑士动武器,就这么跟着领头的曹纯一路撞过去我的坏坏房东全文阅读。

    见人踩人,见佛踩佛,所有面前的敌人都跟纸糊的一样脆弱,在全行进的虎豹骑中间,跟稻草没有任何区别。

    哇哇哇哇的大叫不绝于耳,袁军士兵勇敢的用自己的身体做成浪花,来衬托虎豹骑这艘坚不可摧的巨型战舰的雄姿。

    所到之处一片人仰马翻,不是被踩成血肉模糊的肉饼,就是被撞成鸟人在空中乱飞。

    看到自己的军队就象泥捏的一样脆弱,审配已经顾不得许多了,扯着袁绍的缰绳就往后拉:“主公,大势去矣,速离此处。”

    袁绍也清楚不可能再阻止虎豹骑了,被杀破胆的袁军前排士兵疯了一样丢下武器往回跑,仿佛给虎豹骑开路一般。

    而后面的士兵看见前面的人都逃了,象被传染了瘟疫一样跟着着跑了起来,整个大军开始混乱了。

    而此时曹军的鼓声又响起来了,比第一次的更急促,更沉闷。

    这是全军总攻的信号。

    被涌着混在乱军中的袁绍,已经顾不得身边的袁尚等人了,只顾自己回头逃命。

    好不容易冲出那段狭窄的豁口,没有听见喊杀声和兵戈声,却见右侧一片黑压压的人头,一面大旗高高飘扬,上面写着:“太史”……

    大败的袁军,遇到靠军功过活的蝗军埋伏,从邺城出时的四十万人,在白马、延津、官渡三次败于曹军,只剩下十万人不到狼狈逃回邺城。

    被关押的田丰、沮授二人,袁绍不听其言,羞见之,欲杀二人,结果被报二人被人劫去。

    袁绍自知是史阿的手笔,自此一病不起,令袁谭镇幽州、高干守并州、袁尚在自己身边守冀州。

    …………

    广陵射阳县。

    自从陈登上任后,便把广陵郡治从淮阴移到射阳,虽然城不大,但自从陈登来了后,短短一年多时间里,修治水利,又成功粉碎薛州武装,转为己用。

    广陵出现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当地百姓对陈登是既敬畏又爱戴。

    陈登更是请出了二人为辅佐,徐宣和陈矫,这二人都是拒绝了孙策的征召,心向着曹操的。

    在这三人的通力合作下,连孙策也感觉到了江对面的广陵异处。

    “宝坚(徐宣的字),粮食都已打晒?”陈登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几案上的治下地图,但从来人的脚步声,就知道是徐宣。

    “回太守,正是,若不是季弼(陈矫)将部分兵丁借于我,这双季稻还真来不及入库。”徐宣恭恭敬敬的回道。

    “说了数次,若无他人在场,叫我元龙便是。如何这般拘礼?坐坐!”陈登的眼睛还是没看他一眼,随手指了指椅子,盯着地图上的高邮看了许久。

    “是,太守!”徐宣拱了拱手应道,末了自己都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