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293章 破邺(一)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请诛凶勇士上前!”

    当官的都知道这几十个人只是来献头的,而普通百姓却大多以为就是这几个人杀的了,那传令兵哪见过这种阵仗,平时自己的头就是最大了,谁知道还有机会见一见当今天子?

    手里捧着那并不重的匣子哆嗦个不停,一张脸憋得酱紫,下了马,高举着匣子跪在地上一步步的跪行过去,短短几十步路却象是万水千山那么远。&(閱讀最新章節首发.xnbι.)

    这五十余人一路赶来,很少休息,身上早就是灰尘仆仆,和刘协等人光鲜的衣着比起来,更是显得“勇士”的不同之处。

    百姓一下子啊的大声喧哗起来,人潮顿时变得汹涌澎湃起来,虎贲等几营被百姓挤得节节后退,眼看有人的手就要摸到“勇士”的身上去了毒女当嫁全文阅读。

    曹操躬身亲自接过匣子,瞟一眼呼厨泉的遗容,暗诽一句:“比我还黑!”然后交给刘协的近侍,近侍捧着匣子,也高举在头上跪下,尖声道:“天子圣眷正浓,佑我大汉斩杀胡酋!千秋伟绩,绵延万载!”

    众虎贲、射声、骁骑都一一半跪下去,众文武也跪下,然后百姓们也哗啦啦象秋天被割的麦子一样一片片的跪下,口呼万岁。

    刘协的脸上禁不住一片山河万里红,当了皇帝这么久,总算有个露脸的机会了,眼泪都酸出来几滴。

    喧闹的仪式还没完,大家都簇拥着那个宝贝疙瘩一样的匣子离去,可怜的传令兵一下从勇士变成了无人问津的野菜花,傻傻的跪着动也不敢动。

    还是曹操跑来扶起他:“后将军收到信后,有何异常?”

    **************************

    审配望着城下列阵整整齐齐的曹军,面上一点惊恐、紧张的负面情绪都没有。

    要是曹军早来一个月,也许自己还会点愁什么的……

    可是现在呢?

    粮草齐了,滚木擂石堆得象山,城外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陷马坑,里三层外三层的拒木、鹿角,沿着城边挖了一条深深的壕沟,还烧着几十口装着沸油的大锅……

    要攻下邺也不是不行,除非曹军拿足够的人命来换!

    审配很有信心把曹军拖到冬天下雪的时候,那时曹军不得不退……如果人还没死光的话。

    山上的人看风景,却不知道山下人的眼中,他也是风景。

    夏候渊看向刘晔的眼中,难得的出现了一丝笑意。

    “子扬,这次全看你的了,让审配小儿也知道,我们这么多天是在做什么!”

    刘晔身负才学,却因为是汉室宗亲的原因,曹操对他一直有所提防,这次可是个证明自己的好机会。

    “将军放心,定叫那审配欲哭无泪!”

    鼓声骤起,空气也为之肃起,萧杀的战意随着鼓声遍布了整个战场,无论是城上还是城下,眼中都只有对面的敌人,心中无他,只有一

    个杀字!

    两个手持红旗的传令兵拖着马后一长条的烟尘,从阵前跑到阵尾,安静的阵列除了他们两,无一人在动。

    “嗤,来吧,看是你曹军的骨头硬,还是我邺城的城墙高!”审配不屑的撇撇嘴,对身边的侄儿审荣说道:“我已令冯礼守北门,我自守南门,东门给沮鹄,你要好好守住西门,不得有误!”

    审荣面露难色的说道:“叔父……”

    审配马上勃然大怒的斥道:“军中焉有亲者?当呼我军师!”

    吩咐左右道:“来啊,拖下去仗责二十,再来述话!”

    左右不敢怠慢,依言结结实实的打了审荣二十棍,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摇摇晃晃走上城楼,脸色白,唇无颜色,特别是伤外渗出的血水与衣服沾在一起,动一动都疼天才霸主最新章节。

    强忍着疼痛与羞辱,审配咬咬牙还是劝道:“军师!曹军向来战力不凡,虽兵不多,却鲜有败绩。袁绍已死,三子一被擒,其余二人为夺位互相攻伐,难以久继。以为审家计,不如早作打算也好。”

    审配听了这番乱军心之言,当即拔出佩剑要斩审荣,多亏冯礼、沮鹄苦劝。

    沮鹄虽是沮授之子,但一直呆在并州,对袁家忠心耿耿,也多亏了他,已经习惯在许昌军院教授学子的沮授才没有被诛全家。

    沮鹄劝道:“军师,大敌当前,此为用人之计,不如令荣戴罪立功,方为上策。”

    好容易放了审荣一马,众人不欢而散。

    “非是公等,则死无全尸!”

    沮鹄劝了两句就离开了,冯礼等到众人都散了,这才悄悄的跟审荣说道:“兄弟,虽然同是审家人,你叔父可对你着实不怎么样啊。”

    审荣一脸警惕的看向冯礼,生怕他是来试探自己的。

    冯礼明白审荣的意思,嘿嘿的笑道:“不瞒兄弟说,辛佐治(辛毗)已经降了曹操,这事你知道吧?”

    “知道又怎地?”

    不去计较审荣语气中的咄咄逼人,冯礼还是笑道:“佐治派人来和我联络过,希望曹军攻城时,我能开下城门,接应曹军……但是兄弟你知道,这事关系太大,小弟胆小,怕是一人应付不来,因此……”

    审荣警惕的说道:“审配怎么说也是我的叔父,你这话不要再说了,小心脑袋!”

    冯礼丝毫不灰心,好象料到了审荣的反应。

    “说实话,小弟也没想好。只是准备给自己留条后路而已啊。你知不知道,连匈奴人的单于也叫张锋给杀了,这夏候渊也不是好惹的,万一他日城破,想来我们一干人等连脑袋都保不住啊。”

    “什么,连呼厨泉也死了?”

    “可不是,先我也不相信。可是佐治从不说假话,他的为人你是知道的。而且……”

    冯礼把脑袋伸到审荣耳边说道:“我只是劝兄弟留条后路,并没让你投降啊,就你叔父那个臭脾气,只怕就算是到时想投降,他也会在城破之日令你自尽以全忠义……”

    审荣仔细想了想,审配还真的就是这个脾气。

    “不管怎么样,你也可以保住审氏一门啊。兄弟,我也就和你商量一下,没别的意思,你自己好好考虑下。”

    曹军动了!

    奇怪的是阵中推出一辆辆马车,上面放着些象是横梁似的东西。

    这是搞什么?审配大惑不解。

    只见每七个士兵一组,把车上的木头全都卸下,先是组成一个三只脚的底盘架子,然后又把最长的一根木头系上绳索,固定在底盘上,渐渐的,一个奇形怪状的巨大的枰就成形了气冲星空。

    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是审配肯定绝不会是曹军想给自己造房子,就见那玩意捆上牛皮索,套上粗绳,然后一个个往巨大的木斗里装上石头。

    “天,不会是想把石头丢上来吧!”

    对于从没见过的东西,人们总是以怀疑的角度去审视。

    可是看见当士兵拿剑砍断粗绳后,那巨大的木斗就象人的手臂一样,把装在里面的石头飞快的扔了过来。

    那些在城墙上站好已经严阵以待的强弩兵傻了眼,原本以为己方的武器射程和威力都占据着上风,哪知道曹军弄出来这么个庞然大物,自己射的是箭,对方可是人头大的石头!

    虽然第一轮的投石射程长短不一,有的没挨到城墙边就落到了地上,有的又越过了城墙砸中了城中的民居,可是这从没出现在战场上的投石机,却让袁军士兵个个吓破了胆。

    只有十几个人被石头砸中,躺在地上哀号、翻滚,可是被投石机惊呆了的袁军士兵,都忘记了把受伤的同胞运下城墙。

    呆呆的看着他们被砸破了脑袋流出红的白的脑浆,手和脚被砸得象是纸一样扁,还露出一段段断成两半的骨关茬……

    “快,快以盾遮面!”审配不愧是个合格的军师,在这种不利情况下,还能在最快的速度内作出最正确的反映。

    巨弩兵被手持木盾的步兵换下,可是这种木制的盾最多能抵抗几轮石头的攻击,便四分五列。

    而从头到尾,曹军大部分士兵只是远远的,面无表情的看着,动都没动一下。

    可是城上的盾牌换了一批又一批,士兵们也被砸伤了几百个。

    不过令审配欣慰的是,曹军的投石机也坏了两部,不过这种看似粗糙的玩意,就近伐木就能再做,树林嘛,冀州平原不缺。

    看着城上的袁军胆战心惊的举着盾牌,一见石头飞来就受惊的鸟雀一般的后退,夏候渊和刘晔二人相视而笑。

    “第一次用就有这样的成果,已经不错了。如果是换成一般的小城,怕是连城墙也禁不住几轮攻击。”夏候渊破天荒的表扬起一个人来,“可惜飞石的落点时近时远,要是能统一下就好了。”

    “嗯,待回去再改进下,对了,找主公要些张将军所制的那些火弹,然后在城上嘭的一声炸开来,会不会……”

    “哈哈!”两人放声大笑。

    ************************

    最近曹操的心情很好。

    张锋这边几乎完全占据了整个并州,还意外的遇到被高干**,跑出来打猎结果被“猎”给打了的呼厨泉。

    虽然说运气好是一方面,但毕竟也不是谁都能面对一万凶悍的匈奴骑兵还能大胜,并阵斩单于的。

    多少年都没过对胡人的大胜了,这对积弱的汉王朝来说,无疑是一剂强心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