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344章 游街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大批大批的百姓,还是把自己打扮得象一个最臃肿的粽子,用毛皮把自己层层叠叠的裹在里面,头上也戴着帽子,除了两只眼睛恨不得全装进毛皮中去,跑起来的时候两只手根本就不能甩起来,只能直直的垂着。&[更多好看的小说就上+新^^^^奇^^中^^文^^网+

    甚至有一些家境贫寒的,一边用力的跺着脚,把脚下厚厚的积雪踩得吱吱乱响,两只手一直放在嘴边呵气没停过,可是他们仍然要往街上跑。

    因为朝庭来的那个将军说了,今天要处决反贼韩遂!

    韩遂呀!那是什么人?

    西北这地除了马家最牛的人,要谁死谁死,眼都不带眨一下的。他的兄弟,全叫他一个人给砍光了,听说他出生时连自己老爹老娘都一起砍了!这个人生来就是砍亲人的!

    没想到今天居然还有人能砍他!

    反正韩遂对大家来说,只是一个太守的名字而已。而不象当初张锋离开濮阳的时候,因为他才富起来的濮阳人,一个个难过得象是死了爹。

    统治谁不会,问题能不能在你离任后,你曾经统治过的那些人能衷心的记住你的名字,天天念叨着你的好,能不能在后来者上任后,他们天天都在牢骚:想当初某某某在的时候,我们那小日子过的,啧啧啧……

    或激动,或幸灾乐祸,或图个新鲜,或只是单纯的看热闹,小小的金城的北街口被围了个水泄不通,放眼看去除了皑皑白雪,就是顶着各式各样毛色皮帽的脑袋了,一伙人叽叽喳喳的谈论着即将到来的处决。

    四面的房屋上全是弓箭在手的士兵,看样子不象是本地人,一个个脸色冻得通红,本地人的脸上全是长年日晒形成的酡红,是退不掉的。92KsC

    街的四个方向也站满了手持长枪的士兵,虽然他们只穿着一件毛披风,里面还穿着盔甲,可是并不因为天冷而有半句的怨言,也没有一个人去呵口热气在自己冰冷得失去知觉的手上。

    很多人都看出了这些士兵的不同之处,那就是有纪律性极强!他们不象本地的士兵,不管天热天冷,除了满腹牢骚还会开小差,可是这些百姓们在这里围了半天,连一个敢打喷嚏的都没有。

    那些房顶上的士兵,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连弓箭上都挂着一排短短的冰凌。

    也不知道是不是朝庭那个将军带的兵,比起我们的那些痞子一样的兵还真是强得多哦。

    关我鸟事,我就是来看处决的!韩遂怎么还不出现呢?

    随着几声磅礴的锣声,街角处一阵阵的骚动传来,站得满满的围观人群象是过节一样相互传递着一个消息,脸上全是一种事不关己的兴奋:“来了来了!”

    先出现在众人眼中的是一十六名全付盔甲的骑兵,神气得连马都安上了毛皮御寒,百姓们一看就震憾了,连牲口都这么爱护啊!

    那些骑兵连脸都被面罩遮住了,不过透过眼睛外的那几条缝,好象还能感觉到凌厉如刀般的目光传出来,扫过一群围观的百姓面上诸天万界最新章节。

    身上背着一张弓,一壶箭,就连马身上都挂着两个箭袋,腰间还胯着一把刀,看样子肯定是某个很出名的军队吧?否则哪有这样的派头和气势?

    而他们身后就是一个看上去脸色白得跟马有一拼的将军,这么大冷的天,连头盔也没戴,只有一顶冠,上面两条色彩鲜艳的雉尾翎在寒风中仍然高展,衬得这位英俊的白面将军英武不凡。

    而最叫人啧啧称奇的是,这位将军居然穿了一身的孝衣,莫不是韩遂的什么人吧?难道是韩遂的亲戚,来替他送行的?

    不解情况的百姓,光是张锋的出场造型就被狠狠的震憾到了,欢呼着象是迎接他们的英雄一般,张锋还以为是自己名气大,连这种寒冷的边地都知道了。

    如果他知道百姓中以为他是吕布,比知道他是张锋的人还多,不知会做如何感想?

    紧跟着他的另一个将军也露出头时却让大家不满了,一看就是小人样,猥琐不比不说还披着一件厚厚的裘衣,比起前面那个英俊的将军真是天差地远了,哪怕那英俊的将军脸上有道疤痕也比这人强一百倍!

    魏续还当是自己耳朵有问题,怎么人群中有一阵小小的嘘声?

    当一辆囚车象散了架似的,被推着着叽叽呀呀的声音出现在众人视线中时,又一阵巨大的欢呼爆出来,象是现代开演唱会时见到了自己的偶像一般。

    那个不可一世的韩遂,披头散的被关了囚车里!

    被张锋天天侍候着有酒有肉还有人服侍的韩遂,最终还是好了起来,可是他宁愿病死更好一些,因为他知道张锋养着他绝对不是当猪一样卖,而是要直接吃自己的肉,喝自己的血!

    不就杀了你几个朋友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不一样的人生观,韩遂根本就很难理解张锋所想,不过他也难得去想了,命都快没了,家也没了,还想个屁吧。

    一阵寒风吹来,韩遂冷得全身一抖,一张老了十岁一般满脸皱纹的脸上布满了红晕,这几天他补得实在是太厉害了,甚至有了晨勃这种不应该出现在他这个年纪人身上的现象。

    当他看清围观他的那些百姓的目光,才有了一丝怒意。

    这些自己曾经的子民,现在个个的眼神中全是一种期待、一种好奇,好象自己就是某种珍稀的动物一般,还有的妇人领着才到自己腰的小孩子,对着自己指指点点的说:“看见没有,这个就是今天要被砍头的韩遂!”

    什么时候自己能让小儿夜啼的大名,就这么普通无奇的被人挂在嘴上了?象条抹布一样这么不值钱?

    韩遂打了个呵欠,管他的,反正都要死了。

    街口早就搭好了一座木台,有八级阶梯,上面竖着一个十字形的木架,左右各一个衣穿红衣,头上包头红头布的彪形大汉,手持厚背大刀而立。

    韩遂到了街口,被人吆喝着从囚车里象牲口一般的赶出来,推推搡搡的上了木台,那两个胸比哺乳期的妇女胸还大的红衣大汉,马上熟练无比的把他捆在十字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