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309章 司马徽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那童子年幼,却极有涵养,跳下牛背也对着张锋一礼,虽然短襟打扮,却不象是个寻常农家之子。{xnb.}77tC千千

    “正是家师居处。”上下打量了张锋一眼,“这位将军,可有要事求见?”

    张锋大讶:“小哥年轻,却如何得知我是将军?”

    牧童笑道:“为将者,杀伐决断,定有果决坚毅之风,观汝眉宇肃然,立如苍松,声如洪钟,举止有力,必为将军者也一品姐夫。”

    张锋心中佩服之至,谁料一个小小的牧童,居然有如此见识?

    “小哥见识不凡,张锋心服了。水镜先生可在庄上?还烦代为通报。”

    “今日恰好有俗客拜访家师,将军且随我来。”

    满口拽文的,就算是曹洪也做不到,谁会想到出自一个牧童之口。

    原本张锋也没想去见见这个水镜先生,在史上中这个人只不过很有名气,除了推荐过徐庶和小猪哥,并没有什么过人的本事显露于世。曹操南下后,本来准备重用他,结果他老人家大概心中不愿意,居然挂了。

    而一个小小牧童的表现,却勾起了张锋的好奇心,这位史上不管评事还是评人,都是只说好的“好好先生”,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呢?

    说是山庄,比起张锋的府却是小得多了,眼睛一扫便看个大概,最多不过四、五亩的样子,只不过绿瓦红墙,加上周围绿水青山,果然有几分小隐隐于野的格调。

    还没进门,三人自庄内而出,只听得一人大声叫道:“这糟老头子,我兄弟三人专程来拜他,什么有用的话都不说句,从头好到尾,待我烧了这鸟山庄,再看他好不好!”

    正是刘备兄弟三人,两下在门口遇到,各自都是呆了一呆,张锋暗叹,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故意不去新野,就是为了避开你们,谁知道却是在这里遇上,难道这个就是传说中的孽缘?

    张飞好久不见,更觉得雄壮了许多,下巴上长出的胡子又黑又浓又密,倒象把斧头般的刷子。

    呆完之后,就是一通更加震憾的大笑,普通人被震得似乎立足不稳:“我说,小白脸!真是有缘!有缘啊!”

    踩着让人心悸的脚步,一步一个坑的过来,一米八的张锋在张飞眼里,就是只洗白了待宰的小绵羊。77tC千千

    张飞把张锋抱进怀里的时候,孙尚香甚至都咬着牙,皱着眉,后退了一小步,仿佛那个被熊抱的人是自己一般,还轻声的哼出来。

    “小白脸,许久不见,一切可还好?”张飞笑咪咪的黑脸里看不出有任何的敌意,一对牛眼里全是自内心的笑意。

    “贤弟……”走在最前面的大耳朵,感动得在擦拭眼泪了?

    不是吧,要是哭也是我不好意思啊,你老婆我挖两个走了。

    看来虽然份属敌对,但是张飞和刘大耳朵并没有敌视自己嘛?

    “喂,黑脸的,是不是也要叫声舅哥才是?”张锋心情出奇的好,想占占张飞的便宜。

    却不料张飞并不傻:“哈哈,你小子还是跟以前一样喜欢招摇撞骗!我家兰儿都告诉我了,你还矮着我一辈呢。”

    那得意的表情和语气,透着十二分满满的幸福感。只是象极了小品《主角与配角》里陈佩斯的那句:“临来的时候,皇军都告诉我啦!”

    张锋只好摸着鼻子讪笑,眼光往那个红脸绿袍的家伙看去,果然只看到一片冰霜江山权色最新章节。

    张锋和张飞两人的样子太搞笑,孙尚香忍不住捂着嘴扑哧一声笑出来,就算粘着假胡子,穿着男装,是人都能听出这是个女子。

    张飞本来就眼睛大,这一来眼珠子瞪得都快掉出来了,仔细看了看孙尚香,看得孙脸红腮热,扯起喉咙一嗓子吴侬软语,明明是脾气倒象是撒娇:“看什么看!”

    “别乱说话。”张锋拉过孙尚香,扯下她唇上的小胡子,搂在怀里对着张锋和刘备说道:“这是……我未过门的媳妇!”

    为了怕出意外,没有点孙尚香的名字。

    张飞粗归粗,却是懂得礼节的,和刘备两人行完完整整的礼,孙尚香就着男装别扭的还了半礼,又薄嗔的瞪了张锋一眼,搞成现在这样都是你害的。

    张锋却看到,关二的眼中的冷色,此时换上了一种自己平时对女孩儿的那种异样眼神,却是盯着孙尚香!

    走到孙尚香身前,挡住了关二的视线:“二位到此,是否求贤而来?”

    刘备苦笑道:“听闻水镜先生然于世,特来拜访,却不料这水镜先生凡事只说好,也不知是我兄弟三人哪里不对。”

    又对着张锋说道:“许昌一别……良久,不想今日偶遇,愚兄权领新野县令,不如就到愚兄之处,把酒言欢,也好叙叙旧情?”

    张飞一听更是来了劲:“好好好,小白脸你跟兰儿也许久未见过了,如今跟我生了个大胖小子,一定去看看。”

    三人这边热火朝天,那关二又是哼的一声冷哼,俱是听得清清楚楚。

    张锋拐带良家妇女,除了黄忠又没别的人,不想多惹是非,于是随口道:“这次出来却有要事在身,本来想拜见一下水镜先生便回许昌的。实在不便叨唠。”

    张飞大手一巴掌拍在张锋肩上:“说得哪里话来,便不是把我们当兄弟!”

    “大哥和我都想你的紧,你要是不来,便是看不起我们!”

    张飞的说话方式又直接又带威胁性质,张锋想说不都不行,只好言道:“这样罢,三位先回,我与娘子拜见过水镜先生,必然前往。”

    张飞:“说话算数!”

    张锋:“大丈夫一言,驷马难追!”

    刘备:“如此愚兄便在县里摆上几桌为贤弟接风了。”

    二人告辞而去,关二从头到尾都没打个招呼,倒是连孙尚香都觉到那个红脸绿帽子的家伙老是看自己,对着张锋大娇嗔:“那厮无礼!”

    张锋也没法子,只好好言相劝,说关二是刘备的结拜兄弟,刘备又是自己的同窗,多少给几份薄面。

    孙尚香无奈,只是恶狠狠的说,他再看我就挖出他的眼珠子当蚌壳给踩烂了。

    这叙礼也久,那童子进出庄内都几趟了,看到他们终于该干嘛干嘛去了,这才上前来说道:“家师有请贵客。”

    “有劳带路花容月貌全文阅读。”

    这水镜山庄虽然不大,却有着浓浓的山间田舍之意,四下全是苍松翠绿,碧竹茂盛,小小的一汪鱼塘,水面不时荡起一圈圈涟漪。刚刚心境被关二那色胚给影响到的张锋,都不知不觉的平复了起来。

    这主人果然是有点内涵的。

    张锋平素很少夸人,多半是损人,他嘴里的“有点”,意思就是很有了。

    正房不过一间齐整的平房,木料倒是极为考究,上等的杉木,估计人有了名,有人愿意出钱给你盖房子。没进门就看见一个匾额高挂,写着两个极有功底的大字:德馨。

    孙尚香性子直,有什么说什么,看了便笑道:“还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德馨,还要挂出来!”

    张锋本来就一个恶搞的性子,本欲陪笑,又想着自己在人家家里笑人家,不太礼貌,便作了一个嘘的手势。

    “晚辈张锋,路过贵庄,特来拜见水镜先生。”

    “好,好!”

    一个中年文士在门口迎接,一脸的笑意,仿佛无时无刻都是在笑,长得松形鹤骨,特别是胡子,又长又卷,仿佛是做过离子烫,让人过目难忘。

    一身宽大的儒袍倒不显得此人瘦,反而增添了几分“高人”的印象,肥大的袍袖挥来挥去,颇有几分指点江山的韵味,又没有一股祢衡那种高傲看不起人的态度。

    “山野小民,竟委自使将军来访,幸甚幸甚!”虽然嘴上说得客气,但脸上依然笑得很淡然,好象来的是什么张三李四一般。

    “童儿,你径回去罢。”司马徽对那牧童说道。

    那牧童极有修养,对着司马徽行了个礼,又对张锋作了别。黄忠风二是从人身份,又知道了孙尚香是女子,故而没做理睬,当时来说是无可厚非的。

    司马徽亲自泡茶,把张锋弄得受**若惊,倒是孙尚香无知者无畏,大大咧咧的接过茶,很随意的道了声谢……

    (就象老衲这种身份的,易中天大大给我亲手道了杯茶,我还一付很吊的样子……)

    “这位姑娘适才所说的,倒也很对。”

    司马徽呵呵笑着,一点也不象是讽刺或者说反话。

    倒是孙尚香不安了,“啊,我那么小的声音,您也听见了?”

    “拙荆无状,得罪之处,还望水镜先生千万不要怪罪。”

    孙尚香忸怩,“人家还没嫁给你呢。”

    “这位姑娘说得很对啊,有德自知,无德人也知,不用写这么老大一块匾额,好象非人人必知不可一般。呵呵。”

    虽然水镜先生名气大,但却极易近人,又没架子,比个祢衡不知道好多少倍了。

    “敢问先生,适才这刘玄德三兄弟为何而来?”虽然心中多少也猜到了一些。

    “呵呵,但为求才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