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371章 还有幕后推手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人为名利,不为过,君子爱财也须取之有道!犯上作乱者,便是做上一千遍,一万遍,百年之后又有谁会为你喝彩?提起马孟起,都会摇摇头道;嘿,一个小人罢了,此名留青史何益?徒增污罢了!”

    “良匠郑浑,打造盔甲武器无数,为我大汉保住了多少士兵之命,天下人尽知!”

    “良将甘宁,训练水师五年有余,援辽东,下江南,打得孙家湖泽之地闻风丧胆,天下人尽知异世小邪君全文阅读!”

    “又有良师田丰、沮授,为我大汉平添了多少人才,天下人尽知!”

    “哪怕是走卒、贩夫之辈,凭自己双手,为我大汉繁荣贡献力量,无人可否认他们的存在!”

    “如把天下比作一幢巨屋,我方才所言之人俱在贡献一己之力,为其添砖加瓦,只有你等,”张锋话音转高,“不仅不出力,还要凿洞挖砖,破坏整个巨屋,试问天下何人会为你击掌叫好?还不自知?”

    马超听了,愣了半晌,方才放下长枪拱手道:“听大将军一番话,茅塞顿开,可惜为时晚矣,若有来世,马某愿跟随大将军,执马佩鞍。()”

    马又将长枪起,“来吧!看看大将军马上功夫如何?”

    **************************************************************

    大火过后的丞相府,只有前院还可以住人,只是如今,还能闻得到一股淡淡的木头焦味。

    外面已经为层层的士兵所把守,一只路过的苍蝇都要检查p,c,卡,戒备森严。而里面则是木匠、石匠、士兵,在清理烧毁的残垣断壁。

    前院的小屋里,布置的没有后院那么精致,不过还是可以住人。

    曹彰在兴奋得手舞足蹈,面前是曹葳、曹昂、蔡琰,不时拿起一把牛角戒尺,模仿是张锋当时的情况,舞得呼呼作响。

    “那马超也是有些手段的,骑术也高明,那么长的一杆银枪,”曹彰双手比得开开的,“朝着姐夫‘唰’的一样就刺过去了!”

    没有身临其境的曹葳、蔡琰两人是啊的一声轻呼,不约而同的伸手捂了口,只有曹昂巍坐不动。

    “我想要是我,这一枪又快又疾,是没法躲过去了,可是姐夫的功夫……啧啧,真是不得了。”

    “别卖关子了,快说,后面怎么样了。”曹葳责怪的啧道。

    “姐夫就这么把方天画戟一伸,整个戟身象条出水的蛟龙一样,转得象水车一样哗哗的,只一下,绞住了马超的枪头。”

    曹彰仿佛一个称职的说书人,说到高。潮处时,就象当时的主角是自己而不是张锋一样,身体更是成为解说的工具,似乎那一刻张锋战马时真的是战神附体,威不可挡。

    水车早就普及开来,特别是陈登辖下的徐州一带,那里的水资源比北方兖、冀等多得多,水车更是多得象今天的洗浴中心,不足为奇了。

    随着曹彰抑扬顿挫的单口秀,葳儿和蔡琰不时的惊呼,接着又握紧小拳头,紧张的仿佛那场惊心动魄的较量还在进行,并没有分出胜负一样,当听到张锋最终凭着一招“回马戟”将马超刺于马下时,同时呼的长出了一口气,****剧烈起伏,好象是激烈运动过一般。

    这时曹葳才仿佛忘记了刚才自己是多么的失态,嗔怪道:“这疯子也老大不小了,怎么尽做些叫人提心吊胆的事。堂堂一个大将军,有千军万马可以指挥,却偏偏要亲自上阵和一个不知哪里跑出来的蛮子打。真是的,要是有个闪失可怎么是好?”

    嘴里这样说,脸上却一股子生怕别人看不出来的自傲感,恨不得全天下的人都来夸奖自己的男人如何如何有本事宋时行全文阅读。

    蔡琰自然是清楚她的心理,捂嘴笑道:“男人么,不就是好个面子。别说疯子打得过,就算他打不过,豁出命来也是要上的。否则堂堂一个大将军的脸往哪搁?”

    葳儿却道:“那何进也是大将军,怎么没听说过他拿着刀找人拼命?”

    蔡琰笑得东倒西歪:“好妹妹,那何进只是一个杀猪的屠夫,如何能跟你家英雄无敌的男人相比?”

    蔡琰按辈份的话,是曹葳的“妈”,可是张家和曹家的辈份问题一直是笔糊涂帐,怎么算也算不清楚。

    两个女人叽叽喳喳的言笑自若,颇有说书人天赋的曹彰也插不进女人的话题中去,只有曹昂一直沉默的坐着,眼睛不时朝内室瞟去。

    张锋和曹操进去很久了,还有贾诩,一直没出来。

    ************************************************************

    跟外室的谈笑风生相比,内室里气氛压抑得很,老曹一脸的憋样,刚才的威严和愤怒,全化成对不肖子的恨铁不成钢和痛心,滩在太师椅里不置一词。

    叛乱平定了,可是怎么处置曹丕?

    马超负伤,等候他的命运将是斩,只不过仅他一人而已,马腾当时被诓骗出城,待被追回后才恍然大悟,回到许昌即向曹操负荆请罪,被责个“教子无方”的罪名,没有安上“诛连九族”的帽子。

    吴质则作为替罪羊和首犯,等待他的将是行刑前的那段比死更难受的煎熬。

    可是曹操应该怎么对曹丕呢?

    也一起杀了?

    那毕竟是他曹某人的亲生儿子,两个人流着的可是相同的血。

    原谅他?

    怎么可能!

    不说曹操现在极爱惜羽毛,就算他要为儿子掩罪,也得想想他毕竟想要自己和曹昂的命!

    而且此例一出,难免将来又有某些人拿这事大做文章。

    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把主要责任推到吴质身上,曹丕嘛,一个从犯而已……

    不过这话自己说,就没有意思了。

    “知机,文和,为何不置一词?”

    曹操知道这种情况下,除了郭嘉就只有眼前这两个人能说句符合自己心意的话来。

    张锋却好象在发呆,半晌在贾诩的提醒下才惊悟过来:“这个……小婿觉得这里面,会不会有别的阴谋?”

    别的阴谋?

    曹操精神一振,适才委靡的样子也一扫而空,双眼放出炯炯的光芒:“什么意思?”

    “岳父大人试想,不管子恒此次作乱成是不成,却有人始终因此而受益……会不会,是别人的成分在里面?”

    曹操不是笨蛋,贾诩也不是傻子,相视一眼然后异口同声的说道:“刘协???”

    诚然,就算曹丕叛乱失败,也可严重打击曹家士气,不但所有的保皇派会看到一眼光亮,更让天下人知道,看似铁盘一块,权限无边的曹家内部也不是那么团结的;而一旦曹丕的叛乱成功……

    那么恐怕早就报着幸灾乐祸想法的刘协,会急急忙忙的下诏,令曹丕接替曹操的官爵,然后隔山观虎斗,曹操一死,曹丕的叛乱又必然让曹家内部开始互相争斗,更何况曹丕的叛乱必然激起忠于曹操部下的誓死反抗一品江山。

    那么刘协的受益将更大,也许曹氏势力会一蹶不振。

    “文和,宫中可有人与那逆子勾结?去查!”

    贾诩不敢有违,应命去了。

    曹操在张锋也离开后静静的开始想,越来越觉得这事真的很有可能就象是张锋说的那样,不是那么简单。

    而因为防范的目标从而定在曹丕身上的原因,贾诩一查这才现很多不对的地方,而最有利的证据直指刘协身边最后一个忠于他的侍人——穆顺!这个伏后的老家仆。

    *****************************************************************

    “奈何天也相助曹贼!”刘协站在窗棂旁,手扶在镂空的花纹框处,两眼含着一股向往和贪婪的心情,从被窗棂刻画成一小块一小块的世界中寻找属于自己的天地。

    可惜,一块也没有。

    穆顺伏在他身上,额头触着地,一动不动,可是刘协却没有看他一眼。

    因为心死了。

    这么好的机会,曹操不仅没死,而且几乎连毛都没动一根。

    难道是天佑着曹贼,刘家振兴彻底无望了吗?

    而一个敢于披心沥胆的御医也白白死了。

    “大事不好了!大将军带人闯进来了!”一个小黄门扑的一声撞开殿门,把两个沉默中的人惊得都是一颤。

    该来的,果然是跑不掉。

    一阵整齐的步伐声从外响起,铁履踩着光滑的可以映出人脸的地板,出清脆的咔咔声,而数十人踩着同样的步伐频率时,那是怎么样的一种心灵震撼?

    尤其是对这两个心里有鬼的人来说。

    带着一脸的轻笑,张锋人畜无害的大步跨进殿门来,身边跟着禁军统领夏候尚,以及夏候恩。

    张锋看了看脸色苍白的刘协咽喉间咕嘟一声咽了口口水,又看了看如一只挺尸般伏在地上动也不动的穆顺,笑了笑向刘协行了个军礼,一军戎装的金色盔甲,不用行大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