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之狂战将军 第373章 司马懿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我们的三国 http://www.w3guo.com/novel 】,为您提供 三国之狂战将军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几天来,唯一的动静,就是每四个时辰,会有两个人来代替他们,还是用那种死人般的目光继续盯着自己。[更多好看的小说就上+新^^^^奇^^中^^文^^网+

    这样没有光,又没有人说话,又安静得可怕的日子,让穆顺快疯了。

    头乱得象是刚打过一场架的泼妇,穆顺抓狂的紧紧靠在牢房的门上大叫:“跟我说句话,要么快点杀了我!我快要疯了!”

    那两个牢头还是一动不动,甚至连声最可悲的冷哼都没有出,来施舍给这个可怜的,快被安静折磨得疯掉的人犯。

    就当穆顺处于半疯状态时,大门终于开了,这个时候不是送饭或者换班的时间,穆顺本能的张开眼睛,用近乎麻木的眼光盯着门口。

    金盔、金甲。

    一见到张锋,穆顺全身的力气仿佛又回来了,从两根粗大的栅栏之间伸出两手呼喊道:“跟我说说话,我什么都说!”

    却好象没听到一般,张锋、贾诩、郭嘉一行人慢吞吞的踱进牢房,两个死人般毫无感情的牢头却活了过来,朝着三人施礼,还说了话。

    “有没有跟他说过话?”

    “大将军吩咐,小的怎敢有违?这几天兄弟们都一言不发,这老家伙都快疯了。”

    张锋笑了笑:“很好。”

    可是穆顺却一颗心凉到脚后跟,笑得人畜无害的张锋,竟然是这么一个可怕的恶魔?

    “愿意说了?那么说吧,谁教你的?”张锋死死的盯着张口结舌的穆顺玄煌最新章节。

    穆顺原指望张锋会把罪名攀上刘协,除了这样的情况和那个真正的幕后策划,他愿意说出一切,他现在,根本一心求死,这几天没人说话,听不到声音又看不到太阳的日子,让他精神上倍受折磨,生不如死。

    可是没想到,张锋却好象看破了他的想法一样,根本问都不问刘协的事,而是一来就直击了自己内心最大的秘密。

    他怎么会知道这次叛乱还有个主谋?

    这怎么可能,他张锋是个武将,就算是大将军,也不是神!

    “没有,谁也没有,这事从头到底全是我一个人策划的,跟陛下无关!”穆顺还指望装疯卖傻,用刘协来转移张锋的注意力,从而掩护那个人。

    并不是刘协的地位在他心目中比那个人要低,而是因为只要有那个人在,他就是曹氏势力中最不安定的因素,只要有可能,他就会伸手,把整个局势搅得一片混乱。

    如果那个人暴光于天下,那么整个曹氏势力就真的无人可动了!

    本来那个人的本事也是很大,否则这么一条让曹氏内部互斗的妙计也不会顺利的通过刘协的肯,要知道如果事成,就算成了魏王,整个事情的经过也将被公开,然后曹丕不得不面对整个忠于曹操势力的疯狂反扑,那么刘协便可以在夹缝中求生存!

    就算不成吧,让曹操失去一个儿子,也可以让刘协开心很长时间,他忍气吞声很多年了!

    可是这张锋,这该死的张锋,并不过凭几根空心的竹子,就把曹操从地狱救到天堂,否则丞相府的那场大火和外面层层叠叠的士兵,也绝对可以要了他和曹昂的命,哪怕你什么大将军也在场。

    多好的机会啊,刘氏可以从此抬头的机会,曹氏从此一蹶不振的机会,就这么死在张锋的手里了。

    “穆顺。”

    穆顺抬起头,这个恶魔一般的男人不仅很帅,还有很深邃的眼神,让人一见便被吸引了,可是他为什么偏偏会是曹操的人。

    如果他辅佐的是刘协,那么刘氏必将重新恢复光武时的荣光。

    “罪人在。”

    “你虽然不蠢,可是这样的妙计,你是想不出来的。这一石数鸟之计,对刘协却是一点害处也没有。如果不是机缘巧合,也许天下又将是另一番景象。不是我张某人看轻你,你不是那块料。”

    “快点说出那人是谁,我就不再折磨你。”

    张锋淡淡的看着穆顺几近疯狂的眼神,那是一种执着信念到了巅峰的眼神。

    “哈哈……”

    穆顺突然笑了起来,高高举起两手,象是拥抱并不存在的太阳。

    声音又尖又刺耳,贾诩和郭嘉同时举手把耳朵捂住,两个牢头面色一变,同时喝道:“不准笑!”

    可是穆顺置若罔闻,好象真的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笑得连眼泪都流了出来,在他肮脏得象是要过几年饭一般的脸上,划出两道清晰的痕迹国色天香黑岩全文阅读。

    笑声一收,穆顺一指张锋:“我就不告诉你!让你们自己人去互相猜疑吧!哈哈,有了他在,你们曹氏势力就永远活在阴影和忧心中!他随时可能出手让你们变成一盘散沙!可是你们永远不会知道他到底是谁!”

    不好!张锋看见穆顺眼中光芒大盛,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穆顺向后把头仰得远远的,然后用力的撞在墙上。

    “啪!”

    声音很响,伴着一声噗,那是鲜血迸出的声音,射出好远。

    两个眼球已经快要因为压力掉出来,可怖的掉在眼眶外,而破裂的脑壳处,已经开始溢出白花花的脑浆……

    郭嘉和贾诩已经快吐了,胃中在翻江倒海,亲眼看着一个活人在面前用这样惨烈的方式自杀,而白的红的那些东西刺激了胃,更刺激了自己的神经。

    他也是一条汉子。

    可惜是个愚忠的笨人。

    只不过执着于自己的信仰并付出,对他本人来说却是一件值得开心和坚持的事。

    张锋叹了口气:“走吧。”

    “可是这样断了线索,不能指认那个人究竟是不是他!”

    郭嘉一边捂着嘴巴,一边皱眉说道:“不过,知机,你是怎么推断出这个结论的?有时怀疑你的脑子是怎么长的,太好用了。”

    推断?

    “多看看柯南吧。”张锋丢下一句让二人费解的话。

    柯南?

    是人名还是书名啊?

    司马懿手里紧紧的篡着一张张锋亲自写的请贴,篡得那么紧,手心里都流汗了。

    虽然老板对自己还是语气那么恭敬,而通往湖中心的那条小路还是那么幽静而略有些阴凉,可是司马懿却是大汗淋漓。

    第一次觉得自己有些太自信了。

    踩在竹桥上,出吱呀吱呀的声音,整个人有飘在半空,不自然的感觉,而远处那张紧紧闭合的门,却象是通向地狱的,随时会张口一张还喷着臭气的巨嘴,把自己一口吞下,永不生。

    虽然司马懿自信从头到尾自己都没有露出过什么马脚,除了穆顺,可是谁能保证,他能在受刑的时候不把自己供出来?

    曹操对敌人的手段有多么毒辣,这个司马懿当然心里清楚。

    那一刻他甚至想逃走,逃得远远的,可是自己家族怎么办?不能因为自己一个人,而害了整个家族。

    再说逃走,逃去哪里?

    孙家?刘家?

    现在天下没人是曹操的对手了宋时行全文阅读。何况现在曹氏势力内部是空间的团结,没了内患,就真是毫无弱点的强大。

    可是张锋是怎么把自己给找出来的?

    而且并没有带人来抓自己,只是轻轻松松一请贴而已?

    可是自己跟张锋根本没什么交往,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他为什么又会突然邀请自己?

    想着想着,已经走到湖中的小楼前,司马懿深深的吸了口气,不管怎么样,该来的是跑不了的。于是轻轻叩了下门。

    笃笃笃。

    传来一个男人爽朗的声音,“仲达进来吧。门没锁。”

    尽管门里的人看不到,司马懿还是轻轻施了个礼,这才把门伸手推开。

    张锋一身便装,还是随意的挽了个马尾,白衣飘飘,恍如翩翩一公子,却让人难以想起这位是史上最年轻的大将军。

    掌握天下兵马大权的大将军!

    “仲达,请坐。”

    张锋随意的就象是在自己家一样,伸了伸手。

    司马懿拱了拱手,眼睛四下一瞟。

    张锋笑了笑,声音哄亮得让司马懿有些脸红。

    “没有其他人,也没有武器。”

    确实,司马懿就是四处打量这两样的。

    桌上就只有简简单单的四样菜,猪耳朵、顺风、猪肘子、猪尾巴。

    再就是一坛酒,两个杯子,两双箸,仅此而已。

    三面墙上的窗都打开了,阳光用力的钻进明净的房间里,照在白玉石桌面上,又反射在在张锋身上,整个人象是被镀了一层高贵的光芒。

    司马懿现在终于发现,为什么张锋这个人有那么大的人格魅力了,不仅那帮子大老粗的武将特别喜欢跟着他,就连一大半的文臣也喜欢和他交往。

    如沐春风。

    就连戏志才,荀氏叔侄,相当拘谨的几个人,可是原来也喜欢和张锋一起喝酒。

    更别说郭嘉、刘晔这些行事本来就不为大众所看好的人。

    他笑的时候,象阳光一样灿烂,根本让人毫无他在动心计的感觉。

    偏偏他又是个相当聪明的人,能轻易的了解别人的想法。

    自己一向很自信于谋略方面,可是他居然能够把自己从重重迷雾中找出来。

    甚至自己以为,连穆顺都不会被现跟谋逆一事有关的。

    他可以象鄙夫一样一脚踩在凳子上跟人划拳喝酒,也可以安安静静的听人拽文斗诗,仿佛不论哪一种,都是他真正的兴趣一样,跟任何人都有共同的话题。