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298章 黄雀在后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就怕你们不出来!哈哈!”牛金是典型的嗜血症,见了血,眼睛也红了,杀气也重得如山,恶狠狠的挤出一张本就不英俊的脸,让人看了就怕。&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xnb.[千千小说]

    两个将领模样的人早就盯着牛金,原因当然是那面高挂着赵字的大旗。趁着牛金大呼杀得过瘾的当头,一左一右同时奔袭过去。

    牛金杀得性起,但是武人有着本能的警觉,一感到不对,头一低,大刀往右一挡,一左一右两边的攻势同时落空。

    “好小子,聪明啊,知道偷袭老子!”又一个张锋之类的粗口流将领。

    只不过张锋的骂人更有杀伤力罢了,专门揭短的,心脏不好的也许被气死也说不定。

    使枪的武将来说一般比较灵活,而使刀的武将一般来说比较有力。

    牛金凭着经验,借着右边那使刀之将的力气,用腿夹着马往左去,迎上那个使枪的将异世小邪君全文阅读。

    一招就破解了二人的攻势,那使枪之将自然明白这个“赵云”不是泛泛之辈。鼓起勇气大喝一声,用力朝牛金心口刺过去。

    使刀的将见牛金不顾自己居然把背对着自己,心中一时惊喜与愤怒共涌。愤怒是因为牛金不把自己当回事,惊喜则是因为……

    把背让给敌人,嘿嘿,让我给你这小子用血来好好上一课吧。

    牛金见着那枪飞快朝心口刺来,不急不徐,嘿嘿一笑,身子只是微微一偏,居然用左手把枪杆夹个严实,那枪使劲回抽,却纹丝不动。

    “纳命来吧!”牛金眼中的杀机一闪而没,狞笑着单手举刀,一挥而下,连枪带人砍成两半,鲜红的血就着热气,洒了自己一身。

    使刀之将又惊又怕,牛金的动作太快,他实在来不及救援自己的同僚。(本章由77tC)

    那就杀了他来报仇吧!

    谁知牛金脑后如同有眼一般,回头一个大吼,狰狞如地狱恶鬼一般的面容加上染着敌人血的煞气,刀已经快劈下的那员将,却被这裂狮撕虎的一声吓得手软心惊,倒栽于马下。

    牛金更不多话,一刀砍在这将胸口,还使劲搅了两下,多名袁军士兵亲眼看见一个被开腔破腹的人体,以及鲜红还在跳动的心脏和花花白白象蛇一样蠕动的肠子。

    “鬼啊!”

    “他不是人!他不是人!”

    一下子炸了锅,没见过如此骇人血淋淋的一幕的袁军士兵四散奔逃,口里不停着大声惊叫着。

    逢纪远远看见前排士兵阵脚后退,虽然没见到那个凄惨而残暴的场面,心中一惊,这“赵云”好生了得,忙命人击鼓。

    鼓声大作,军营里的袁军也大多都出来了。

    那些后退的袁军士兵这才硬着头皮,慢吞吞的绕开牛金这个地狱杀神,往自己人多的地方挤去。

    牛金举手投足之间便连斩二人,不免有些得意,却听见阵后大乱,只见一军从后面杀来,举着袁军的旗帜,正是逢纪先前的伏兵。

    所谓将是军中骨,遇到意外的时候,没有将领的指挥,再训练有素的士兵也会茫然无措。

    牛金在殿后,前面便没了人,一遇袭,有的士兵要退,有的士兵要战,阵形就乱了。

    牛金暗暗着急,袁军见伏兵齐出,军心大定,攻势便猛烈多了,加上心系阵后的形势,牛金就有些心不在焉,身上便中了两下,还好没受伤。

    又是急又是气,本来就狰狞的面目更加渗人。牛金失控之下用力过猛,一把大刀居然别断了刀头!

    拿着半截刀柄发呆,众袁军一见这杀神没了武器,便当他是没了牙的老虎一涌而上。

    好个牛金又一声吼,众人以他为圆心,齐齐往后退了一步,仿佛一个小型的地震明朝第一弄臣。

    牛金扔掉断掉的刀柄,弯下腰一手抓起一个最近的士兵,当成武器挥舞起来。

    自古以来勇将不少,可是拿人当武器的却没几个,更何况当兵的并不都是个个长得象郭嘉那么柴禾,不乏粗壮之士,这杀神却一手拿着一个人象拿着条擀面棍一样轻松,端的厉害。

    两个士兵在空中还出惨叫,大概生出来还没有蹦极的经验,待牛金拿着他们砸了几个人,叫声便没了,料是咽了气。

    一声比牛金的吼声更加清沏的喝声象春雷一般,震得曹军士兵人人通体舒泰,袁军个个惶恐:“子贵休慌!常山赵子龙来也!”

    白马,银枪!

    全身银白,就连披风也是白色的。象朵白色的莲花,风一般的直直插进曹军阵后被伏兵偷袭的地方,顿时就掀起一阵红色的血雨!

    不管什么将领、小兵,通通一枪毙命,中枪的位置不是咽喉就是心脏,准确无比。

    银枪有如一道迅捷的闪电,在空中划出一道道令人目眩神迷的残影,以整个人为圆心,枪为半径,整个范围内全成了一片修罗地狱。

    赵云的枪就象拥有生命一样,飞快的从敌人的胸中拔出,又刺入下一个敌人的咽喉,绝不在同一个目标身上浪费第二枪。

    而中枪之人没有一个可以还有再战之力,只是从伤口爆出一朵朵诡异的血雾之花,便无息而亡。

    原本已经混乱的后部,因为赵云的来到而变得士气一振,跟着赵云的方向围拢过来,从一根手指,汇成一个巨大的拳头,所到之处,无不所向披靡。

    逢纪在营中里的箭塔上看得真切,禁不住目瞪口呆,原以为敌军上当了,哪知道是自己被骗,原来后来的这个才是赵云。

    而他用副将用自己的帅旗引出伏兵,自己再衔尾杀出,这哪是一个莽夫的所为?

    深恨自己小看了对手,也知道今天肯定是小锉一阵了,没了奈何,命令鸣金退兵。

    袁军本来士气就不高,加上牛金这个杀神的现场血腥表演,更是恨不得撒开脚丫子跑就好,听到鸣金之声,更是如蒙大赦,比来的时候更快的度往后退。

    牛金抡起手中的人形武器砸死数人,也不追赶,带着众军与赵云汇合。

    只见赵云除了向下低垂的枪头上还淌着汩汩的血水,身上居然全是干干净净的,跟自己一身的血肉,碎脏比起来,真的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赵云也是心头暗骇:“子贵,你的兵器呢?”

    牛金把手中砸得仅仅只剩下一只大腿的残尸扔掉,脸上的狰狞又回复了面对赵云才有的憨厚模样:“哎,断了。出征之时没带兖州所制的,这把自学艺之时就一直在用,有了感情,谁知道今天居然断了。”

    赵云点点头:“先把死去弟兄的尸收殓回去再说吧。”

    牛金闻言点头,回过头望着远方袁军营上门飘扬的“逢”字大旗,恶狠狠的呸了声,脸上又露出那种杀机盈然的狰狞面容:“老子迟早会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