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280章 谋事在人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儁乂,你说怎么办呢?”袁尚到哪里,都喜欢带着张郃,这让他很有安全感。[更多好看的小说就上+新^^^^奇^^中^^文^^网+

    张郃长得并没有颜良、文丑那么一看就让人过目不忘,没有一股子彪悍之气,更没有那种觉得自己了不起,天下无双的那种傲气国色天香黑岩全文阅读。反而倒有种与年纪极不相符的沉稳,这从他深邃的眼睛里就可以看出。

    因此袁尚越来越发现这是一个可造之材。

    张郃是一个极有分寸的人,知道有些事不该自己多嘴,见袁尚问到自己头上了,浓眉一掀,国字脸若是配上单眼皮,倒有些象一个高丽棒子。

    “主公,若依末将之见,这些鸟人皆自视过高,目中无人,一山不若二虎,如果去一,也许会化解也未可知。”

    袁尚惊讶的看着张郃那种楞角分明的脸,简简单单一句话,就解开了自己的心结,或者有这样那样别的问题,可这也未免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想想父亲在时,田、沮二人都是智谋过人,许攸、辛评也不是泛泛之辈,可是为什么总是自己人吵个不停?

    逢纪、审配原本还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可袁谭带着郭图等人去了幽州,他们俩就开始搞事了。

    许攸……只是慌着捞钱,袁尚故作不知,睁只眼闭只眼。

    “那么依隽义之见,当留何人,又去何人?”袁尚脸上的凝重,已经不是当初那种随口问问的心理了。

    “末将以为,审先生虽然性刚,然据理以争,可堪大用,而逢先生未免心狭了些,许先生嘛……”张郃说到这里顿了顿,“如果是主公府上主簿,则足可胜任!”

    “哈哈哈!”袁尚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自从袁绍死后,自己有多久没这样笑过了?

    “儁乂,以后全仰仗你的大才了。(本章由77tC)”重重的拍了下张郃的肩膀,使得这员身价水涨船高的骁将感激的跪下:“主公对某恩重如山,当誓死以报!”

    ******************************

    许昌城的田母自从来了之后就心神不安,她很清楚自己被如做梦般的劫持到了许昌,绝对是因为自己的儿子。

    为了不使这个老实,孝顺的儿子为难,田母都准备好了万一被人胁迫,就一死了之,免得拖累儿子。

    可是只有一个瘦瘦高高的老头上门来了几次,嘘寒问暖,另外带了些钱粮、字画什么的,根本没有一点半星要来强的意思。

    那自称姓程的老头就有一次问过,能不能请她写封信召儿子来归,但是她拒绝了,那老头看起来官职应该不小,但是一点架子也没有,听了之后再也没提过这事了。

    除了唯一的一个老仆,田家几乎在这里一穷二白。门口的士兵也很客气,从没为难过田家的这两人,但是田母总觉得不对。

    一日,唤过老仆来,写了一封信,令他交给正在壶关的儿子。

    ****************************

    把哭得眼泪鼻涕一把抓的逢纪赶到袁谭那里,理由是大敌当前,以示交好之意玄煌。同时撤了许攸的军权,留在府里当文书,也就是一个私人秘书,跟手握兵权的军师将军相比,简直就是配到了索马里。

    “主公,不好了。”审配一头大汗冲进袁府里,自从全权任了袁尚的军师,他自然感激袁尚的用心,全心全意的为他打点一切。

    “何事惊慌?”袁尚已经是冀州之主,举止之间已有隐隐的一股霸气。不慌不忙的伸手阻止了审配的行礼,引他上座。

    “酯县失守,想必壶关也易守了。适才探子来报,田豫投敌,开门揖盗,曹军领头是张锋!”

    袁尚居然没有失态,略一沉吟道:“军师有何高见?”

    “依理来说……田豫不似个屈膝小人,必有隐情。不过壶关一失,曹军可大举进攻冀州,一马平川……嗯,主公!可仿效当年颜良出司隶,张锋之计。将并、冀之间的大小村、县一律收走粮草,叫他颗粒无收!”

    “曹军既然毫无声息的就拿了壶关,想必是轻衣快马,兵不甚多,粮也必然有限,索性让他折腾去,没了粮,不出几日,就算是张锋所率之军也必乱!请主公守邺城,配自引军出魏郡,以兵塞泫氏,则张锋进无可攻,退无可守,成瓮中之鳖也!”

    “果然好计!”听着审配的描叙,当真是天衣无缝,如果一切顺利,张锋不是饿死,就是被擒。

    “如此,全仰仗正南了。”袁尚深深一揖,颇有当年乃父“礼贤下士”之风。

    审配慌忙扶住:“主公大恩,配铭记于心,没齿难忘!再者此配之份内事,何以大礼?配必持张锋级以回!”

    袁尚目送审配自信满满的大步跨出府,这才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

    张锋一向都有袁氏克星之说,这次的计策虽好,但是能打败他吗?

    ***************************

    三千骑一阵龙卷风般,梳子一样梳进冀州平原,沿途没有经过一次的补给,时间,争的就是时间,争取在袁尚得到消息反应过来之前,打他个措手不及。

    当然前提是袁尚不知情的情况下,如果被他知道了,设一个小小的埋伏就能坑了自己这三千人。

    探子一拨又一拨的来来回回,不过传回来的消息惊人的一致,搜索范围到了二十里,依然没有任何动静,包括袁家的鬼也不见一个。

    张锋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说是谨慎或者说是第七感或者说是直觉,反正有问题。

    并州比冀州人口少得多,因此拿下壶关,再轻马以进一路没遇到什么人一点也不奇怪,可是冀州在官渡之前史上的资料说是有九百万,如此己在冀州境内两天了,为什么……一点反应也没有?

    张锋不相信袁尚白痴到这种地步。

    虽然目的就是要让袁尚不知道自己的这一路孤军深入,可是这种异常的宁静让张锋有点害怕。

    看来象夏候渊那样六天跑一千里去灭门的活,不是人人都干得了的。

    “改变计划,我们现在去官道,找一两个村庄打听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